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很纯很桃花_很纯很桃花第41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很纯很桃花

经过二十多分钟的跋涉,一座巍峨的古庙出现在了众人的眼里,重重雨幕之中,带着飞檐的古庙看起来就像是传说中的天界神庙,透着浓烈的神秘味道,令人望而生畏。  石连长打开了古庙红色的大门,大门开启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即便是在暴风雨肆虐的天气里,依旧显得异常的刺耳,令人听了就浑身痒痒直起鸡皮疙瘩。  石连长带着两个士兵进去一会儿,让犯人们有顺序的走进去,刘芒站在队伍的前面,最先看到了这座古庙的内里。  非常庞大的空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宫殿。这古庙都是用巨大的石块堆垒而成,但衔接得非常好,石缝远远看去几乎无法发现。  第241章老爷子  墙壁上挂满了灰尘,暴风雨从屋顶的破损处吹进来,洗刷掉墙角的灰尘,露出下面的浮雕,那都是一些关于宗教的内容。  犯人二百多,进到古庙里却没有显得很拥挤,可见里面的面积有多大。  刘芒他们四个最先进来的,给挤到了墙角的地方,这里正好看着那面给雨水冲刷着的墙面,那上面浮现越来越多的墙面让四人越来越感兴趣,不过随着那些浮雕越来越多的呈现,他们越来越感觉到震惊。  “这,这是…”  “好像是…世界末日。”  “世界末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情景怎么看着都是从我们监狱那里开始的,就是不晓得这浮雕什么时候刻下来的。如果是很久以前在我们那座监狱还没有建成的时候就已经雕刻出来的话,那么这个浮雕真的是…”  “真的是太可怕了!”  刘芒做了最后的总结,这时,石连长走到了这边,恰好听到了他们的话,接口道:“这古庙建于三百年前,这浮雕也是那时候留下的。”  四人大惊,那个时候桑卓拉监狱肯定还没有存在,不过石连长接下来的话推翻了他们的想法:“但是,桑卓拉监狱的存在却是比古庙还要早上三年,因为这座古庙就是由桑卓拉监狱的犯人建成的。”  “桑卓拉监狱那么早就存在了?”眼镜翻了翻眼镜,想了一下说道:“我记得很久以前在地方志上看过,这座名为桑卓拉的古庙是在三百年前修成的不假,而桑卓拉监狱则是百年前才有的,那时是用关押宗教叛逆的,后来才改建成现在的桑卓拉监狱,关押我们这些特殊罪犯。”  “你看的那本地方志是什么时候的版本?”石连长似乎对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板着一张扑克脸,冷得让人看见就想打哆嗦。  眼镜回忆了一下:“好像是建国后翻印整理清末时藏人桑杰所著的版本,石连长,你也看过地方志?”  “看过一些,不过你看的那个版本和我看的不一样,我看的是机密文件,我的说法就是文件上的呈现。严教授,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以你的看法,这些浮雕上面所说的内容,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  严教授,这是刘芒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原来眼镜竟然是个教授,估计还是古文化方面的专家,这倒是真没看出来,这家伙平日里看起来就像个老流氓。  “我可不是什么专家,白先祖那老王八蛋才是这方面的专家。”提起这个名字,严教授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思。  石连长没有接这个话茬,对于那些往事,他也知道的不多,但他知道严教授当年就是因为得罪了白先祖,才给弄到了这里来的。  白先祖是什么人,石连长不知道,但是以前听军长和政委说过,那个人外号白无常,在命理术数方面非常邪乎,和五家集著名的易学大师张天一合称“南白北张”。  “这个浮雕如果按照你说的,那么这个就应该和所谓的千年大劫说法相合了。不过我们看到的不过是一幅图画,要是把所有的图画都清理完综合来看,就知道这些浮雕所要表达的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严教授扶了扶眼镜,又道:“其实这里在很久以前,就有很多人过来研究过,不但有我们国家派来的队伍,更有外国派来的队伍,在这些队伍之中,收获最多的应该是帝国集团和玉帝集团,他们在海外建立的办公室从这座神庙中已经获得了很多的信息,而且,在幽眼石研究方面,他们的成绩也是最好的,遗憾的是并不能为我们所用,很多东西都阻挠了那些成果的引进。”  这些就不是石连长所知了,他咳嗽了一声,不想严教授继续这个话题。  严教授也没有继续说的意思,石连长和他点点头就走了,外面开始电闪雷鸣,透过高高庙顶那个缺口,可以看到外面黑得好像最深沉的暗夜,一道道巨大的闪电划破夜空,接天连地,在巨大的轰鸣声中,整个神庙好像是茫茫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在狂暴的风雨中飘摇不定。  这样的天气太可怕了,站在刘芒旁边的一个白胡子干巴老头看着外面颤巍巍的说:“太吓人了,我来桑卓拉八十多年,就没有见过这样的天气,难道说当年莲花生大师的话应验了,世界末日就从今年开始吗?”  “老爷子,别瞎说,怪说摹!迸肿釉谂员叽钋唬哉飧隼先撕苁亲鹬亍  严教授在刘芒耳边说:“这个老爷子是监狱里年纪最大的人,今年都过百了。能在这里活八十多年,不简单吧?”  刘芒点头,他觉得要是让自己在这里活八十多年的话,那是一项根本无法完成的艰难任务。  “也没有什么不简单的,不过就是稀里糊涂混日子罢了,在哪儿活都是活着,这里虽然清苦了点,可是没有那么多复杂的东西,更没有外面那么危险,如果能够重来一次的话,我还是会选择到这个地方来度过我的一生。”  老爷子佝偻着身子,满脸皱纹满头白发,看起来老态龙钟,可是他的一双眼睛却异常的明亮深邃,看一眼就给人以无比深刻的印象。  “你们不要看什么浮雕,世界末日那不过是个传说罢了,就算有巧合和当年某位大师后者名人的胡思乱想碰上了,那也不过是痴人妄语罢了。世界不是那么容易毁灭的,只不过生存的环境越来越恶劣,这倒是一点不假。”  老爷子看了一眼刘芒,突然目光在他的身上停住了,眼睛越来越亮,他伸出一只干巴巴好像猴爪子一样的老手,伸到刘芒的面前,说道:“孩子,把你的手伸出来,我帮你看看!”  刘芒疑惑不解,没有伸出手去的意思,不想严教授托着他的手放在了老人的手中,老人立刻就开始用他那冰凉冰凉好想死人手一样僵直的手指为刘芒看起了手相。  严教授在刘芒耳边说:“张天一和白先祖号称南白北张,都是相术命理界的佼佼者,但是要说真正的大师,莫过于这位老爷子,他当年可是给活佛和国家首脑看过相,灵验得可怕!”  严教授轻轻叹了口气:“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位老爷子就只能在这种地方呆着了,别说他不愿意离开这里,就算是他想离开这里,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外面的世界对于他来说太危险,同样,他对于外面世界的某些人来说,更加的危险!他能逆天改命,决人生死!”  第242章你是,你是…  严教授见刘芒一脸不信的神色,严肃的说:“其实我更不信这种事情,要不是因为我从来都不信所谓的命理和相术,当年也不会和白先祖争执,给那个老王八蛋把我送进了这个地方。”  严教授叹了口气道:“刘芒,这世界上有些东西,你不能够全信,但是也绝对不可以不信,并不是我们无法理解的东西,就是不存在的东西。命运,那是一种无法看见但绝对真实的存在…”  严教授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望着对面那面呈现越来越多浮雕的墙面发呆,刘芒听了他的话,心中不由得想起了刘瘸子和村里某些神神叨叨人物曾经说过的一些话,仔细思量,倒真是说得一点不假,他这辈子现在所经历过的一切,基本上都给人家概括过了。  遗憾的是,当年的刘芒并没有太把那些话放在心里,否则没准真的就能趋吉避凶,现在好端端的在外面享受他安逸绮丽的美好生活呢。  或许吧,这才是他的命运。有些事情,你在作出决定和选择的一刹那,其实就已经注定了,这就是天意使然命运拨弄。!  老爷子放开了刘芒的手,盯着他全神贯注好一会儿,弄得胖子他们都紧张了,刘芒就淡淡的看着这个老头,和他的目光对视,恍然间,他好像觉得这老头的目光好生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人是很容易在某些地方某个人身上产生这样的感觉,那可能是一种错觉,但也可能是事实,无从分辨,只能让时间来证明一切。  “孩子,你这一生,跌宕起伏之甚,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成就也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非身前身后人所能比拟。”  老爷子目光灼灼:“一生不平风流命,奈何桥头走几遭…”  老爷子突然住口不说,惊骇欲死的看着刘芒:“不对,不对,你是,你是…呃,呃!”  老爷子突然间捂住了自己的脖子,泛着白眼呃呃喘着气,老脸涨红,倒在地上抽搐起来。  严教授胖子赶紧上前扶住了老爷子,石连长不知从哪里又冒了出来,喊道:“别动,他这是羊癫疯,越动越完蛋。”  结果,不动更完蛋,老爷子呃呃几下,吐了白沫,不动了。  石连长后面跑来一个军医,气喘吁吁蹲下,看了一下,叹口气道:“连长,他已经死了。”  老爷子就这么诡异睁着眼睛死了,眼睛好像还死死的盯着刘芒。  “怎么回事儿?”  石连长给老爷子合上了眼皮,可是老爷子的眼皮马上又睁开了,那眼睛看起来依旧直勾勾的盯着刘芒。  刘芒觉得后背凉飕飕的,刚才发生的情景真是太诡异了,而且现在的情景更是惊悚,这老头好像是因为他死不瞑目似的。  “没什么事儿,老爷子就是说着话就这样了,可能是老病复发吧,年纪大了,这病是说来就来啊。”  胖子把刚才的事儿隐瞒下来,并且偷偷朝刘芒递了个眼色,刘芒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微微点头。  石连长也没有怀疑,毕竟老爷子的年纪很大了,而且这老头的确是有羊癫疯的老毛病,而且还有哮喘,刚才的症状,就像是这两种老病的结合。  暴风雨更加凶猛了,老爷子给抬到了一旁的角落里,军医找了白布给蒙上,旁边站着的犯人都躲开一块,这样的天气里,这样的地方,还有这样的一个死人,都觉得心里有些哆嗦。  刘芒也觉得心里头不舒服,严教授见他的脸色不好,就说:“刘芒,不用想太多,刚才不过是个巧合罢了。”  严教授是这么说的,但实际上刚才那番情景谁看到了都不会那么想,尤其九号牢房除了刘芒这三个人都知道老爷子的身份,他说的话,不会是胡言乱语。  假设老爷子刚才所说的一切都不是虚妄,那么他最后一句话要说出来的肯定是石破天惊的一句话,奈何天机不能泄露,老天爷没让他说完,就让他回了天国,或者是地狱。  刘芒点头,老爷子最后那句没有说出来的话已经在他的心里结了疙瘩,短时间内,不可能解的开,甚至一辈子解不开也有可能。  咔嚓一声巨响,一个炸雷劈中了古庙外面那颗参天古树之上,爆出一个巨大的火球,古树倒了,巨大的树冠狠狠的砸在古庙顶上,整座古庙在这一刹那都颤抖了几下,簌簌的灰尘从屋顶纷纷扬扬落下,整个古庙里烟雾弥漫,几乎所有人都在捂住了嘴巴咳嗽。  有人打开了庙门,冰冷的狂风带着雨水冲击进来,所有人都打了个哆嗦,守门的士兵赶紧关上了门,并且给了那个开门的犯人两枪托,砸的头破血流。  这时,那犯人似乎突然间发狂了,嗷嗷叫着就朝士兵扑了上去,狠狠的撕咬,砰砰几声枪响,犯人倒在了血泊中,而犯人群中也有人被流弹击中,满脸是血。  那个犯人剧烈的咳嗽着,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还在喘气的犯人,突然间叫了一声大哥,跑了过去,直奔那个士兵。  那个士兵似乎也陷入了疯狂的状态,端起枪就是一梭子,这个犯人倒下了,同时有更多的犯人被流弹击中,倒在血泊中。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