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很纯很桃花_很纯很桃花第39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很纯很桃花

就是那么狠辣,一旦下手的话,就会斩草除根,而且还不会留下任何犯罪证据。”  聂风云看着刘芒,说道:“你可能会想,既然她没有留下证据为什么我这里还有这些,其实很简单,对于自己的敌人,必须要有深刻的认识和了解,知道对方的弱点和强项,这样才能百战百胜。”  刘芒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仔细的翻看了一下资料,说道:“这些资料是给我的?”  聂风云点头:“如果你要做这件事情的话,这些资料你就都拿去好了,不过你要是不做的话,这些资料只会带来麻烦。”  “明白。”刘芒把材料都装了起来,说道:“我先回去看看资料,然后再联系你。”  “可以。”聂风云喜欢爽快的人:“你到时候直接打电话给风雷就行。”  刘芒颔首,带着材料走了,刚在停车场上车,就发现车上有一个人,满头白发,那人转过头来,却是熟人,这不是那仙水河上的老鬼头吗?  刘芒愣了一下,白先祖打开车窗,说道:“上车。”  刘芒不知道这老头找自己有什么事儿,上车后疑惑的问:“你是怎么上车来的?”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要对你说一件事情,你要有些心理准备。”  白先祖的神情非常的郑重:“刘清逸实际上就是你的母亲,所以对付刘家的事情,你要慎重!”  “什么?”刘芒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怎么就成了那个女人的儿子呢,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但这就是事实。”白先祖叹了口气,说道:“其实这个秘密我早就知道,只是因为恪守老瘸子的遗嘱,才一直没有说出来。”  刘芒问道:“你说刘清逸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父亲?”  白先祖摇头:“这个我不知道,事实上这个事情除了你母亲没有任何人知道。你和刘二楞实际上是表兄弟。”  刘芒还是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你这么说有什么依据吗?”  白先祖指着刘芒手里的那个档案袋:“你仔细端详一下刘清逸的照片,再自己照照镜子,就会发现你其实和她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只是你的那个父亲估计长的不是太好看,所以你并没有完全遗传她的基因,只有三分像她。”  刘芒笑了:“老鬼头,你不是在开我的玩笑吧,我可真没看出来我哪点像刘清逸。我就是个土包子,就这么简单。”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你觉得我会为了你在那里呆上那么多年吗?我白先祖就算不是大人物,在高层的圈子里也算是颇有些名气,名下财产多了没有,几亿还是有的,你认为我会到那个穷山沟里当船夫?”  白先祖冷笑起来:“我可没有那么闲。要不是因为我欠了那老瘸子一个大大的人情,才不会跑到那个鬼地方去受罪呢。”  “哦。”  刘芒启动了汽车,黑色奥迪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掉头,疾驰而去。  车里,白先祖还等待刘芒更多的反应,结果这个小子只是哦了一声,就没有了下文,这让他感觉异常的憋闷,这不是拿他老头子开涮吗。  “我说的话,你听明白了吗?”白先祖忍不住问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许是年纪越来越大的缘故,他这两年的脾气明显不如以前了,越来越暴躁。  刘芒没有搭理他,只是径自开着车,白先祖过了一会儿忍不住又问:“你小子干什么呢,跟我打哑谜呢?”  刘芒拿起前面的矿泉水喝了一口:“我喝水呢,什么事儿啊?”  “我…操!”  白先祖爆了粗口,盯着刘芒看了一会儿,突然间笑了:“小子,这几年你的城府可是比以前深沉多了,没有白白的吃那么多的苦啊。”  “上天送给世人最珍贵的礼物,就是磨难,但磨难不是白白承受的,它应该让我们变得坚强和睿智。”  刘芒又喝了一口水,拧好盖子放下,望着前面的茫茫车海道:“苦自然不是白吃的,你说的话我不信,我和刘家仇深似海,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不会选择退却。”  “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的话,那可就真是亲者痛仇者快了。”白先祖沉吟一下道:“其实,你最大的敌人是李家,如果不是李金斛的爷爷李镜心,你现在应该是个过得无忧无虑的大少爷,刘清明和你比起来,身份差远了。”  “哦。”  刘芒依旧那么冷淡,对这个事儿表现得不相信而且异常冷淡,白先祖给他弄得心头火起,怒道:“你这个小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我跟你说的还不够清楚吗,当年不如不是李镜心那老家伙从中作梗的话,你们一家和和睦睦其乐融融,结果就是那个老王八蛋从中作梗,才导致了后来悲剧的发生,你父亲…”  第229章夜遇  刘芒猛然转过头:“你不是不知道我父亲是谁吗,怎么又说起他来了呢?”  白先祖一愣,接着笑道:“看来你还是听进去了,很好,没错儿,我其实知道你父亲是谁,但是这个事情我暂时不能说,要说也是你母亲亲口对你说。”  “哦。”  刘芒又玩起了沉默战术,白先祖心里这个闹得慌,喊了一声停车,车停下后老头背着手扬长而去。  过了一会儿,刘芒在高架桥的边上停下,问道:“老鬼头,走的挺爽?”  “我草你大爷!”  白先祖破口大骂,这里根本就是个没有车停的地方,想要打车最少也要走出几站地那么老远,他刚才下车完全是一种失策。  “我都不知道我大爷是谁呢,不过倒是你会有这么奇特的爱好,很是让我感觉诧异。”  刘芒打开车门,让白先祖上了车,不再调侃气呼呼的老头,突然非常认真的说:“老鬼头,你现在跟我说起这些,选择的时机好像有些不妥啊。”  “怎么不妥,难道让你们母子两个拼个你死我活,让看热闹的人好好的爽一把才算是妥当?真是无稽之谈。”  白先祖狠狠的灌了一口矿泉水:“小子,我也不跟你继续废话了,如果你信我的话,你就好好考虑怎么处理这个事情,如果不信的话,将来做错了事儿,也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  “哦。”  “你大爷。”  白先祖再没有说话,到了有车的地方下了车,打车就走。刘芒漫不经心的开着车,想着老鬼头跟他说的话,不知不觉就停在了原来住处的楼下,车刚停下,就有人敲车窗户。  张思思穿着黑丝吊带短裙,俯身看着他,那敞开的衣领里,风光无限。  刘芒没有理她,他现在心情烦着呢,发现自己来错了地方,猛然把车倒走,看也不看差点给他闪的摔倒正在跳脚的张思思,就开车离开了这里,去往来广营那边的新居。  张思思站在那里骂了一会儿,发现有人在看自己的热闹,就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些臭男人,伸手压住自己被风吹得飘摇不定的短裙,摇摇曳曳回了楼上。  刘芒开车回到来广营,这种地方经过的车辆很多,但是停在某个出租房旁边的好车就太少了,他的黑色奥迪显得异常扎眼。  房东大娘正在洗菜,看到奥迪停在了自家的门口,就有些愣神,还以为是那个大明星回来了呢,结果下来的却是那个她以为不富裕的新住户。  都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能瓢舀,房东大娘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想不到这个小子还真是个有钱的主儿呢,一看人家下车那随意的样子,就知道不是死机,而是车主。  能开起这么好车的人,能是穷人吗?当然不会。  “大娘,把大门打开,我把车放到院子里去。”刘芒看了一眼落锁的大门,转头看到房东大娘,笑着说道。  “好,好,马上就开。”  房东大娘站起来,端着洗好的菜过来把铁大门打开,刘芒把车开进院子,天气很热,他一下车就一身汗,赶紧上了二楼,打开了空调,可惜不能洗澡,有些遗憾。  刘芒打了一盆凉水,在房间里擦洗了一下,就打开笔记本上网冲浪。  刘芒基本上每次上网都是做那么几件事儿,这次也不例外。他看了一会儿新闻,上网站上更新了一章小说,他的小说现在太红了,早知道会这么红的话,他当初就应该自己鼓捣一个网站,不用投入太多,百八十万的就行,凭着他的笔力,完全可以支撑起一个网站的文字天空。  当然了,他这个想法现在产生也不算晚,等电视剧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他有时间就会筹备成立网站的事宜。  刘芒关了自己的坐着后台,上了qq,刚上去就遇上了张思思,她发来信息道:刘芒,你真不是个男人。  刘芒没有搭理她,对待挑衅的最佳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不予理睬彻底无视,一种是彻底正视狠狠打击,对于张思思这种神经不是很正常的女人,还是采用第一种方式来处理更合理一些。  “混蛋,你要真是个男人的话,就不该那么没有风度。差点闪了我的腰,该死的臭流氓。”  张思思并没有因为刘芒的沉默而消停,刘芒不晓得这个疯女人是不是知道自己上网了,除非她是黑客,否则在他隐身的情况下,她不可能知道他在线还是离线。  张思思絮絮叨叨骂了好多句,刘芒也没有答话,她终于放弃了骚扰,下线了。  刘芒权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默默的写着自己的剧本,不知不觉就天黑了,他的肚子咕噜咕噜一阵叫唤,饿了。  刘芒关上电脑,下楼走出了院子,天气凉爽了很多,不过这里的蚊子实在太多了,迎着灯光看去,到处飞舞的都是密密麻麻的蚊子,多得让人头皮发麻。  “没事儿,别害怕,一会儿就都熏走了,明天我把这边都给洒上些药,明晚上估计就没有多少了。”  房东大爷正在那里烧蒿子驱赶蚊子,见他皱着眉头,笑呵呵说道。刘芒微微一笑:“那敢情好了,这蚊子多得太吓人了。”  房东大爷点头:“是啊,要不是这边的房子都扒了,这里到处都是蒿草和脏水,估计也不会生出这么多蚊子来。现在到处都是化学东西,把这些东西都给杀死老多了…你要去吃饭就去斜对面那家吧,想吃好的便宜实惠的都有,他家的饺子和刀削面味道倍棒,我没事儿就去吃一碗。”  “谢谢大爷,我知道了。”刘芒踩着砖头过了那片有水的地方,从东北角的缺口出去,穿过扬尘的马路,走进了斜对面的小饭馆。  小饭馆没有名字,实际上这种路边的小饭馆都没有招牌和营业执照,不过非常便宜,过来吃东西的人很是不少,生意兴隆。  刘芒刚在门口靠近风扇的地方坐下,就看到门外有个熟悉的身影匆匆而过,看神情好像是有人在追她,果然,后面有三个看起来就不是善类的男人快步追了上去。  刘芒走出了小饭馆,快步走了上去,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第230章阴谋  街边迷离的灯光下,那个高挑俏丽的身影走得匆忙而慌张,三个男人大步流星,分开从三面向她包围过来,李清歌暗暗后悔,今天没带保镖出来。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