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很纯很桃花_很纯很桃花第46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很纯很桃花

“卓玛,究竟是什么事儿,我要看看我能不能帮得上忙。”刘芒是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接待的灵卓玛,他为特殊部队赚取到了巨大的财富,虽然他自己赚的更多,但是部队还是要感谢他,就给他在监狱里建立了一个独立的工作室,面积有上千平米,装修得很豪华。  这几个月,刘芒已经在这里接待过不少过来参观学习的人,都是部队内部和兄弟部队派来的,给他们的震撼不小,效果不错。  刘芒现在虽然还是桑卓拉监狱的犯人,但是他在这里的生活已经和外面一样,唯一的缺陷就是不能离开监狱的辖区,出不了这片高原。  灵卓玛认真的说:“上次我们不是得到了那把钥匙吗,我们用那把钥匙打开了你养父留下来的那个储藏室,从中得到了很多非常有价值的东西,其中,还有一幅地图,那可能是获得一些更加重要东西的唯一途径,那个地方就在刘家堡子,你的老家,所以就找你来帮忙带路。”  “哦,原来是这样。”刘芒沉吟了一下,摇头说:“对不起,卓玛,这个忙我帮不了,我们老家那边的事情很复杂,我以前采药的时候都只能在很有限的范围内活动,其余的地方都是禁地,谁进去都出不来,再说我们那里说道很多,我带人进去犯忌讳,还是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灵卓玛见刘芒心意已决,就叹了口气:“好吧。”,她没有继续浪费时间,直接走人。  刘芒望着她的背影,觉得有些歉然,但刘家堡子附近的山山水水确实不能随便乱闯,他不想冒这个险,更不想给老家的人骂。  生于斯长于斯,不能为老家做些事,但总不能背叛那片土地吧。  刘芒很快就淡忘了这件事,又在魔窟网上开了三本新书《人语》《鬼灯》《神梦》,分别是科幻,惊悚悬疑,仙侠的题材,统称“人鬼神三部曲”。  这三本书跨越三个领域的题材,让人看到了刘芒更加强大的创作能力,一上传就获得了爆高的人气,以现在魔窟网的强大读者基数,三本书的数据很快就超越了当初《魔窟》创造出来的数据奇迹,将刘芒的人气推向更高的巅峰。  潮涌般的赞叹声中,也有很多不和谐的声音,说刘芒找了枪手,他正在监狱服刑,不可能写作等等。  刘芒对此不予置评,继续创作,随着他作品的成绩不断攀升,渐渐那些反对的声音就被更多的赞美声压下,变成了一种无语的叹息。  与此同时,《混社会》《魔窟》的影视剧漫画和游戏大卖,也在不断拔升刘芒的人气,他这个名字的品牌价值据国际权威组织评估,最少能值百亿美元,这还是最保守的估计。  实际上,《魔窟》这本书在海外上市后的反响非常好,上市不到半个月,就已经超过了《哈利波特》和《达芬奇密码》,成为总销量排名第一的超级红书,这个第一超越第二的销量可不是小数目…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刘芒在沉寂许久之后的复出,以摧枯拉朽的势头摧毁一切前路上的障碍,成为纵横网文,实体,漫画,网游,影视以及诸般衍生品领域的佼佼者,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霸主,是巨头!  就在刘芒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吴团长来了,告诉他一个消息,灵卓玛在刘家堡子后面的深山老林里失踪了,已经失踪了三天,到现在还没有发现任何线索,更联系不上,卫星定位系统也没有半点效用。  “刘芒…”  “我去一趟吧。”  刘芒叹了口气,灵卓玛对他不薄,她失踪了,他没有理由不去寻找。这种时候,就说不得要冒一些险了。  吴团长听他这么说,心下大是安慰,也为灵卓玛高兴,她对刘芒一直不错,关键时候,他还是愿意为她冒险。  可惜的是,刘芒现在是个犯人,而且以前也有风流历史,要不然倒也配得上灵卓玛,两个人很合适。  灵卓玛的年纪不小了,却一直都不肯找个男友,为此老首长和老太太都很是忧心,可她性情倔强,又不是普通人,勉强安排了几次相亲都不行,便只能压下这个事情不提…  刘芒说出发就出发,他也没有什么东西带的,随便拿了点东西就跟着吴团长离开了桑卓拉,辗转来到刘家堡子。  很多年没有回村了,刘芒站在村口,很是有些近乡情怯之感。  想起当年离开的时候,还是因为李寡妇拿洋炮来追杀,迫不得己背井离乡,那晚还是刘九九背着二楞出的村,在仙水河畔上了老鬼头的船。  一别经年,他现在算得上是衣锦还乡,可偏偏还不是个自由之身,更不是当初那个健康之躯。  老刘瘸子死了,刘芒继承父业,成了小刘瘸子。  “你找谁呀?”一个孩子吸溜着鼻涕,穿着吊腿裤子歪戴着狗皮帽子好奇的看着刘芒,虽然在孩子眼中他是个陌生人,小孩却并无畏惧之意。  刘家堡子和孙家坨子这一片的民风彪悍,小孩儿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不服就干架,再不行就玩命,一个比一个凶残。  “我找刘斜眼,你爷爷在家吗?”刘芒笑嘻嘻看着小孩儿,别看几年没见,可是刘斜眼的种儿,他一打眼就能认出来。  刘斜眼的儿子是个白痴,娶的媳妇儿却非常水灵漂亮,据说公公媳妇经常在一起厮混,这才有的这个孙子,但更多人都觉得他是刘斜眼的儿子。  “我爷爷没在家,去孙家坨子看坟茔地去了,你是谁呀,怎么认识我爷爷呢?”小孩儿七八岁的样子,刘芒离开的时候,他还是个小不点,现在已经长高长壮了很多。  小孩儿还打量了一下刘芒身后的吴团长他们,觉得这群人很像羊羔子。  羊羔子就是有些地方所说的羊牯,意思是容易受骗上当被抢劫的那类人,刘家堡子的人不少做这事儿,刘芒当年就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儿的时候和欧菟丝相识的,没有那一次,就没有后来两个人发生的种种。  想到了欧菟丝,刘芒心中微微一涩,不禁想到了云诺聂青蚨和江可儿她们。现在她们也不晓得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此生有无再见的机会。  第268章迷雾  刘芒带着吴团长他们进了村,刘斜眼的孙子拿着一把糖去山里玩了,这里的孩子都很野,自己进山也不害怕,家里大人也不怎么担心。  刘家堡子看起来和前些年没有什么区别,还是那些土石结构的老房子,铺着石头的老街,以及街边那石头切成的老井沿和石头碉堡。  走在这样的村落里,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很久远的时代里,如果不是街边偶尔会出现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这里和现代文明找不到什么共同点。  刘芒带着吴团长一行人回到了自家的老宅子,刚进院,就看到隔壁秋婶正在钉窗户上的塑料布,刘九九在一旁打下手,看到他出现,刘九九手里的锤子啪的一下就掉了,砸在椅子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秋婶埋怨道:“干什么呢,吓我一跳。”她觉得女儿的眼神奇怪,转头一看,看到是刘芒,也差点把手里的钳子扔了。  “小叉?”  “小叉吗?”  秋婶和刘九九都难以置信的看着刘芒,她们一直都在山村里隐居,对于外面的世界并不知道多少,偶尔一次进城,还得知刘芒给通缉了,后来就没了消息。  都以为刘芒不会再回来了,却不想他突然间出现,只是变成了一个瘸子,亦如当初的二楞。  刘芒见到她们,也很是激动,颤声道:“秋婶,九九,是我,小叉,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  “小叉,一会儿过来吃饭。”  秋婶和刘九九心情激动,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无数的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这么两句,但刘芒知道她们的心情,哎了一声,含笑点头。  母女俩看了一眼那些人,微微点点头,就继续干活儿,旁若无人。  刘芒从门框上面找到蒙尘的门钥匙,打开老屋,请众人进去,因为很久没有人住的缘故,屋子里不但灰尘多而且还非常冷,战士们打扫了一番,刘芒已经把炕和炉子烧热,眼看就黑天了,今天晚上众人就要住在这里,明天早上进山。  刘芒去了隔壁,帮秋婶和九九钉好了窗户,回到屋里,刘芒看着她们笑嘻嘻的说:“秋婶还是那么年轻漂亮,九九更好看了,人家都是越活越老,你们怎么越活越年轻呢。”  秋婶瞪了他一眼,好像忘记了以前的不愉快,她笑着说:“你这嘴巴还是那么不着调,我们都以为你给逮进去了呢,没想到你还能回来。”  九九偷偷的看着刘芒,美丽的大眼中满是柔情,刘芒没敢去看她的眼睛,只是叹息道:“其实我真去了号子里面,到现在也不是自由身,这次回来是因为有事儿,要不然估计你们这辈子都见不到我了。”  “什么?”刘九九禁不住叫出声来,她听不得刘芒真的蹲号子还可能一辈子出不来得消息,这样的事实她无法接受。  刘芒微笑:“没什么的,其实我在号子里呆着也挺好的,不遭罪,就是不那么自由,不过一天写写小说上上网出去打打猎什么的,感觉和在家里差不多,只是…只是那里没有你们!”  刘芒的话让秋婶和刘九九脸蛋都红了一下,都有点想多了。  刘芒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语病,看到她们这种反应就没有解释,人生苦短,有些时候既然误会是美丽的,那还是不要去改正保持那种美丽好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秋婶去外屋做饭,刘九九坐在了刘芒的身旁,美丽的大眼睛盯着他的眼睛,柔声问道。  刘芒就大略的把自己的经历说了一下,听到这些,外屋的秋婶道:“李家的人实在是太可恶了,刘家的人其实也是活该。不过,小叉啊,如果你真是刘家的人,这次的事儿就有些过了。”  刘芒沉吟一下,说道:“婶,我也想了,就算我是刘家的人,和他们也没有什么感情,我的父亲只有一个,就是老瘸子,弄死他们我心里一点也不做病…对了,二楞有没有消息?”  秋婶正在和面的手停了下来,摇了摇头,继续揉面,怅然道:“那个孩子就算是回来,也不会回到这里来了,无所谓,反正那也是早晚的事儿,不回就不回吧。”  秋婶话说的冷硬,可是她眼底的忧伤和想念却无法遮掩,养了十多年的孩子,能说忘了就忘了吗,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妈…”刘九九拖长声看着母亲,秋婶没有再说什么,提着泔水桶出了门。  刘九九见母亲出去了,她就拉住了刘芒的手:“小叉,你这次能呆几天?”  刘芒摇头:“呆不了几天,明早就走。九九,以后你们出去的时候,就去找这个人,他会给你们一笔钱,那都是我赚的钱…”  刘芒的嘴给九九捂住,她眼睛微微泛红:“不用,我们不需要钱。小叉,你好好表现,争取早点出来啊,我,我会一直等着你的。”说完,她抱住刘芒狠狠的亲了一通。  九九的亲吻很青涩,而且有些蛮横狂野,把刘芒的牙磕的很疼。眼看她的小舌就要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的时候,秋婶进屋了,九九赶紧推开刘芒,飞快拿起屋角的笤帚,装模作样的扫地。  刘芒觉得舌头尖火辣辣的,有腥甜的味道在嘴里弥散,他的舌尖可能给九九咬坏了。  刘芒咝了一下,九九偷眼瞄他,脸蛋有些红。  其实,九九和刘芒以前也不是没干过这事儿,甚至也做过更加亲密的事情,但那时和此刻是决然不同的,年纪不一样,感受也不一样。  刘芒朝九九点了点头,就起身一瘸一拐的来到外屋,说道:“秋婶,给我拿点粮食和菜,我给那几个人做点晚饭。”  秋婶头也不抬的说:“不用了,我已经让他们一会儿过来吃饭了,现在就做,你也在这凑合一顿得了。反正明早就走,一顿也不费什么事儿。”  刘芒心头一热,嗯了一声。刘九九扫完地和秋婶一起做饭,刘芒回了自家,和吴团长他们扯会儿蛋,天也就黑了下来,九九招呼过去吃饭,就都去了那院。  吴团长一行人都是军人,虽然秋婶和九九非常漂亮,但他们有礼貌的只是打招呼道谢,从不拿眼睛往母女俩的身上扫,就算是目光相遇,都是很正的眼神,心中坦荡,令那母女俩大是赞叹。  为此,她们又多做了几个菜,众人都大快朵颐,好好的吃了一顿山村野味。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