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很纯很桃花_很纯很桃花第38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很纯很桃花

⒆佣即蚬复瘟耍抑两窕故歉霭咨嗌男〈ε兀瓜肴梦以趺醋虐。懿荒苋梦蚁裥夼谎鍪ヅ璧掳桑铱刹幌虢峄橹盎故歉龀嵌喽税。偎狄膊缓纤悖桓雠艘槐沧右遣痪礁鲆陨系哪腥耍钦獗沧佣及谆盍耍  第222章对不起  杨贝贝的理论让甄可爱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目光看她,甄可爱瞪了她一眼,嘿嘿一笑,忽闪两下眼睛,打个哈欠就睡了过去。  “这孩子,真是的。”甄可爱摇了摇头,把旁边放着的丝巾盖在杨贝贝的腿上,免得给外面的人欣赏到她那美丽的风景。  杨贝贝一觉睡到了中央美院附近,甄可爱把车在住处楼下停下,拍了拍杨贝贝的小脸蛋:“喂,贝贝,贝贝,快醒醒,别睡了,再睡就过站了。”  “讨厌,别动我啊。”杨贝贝嘟着小嘴打开甄可爱的手,翻了个身继续睡觉。这孩子从小就有个毛病,睡觉的时候不能叫醒,要是给人打扰了就哭起来没完,好几天都不开晴,现在长大了,就是不哭了,但不开晴的毛病依旧存在。  甄可爱知道杨贝贝这个毛病,对此很是无奈,把车里的音乐关掉,把空调关了,过了没一会儿,杨贝贝就热得醒了过来。  杨贝贝擦了擦鼻尖的汗,气呼呼的说:“表姐你真讨厌,明知道我怕热,还把空调关了,不就是在你车里睡一觉吗,小气鬼。”  甄可爱拧了一下杨贝贝的小脸蛋:“你这孩子真是不知道好歹,你在这里睡时间长了,腿都麻了,我这不是寻思让你回家里好好睡吗,好心当做驴肝肺,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行了行了行了,总是你有理,我一点理都没有。”杨贝贝打着哈欠坐起来,穿上鞋子整理一下衣服,嘴里嘟囔着“下车了下车了”,颠颠就下了车。  甄可爱跟在杨贝贝身后,刚刚走进公寓的一层大堂,就看到聂风云坐在角落的沙发里正在发呆,她赶紧转身,从侧门溜进了电梯间,免得给那个到,不得安生。  杨贝贝看着气喘吁吁的甄可爱,疑惑道:“姐,你干啥呀,鬼鬼祟祟像个小偷似的。”  甄可爱挥着小手:“别提了,那个吊靴鬼又来了,真是烦死我了。”  “吊靴鬼,谁啊?”杨贝贝朦胧的大眼睛顿时闪亮清澈起来:“表姐,谁在疯狂的追求你啊!”  “还能有谁呢,还不就是你那个追求者聂风雷的哥哥聂风云嘛,真是讨厌死了。”甄可爱用力的握着小拳头,气呼呼的说:“我现在真想把那个家伙捏死,哎,真是悔不当初啊,早知道这个家伙这么烦人,当初我就不去管他那个哥哥了。”  “聂风云的哥哥,你是说聂风雨,听说聂风雨可帅了,是真的吗?”杨贝贝一听帅哥就两眼放光,尤其聂风雨是有名的美男子,虽然年纪大一些,但强烈的好奇心还是无法控制。  甄可爱回想一下:“嗯,长得确实非常的英俊,不过他的身体不好,显得很瘦,气质非常好,有一种别的男人没有的味道。”  不经意间,甄可爱突然想起了刘芒,其实他身上也有一种和聂风雨类似的气质,想及以前和刘芒在五家集时的暧昧时光,心中觉得怪怪的。  “怎么,表姐,你不会是喜欢聂风雨吧,不带这样的,怎么可以脚踩两条船呢。”杨贝贝摇晃着甄可爱的胳膊,电梯到了九层,甄可爱的住处就在这一层。  刚一走出电梯,甄可爱就后悔刚才没有悄悄离开了,聂风云那个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先她一步来到了这一层,正在她家的门口倚着抽烟呢。  甄可爱怀疑这个家伙刚才就看到了自己,可是却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现在这也是在演戏。  甄可爱虽然自己喜欢演戏,但却非常不喜欢演戏的人,就像坏蛋并不喜欢坏蛋一样。  甄可爱转身就走,聂风云这时转过头来,笑着说:“甄小姐,回来了,我在这里等了你很久了,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  “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甄可爱拉着杨贝贝走进了电梯,聂风云并没有跟上来,她松了一口气,杨贝贝笑的不行。  甄可爱提心吊胆到了楼下,结果发现聂风云就在楼下等着她呢,这个家伙,真的跟吊靴鬼一样,烦死人。  一看到聂风云,甄可爱心里就闹得不行,她低着头只当他不存在,往外就走,聂风云在门口堵住了她,笑着说:“甄小姐,一起吃顿午饭吧,现在都十一点多了。”  “你给我让开,不许再跟着我听到了吗?真烦人。”  甄可爱这是第一次急眼,她愤怒的时候虽然还是那么可爱,不过对于聂风云来说,听到这样的话就感觉心里发凉,他是个有身份的人,一个资产过亿企业的老板,虽然没有他哥哥聂风雨那么厉害,但好歹也是三四十岁的人了,总还是要脸皮的,给一个小姑娘这么说,他臊得慌。  “对不起,打扰了。”  聂风云微笑道歉,郁郁离开,出门开上他的悍马,就一溜烟的走了。  甄可爱看着那远去的车,长长松了一口气,虽然刚才那样说太伤人了,可是对待聂风云这样的人,好像不这样也没有别的办法。  甄可爱从来都是与人为善,第一次做恶人,还真是有些不习惯,但面对将来可能会越来越多的骚扰,越来越多的狂蜂浪蝶,她只能是向前走,越来越彪悍,否则会苦不堪言。  甄可爱和杨贝贝轻松的回到了住处,洗了个澡吃点东西就开始睡觉,美丽是睡出来的,这话是真理。  当两个小美人睡觉的时候,聂风云正在自己的酒吧里喝酒。  聂风云这个酒吧开的年头很多了,基本上是京城里最早开起来的酒吧,现在每天还都带给他不菲的收入,生意非常好,来这里的人很大一部分都是成功人士和官二代富二代之类,一掷千金,那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聂风云趴在二楼的栏杆上,一边喝酒一边看着楼下舞池里那些跳舞的男男女女,他这个酒吧里的女客和女服务生质量都偏高,这也是这里生意好的重要原因之一。  漂亮的女人是稀缺资源,不会敞开来供给劳苦大众,只有那一小部分有权有钱或者有才华的男人才能够拥有。聂风云曾经看到过无数的漂亮女孩变成女人,漂亮女人变成漂亮情人…  第223章陷害  “聂老板,看什么呢?”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聂风云的肩膀,他吓了一跳,转头一看,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头微笑看着他,顿时一愣,惊讶道:“白大师,你什么时候回京城的啊?”  “一个乡巴佬,当不得大师的称谓。”白先祖坐在一旁的吧椅上,问道:“小子,怎么样,老毛病最近犯了吗?”  聂风云原来有头疼的毛病,遍访名医不好,后来给白先祖用针灸治好了。他摇头:“没有,给大师治过就再也没有犯过,大师,看到你真是不容易,这次回来能多呆几天吗,我陪你好好乐呵乐呵。”  “乐呵什么啊,都这把年纪了,不服老不行。”白先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对了,小子,今天刘芒在高力高尔夫那边把刘飞天的腿给打折了,这个事情你知道吗?”  聂风云点头:“知道啊,这个事儿估计现在整个京城的高层圈子里都知道了,大师,你说起这个有什么事儿吗?”  “高力的老板王传德是我的朋友,现在事情就发生在他那里,这不是有麻烦了吗,我就想着能不能帮他这个忙,从中说和一下,免得老头一大把年纪了还要担惊受怕。”  “这个啊,我打个电话问一下吧。”聂风云不是喜欢夸海口的那种人,什么事儿都喜欢谋定而后动,他给几个朋友打电话问了一下刘飞云的情形和刘家的反应。  放下电话,聂风云说:“不用担心了,刘家没有怪罪高力那边的意思,他们现在把精力都放在了刘芒的身上,已经动用了警方的力量,刘芒这方面也较上了劲,我哥都出面了,还有不少家族都有份儿,刘家在换届这个关键时候和刘芒干,实在不智。”  “刘清浊没在家,几个老头子大概是身居高位年头太多了,脑子有些不清醒。刘家这几年风光惯了,由不得别人在他们头上动土,刘芒那小子正好触到了人家的底线上,看来这次要有热闹看了!”  白先祖一提起刘芒,眼睛就亮晶晶的,不过他更希望的不是刘芒和刘家的人斗,而是和李家的人斗,那样看着才有劲儿。  “确实有热闹看了,刘芒那个小子一直都在憋着劲呢,以前没有强有力得臂助,连孩子给刘清明踹掉了他都忍着,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他要是不把刘家弄得底朝天那都不是他的风格。”  聂风云对刘芒不陌生,他也很欣赏刘芒。  白先祖道:“京城四大家,刘家可能是太久没有遇到挫折了,这次应该给他们一个教训。小子,你认识刘芒那个小子,我这一回到京城,好像到处都在说他。”  “他差一点就成了我的外甥,而且他和我妹妹是好友,我当然认识他,那小子确实是个人物,假以时日的话,必然是个有大成就的存在。”  聂风云给白先祖倒了一杯酒,又道:“大师,你好像和那个小子认识,我没猜错吧?”  白先祖点头:“不错,我和他有过几面之缘,不过也仅此而已。我看过他的面相,虽然他命运多厄,但是福寿绵长,前途不可限量,如果你将来想要更上一个台阶的话,能和那个小子搭上关系,将来必然是大助力。”  聂风云对白先祖的相术是非常相信的,整个内地,相术高超之人除了大名鼎鼎的张天一,就属白先祖厉害。  白先祖当年靠相术吃饭的时候,有个外号叫做“白无常”,那意思是说他可以沟通阴阳判断生死,对命数命理的推算准的可怕,大概正是因为如此,他本人的命运一直不好,都说算命人准了会影响自己的寿命,他很有可能就是这种类型。  “多谢大师指点,对了大师,你能帮我看看我的婚姻吗?”聂风云说出这个很是鼓了一番勇气,他不是那种默默唧唧的男人,很多事情都喜欢大而化之,但惟独甄可爱他一直都放不下,从第一次见面他就喜欢上了,直到现在也无法忘记。  白先祖仔细的看了一下聂风云的脸,笑道:“小子,你是不是喜欢上哪家的名门贵女了啊?”  聂风云一听立刻就点头,敬佩的说:“大师就是大师,一眼就能看出来,没错儿,我就是喜欢上了一个大家族的女孩儿,不过对方好像对我没有什么意思。”  白先祖点头:“如果你想看看你们两个有没有成的可能,那就必须看到那个女孩儿我才能知道。不过我从你的面相上看,你的缘分还没到,将来你会娶到一个命好的老婆,至于对方是谁,那真是不好说。”  聂风云非常高兴,他现在专门往积极的方向去想,所以白先祖的话在他的理解中就变成了将来一定能和甄可爱在一起,白先祖看出了他的心思,却没有说什么。  有些事情,说出事实来反倒不如不说,在这种情况下,白先祖会选择不说。  白先祖喝了一口酒,看着下面的人群,突然间睁大了眼睛,说道:“小子,这酒吧是你的吧,这里面怎么还有人卖粉儿呢,这个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啊,不但危险,而且还有伤天和。”  聂风云经白先祖这么一说,他才认真的往下面看去,结果就发现真的有人在他的酒吧里卖粉儿。这是一伙人,还有人在那里下迷药,已经把一个女孩儿给弄晕了,正在往包厢里走。  聂风云最讨厌这样的事情,他那嫉恶如仇的性子看不得这些,打了个电话,他手下的人马上就将那几个人都控制了,没收了那些白粉,把那个刚进包厢的小子给狠狠的揍了一顿,然后悄悄报了警。  警察很快就来了,从后门把人带走,人赃并获,那几个人面临的是最少十年的牢狱之灾。  白先祖走了,聂风云接到附近分局打来的电话,那些人在他的酒吧里做这些事情,并不是偶然,而是有预谋有组织的事情,有人要挖坑陷害他!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