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很纯很桃花_很纯很桃花第42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很纯很桃花

砰的一声响,刘芒的腿上中了一枪,这一枪正好打在他右腿的膝盖上,膝盖骨当即就废了,他跌倒在地。  两个士兵上前制服了他,他默默的趴在那里,冷冷的看着昏迷的李金斛,说道:“算你命大,希望下次你还能有这么好的命!”  甄军医来了,看了一下李金斛,毫不在意的说:“没事儿,,死不了,不过以后要当太监了。”  两个保镖跟着一个军衔不低的中年军人走进来,一看到李金斛这样,中年军人顿时脸色大变,掏出了手枪,就要对刘芒开枪。  就在这时,灵卓玛走了进来,冷然道:“李大校,我劝你别冲动,如果你真的杀了他,张玉帝有一天知道这事儿的话,肯定会扒了你的皮,顺带把你们家人的都捎带着,她的怪癖,你不会不知道!”  灵卓玛的话让李大校冷静下来,明白她说的没错,现在张玉帝在国外还没有回来,要是张玉帝回来的话,估计刘芒都不会被关到这里来!  第247章可爱护士  李大校一犹豫的功夫,灵卓玛已经让人把刘芒带去禁闭室。至于李金斛的死活,并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李大校虽然对此很有意见,可他也知道灵卓玛根本就不归他管,别说是李金斛,就算是李济民这个一号人物来,她要是别劲也没办法。  刘芒在禁闭室里面呆了一个月,禁闭室就是胖子他们所说的鬼屋,那个地方一般人进去一个晚上就能疯掉,他在那里呆一个月出来却只是十分消瘦,精神有些萎靡。  越狱专业户独眼龙够厉害的了,可是比起刘芒来,还是差上不少,刘芒有名了。  鬼屋那是个什么地方,外人不知道,桑卓拉监狱的人对此却非常清楚,那是个让鬼都感到绝望的可怕地方。  刘芒回到九号牢房睡了一天一夜,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就照常去了莲花海做工,石连长又出现在了他的眼中,并没有因为那次桑卓拉神庙的死伤事件去职。  李家的反应好像太平淡了,光是关禁闭室应该算不上是惩罚。事情不可能就这样结束的,他把李家嫡长子的蛋蛋都踢碎了,最好的结果也是没办法生育后代,虽然不是断子绝孙,但也绝对是对李家很致命的一个打击。  刘芒突然间想起了青龙这个人,他隐隐有种预感,李家的报复,很可能就落实在那个人身上。  刘芒的预感应验了,这天中午,他正在莲花海岸边的一个角落里吃饭的时候,青龙也和几个人在那里吃饭,青龙的手下故意撞了刘芒一下,冲突就开始了。  青龙一挥手,他的手下们就都从后腰上抽出钢钎,围住了刘芒,发动了疯狂但是有章法的攻击,这些人都是训练有素出手狠辣的角色,刘芒从他们的身上都闻到了血腥的气息。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刺杀,刘芒双手空空,腿伤还没有痊愈,面对十多个人的围攻,却没有畏怯之意,一把攥住了第一个上前的家伙,一把拧断对方的胳膊,夺下了对方手里的钢钎,接下来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反击。  刘芒在鬼屋这段时间每天都在练气功,本来只是为了强身健体加上消磨时间,不想在那种封闭死寂的环境中气功竟然真的有了收获,虽然没有刘斜眼那么牛叉,可以单掌开碑好似快刀切豆腐,但是腿伤却因此痊愈得很快。  膝盖骨坏了,子弹好歹是取了出去,所谓的痊愈也就是伤好了,但落下了残疾,他右腿已经废掉了,变成了一个瘸子。  刘芒的动作比以前快了很多,他的身手比以前要厉害很多,青龙这帮人虽然训练有素,却还不是他的对手,最后都给他放倒了。  刘芒也受了伤,身上给钢钎扎了几个窟窿,不是要害,但鲜血淋漓的看起来挺吓人。  青龙最后一个出手,他手里拿着的不是钢钎,而是一把一尺多长细窄刀刃的钢刀,刘芒知道,但凡是用这种特殊武器的人,多半都身怀绝技,心下暗凛,更不敢大意。  青龙什么话都没说,抢上三步,到了刘芒的身侧,陡然出刀斜刺,角度异常刁钻,速度极快,刘芒眼力精准,但是身体反应速度因为瘸腿和受伤的缘故却无法跟上脑袋,他躲过了要害,却还是给青龙在软肋上划出了一道皮肉开绽的可怕伤口。  这道伤口已经到了骨头,要不是刘芒闪的快,整个肚腹都给剖开了。  刘芒咬紧牙关,不管自己的伤口,在青龙没有后退的刹那,钢钎刺向他的面门,青龙轻轻避过,却没有料到他的脚从下三路偷袭,狠狠的踢在了小腿迎面骨上,那是非常脆弱的地方,咔的一声响,他的小腿就断了!  刘芒上臂一挥,击打在青龙的面门上,青龙闷哼一声飞了出去,刘芒一脚跟上,踢在他的命根子上,青龙当即就晕了过去。  士兵来了,刘芒和青龙等人都被带走,刘芒失血过多昏迷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间病房里。  窗外阳光灿烂,风景很美,远处是大雪山,近处是绿色海洋,这里应该还是在桑卓拉。  病房门打开,甄军医和一个带着大口罩的护士走进来,刘芒看了一眼那个护士,觉得她的眼睛非常熟悉,好像是在哪里看到过。  护士看到刘芒在看她,下意识的把口罩戴的更严实一些,不去看他的眼睛。她这样做刘芒更加确信自己的感觉没错,他见过她。  既然她假装不认识他,刘芒也没有说破,他朝甄军医点点头,甄军医看了看他身上的伤势,说道:“还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可爱,你给他换药。”  甄军医转身走了,甄可爱摘下了口罩,瞪了一眼看她的刘芒,从小车上拿下药物,给他换药。  刘芒终于认出她来,同时也想起了以往种种,叹了口气说:“原来是你,在京城和柳贝贝在一起的也是你吧?”  甄可爱瞪了他一眼:“你管呢。”,她开始给刘芒换药,别看她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可是换药的动作很轻很柔,不但感觉好,而且看起来赏心悦目。  刘芒闭上了眼睛,等到换完了药,他叹了口气,问道:“甄小姐,京城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我身边的人现在都好吗?”  甄可爱见刘芒神色这么凝重,就没有继续耍小脾气,沉吟一下道:“京城里乱了套,刘家覆灭,李家上位,各方势力错综复杂斗争…你身边的人没什么大事儿,不过是给李家联盟打击了一番罢了,有我家聂家和张家做后盾,他们也不敢做得太过分。李金斛是不是和你说什么难听的话了,你竟然把他给废了!”  刘芒心中大定,只要是自己身边的人没事儿,自己有什么事儿都能扛过去。不过这次他把李金斛的命根子给废了,带来一些不利的影响也非常有可能,想到这里,他的刚刚放下的心又提起来。  “他不说人话,所以我就废了他。反正我们原本也有不深不浅的仇恨。这次也算是做个了断,他要是厉害的话,就弄死我,要不然我以后有了机会,就弄死他。反正我们是必须有一个要完蛋。”  第248章剪羊毛  甄可爱点头:“李金斛这个家伙最近变化很大,估计这变化都是因为你给他戴了绿帽子引起的,说起来你是罪魁祸首,他找你来出气也不为过。”  “你说的不错,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说,我不可能坐以待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就算是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那些需要我的人想想。这种事情,没有对错,只有胜负成败。”  刘芒身上的被子掀开来,他没穿裤子,甄可爱淡定的看了一眼他的命根子,说道:“看起来不怎么样,本钱还行。”  刘芒没搭理她,开始闭目养神。  甄可爱给刘芒换好药,又给他清理了一下身体,其间不免碰到他的关键部分,光润的小手惹得他有了反应。  甄可爱嗤了一声,有些不屑一顾,但眼睛还是忍不住盯着看,心说这家伙怎么像毛驴子似的啊…她其实也没见过毛驴子的什么样,只是听说很大很大。  甄可爱胡思乱想之中,换完了药,刘芒睡着了,她推着小车悄悄离开。她刚一出门,刘芒就睁开了眼睛,伸手到被子里摸了一下,叹了口气,继续睡觉。  刘芒再次醒来的时候,灵卓玛坐在床头,正在翻看着一些案卷,她没有意识到他醒来了,低着头看着东西,制服衬衫的领口敞开着,里面雪白粉嫩的风景看得刘芒一愣。  “是不是很好看?”灵卓玛突然抬起头来,妩媚的一笑。  刘芒下意识的点点头:“真有料,形状完美,娇艳欲滴。”  灵卓玛的脸蛋红了起来,突然恶狠狠的说:“我不会让你白看的,现在我问你说,青龙和你有什么过节?”  刘芒摇头:“我和他没有过节,但我知道李金斛和我有过节,这些人十有八九是他派来的,你到底想要知道什么,就别拐弯抹角了。”  灵卓玛见刘芒这么说,她也不再绕弯:“那好,我问你,小院你认识吗?”  这个问题跨度太大了,他点点头:“认识。”  “鬼斗呢?”  “不认识。”  “他们两个现在是通缉犯,涉嫌劫持李镜心…”  “我靠。”  刘芒觉得这两个家伙八成是疯了,要说小院那么干,他倒是可以理解,那本来就是个超级疯子,可鬼斗是什么人呢…嗯?他想起来了,那不是张玉帝身边的打手吗!  “你是不是想起那个鬼斗是谁了,他就是张玉帝身边的人。后来张玉帝去国外消声灭迹,他就离开了玉园,不知怎么和陈正道的司机小院搞在了一起,做出了那件事情,在你入狱以后…”  灵卓玛最后一句话让刘芒打了个激灵,疑惑问道:“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他们是为了救你才那么做的,如果不是因为出了点意外的话,他们就成功了…刘芒,你究竟是怎么和他们联系上的,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还有他们现在应该在什么地方?”  灵卓玛一连串的问题,如果是反应慢的可能就给整迷糊了,刘芒却不吃这套,淡淡的说:“我在监狱里呆着联系个屁,我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至于他们在哪里,我要是知道的话,还会呆在这里吗?”  灵卓玛发现每次想从刘芒身上找到突破口或者是获取点信息,都是那么的不容易,这厮简直就是个蒸不熟煮不烂的铁疙瘩,看见他就心烦。  想到自己刚才胸部都给刘芒看到了,灵卓玛越发觉得吃亏,心中不平衡,狠狠的瞪了刘芒一会儿,愤愤然离开。  刘芒伸了一下懒腰,闭上眼睛默默的练着气功。他现在已经能够感受到气流在身体里流转,所到之处非常舒服。  “想不到气功这东西还真神奇。”刘芒过了一会儿,睁开眼睛看了一下自己胳膊上的伤口,那个小伤口先前还有点渗血呢,现在却已经开始结痂了,有些痒痒,轻轻揭开那血痂,下面已经长好了。  刘芒真没有想到气功这东西不但真的存在,而且还真能练成,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到达刘斜眼的厉害程度,但假以时日,那应该不是个梦。  “如果练到最厉害的程度,会不会像书中所说的那样,结出金丹,羽化成仙呢?”刘芒有些想入非非,越想思绪越远了。  刘芒继续闭上眼睛练气功,不知不觉就好像是睡了过去,又好像是进入了传说中的入定状态,反正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很舒服,神清气爽,就差没飘飘欲仙了。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