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很纯很桃花_很纯很桃花第43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很纯很桃花

刘芒脑袋里轰的一下,他抱住了她,可是又顿住,坚定的把她从自己身上分开,用被子盖上,对脸色由红润变惨白的女孩儿说:“卓珠,你很美,如果以前的我遇到你,早就吃掉你了,不过现在的我做不到这一点,我们不合适。好好睡吧,我回去了。”  刘芒说完不管女孩儿那溢出眼眶的泪珠,一瘸一拐走出了帐篷,外面的夜风很冷,他打了个寒颤,裹好了衣襟,朝下坡角落里那个破帐篷走去,那里是他原来居住的地方。  刘芒没有回头,虽然他隐约听到了灵卓珠压抑凄切的哭声,他有些心疼她,不过他现在不想再招惹哪个女子,或许吧,如果有一天他又像以前那样优哉游哉的时候,还会风流不羁吧,但现在是不可能了…  第253章突破  翌日清晨,刘芒吃饭的时候没有看到灵卓珠,灵卓渡告诉他,卓珠已经和卓玛走了,去了外面的大城市,不出意外的话,她会先找个地方读书,然后开个公司,把家里的生意扩展到外面的世界去。  刘芒没有说什么,其实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日子流水般淌过,刘芒剪完了羊毛,就回到了桑卓拉监狱。虽然灵家人不舍得他离开,可是监狱里的事儿,他们也管不了。  刘芒对此倒是非常淡然,其实他也不想继续呆在那里了,每每会想起灵卓珠那晚的哭声,不是一种多么美妙的体会。  还是九号牢房,可是牢房里的人已经不是四个,而是三个。  灵卓玛说的没错,奥运是有特赦,不过刘芒没赶上,麻杆却赶上了。他之所以能够特赦,是因为他把那晚在古庙里发生的事情说了出去!  人不可貌相…  严教授和胖子看到刘芒回来非常高兴,他们先是把麻杆骂了个狗血喷头,接着就问刘芒这几天在仙女那里剪羊毛爽不爽?  刘芒笑着说老爽了,每天都能换好几头,基本上好看的母羊都玩遍了。严教授和胖子笑的打跌,不过也嫉妒羡慕得要死。  刘芒这是没把灵卓珠主动献身的事儿说出来,更没把灵卓玛把胸部给他看的事儿提起,否则的话,严教授和胖子这两个禽兽怕是会嫉妒得疯狂至死吧。  刘芒没有说多少有关灵家的事儿,他本来就不是饶舌的人,以前不是,以后更不是。  严教授和胖子见挖不出什么有价值的话题来,就懒得再撩拨刘芒,吃了恶心的晚餐,刘芒打完拳之后就开始静坐练功。  刘芒现在瘸了一条腿,其实打拳很费力,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坚持,因为他明白,如果不坚持下去的话,那条腿就真的废了。  水流不腐,生命在于运动,瘸腿用得多了,用得纯熟了,其实也和好腿一样,甚至比好腿还好使!  刘芒不是什么惊采绝艳的人物,但是他有常人源源不具备的耐性和韧性,就是这种性格才让他以往功成名就,让他直到今天还能坚强乐观的活着。  刘芒这几天都有种预感,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尤其是静坐的时候,总觉得和以前有些不一样。  此刻,刘芒这种感觉更加的浓烈,他默默的用意念导引气流在经脉中流淌,经过一个个穴道,让所过之处都渐渐变得温暖起来。  刘芒练了这么久的气功,他已经将最开始每次静坐让气流在经脉中走三周天变成了三十六周天,速度却越来越慢。  根据刘斜眼的说法,一旦有气流产生,运转速度会越来越快,他说的没错,可是刘芒觉得那样练功好像没啥意思,于是他就自己瞎琢磨让气流越走越慢,他就认真的体会气流在经脉中流动的感觉,熟悉经脉的确切位置。  在这个过程中,气流每经过一个穴道,刘芒都会让气流停留下来,在那个穴道打旋,异想天开的想要通过穴道来吸取外界的气息,就像武侠小说里说的那样。  思想有多远,就能走多远,实际上很多既定的事实在没有成为事实之前,都只是一种凭空的想象。  刘芒那么做的结果是真的就感觉到有气息从穴道钻进了身体里,给旋动的气流卷走,这样一来,气流每经过一个穴道就粗壮几分,运转一周天下来就会变粗几倍,倒是想快也快不起来。  刘芒感觉自己经脉中运转的气流越来越粗,可是经脉就那么粗,并不会随着变化,这运转的速度日益减慢,而且丹田里已经装不下那些气流,整个身体的经脉里都要充塞满了,为了不让那些气流发生问题,他只能随时随地让气流都处在运动状态。  这样一来,刘芒随时随地其实都在练功,或许这样效果不如静坐凝神练的效果好,可是积累起来的气流却非常庞大,而且还越来越习惯于随时随地练功,收获良多。  现在刘芒身体里的气流还在不断的增长,可是已经有运转不动的迹象,刘芒灵光一闪,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几天感觉有什么事儿要发生,原来要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些不断增加但是已经无法运转的气流!  刘芒觉得自己不能再练了,可是他想要收功的时候惊骇的发现,他的身体已经给满胀经脉的气流弄僵了,根本无法动弹,而气流却通过身上几个穴道不停的吸入增加,身体就像是一个气球,正在不断的变大。  刘芒对于自己的身体失控了,如果换一种说法的话,那么就是他走火入魔了。走火入魔这种东西以前对于他来说是个传说,可是现在却摊上了,这种感觉就像是陷入了梦魇,思维清醒却无法从可怕的噩梦中醒来。  刘芒觉得肺腑开始疼痛了,骨头好像都在咔咔作响,骨肉内脏都已经经受不起那不断增多气流的挤压,发出痛苦的声音,很有可能随时给那些从经脉中爆发出来的气流炸碎,变成齑粉!  “妈的,想不到老子最后是这么死的,估计这种死法会让很多人都大惊失色惊为天人吧,没准遗体还会给某个研究所拉回去好好的研究一下呢。  生的伟大,死的憋屈。刘芒突然间想到了这个词儿,心中自嘲一笑,做好了同这个世界说拜拜的准备,但是他还没有放弃生的希望,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  刘芒努力的尝试用意念导引那些僵化和不停使唤的气流和气旋,即便这种尝试是徒劳的,他也仍然在坚持,这是他做的最后的努力。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每一分一秒在刘芒感觉都如同一个世纪那样的漫长,身体的剧痛正在猛增,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死神的影子,看到了那把挥舞着的雪亮的镰刀,寒光闪闪,杀气逼人!  突然,刘芒听到了啵的一声脆响,经脉中的气息都爆开了,突破经脉的束缚,在他的身体之中恣肆碰撞…  第254章好感  刘芒开始吐血,狠狠的吐血,严教授和胖子都睡着了,并不知道黑暗之中发生的一切。  刘芒吐了很久,悠悠醒转,费力的动了一下身体,身上顿时咔咔爆豆一般响个不停,好像每个关节都响动了一遍之后,才归于宁静。  “麻痹,差点就去见佛祖了。”刘芒低声骂了一句,虽然是牢骚,但能够死里逃生,更多的还是欣喜。  刘芒浑身酸痛,他不想动了,就躺下来睡觉,这一睡就是一天两夜,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早上。  “我靠,你可真能睡,刘芒,你出血了你知道吗?我们都以为你完蛋了呢,结果甄军医过来一看说你没事儿,可能是鼻血出的太多了,真能扯淡!”  两个人开始斗嘴,刘芒躺在那里活动一下身体,不少关节还咔咔作响,不过已经没有睡前那么夸张。  刘芒的身上还有些酸痛,不过什么问题都没有,他站起来活动一下,先打拳后静坐,经历了一次走火入魔并没有让他望而却步,相反倒是越发的感兴趣,他想看看自己到底能把这气功练到什么样的一种程度!  刘芒坐定之后,按照以往的方式练功,却发现感觉不到气流的存在,不管意念如何导引,都只有空空荡荡的感觉,他的身体里好像也没有了经脉。  刘芒尝试许久,也没有感觉,就静坐一会儿,睁开眼睛,透过小窗户看到外面天气阴沉沉的,正在下雨,不对,是雨夹雪。  “现在就开始下雪了?”刘芒疑惑的自语道。  胖子打了个哈欠,说道:“太正常了,这个鬼地方,说下雨就下雨,说下雪就下雪。昨天已经下了一天,这场雨夹雪过去,天气就很冷了,监狱里往年都发了棉衣,不知道今年怎么没发,姥姥的,再不发就冻死了。”  严教授说:“今年估计不会发那么早了,听说这两天部队出勤的时候出了事儿,现在正忙着调查呢,石连长的乌纱帽这次可真是有些悬了。”  “调查个鸟,那次胡班长的事儿还没有弄清楚呢,这帮家伙都是废物,还说自己是特殊部队呢,我看是一群白痴。”  胖子又打了哈欠,砰砰放了几个屁,就脱了裤子去大便,房间里本来就味道不佳,随着库查查的响动,越发的要命。  严教授捂住了鼻子,用一个铅笔头在一堆草纸上写东西,刘芒刚来的时候他就在干这事儿,到现在也没有间断,据他本人说是在写一本旷古绝今的大部头巨作。  刘芒对此持怀疑态度,不过他只是在心里怀疑,嘴上不会这么说的。他站到了小窗口前面,望着外面阴沉的天气和飘飞的雨雪,心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地方,回到外面那个无限广阔精彩的世界中去。  “刘芒,出来。”  牢房外有人喊了一嗓子,接着就打开了牢门,刘芒不明所以,跟着那个士兵走出了监狱,一直来到办公楼的审讯室里。  刘芒看到了一个熟人,灵卓玛,女孩儿清瘦了许多,不过神采奕奕,看起来非常精神。  刘芒在那张坐过好几次的椅子上坐下,问道:“灵小姐,你找我有事儿吗?”  灵卓玛白了他一眼,很有些娇媚的味道,她今天没穿军装,而是穿了一件米色的风雨衣,里面是白色的衬衫,衬衫领口的扣子打开两颗,露出一截雪白的颈项和一片雪嫩的胸脯,一条沟壑横亘其间,渐下渐深。  发现刘芒在盯着自己的胸部看,灵卓玛嘀咕了一声臭流氓,把风雨衣的领口合上,阻断了他窥视的目光,俏脸微红道:“首先感谢你救了我叔叔一家,这个恩情很大,以后会报答你的。”  “你?”  “闭嘴!”  灵卓玛瞪了刘芒一眼,这个家伙一说话就不正经,她就会失去控制很生气,可是,这个人也给她一种别的男人无法给予的感觉,看起来他好像浪荡不羁,但是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安全感。  灵卓玛知道灵卓珠爱上了刘芒,结果却给他拒绝了。她和妹妹不但是姐妹,更是无话不说的闺蜜,卓珠性格开朗,有什么话都不会藏在心里,听妹妹那么说,灵卓玛对刘芒的好感蹿升了好几个境界,再加上刘芒孤身斗藏一军那波人的事儿,她甚至都有些敬佩这个家伙了。  一个文武全才的怪物,一个邪恶和正义结合的化身,刘芒身上体现出来的东西太与众不同了,这种特质很吸引灵卓玛。  灵卓玛神色一正,说道:“刘芒,今天我们要去古庙一趟,你也跟着去。”  “我去做什么?”刘芒有些不解。  “你们牢房的三个人都要去,那晚你们所在的位置,正好面对有浮雕的那面墙,你们过去帮助恢复一下那些浮雕的原貌。”  灵卓玛站起身来,说道:“你在这里换一下衣服,再吃点东西,半个小时以后我来找你。”  灵卓玛走了,士兵送来衣服和饭菜,刘芒把衣服换上,那是一套做工很不错的冬装,轻便但是非常温暖,饭菜也很丰盛,他风卷残云吃完,还不到十分钟。  刘芒接了两杯子热水喝完,灵卓玛就走了进来,招呼他出门。  在院子里面,刘芒上了一辆军用吉普,他在车里看到了吴团长,还有一个他想不到的人,麻杆。  麻杆以前穿着破囚衣囚裤,现在是一身灰色的中山装,外面是风雨衣,还戴上了眼镜,看起来很像是一个渊博的学者。  看到他进来,麻杆朝他点点头,和以前在牢房里的时候一样,冷冰冰的,没有人味。  第255章废墟  刘芒对麻杆并没有什么怨恨,也朝他点了点头,坐在旁边的座位上。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