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很纯很桃花_很纯很桃花第34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很纯很桃花

当陈正道倒下的一刻起,很多事情都变得面目全非…  人生的本质就是无奈,刘芒很多年前就明白这个道理。  兴味索然,刘芒下了线,望着外面晴朗的天气,心情却一点都不灿烂。都说怎么活着都是活着,既然活着就要快快乐乐,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最起码现在他自己就做不到。  刘芒正想着要不要去海边找个地方躺一会儿的时候,他看到一个女孩儿穿着长裙梳着简单可爱的歪桃提着一个篮子走了进来,篮子里面装着一些海鲜。  “先生,您要海鲜吗?”张思思眯着眼睛,有些局促的看着刘芒。她学过表演,如果要是在娱乐圈发展的话,早就到奥斯卡拿小金人了,虽然,她并不在乎外国人颁发的奖项。  刘芒看着她,心中越发的疑惑,心说这个女孩子是不是有毛病啊,我和她也不认识,她老过来找我做什么呢。能在玉园里到处走的人,显然不是一般人,打死刘芒他也不相信这个女孩儿是卖海鲜的人。  第197章南柯一梦  “对不起,我不吃海鲜,吃海鲜就会过敏。”刘芒摇头,对窗外站着的张思思突然露出贪婪的神情:“小姐,你提供别的服务吗?”  “什么服务?”张思思心中暗骂,看你一本正经的样子,原来是个色狼,你才是小姐呢。  刘芒色迷迷的看着张思思:“小姐你长得这么漂亮,我能请你一起去游泳吗?”  “我靠,真他妈的直白,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张思思对刘芒更加的鄙视了,她开始有些怀疑这个家伙是怎么混到这里来的,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这家伙真的是那个人吗。  不过,她随即隔着窗台看到刘芒正在写着的小说,确信的确就是那个该死的家伙,她忍着心中的恶心感觉,娇滴滴的说:“先生,您这可真是找对人了呢,我游泳游的可好了呢,一口气能游出十多里!”  刘芒暗笑不已:“还一口气能游出十多里,你当你是超人啊,真是吹牛不上税可劲来。”嘴上却说:“那可太好了,我不会游泳,小姐你一会儿可要好好的手把手教啊。”  “我靠,还手把手教,我给你用嘴交得了呗,真是不要飞丝。”张思思现在已经对刘芒鄙夷的一塌糊涂,她笑着说:“好啊。我一会儿贴身教您啊。”  说完,她还挺了挺胸脯,让刘芒见识她形状的诱人。刘芒心中暗道,我今天要是不让你赔了夫人又折兵还什么都捞不着,都算你厉害。  两个人各怀鬼胎,就一起去了海边,刘芒穿着沙滩裤,里面穿着泳裤,张思思没穿泳衣,但是里面的内衣也算保守,她就打算穿这身来惩罚刘芒。  海边很近,刘芒和张思思找到了一个非常僻静的地方,刘芒脱了沙滩裤,突然说:“听说什么也不穿游泳更舒服,我们就那么游好不好?”  张思思有绝技在身,不怕刘芒耍流氓,但是她也不会再做出更大的牺牲了,摇头说:“不行,我不喜欢那么游,海水不干净,会弄进身体里面的,不好。”  刘芒差点笑喷了,心说你还真敢说,这样的话都能说出口,要不是看你先前演戏来着,没准还真以为你是小姐呢。演技不错,没去娱乐圈发展真的是屈才了。  张思思开始脱衣服,裙子里面是一套粉红色的内衣,不是很保守但也不露的那种,只是有些单薄,穿着是很舒服,但下了水会是什么样,这个真不太好说。  “美女,我们下水吧。”刘芒继续装色狼,在张思思的身上毛手毛脚,心道这个小妮子不但长得漂亮,身材皮肤都这么好,干嘛非要找我呢,估计没什么好事儿,要不然也不用牺牲这么大,我得小心点。  刘芒虽然是防着,却还是忽略了张思思的小罩罩里面藏着一个小瓶子,就在他一转身的功夫,她猛然间拿出了小瓶子,噗噗喷了两下。  顿时,刘芒只是嗅到了一股子香味,迅即消失,他还以为是自己的鼻子产生了错觉呢。结果就着了张思思的道。  刘芒觉得脑袋有些发晕,身上开始发热,口干舌燥,望着眼前清凉的美女,心中满是欲望。张思思可没有想到这药效果这么好,只以为刘芒还是那么色罢了,并没有想到先前他是装的,现在却是真的。  刘芒迷迷瞪瞪和张思思走进了海水里,冰凉的海水让他稍稍清醒了点,但是近在咫尺的美妙身躯又让他的神智迷糊起来,他猛然间抱住了张思思,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上那系带式的内衣已经掉进了水中。  张思思羞怒之下,竟然晕了过去。  张思思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房间里,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儿,就是伸手到被子里摸了一下,发现没有异样,才松了口气,她坐起身来,发现自己还没有穿衣服,就赶紧用被单裹住了身体,打量着这个房间。  这应该是姑姑的房子,不对,现在好像是那个臭流氓在住,她怎么会来到这里呢。张思思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房间的门打开了,刘芒走了进来,他看着张思思,笑道:“怎么样,还疼吗,我刚才给你上了止痛药。”  “什么,你这个混蛋,我……”张思思立刻就掀开自己的被子,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结果还是没有什么发现,这时,她听到了急促的喘气声,抬头看到刘芒正直勾勾的盯着她小手按着的地方,于是赶紧盖好,羞怒不已:“刘芒,你这个王八蛋,我和你没完!”  “你还知道我的名字,可是我却不认识你。”刘芒走到了床边,逼视着张思思:“你到底是谁,找我做什么,要是不说实话,我就把你这样扔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广场上,还要绑上你的手脚,给你也弄些那种药,看看你到底会怎么来表演。  张思思有些害怕了,她不管胆子多大,说到底还是一个女孩儿,要真是给刘芒那样做了的话,以后她真是没有脸见人了。  “你管不着。啊,你放开。”  被子给刘芒扔在了地上,张思思来不及逃跑,就给刘芒逮住,恣意的享受她肌肤的美好,这种感觉让她几乎崩溃,她自以为很厉害的身手在他那里根本就没有发挥的余地,挣扎了没一会儿,她就屈服了。  事实上如果他想要做什么的话,她现在确实无力阻拦,与其让自己多遭些罪,还不如顺从他少些伤害,有什么仇恨回头再报也不晚。  于是,张思思就配合起来,在一番撕心裂肺的疼痛后,就感受到了无法描述的快乐,她渐渐的忘记了自己是被迫的还是主动的,恣意的享受,大呼小叫的声音她自己听着都觉得脸红。  张思思突然间醒了,刚才的一切,原来是南柯一梦。她看着天花板,这里并不是姑姑的房间,而是她和欧菟丝住着的那个房子的卧室。  第198章小牛  人生好似南柯一梦,人生如梦,梦如人生。  张思思一梦醒来,对自己的梦境有些羞赧,她觉得自己太坏了,竟然在梦里那样子配合刘芒,而且好像还非常享受的样子。  好在,只是那样了,不是真给刘芒那样了,张思思长出了一口气,有些想不通自己是怎么回到这里的。  欧菟丝打开卧室门走了进来,说道:“姐,你怎么昏倒在海边了呢,要不是巡逻的人发现,你就危险了。”  “是吗,我也不太清楚啊。”张思思在心里把刘芒恨透了,心说这个王八蛋,竟然不管我自己溜了,看我再遇到你的时候怎么修理你。  欧菟丝神色有些古怪:“姐,我记得你好像喜欢穿着泳衣游泳啊,怎么这次没穿呢?”  张思思一听这话就毛了:“那你是说,我给一帮男人看到身体了?”  “那倒没有,巡逻的都是一些女保安。”欧菟丝转移了话题:“姐,你身体没有感觉到不舒服吧?”  张思思伸展了一下身体:“恩,没感觉有什么不舒服,对了,刘芒那个王八蛋还在那边住吗?”  欧菟丝心说来了来了又来了,人家都没有和你计较,你还没完没了,真是不知道悔改啊,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小叉把你先尖后杀,杀了再尖呢。  “已经走了,和聂风雨去了他的斗场,你这个时候可别去捣乱,要不然坏了人家事情,聂风雨可不是吃素的,到时候玉姨都帮不了你。”欧菟丝不由自主的就有些为刘芒担忧,她已经成了刘芒的女人,心思想法和以前大不相同。  张思思没有注意到欧菟丝言语之间态度的变化,她哼了一声:“我就不信他有那么大的魅力,他不过是个土包子,聂风雨会为了他和我翻脸。我就不信了!”  欧菟丝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有些后悔刚才自己那么说了,她怎么忘了呢,这个表姐是天生叛逆性格的代表,如果她不这么说的话,或许张思思还不会那样做,现在给她这么一说,反倒是刺激了张思思的逆反心理,这个乱估计还非捣不可了。  “好了好了,那你就去吧,我也跟你一起去。”欧菟丝跟着张思思,避免她做出太过激的事情,可以及时的控制形势,还能打电话通知刘芒,让他避过张思思的谋算。  “好,我们现在就去,正好我还没有见过斗场是什么样子呢,就不知道是不是像古罗马的角斗场。”  如果刘芒将张思思给那样了,欧菟丝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给李思思喷了那种药,刘芒能够保持那么长时间的清醒已经难能可贵,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也不会怪刘芒,只能怨张思思自讨苦吃。  女生外向,这话果真不错,欧菟丝刚成为刘芒的女人,就开始从他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了。  张思思换上了一身牛仔短裙套装,穿着小凉鞋,长发披散在肩上,戴着墨镜,她的真实年龄和外表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只要她装扮得年轻幼稚些,就说她是个萝莉,也会骗过十之八九的人。  欧菟丝在这一点上不如张思思,尤其是现在她眉目间有着女人才有的风情,她已经不再是女孩儿,而是一个女人。  “丝丝,你就穿这身啊,换一身吧,多热啊。”张思思拉了一下欧菟丝的长裤,欧菟丝打开了她的手,心说还不是你惹得祸,要不是为了给小叉泻火,我会弄得全身都青一块紫一块的吗。  不过,想起刚才和刘芒疯狂时候的感觉,身子还热辣辣的,好像还和他亲密接触一样。她咳嗽了一声:“行了,都要天黑了,还热什么啊,赶紧走吧,别墨迹。”  张思思给欧菟丝拉着走出了别墅,太阳已经偏西,两个女孩沿着林荫路走了一段,开上一辆保时捷跑车,沿着环城路开了半个多小时,车停在一座庄园前面。  这个庄园看起来很古老,不是仿古,实际山这座建筑就是非常的古老。门口的保安看到欧菟丝,就给打开了门,跑车沿着宽阔的水泥路向前行驶,不时有车从旁边飞驰而过,基本上都是名贵豪车,只是偶尔才会看到一辆捷达或者qq之类的普通车,但这些车往往比那些豪车更让知情人不敢小觑。  一般来说,不需要车来烘托自己身份的人,都是非常牛叉的人,或者是独立特行的人。前者没有人敢招惹,后者人家没必要在乎别人的观感,才会如此的肆无忌惮,随便开辆车就什么地方都敢去。  “不愧是聂大少爷开的斗场啊,来的都是牛人。”张思思对这些门清,虽然不能和欧菟丝相提并论,但也算是个圈里的达人。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