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很纯很桃花_很纯很桃花第45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很纯很桃花

刘芒明白这种情形的发生,并不是他天赋异禀,而是因为龙镜台留下的三件东西之中有一颗冰魄雪神丹,他把那颗丹药吃了下去,虽然一直都没有炼化,但是多年来却带给他很多的益处,此刻他没有被刑火烧成飞灰,便是雪神丹带来的诸多好处之一。  青苔的隔热阻燃作用,现在已经失效,刘芒一鞭一矛面对三条禁鞭很是吃力,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纵然有冰魄雪神丹的神奇效用,身上燃烧的地方还是在不断增多,他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看天上那轮太阳是否被天狗吞食,光是三个监工就让他疲于应付,而且还有更多的监工正在赶往这里,形势非常不妙。  看着那满天飞舞的黑色光影,那些都是赶来助阵的监工们,射火本来就岌岌可危,哪里还用得着这么多监工一起发力,这样下去超不过一刻钟,他肯定也会给禁法刑火烧得神形俱灭荡然无存。  每一次眨眼,感觉都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禁镣火烧身的痛楚和死亡接近的恐惧在射火的心中交织碰撞,形成巨大的压力,让他感觉到窒息,他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活过下一次眨眼的时间,但强大的意志力和求生欲支撑着他不肯放弃,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再多活一刹那的时间!  天色,突然间暗了下来。  “天狗食日,天狗食日!”  “世界末日,大难当头了!”  到处都是恐惧甚至绝望的呼喊声,无数的奴隶都在歇斯底里的雀跃欢呼或者跪地痛哭,便是那些监工们,也无法在这种万年难遇一次的恐怖天象前心生畏惧,脸色变得很难看,有的还在打哆嗦,腿肚子都有些转筋了!  “不要乱,不要乱,这是日食。所有奴隶都给我站在原地不许乱动不许说话,谣言惑众者擅自走动者杀无赦!”身穿金衣的总监工用浩若洪钟般的声音威严的下达了命令,有些不听话的奴隶立刻就被禁法脚镣腾起火焰烧死,还有一些狂乱呼喊的奴隶被刑鞭抽成两段!  射火则趁着刚刚监工们一愣神的机会,飞快的从破腰带里面拿出一个小瓶子,扔到嘴里含住,一些辛辣的气体从小瓶子里冒出来,钻进了他的肚腹,那种味道非常恶心,射火一阵干呕,却咬着牙关没有张嘴。  监工们回过神来,继续发动攻击,这时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天地之间一片死寂,射火猛然间一发力,身子就像风一样从两个监工中间掠过,再穿过十多个监工的身畔,没入幽深无限的密林之中。  狂风呼啸,飞沙走石,天际陡然间响起轰隆隆的巨响,一道道闪电如蛛网般贯彻天地,几个去追赶射火的监工给雷电轰击成渣,还有更多的监工和奴隶都遭遇了同样的不测。  “世界末日到了,快逃命吧!”  不知道是谁凄厉的喊了这么一嗓子,于是总监工威慑的手段彻底失灵,场面顿时间便失控,一片混乱!  情势已经不容做乐观的考虑,灭魔鞭阵启动了,从大地上钻出来的巨大灭魔鞭疯狂舞动,将那些混乱的人群分割开来,每一次舞动,都像死神镰刀一般收割掉无数的人命。  警钟已经敲响了好一会儿,九龙大狱中央九龙峰上各个洞府纷纷打开,常年闭关的供奉长老们纷纷出关,共同应对这次大乱之劫。  第264章头颅  狂风雷电之后,暴雨倾盆,大地一阵阵疯狂的摇荡,猛烈的地震产生一道道巨大的裂缝,火红的岩浆从地底喷薄而出,九龙峰主峰神龙顶之上的天池沸腾了,浓浓的水雾在云巅弥漫,突然间一声巨响,已经快要干涸的天池中蹿出来一道火红的巨柱,那火红的巨柱直插云霄后崩散跌落开去,都是火热的岩浆,飞溅的岩浆覆盖方圆百里的广大范围,死伤生灵无数!  刘芒正在密林中到那神龙顶天池中飞出岩浆巨柱直入云霄后飞散开的奇壮景象,一时间都看傻了眼,略微分神差点撞在一棵粗壮的铁血木上,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赶紧收敛心神,趁着那口中小瓶还在释放着可以让人来去如风的稀世之珍风灵香,争取在风灵香用尽之前到达帝女祠和生死墙之间的那道缝隙处,再用老头留给他的第三件东西逃出生天!  天空中暴雨和火雨交织砸落,刘芒飞驰的速度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他已经看到身后有四五个监工衔尾追来,监工们身上都有飞行符咒,同时还有避水符咒之类的东西,基本上不会被暴雨和溅落的岩浆阻碍减缓速度,越追越近,刘芒有再度被追上围攻的危险。  刘芒急了,他现在飞行都是靠的风灵香,身上已经没有再战之力,如果真被围攻的话,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反正都是个死,早死晚死都一样,老子就提前用一下剩下的生命。龟孙子们,小爷不发威你们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小爷拼了!”  刘芒咬紧牙关,从腰带中抽出来两根漆黑的细针,睁大了眼睛,缓缓的刺入自己的瞳孔之中。细针从瞳孔经过刺穿眼球扎进了脑海深处,他的指尖诡异的挑拨旋动几下,那细针就如同灵蛇般扭动,针尖在脑中深处划出几道玄奇的弧线,这个过程无比的痛苦和煎熬,而且还必须继续保持飞掠状态,要不是刘芒的意志力经过多年的刻意磨练,这会儿早就崩溃发狂!  “魔针刺瞳,他是魔族余孽!”  刘芒的意志力固然强大,飞掠的速度还是放慢了很多,五个监工追赶上来,其中一个大监工看到刘芒眼中那两根抖动的细针,顿时惊呼出声,声音有些颤抖,充满了深深的恐惧。  监工们围住了刘芒,大监工断喝一声:“小灭魔鞭阵!”,五条禁法刑鞭就以一定的规律舞动抽打,封死了刘芒所有去路的同时,还用带着螯钩的鞭梢狠狠的抽打他的身体,扯下来一条条血肉,很快惨不忍睹。  这时,刘芒的身体开始向外散发血色雾气,空气中弥漫一股子浓重的血腥味儿,大监工心中大惊,这分明是魔针刺瞳生效开始魔变的征兆,一旦魔变成功,那强大的程度远非他们五个人所能匹敌,甚至就是总监工或者长老供奉们单独前来,也没有办法克制!  魔针刺瞳是魔族都要禁止使用的激发潜力瞬间强大方法,其可怕程度不言而喻。大监工背后有些发凉,咬牙道:“小灭魔血阵!”  小灭魔血阵,就是小灭魔鞭阵的升级版,一般只有在拼命的时候才会用这种非常耗费精血折损寿命的阵法,这阵法一旦运转起来,不到一方灭绝就不会停止,不是到了没有办法的时候,都不会采用这种玩命的阵法!  有大灭魔鞭阵,就有小灭魔鞭阵,有小灭魔血阵,自然也就有大灭魔血阵。  密林中一个大监工和四个监工运转了小灭魔血阵对付刘芒,密林外的山巅上,地底的裂缝中蹿出来无数邪恶狰狞的怪兽,总监工也开启了大灭魔血阵,无数监工在疯狂的消耗着精血,巨大的刑鞭扫荡着那些怪兽和那些给怪兽咬死了之后变成僵尸的奴隶和监工们,他们只要是咬死过三个人,也会变异成怪兽,怪兽咬死了九个奴隶就会生出翅膀,整个九龙大狱成了地狱,怪兽横行,天地之间已经成了怪兽的海洋。  奴隶们死了,监工们死了,大监工们死了,总监工也死了,供奉们所剩无几,长老们在迅速减少,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象征着九龙大狱无限威严的九龙峰也轰然崩裂,一头火红的巨兽从峰中冒出来,那是一条拥有着九个头颅的庞然大物!  “九龙神,九龙神现身了,我们有救了!”一个长老喜极而泣,话音未落,他就被一头飞掠过的凶兽咬掉了脑袋,身体兀自站立,手舞足蹈,又一头飞奔而来的凶兽吃掉了他剩下的躯干…  九头巨兽一出,所有的凶兽都停止了叫声,飞快的分门别类匍匐在地,看样子是在朝拜!  九头巨兽九首仰天长啸,发出一声洪大浩淼的悲戚吼声,所有的凶兽都在瑟瑟发抖,也都跟着发出类似的悲鸣。侥幸活下来的供奉和长老们看到这一幕,心中都泛起非常不妙的念头来,都觉得这不像是传说中吞噬天下邪恶生物的九龙神,倒像是这些凶兽的头领!  密林之中,刘芒已经完成了魔变的过程,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个兽头人身的怪物,大监工他们看着刘芒,再看看远处那矗立于天地之间的火红九头巨兽,脸色都变得异常难看,刘芒的头颅竟然和那传说中的九龙神头颅一模一样,只是小了若干倍。  这怎么可能,一个魔族余孽魔变之后怎么会变出和九龙神一模一样的头颅!  刘芒此刻神智有些模糊,他觉得有一股力量在驱使自己,身体和思想都不受控制,这种感觉很不妙,他恍惚间想起了龙镜台对他说过,这魔针刺瞳手法不能轻易动用,用得好了可能会捡回一条命,用得不好就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但是这条命的主人是谁,就非常不好说。  魔针刺瞳,其实就是在召唤魔神附体,附体的虽然并不是真的魔神,而只是魔神残留在世间的魔气,但那魔气之中有魔神的精神附着,比起一般魔族后裔的精神来,要强大多少倍,鸠占鹊巢并不是新鲜事儿。  与其给魔气夺舍,刘芒更愿意选择战死,没准儿还能把这五个监工都给捎走,杀一个够本杀五个就赚了四个,那样死了也算是轰轰烈烈了一回,不枉此生!  刘芒努力让自己保持心中一点清明,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缠斗争夺后,魔气渐渐安静下来,他的意识占据了主导地位,这时他才看到远处天地之间那头巨大的九头怪兽,倒吸了一口凉气,禁不住惊呼出声:凶兽之祖,九头火妖兽!  一听到“九头火妖兽”这个名字,大监工心中一寒,若真是那东西的话,今天就是他们的末日。  刘芒并不知道自己的脑袋也和那九头火妖兽一模一样,他只是脑海中有这种逆天生物的形象和介绍,就随口说了出来,看到五个监工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甚至都忘记了催动血阵,他意识到有些不对,但现在肯定不是照镜子的时候,趁着他们一愣神,他猛然间一口咬断了正面那个监工的脖子,从那个破开的缺口飞射开去,化作一道火光,划过低空一段遥远的距离,落在帝女仙祠旁边,那里的生死墙和仙祠墙壁间果然存在一道缝隙,虽然那道缝隙只有不到三寸宽,却已经是整个封闭九龙大狱生死墙的唯一缺口,这里就是他唯一的出路。  远处传来呼啸声,大监工带着三个监工又追了上来,刘芒真是搞不懂这四个人脑袋是不是装的狗屎,这都什么节骨眼了,那边铺天盖地的凶兽,估计人早都死没了,他们还追着他不放,这不是脑袋有病吗。  刘芒将压在舌头底下的小瓶子拿出来塞进腰带里面,从这条身上唯一幸存的腰带中拿出来一个小盒子。这个黑色的小盒子只有他中指指甲那么大点,小巧古雅的盒子紧紧关着,他的指甲抠住盒子的小把手,只要轻轻的一掀,按照龙镜台的说法,他就能逃出九龙大狱,从此海阔天空任他驰骋。  可是,刘芒真的很犹豫要不要使用这个小盒子,龙镜台还说过,这个小盒子用起来非常神奇,但只能用三次,他用一次,就少了一次化险为夷的机会。  刘芒觉得身体里似乎还有无穷的力量,对付追来的四个监工应该没有问题,解决掉这四个尾巴,现在山崩地裂乱成一团,他或许能找到其他的出路也未可知,这样一想,他就把小盒子又塞回了腰带。  四个监工到了近前,远处的九头火妖兽却突然间沉默,它火红的眼睛冷冷的俯瞰着大地上匍匐的生命,还有那些幸存的人们,身体突然间一阵用力的摇摆扭动,大地开始以它那里为中心疯狂的崩裂震颤,密密麻麻的裂缝不但的扩大着迅速向四周辐射开去,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九头火妖兽飞了空中。  人们第一次看到了这巨兽的真身,供奉和长老们此刻都能确定它不是九头火妖兽,因为它没有长满鳞片的细长身躯,更没有三趾的利爪,只有一个看起来就令人作呕长满了触角和须足的圆扁身体,整体看来无比的邪恶,全无龙的些许威严和庄圣,如果这样的东西也能叫做九龙神的话,那么还有什么东西应该叫做妖怪呢。  第265章天赋  九头火妖兽动了,身上的触角突然间都弹了出去,每一根触角都在无限度的伸长,缠住了那些见势头不妙赶紧逃跑的人们,触角上生出无数的尖刺,刺入了人体内,刹那就将人的精血吸干,变成一具具皮包骨头的骷髅。  触角里又喷出一些液体来,那些骷髅又飞速的膨胀起来,刹那间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这些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意识一点都没有间断过,他们挣脱了那些触手的纠缠,逃离生天。  九头火妖兽眼神更冷,还有一些玩味和讥讽。这时,还没有倒下的九龙峰主峰神龙顶中突然响起一声不屑的冷笑,那笑声并不是很响,但是响彻天地。  神龙顶金光璀璨,七彩神光从黑漆幽深的天际照射下来,将金龙顶笼罩其中,天籁悠扬,鲜花飞舞,神光中一人漫步而来,白衣飘飘银发金冠,赤足微笑眸光冰寒,他落在神龙顶上,淡淡的道:“九头小虫,想不到你在下面压了这么多年,不但没有死反倒是进化成了现在这副鬼样子,不是说你们家族都以血统纯粹为荣吗,你这虫不虫兽不兽的,道爷今天要是灭了你,怕是你的骨灰都进不了你们家的坟地吧。死无葬身之地,便是说你这般情形!”  九头火妖兽一声怒吼,无穷烈火刹那焚尽身周百里生灵,一片焦土。  “公孙道,不要以为你是羽衣天宫的人,我就会怕你。我们九首家族从来就没有畏惧过任何人任何事,从天地初开便是如此,未曾有过半点动摇和更改,你还是省省吧,本公主若是那么胆小,也不会到这神迹大陆走一遭!”  九头火妖兽竟然会说人话,而且那美妙动听的声音完全和外形成绝对反比,那是一个美丽少女才应该有的稚美声线。  “原来你不止进化成了这副鬼样子,还炼化了喉骨能说人话了,着实进步神速,只是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娘们,害我不远亿万光年来到这个兔子不拉屎的鬼地方,道爷不喜欢打娘们儿,真是晦气!”  公孙道从袖中拿出一把画着美人图的扇子摇晃着,好像是扇走那些晦气,可是随着他的每一次扇动,一道道七彩光波便向着九头火妖兽荡漾开去。  妖兽一声低吼,身上蒸腾的火焰形成一个火色光罩,七彩光波与之相撞发出轰然巨响,满天光雨飞散,光波与光罩一起消失。  “卑鄙小人,你这一套本公主早就料到,今天若是不让你见识一下九首家族的真正实力,你是不会明白什么叫做天高地厚。”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