正在阅读很纯很桃花_很纯很桃花第54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很纯很桃花

成了神迹大陆南岳国的驸马,不管他这个驸马现在有没有成为现实,在这种时候找他的麻烦都是一种非常不智的行为,可是那厮偏偏就做了这种不智之事,究竟想要做什么呢?  难道仲绝岭是想在刘芒这个驸马成为事实之前扼杀苗头,以绝后患?可是两个人之间好像没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如果仲绝岭不主动挑衅的话,刘芒是不可能找他的,这个理由说不通。  刘芒虽然还看不破其间的猫腻,却已经意识到仲绝岭今天所为一定有着更加深层的目的,那说不定就是个阴谋…  第306章霸王拳  刘芒想不出其间的关窍,便放弃了这种浪费时间的行为。  “师兄,吃饭了,你是在房间里吃还是去食堂吃?”韦明从外面走了进来,放下了一个大袋子,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玩意儿。  刘芒嗅了一下:“这是山核桃的味道,怎么,你想用这个做成吃的去明月楼卖钱?”  韦明立刻就伸出了大拇指:“师兄英明,正是此意,师兄,一会儿我做出来,你先尝尝看怎么样。”  刘芒笑着说:“好啊,我就喜欢吃,你用什么做啊,这里也没有炊具。”,他扫了一下房间,这里只有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并没有什么锅碗瓢盆之类的东西。  韦明从自己的床底下拉出来一个木箱子,笑嘻嘻的打开,那里面赫然有非常齐全的炊具,也不知道这厮是什么时候买的。  “这是我以前下山的时候无意间捡到的,本来想要卖掉的,可是那时候急着回山,就背了回来,后来就一直放在这里,打算什么时候急缺钱用的时候再去山下变卖掉,其间,我用这套炊具做了几次东西吃,非常好用。我曾经打听过,这套炊具可大有来头,是著名的炊具大师叶吞天亲手打造的炊具,最少值上千两银子。”  韦明很宝贝的擦着那些炊具,那小心温柔的样子让刘芒浑身直掉鸡皮疙瘩,他感觉这厮不是在擦炊具,而是抚摸情人嫩滑的肌肤。  韦明终于停止了他那让人受不了的行为,开始择菜,生火做菜。他从后山弄回来的不只是核桃,更有一些野菜之类的的东西。  只是,韦明弄的都是山货,并没有野物,不是他不想弄,实在是后山好抓的野物都给人抓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都非常难抓,他抓不到。  “你这都是素的。待会儿我弄些荤的,可不是每个人都信仰佛教。”刘芒开了个玩笑,韦明有些不好意思,嘿嘿傻笑两声,他知道自己的斤两,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自己最清楚。  “你先做着吧,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儿,就去捉点野物回来。”刘芒看着韦明忙活了一会儿,起身说道。  韦明想要说什么,可是回头一看,刘芒已经没了影子,走了。  刘芒离开院子,没有施展微灵步,沿着林荫道走了一会儿,就遇到了一个执事,执事一看到他就说:“刘芒,三剑长老找你有事儿,跟我走吧。”  刘芒愣了一下,脑中一阵翻滚,便想到三剑长老肯定是为了仙翎公主招婿的事情,他就点了点头,跟着执事走了。  三剑长老居住在那片建筑之中最高的一座建筑里面,那里实际上就是一个在很多小说里经常提到过少林寺里都有的地方:藏经阁。  刘芒知道这里是藏经阁,拔剑峰的弟子们也知道这里是藏经阁,但是真正来过这里的弟子少之又少,不是这里不让进,而是都有些畏惧一直呆在这里的三剑长老。  这种畏惧是一种莫名的从灵魂深处迸发出来的东西,很难改变。这也就是拔剑峰的藏经阁一直都空空如也的重要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传说藏经阁里根本就没有几本典籍经义,根本就没有什么价值。  刘芒来到了藏经阁,发现传言这种东西都是他妈的扯淡,这老大的一个房间里都是书架子,书架上慢慢的放着的都是书,他大略的看了几个书架,发现都是功法典籍,而且还都很深奥的样子,并不是那种没用的废纸。  刘芒想到自己现在还缺少防身的功法,于是就在书架中走动起来,那为数众多的功法看的他有些迷糊,最后索性就闭上了眼睛,摸上哪本就算哪本。  刘芒摸到了非常厚实的一本,睁开眼睛一看,是一本发黄的功法,名叫霸王拳,这个名字虽然有些土气了些,可是他喜欢这个名字,谁让他天生就是个土包子呢,就这本了。  刘芒往石板地面上一坐,也忘记了自己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就开始看那本大部头的霸王拳。  霸王拳看起来非常的俗气,可是那练法却异常的繁复,按照书中所说,如果练到最高境界霸占苍穹的话,就能够一拳毁天灭地,一拳开天辟地,说的神乎其神,总之就是非常的牛叉。  要练霸王拳,要准备很多的东西,没有这些东西,霸王拳根本就没有办法练。刘芒默默的翻看完整本书,把一切都给记在了心里面。  刘芒把霸王拳放回原地,抬腿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三剑长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一把摇椅上,正在轻轻的摇晃着,看到他过来,放下手里正在看着的一本书,问道:“你就是刘芒?”  刘芒这才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这位三剑长老找自己的有事儿。他点了点头:“是的,长老,我就是刘芒。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有事儿。”三剑长老指了一下旁边的椅子,刘芒坐了下来,三剑长老道:“其实我找你干什么,你应该心里有数。”  刘芒摇头,三剑长老道:“我找你就是为了仙翎公主招婿的事儿,听说你已经成了那位公主殿下的驸马,你怎么没跟着去神迹大陆呢?”  “那不过是个误会罢了,我不是什么驸马,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修士,大家以讹传讹,都弄错了。”  刘芒没有说出真相,他觉得那个说出来没有什么意义,他将来是一定会去神迹大陆的,但不会是为了仙翎公主的事情,而是为了须弥老祖。  现在如果刘芒冒然说出真相的话,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呢,朱朱那边不好解释,朱天照那边也是个麻烦,他还是决定隐瞒这个事儿,将来他也不会去当什么驸马。  如果刘芒将来能够杀了须弥老祖复仇,还能活着从神迹大陆回来的话,他会选择照顾朱朱一辈子。  刘芒已经辜负了云诺她们,他虽然是觉得活着没有什么意思,但是既然已经把朱朱那个好姑娘给祸害了,他就要负责到底。  他已经不幸福了,如果能让朱朱幸福的话,总还是个有个幸福的,总比谁都不幸福要好。  “哦,原来是这样,没有别的事情了,你回去吧。”三剑长老挥了挥手,像赶苍蝇一样把刘芒给赶走了。  刘芒也不介意,起身离开了藏经阁,他刚离开那里,朱天照就出现在了他刚才做过的那张椅子里,问道:“老三,你觉得他的话有谱吗?”  三剑摇头:“我看他没说实话,不过这个小子是个人才,绝对不是那种见利忘义的人,门主,你为什么不把这个小子弄到仙剑峰去啊,我刚才注意到他身体里的法力汹涌澎湃简直就像汪洋大海,娘的,简直比我法力都雄厚!”  “我知道,上次我见他的时候,就发现他的身体异于常人,经脉非常宽阔,丹田异常广大,像他这样的情形,一般都是元婴期前后的人才能出现,可是他现在才筑基期,就已经变成了这样,将来前途肯定不可限量。”  三剑哈哈笑了:“门主,可是很少才能听到你这样赞扬一个人,怎么,对这个未来的女婿非常满意?”  朱天照叹了口气:“我并不满意,你也知道,老三,惦记着朱朱的人很多,其中玉顶天的儿子玉龙飞,仙东来的儿子仙尘封,还有梵释天的儿子梵青冥,但要说起最出色的那个,还是神迹大陆须弥山的释三千。”  “释三千,就是那个须弥老祖的私生子?”三剑冷笑道:“须弥老祖那个老乌龟,专门做一些无耻的事情,把自己的孙女搞大了肚子,也只有他那老杂种才干的出来。”  “道听途说罢了,也未必就是真相。”朱天照淡淡驳斥了三剑的话,又道:“刘芒这个小子我已经很给他机会了,要不是看在朱朱的份上,他根本就没有一点机会,这已经是我能做的极限,能不能最终娶到朱朱,那就看他自己的努力了。”  三剑不置可否一笑,朱天照道:“朱朱去了无岸星海,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白灵藏的女儿不也一起去了吗,还有那么多的年轻俊彦,身上都带了那么多的宝贝,肯定没事儿的。”  三剑说完打了个哈欠,朱天照见状说道:“你最近入定的频率好像越来越高了,行了,你忙吧,我走了。”  朱天照一闪身没影了,三剑闭上了眼睛,好像是睡着了,但实际上是一种入定。  刘芒此刻已经去了百万大山,他要去那里抓些野物回去自己吃,剩下的就都做成食物打算去古城镇明月楼那边卖掉。  刘芒很快就来到了百万大山里面,很快就抓到了不少猎物,他把这些猎物都用藤条穿起来背着走了一段时间,看看天色已经不早,打算回拔剑峰,便在这个时候,他听到远处传来掠风之声。  刘芒身形一闪,藏身到一棵参天古树之上,他身上的猎物则放进了斜对面的山洞中。  风掠声越来越近,三个黑衣人飞身而至,三人都蒙着头巾,看起来有些鬼祟。  第307章三宝  “是这里吗?”  “应该就是这里。”  “那就动手吧。”  三个黑衣人停在刘芒十丈远处的一面山壁前面,交流了一下,开始动手,疯狂的用铁锹和镐头挖那山脚,挖的特别兴奋,好像那里有什么宝贝。  “有了!”  “谁的?”  “我的。”  三个黑衣人停下了疯狂的挖掘动作,这已经是一刻钟以后的事情,其中一个手拿着一根细细的白色的草根笑着说:“哈哈,我第一个挖到了刺骨草根,你们两个输了!”  “输你大爷!”  “你大娘!”  “你们敢骂我,我草你们两个二大爷!”  噼里啪啦的声音响了起来,三个山炮互殴起来,一刻钟以后,他们都躺在地上哼哼着,没有一个还能起来的,更别说什么战斗力了。  刘芒看到过很多弱智脑残的事情,但是今天开了眼界,发现了更加弱智脑残的事情,这三个家伙太有才了,估计上辈子一定都是大大有名的裁缝。  “老二,你说,师父那个老灯是不是泡马子去了,把我们三个扔在家里搞内斗啊?”  “不是吧,我看那个老灯虽然不是人,但也不至于这么凶残吧。”  “狗屎,老三你说的话就是他娘的狗屎,那个老灯岂止是凶残,简直就是个变态!”  三个黑衣人都拽掉了面巾,竟然长得一模一样,不过刘芒目光如炬,还是看到了他们的不同之处,那就是三个人脸上的黑痣数量不一样,从老大到老三分别是一二三,至于分布的位置却各有不同。  老大说:“老二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呢,难道师父对你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吗?”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