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很纯很桃花_很纯很桃花第40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很纯很桃花

刘芒虽然年纪并没有张鬼大,可是在张鬼的心目中,刘芒就是一个兄长,甚至是长辈,不但对他有知遇之恩,更有再造之功!  张鬼,张歇,李惊龙兄弟这帮人对刘芒的感情,外人根本无法想象,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果需要命来换命的话,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命来换刘芒的命!  刘芒的目光精准,当年结交的几个兄弟,都是特别有心感恩图报的人!  李惊龙和张歇都点头,李惊龙说:“事情昨天就完事了,只等一声令下就开始行动。你这边怎么样?”  张鬼点头:“一样,只等叉哥的命令。蝎子,你那边也没问题吧?”  张歇抽了一口烟:“放心吧,在这种时候,绝对不会出现一点的问题。刘家不是牛叉吗,这次我们就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人海战术,什么叫做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我真希望看到刘家那位高高在上的老头一下子脑溢血,吐血像喷泉似的,那一定是一幅非常壮丽优美的画卷。”  李惊龙咬牙切齿的说完,突然笑了起来:“刘清明那个王八蛋,估计他的金蝉脱壳梦很快就变成了泡影!”  “哎,只希望叉哥能够化险为夷…到了!”面包车停在一座酒店前,这是刘飞鱼名下的产业。  聂青蚨和云诺下车后悄悄用手在身后打了个手势,张鬼就朝她们点了点头。等她们走进酒店里,他也带着两个人上了车,剩下张歇李惊龙和另外两个人在外面接应,以备不虞之需。  张鬼打开了车里的窃听设备,里面响起两女走路的声音和呼吸的声音,然后是敲门声,接着就是刘飞鱼得意的笑声:“哈哈哈,想不到我只要一位,竟然一下子来了两位,我最喜欢双飞这种游戏了,两位美女,请进。”  “双飞你妈和你姥姥吧,杂种,一会儿就废了你,让你明白什么人能动,什么人想都不能想!”  张鬼从旁边的箱子里拿出来一把小锤子,还有一把剔骨刀,用报纸卷上塞进了制服夹克里面,下车晃悠进了酒店里面,观察撤退路线。  二楼的房间里,刘飞鱼穿着睡衣,正用邪恶的目光看着聂青蚨和云诺,心里跟着了火似的,那种冲动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他觉得他已经到了收获的季节,不用再继续保持低调了!  “两位美女,一个是刘芒的老婆,一个是刘芒的情人,啧啧,都是名门闺秀,都是才女,不过今天不管你们是什么,都要把我伺候好了,我才会让刘芒从里面出来,明白吗?”  刘飞鱼想不到云诺这么容易就上道了,而且还买一赠一,这么两个美得冒泡的美女送上门来给他玩,他要是不玩都对不起自己了。  云诺和聂青蚨心底都在冷笑,云诺正色道:“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怎么样都不是问题,关键你空口无凭,那什么证明你的话真实有效?”  刘飞鱼盯着云诺洁白无瑕纤长的美腿,吞了一口唾沫,他平日里看起来人模狗样的,一旦露出真实面目,其实就是一个色中饿狼。  第235章帝国风波  刘飞鱼本来就是忽悠的,他上哪儿证明去,听到云诺这么说,他就冷笑起来:“证明,我什么都不需要证明,你们以为来到这里,还能就这么离开吗,这里是我的底牌,我已经忍刘芒那个孙子太久了,现在他倒霉了,正是我翻身的时候,你们今天给我乖乖的脱光衣服陪本少爷玩,否则的话,就把你们都去卖!”  云诺冷笑,聂青蚨咳嗽了一声,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刘飞鱼骂道:“哪个傻笔这么不知道好歹,跑这里来敲门。”他走向门口,就在他打开房门的一刹那,一只脚飞进来,狠狠的踹在了他的面门上,顿时就是一声闷哼,他捂着脸倒在了地上,鲜血顺着指缝流淌下来。  张鬼收起了自己的脚,骂道:“傻笔,你还真以为你是个什么人物啊,竟然敢玩这个,今天老子让你好好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  说完,张鬼让两女先行离开,他让两个手下架起刘飞鱼,飞脚狠狠的踹起来,等到他停下的时候,刘飞鱼已经没了人样。  这还不算,张鬼还把他从后门带走了,带到来广营刘芒租下的那个院子里,蒙着眼睛狠狠的修理,哭爹喊娘怎么都没用,不过四五个小时,就已经折磨得把什么都给说了出来,竟然有些事情刘芒留下来的资料里都没有。  张鬼心细,就把这些事情都给记下来,回去大家一起研究研究,看看有没有利用的价值。  张鬼没有放刘飞鱼离开的意思,榨取完他的剩余价值后,就把人道毁灭了,为了不留后患,刘飞鱼连骨头渣子都没剩。  这样一来,就算是有人知道刘飞鱼可能被害了,却已经是死无对证!  张鬼从来就不是一个善良的人,而刘家人让他更加不想善良,要是能够灭门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张鬼自己做完了这些,让手下把战场打扫好,这时聂风云来了电话,他洗了个澡,立刻就带人出发,去预先找好的地方,准备明天的精彩大戏。  这天晚上,京城以及全国著名大城市和省会城市里,都有很多人在做着和张鬼类似的事情,只是他们并不是刘芒的兄弟,而是被高薪聘来做某些事情的临时人员。  翌日上午八点半,随着一声动手,京城最繁华地带和许多大城市最繁华地带的高楼上,都在疯狂的往下落传单,花花绿绿的传单好像是七彩雨一样漫天飞舞,所有人都呆住了,接着就都开始接传单来看,看了内容,都惊讶的不行!  与此同时,整个国内的网络上都在疯传和传单一样的信息,一时间,刘家那些隐秘就像是暴露在阳光下的脓疮,臭不可闻的同时还丑的令人不忍卒睹。  当警方出动的时候,传单已经撒完了,根本抓不到人,网络上的信息想要删除,那倒是快,关键是这边删除,随即又有更多的信息发布上去。  这么多的信息,这么多的传单,影响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在很多相关部门的案头上,也都出现了更加详尽的资料,那都是铁一般的证据,直指刘家。  这么大的风波无法平息,在有人故意的策划下,对刘家各种各样的指责怀疑甚至游行都暴风雨一般席卷华夏,甚至风波都波及到了海外。  刘家的所有产业都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上市的股价暴跌,没上市的给人扔鸡蛋砸玻璃,就差没有打砸抢了。  刘家那位大人物虽然很牛叉,却因为这个事情被隔离了,叛国,那不是一件小事儿,不管多么厉害的人物,一旦触及了这个底线,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与此同时,刘家以及刘系的官员也都被冷落或者控制起来,聂家为首的其他敌对势力立刻发动了疯狂的进攻,力求用最短的时间争取最大的胜利,但表面上看,是在最短的时间里把恶劣的影响控制到最低。  不同的说法,但一样的实质,纵然刘家有自己的盟友,可是在这种大是大非的事情上,谁都恨不能从来就没和姓刘的有过往,傻子才会往前走当炮灰,被人民大众的汪洋口水淹死,遗臭万年!  这次风波历时三个月,被称作“帝国事件”,载入了史册,帝国,是刘家在海外那个大集团的名字,从那个名字就能看出,刘家的不臣之心已久…  如果说,刘清明成为这个事件第一个被送上断头台的倒霉鬼,那么刘芒照理说应该是很大的受益人才是。  遗憾的是,政治这种东西太黑暗了,刘芒这个牵涉很深的人物并没有被释放,而是在李家那位大人物李镜心的示意下被偷偷的判了个死缓,关进了一座鲜为人知的监狱里。  刘芒的去处,他身边的人都不知道,全都以为他已经被悄无声息的枪决了,一时间,又不知道引出了多少事端和变。  桑卓拉监狱,坐落在雪域高原下面某个不为人知的山旮旯里面,刘芒和很多因着这样那样鲜为人知事件关押在此的犯人们一样,在监狱的大院里晒太阳放风。  都说三起三落方是人生,可刘芒这辈子的起落已经不止三次,这次落下的海拔太低了,他怀疑自己此生还能不能有幸看到外面的太阳,至于他的女人和兄弟们,他已经选择了遗忘。  遗忘不是背弃,而是无奈之下的悲凉选择。  “小子,你知道桑卓拉是什么意思吗?”  刘芒坐在墙角里,看着远处的大雪山发呆,对于耳旁这位外号“眼镜”的语言骚扰,基本上能够做到听而不闻。  “桑卓拉在藏语中的意思是魔鬼的洞穴,我们这个监狱,在古时候就是天葬坑。可能对于藏族人来说,这并不可怕,可是按照我们的习俗来说,这里就是乱葬岗,你坐着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是多少个死人骨肉混成的土堆儿。”  眼镜见刘芒根本就没有害怕的意思,讪讪的闭上了嘴,黑框大眼镜后面的眼睛闪烁几下,悄声问道:“哎,刘芒,你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儿进来的啊?”  第236章莲花海  刘芒瞪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刘芒来到桑卓拉已经两个多月了,他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  桑卓拉这座监狱里关押的大多都是年纪很大的犯人,像他这么年轻的犯人,一共也没有几个。  最近也没有新进来的犯人,按照眼镜的说法,这座监狱已经四五年没有新犯人了,除了刘芒。  刘芒直到现在其实也想不通,自己费尽心机,最后怎么会落得这样的一个下场。虽然没有被枪崩吃花生米,但失去自由在这里关一辈子,还不如吃花生米来的痛快爽利。  刘芒本来以为自己以前的人生就足够传奇了,却不想现在更加的传奇了,这让他想到了一句广告词: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这句广告词改动一下,用在刘芒自己身上,那就是:没有最传奇,只有更传奇;或者是“没有最倒霉,只有更倒霉”。  虽然运气真的太差了,但刘芒还是从好的那方面去考虑问题,活着总比死了好,只要他人还活着,以后的一切都还有希望。  刘芒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上天拨弄命运,将他放到了阴沟里,他如果任由自己被污水溺死,那么一切都失去了意义,他努力的不让自己溺死,等待爬上阴沟的机会。  大雪山之下,纵然是在这样晴朗的天气里,还是夏末初秋时候,就已经冷的让人有些受不了。  刘芒穿着黑色囚衣囚裤,屁股底下坐着毡帽,还是感觉有些冷。这是他的体质好,有些体质不好的人感觉不是有些冷,是感觉非常冷。  “明天就要去劳改了,你知道去哪儿吗?”眼镜往刘芒身旁靠了靠,也不管人家烦不烦他,反正他暖和就行。  “还是小伙子火力壮啊,我这老糟头子倒是不行。”眼镜扒拉一下他那花白的头发,贼兮兮的问:“刘芒,你尝过女人的滋味吗?”  刘芒没理他,眼镜自说自话:“妈的,想当年老子百花丛中走,片叶不沾身!”  “我草,眼镜,你能不能不吹啊。哈哈哈……”  “笑个屁。”  “老子是文明人文化人大知识分子,才不跟你们这些土鳖一般见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谁不行谁知道。”  眼镜不跟那两个家伙继续说话,低声问刘芒:“哎,刘芒,你知道明天咱们要去什么地方干活儿吗?”  刘芒摇头,眼镜见刘芒终于有了回应,顿时就更来了谈兴,低声在他耳边说道:“我们明天要去的地方是莲花海。”  刘芒不知道莲花海是什么地方,实际上他对于西藏这边的了解基本为零,根本就弄不清楚哪儿是哪儿。  放风时间结束了,刘芒他们回到了自己的9号牢房里,牢房里阴暗潮湿,只有一个小窗户能够投射进来一些阳光。  一个牢房里只有一个大通铺,实际上就是地上扔着几个霉烂的破草垫子,角落里放着一个便盆,大小便都往那里面来,房间里本来就一股子霉烂潮湿的味道,便盆更增添了一些骚臭的味道,中人欲呕。  刘芒一开始来这里的时候很不适应,但是呆了这么长时间,慢慢也就习惯了。  刘芒记得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个段子,说的是温水煮青蛙的故事,故事很简单,那就是往开水里扔一只青蛙,青蛙肯定会跳出来,但如果把它放在温水里,慢慢加热的话,直到死它都不会跳出水。  这个段子说的就是环境对人渗透改变的事情,同时也体现了一个习惯的问题,当一个人慢慢习惯于一种环境的时候,他就不会觉得那个环境有什么不对…  刘芒躺在自己的铺上,眯着眼睛躺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在梦中,他又回到了过去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生活之中。  那种生活突然间消失,他戴着手铐脚镣来到了一片蔚蓝的大海边,海里响起幽幽的歌声,那歌声好像是在呼唤他的名字,他走进了大海里,海水吞没了他,在那茫茫大海中,有一双美丽幽深的眼睛在凝视着他…  第237章辐射  清晨,桑卓拉监狱的犯人们吃过比猪食都不如的早饭,给大兵们端着冲锋枪管束着排成两列,沿着坎坷难行的山路向西走,一直向西,就会到达莲花海。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