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很纯很桃花_很纯很桃花第37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很纯很桃花

柳大志伸开那小簸箕般大巴掌,在凌绝峰的拳头到来之前,已经先一步拍在了他的脸上,这次发出的是闷响,一巴掌就把凌绝峰给打趴下了,接下来就是一顿爆踹。  柳大志的身高能够两米多,看起来单薄,实际上仔细看会发现他身上都是腱子肉,就像李小龙的那种结实。凌绝峰是真单薄,在柳大志的脚底下就像个皮球一样随便踢来踢去,观众们都呲牙咧嘴,为凌绝峰的遭遇冒冷汗。  这根本就不是打架,而是一面倒的屠杀,等到刘飞鱼和聂小风他们把柳大志拉开的时候,凌绝峰已经给揍得没人样了。  不过,其实也就是皮外伤,柳大志并没有往致命的地方招呼,但是有一点,凌绝峰的命根子怕是以后不会太好使了,刚才吃了好几大脚,没把蛋蛋踢碎就算他幸运!  会所保安姗姗来迟,懒洋洋架起凌绝峰走了,聂小风骂道:“我草,这些保安都吃药吃多了是怎么的,一点精神头都没有。”  “谁知道了,八成是吃错药了吧。”刘飞鱼随口敷衍道,接着想到了什么,就没有再说,只有聂小风还在那里嘀嘀咕咕。  “先生,你说这里的保安怎么了?”一个穿着黑色制服裙长得很漂亮的年轻女孩走到聂小风的身旁,微笑问道。  聂小风愣了一下,抬头一看这个美女,顿时口水就差点流下来,这个美女太诱人了,不说别的,单说那给人以强大压迫感的胸部,那雪白的沟壑就能令男人眩晕。  别的男人眩晕没眩晕聂小风不知道,反正他是真的晕了,他咽了一口唾沫直勾勾的看着美女,问道:“小姐,你贵姓芳名啊?”  “你妈才是小姐呢!”刚刚还笑吟吟的美女突然间冷下脸来,狠狠的在聂小风的脚上跺了一记,那可是尖尖的金属鞋跟啊,差点没一下子把聂小风给顶在大理石地面上。  一声惨叫骤然响起,心脏不好的能把病给吓犯了!  “什么东西,色迷迷的眼睛惹人嫌。我就是这里的保安经理,保安都是我手底下的人,怎么着,我手下人工作态度怎么了,你说啊,你妈妈的说呀!”  这个美女非常的暴力,一边问一边还用那尖尖的鞋尖踢着聂小风脆弱的小腿迎面骨,那里是痛感神经非常集中的地方,被痛击的感受可想而知,聂小风叫的狼哭鬼嚎,令人听了都汗毛直竖。  刘飞鱼等人看得都有些傻眼,心说这个世界也太疯狂了,一个保安经理竟然敢这么殴打客人,天理何在啊。更别说这个客人还不是一般的客人,而是京城四大家的人呢。  柳大志却看着很过瘾,他憨憨的笑着,眼神深邃儿澄澈。憨厚只是他的外表,谁要是以为他好欺负的话,绝对会为此付出无比沉重的代价,刚才凌绝峰就为此付出了代价。  屏风那边,柳贝贝说道:“聂少爷,你那个弟弟是不是傻子啊,这里是欧家的地盘他不知道啊,这个女孩儿是欧夜,欧菟丝的妹妹,他跑这里来撒野乱说话,不是找收拾吗?”  聂风雷淡淡一笑:“我知道,可是他不知道,他是我弟弟不假,但我和他也只有这一层关系,他代表不了聂家,丢人也丢的是他自己的人,挨的也是他自己的揍,人家情愿,我也不好阻拦,只是希望他能长点记性,别老是自以为是。”  哗啦一声,不知道谁把屏风给弄倒了,刘芒他们只好都站起身来。  聂风雷看了一眼还在殴打聂小风的欧夜,说道:“欧经理。”  欧夜转头看了一下,微微一笑,便停下手来:“原来是聂少啊,要是早知道聂少在这里,就不用我动手了。你们把这位送到医院去,医药费我们掏。过来几个人把这边收拾一下,别扰了贵客的兴致。”  欧夜吩咐完,又对聂风雷说:“聂少,你可是很少来这里啊,今天是什么风把你这个贵客给吹来了呢?”  聂风雷哈哈一笑:“我是什么贵客,不过是个陪客罢了。主角是这位,刘芒刘老板,他才是贵客呢。”  刘芒是第一次见到欧夜,想不到欧菟丝还有这样的一个妹妹,多少有些意外。不过他也没有觉得多尴尬,微笑道:“你好。”  欧夜冷冷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就走了,她临走还嘀咕了一句:“臭男人,花心大萝卜。”  刘芒哭笑不得,聂风雷和两个女孩儿失笑,那个戴墨镜的女孩儿笑的尤其快意。  刘芒自然是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却不明白自己究竟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个女孩儿,让她这般表现。  “什么事儿啊,笑的这么开心?”  李金斛突然间从楼上走了下来,在他的身旁,跟着一个容颜绝美的女孩儿,这个女孩儿的出现让刘芒眉头猛皱,她竟然是江可儿!  江可儿是挽着李金斛的胳膊走下楼来的,看样子两个人关系很亲昵。  刘芒本来已经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只是万万想不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形。他不明白江可儿怎么会和李金斛走到了一起,更不明白李金斛这是示威报复还是什么意思!  李金斛表现得很正常,先给双方做了介绍。刘芒从头至尾微笑,就好像不认识江可儿一样,江可儿也是如此。  第217章针锋相对  人生际遇无法言说,谁都说不清今天会和谁相遇,明天又会和谁分离。  茫茫人海之中,人似飘萍偶聚偶散,当不得一场风吹雨打水流去。  刘芒想不到会在这里看到江可儿,更准确的说是想不到会以这样的形式见面,看到江可儿傍在李金斛身边,无数往事就好像是支离破碎的幻影,瞬息间涌上心头,好似一场虚无缥缈的梦境。  “小叉,你和可儿以前认识?”李金斛看了一眼这个人,看了一眼那个人,笑容玩味。  刘芒淡淡一笑,没有说话,他总不想在这种时候失态的说:“我们岂止是认识,我们还曾经有过那么多同床共枕的旧日时光呢。”  刘芒不会说这种话,因为那样可能会伤害到江可儿,他不知道江可儿是不是有她自己的想法,如果出现在这里是她自己的属意,他那么说就显得异常的不合时宜。  即便是分手了,心痛了,甚至有些微微的痛恨了,刘芒也不会做那种没品的事情。  江可儿很从容的说道:“认识,以前在五家集的时候,我们还一起合作过呢,后来也有过联络,直到我父亲去国外治疗,我们才失去了联络。”  李金斛闻言并没有露出异样的神色,刘芒倒是觉得他好像在印证一些事情。李金斛笑道:“呵呵,想不到还有这样一层渊源,小叉,你可真是无处不在啊。”  这话里就透着些别的意思了,刘芒不是傻子,自然明白他这话里有话。  “我不是空气,更不是神,无处不在。只是在合适的地方遇到了合适的人,所以便有了一段过往的经历,如此而已。”  刘芒伸手示意:“咱们还是别在这里杵着了,影响别人走路也不好,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吧。”  几人都同意他的提议,商量一下,就去了楼上李金斛的那个常用的房间,那是最高级的贵宾包厢。  包厢里还在放着一首老歌,却不是夜妙歌唱的。以往,只要有李金斛的地方,必然会有夜妙歌的天籁之音响起。  夜里有风  风里有我  我拥有什么  云跟风说  风跟我说  我能向谁说  不想从前  不谈未来  我为谁等待  不要你懂  不怕人说  让爱随风沉默  你是我胸口永远的痛  南方天空飘着北方的雪  热情冻结冷冷风中  你是我胸口永远的痛  永远的痛  昨夜的梦  留给明天明天…  “我最喜欢王杰和叶欢唱的这首《你是我胸口永远的痛》了。”柳贝贝一进屋就给这首歌迷住了,坐在门旁的沙发上,漂亮的美眸幻起迷蒙的光晕,好似在做梦,而她说的话自然就像是在梦呓。  刘芒和聂风雷对视了一眼,都觉察到今天的会面,多半会不圆满。实际上从刚才看到江可儿出现的一刹那,事情的基调就已经定了下来,圆满那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江可儿和李金斛坐在角落里,坐在一个沙发里,越发显得亲昵。  刘芒全当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聂风雷有些后悔今天来到这里,这摆明了就不是一个好日子,一会儿万一发生血战的话,他希望自己身上可以别溅上血。  柳贝贝和她表姐一副看戏的表情,似乎觉得这样的情景非常有意思。  “小叉,今天约我来不会就是打球吧,你这个大忙人可没有那么清闲。”李金斛开门见山,看了一眼身旁的江可儿,她正在端详着手腕上的钻石手镯,那是他送的礼物。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