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很纯很桃花_很纯很桃花第51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很纯很桃花

这种纠缠持续了许久,刘芒和风远扬都已经有些累了,但是这种时候他们更不敢轻易放过对方,因为谁疏忽一下,就可能会导致丢了小命。  刘芒突然间窥到了一个取胜的好机会,就一膝盖朝风远扬的命根子上撞去,就在这个时候,刘芒感觉到自己的后心一凉,身体里的鲜血和气流都朝那个地方疯狂的涌去,迸出了体外。  力量在疯狂的流失,生命也是如此。  刘芒不得不停止了动作,给风远扬一脚就踢飞出去老远,撞在一棵参天大树上,大树咔嚓一声响就断了,刘芒噗噗吐了好几口血,看着陈鲜鲜手里那把雪亮带着血滴的匕首,心中一阵悲凉和忿恨…  第290章朱门  刘芒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给女人捅刀子,今天终于破了个例,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非常糟糕,刘芒突然间发现自己以前做人真的是太失败了,竟然连一个女人都无法降服,男人做到这种地步,都不如做个女人。  刘芒躺在那儿,身上的气血飞速的流失,他看到了鬼门关正在缓缓打开,等待他的进入。  陈鲜鲜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刘芒,风远扬揽着她的小蛮腰,啵的亲了一口,气喘吁吁道:“宝贝,你做的很好,现在就让我们来终结这条罪恶的生命吧。”  风远扬拉着陈鲜鲜的手走到了刘芒的面前,就在他想要说两句的时候,刘芒陡然间暴起,狠狠的一拳砸在了风远扬的双腿之间,咔,噗…  风远扬倒下了,刘芒随即也倒下了,陈鲜鲜抱住了风远扬,不停的哭喊着,显得十分的无助,至于刘芒,她根本就没有理会。  也不是,陈鲜鲜见风远扬的下面完蛋了,就拿起匕首,狠狠的在刘芒的身上扎了几刀,还有两刀扎进了他的双腿之间,他躺在血泊里,苟延残喘,等待死亡的悠然降临。  刘芒睁着眼睛,躺在血泊里看着天花板,刚才陈鲜鲜的几刀太狠了,不但废了他的蛋蛋,更刺穿了他的心脏,如果刚才他还有一些生存下来的希望,那么此刻他真的是没有了机会…  陈鲜鲜和风远扬坐着急救车去了医院,刘芒还没有死,他的身体已经失去了知觉,可是他的神智却异常清醒,从小到大,好像从来都没有这样清醒过。  刘芒觉得自己可能是回光返照了,他期待死亡,这辈子活的挺累,死也算是一种很好的解脱!  朱朱走了进来,看到刘芒这副摸样,当即吓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她本来就受了不少的伤,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当即急火攻心,吐了一口鲜血,赶紧找出回生丹来,给刘芒吃了一粒。  刘芒吃上回生丹,身体的伤口就瞬间都愈合了,可是他不但没有精神起来,反倒是昏了过去。  朱朱带着刘芒离开张天一那老头的别墅,连夜赶回了朱门。  刘芒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个石室之内,外面是皎洁的月光,他躺在一张石床上,但是并没有感觉到身底下冰冷,反倒是有种非常温暖熨帖的神奇感觉。  刘芒坐起身来,发现自己身上穿着青色的衣服,看起来很是古朴,他想到给陈鲜鲜刺的那些刀,别的地方且不说,摸了一下双腿之间,顿时心中一阵悲凉,人虽然没死,但他以后就算不得真正的男人了。  没有命根子的男人,那算是个什么东西!  刘芒无力的坐在石床上,他觉得其实这样子醒来反倒不如直接死掉的好,他不喜欢当一个废人,即便是能活一万年,又有什么价值和意义可言!  “刘先生,您醒了?”  石室的门悄然打开,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看来是管家的模样,笑容可掬,恭敬有加。  刘芒点了点头,他穿上了地上的青色布鞋,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您是?”  中年男人道:“这里是朱门,我是朱门外院的管家朱八。刘先生,既然您醒来了,就随我来吧。”  刘芒又点了点头,中年男人就带着他离开了这间石室,顺着一条长长的走廊出去,外面就是一座园林。  刘芒抬眼看了看灿烂的阳光,阳光是热灼的,可他的心却一片冰冷…  这里既然是朱门,救刘芒的人自然就是朱朱,刘芒对于昏迷前发生过的事情有些淡忘了,他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自己给陈鲜鲜伤了,差点就死了!  最毒妇人心,刘芒领教了。  “朱管家,我们这是去什么地方?”刘芒不愿意走了,就低声问道。  朱八淡淡的说:“刘先生,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不过是奉命行事,到了地方您还是自己看吧。”  刘芒停住了脚步:“对不起了,朱管家,我现在只想离开这里,我不想看谁也不想给谁看。”  说完,刘芒看了一下四周,就朝不远处的那条宽阔的石板路走过去。  朱八见状无奈的追了过来,说道:“刘先生,您不能乱走,不管您将来做什么样的选择,都要见过…”  “对不起,我现在谁都不想见,就是这样。”刘芒不理会管家的话,还是继续往前走,管家不得已出手拦住了刘芒。  朱八的力量十分雄浑,刘芒前进的脚步立刻停下,刘芒这会儿正闹心呢,猛然间运转气功,一拳毫无花俏的砸在了朱八的手掌上。  朱八向后退了两步,说了一声好,手掌握拳,和刘芒再次打来的拳头对撞了一下,刘芒立刻就飞了出去,撞到了假山上,噗噗吐了几口血,躺在那里不动了。  朱八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力量,这样的力量可能会让刘芒吃些苦头,不至于要命。刘芒不起来,纯粹是个人不愿意起来,没有别的什么可能。  “起来吧,跟着我走,既然是朱门的弟子,就要遵守朱门的规矩。”朱八见刘芒还是不动,就一把摄起他来拎着,很快就来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个凉亭,朱八走进凉亭就把刘芒扔在那里不管了,刘芒躺了一会儿,觉得这个姿势不舒服,就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躺着。  “你就是刘芒?”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好像是个中年人,刘芒现在谁都不在乎不搭理,爱谁谁。  “你是不是觉得已经成了废人,就要破罐子破摔?”中年人的声音继续道:“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能到达修真境界的元婴期,到时候就能够自己重塑身体,像你现在这样的情形,并不算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刘芒睁开了眼睛,坐起来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他看到了这个人的真面目,果然是个中年男人,面目平平无奇,但是一双眼睛却异常的清澈迷惑,非常的慑人。  “当然都是真的,你以为我堂堂的门主,会和你一个初级弟子开玩笑吗?”中年男人微笑介绍道:“我就是朱门的掌门人朱天照,朱朱是我的女儿。”  中年男人突然间冷着脸说:“如果你想要娶我的女儿,就必须要出人头地,我朱门的小公主不可能和一个平平无奇的初级弟子成为夫妻,那样的脸我们丢不起。”  刘芒眉头皱了起来,说道:“我谁都不会娶,所以掌门尽管放心,我现在就离开这里,以后也不会再出现。我要走了,从什么地方能够离开这里?”  刘芒真是不想继续呆在这儿了,他对朱天照的话也是半信半疑,不过他现在不想深究这些,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  “朱门不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尤其你是个刚入门不久的初级弟子,还不好好在这里勤力修炼,却要跑到外面去,白日做梦!”  朱天照非常严肃的说:“从今天开始,每天三次课业,必须都要准时修炼,否则有你受的!哼。”  朱天照拂袖而去,刘芒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石凳子上,发了好一会儿的呆,才清醒过来,叹了口气,朝亭子东面的林荫路走了过去,他也不知道哪儿是哪儿,信马由缰。  这是一座非常巨大的园林,在刘芒的印象中,好像即便是园林众多的苏州,好像也没有这么大的一片园林,这里十有八九和半边天一样,隐藏在某个地方,有阵法或者禁制同外界隔离开来。  刘芒漫步在园林中,脑海中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陈鲜鲜会背叛他们以前的那些感情,这个事情他直到现在也想不明白。  陈鲜鲜的出现和背叛都是那么的突兀,那么的出人意料,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刘芒不知道究竟都发生了一些什么事儿,只是从陈鲜鲜的表现来看,她是真的变了心,爱上了风月宗的那位花心大萝卜。  世界上的事情总是这么无常,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刘芒揪下来一朵花把玩着,前面的月亮门里有两扇用锁头锁着的大门,黑漆漆的大门里面,不知道都有一些什么样的秘密。  “这里是禁地,不能进入,你是新来的吧?”一个老头出现在大铁门的里面,隔着一些铁栅栏和刘芒说话。  “哦。”刘芒本来也没有想过要进去看看,听老头这么一说,反倒是让他起了进去看一看的好奇心。  不过,刘芒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他折身往另外一边走了过去,那里是成片的建筑物,依山傍水,气势雄浑,气象万千。  刘芒还没有走到那片建筑物那里,就在树林中找了块草地躺下来睡觉。他身心都很疲惫,渴望好好的休息!  一梦醒来,刘芒觉得身上有些凉嗖,他坐起身来,看着四周黑漆漆的树林,犀利的目光穿透了黑暗,看到这个地方竟然有很多的活物出没,其中不少都是稀奇古怪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物种,这就证实了他的想象!  第291章拔剑峰  “刘芒。”  “嗯。”  刘芒看着这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胖子,这家伙要是再胖一点,都能和刘二楞媲美了。  想起了刘二楞,刘芒心中感慨良多,不知道那位兄弟现在什么地方,一转眼都很久没有见到了,甚是想念。  “刘师兄,我是韦明师弟。”  韦明很是有些谄媚的意思,他说:“刘师兄,我早就听说过你了,除了大月师兄,你是入门年纪最小的人了!”  刘芒愣愣的看着韦明,没有说话,韦明给他盯着看了一会儿就不自然起来,雪白的大脸都红了起来,有些忸怩的绞着手,不像个爷们儿,像极了娘们儿。  “刘师兄,我,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韦明结结巴巴紧张兮兮的看着刘芒。刘芒本来还沉浸在对刘二楞的想念之中,见韦明这样,顿时就醒悟到他不是刘二楞,刘二楞虽然看起来傻乎乎的,但从来没有忸怩之态,绝对是个不声不响做大事的纯爷们。  “没有什么不对,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一觉醒来,刘芒明白自己破罐子破摔也是不行的,朱门的掌门人朱天照不是说吗,只要他进入了元婴期,就能够重塑身体,到时候就能变回男人。  陈鲜鲜变心了,背叛了他,可是还有那些没背叛刘芒的女人,譬如说朱朱,做男人总是要负责的,不能太过任性。  只是,这次陈鲜鲜的事情对刘芒刺激很大,这次不像上次江可儿被李金斛胁迫那次,这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儿。  “刘师兄,这是朱门拔剑峰,是三剑长老让我过来找您的。”韦明怕刘芒不明白,又解释道:“三剑长老是我们拔剑峰的传功长老。”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