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很纯很桃花_很纯很桃花第33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很纯很桃花

碎牙齿往肚子里咽,只有回家多烧烧香了。  于副局长顿时松了一口气,好在这个事情还没有传扬开,想要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不是问题,他赶紧点头,也不知道该安慰些什么,遇到这样的事儿,说什么都是枉然。  于副局长走了,宁总愤怒的说:“现在已经知道是谁干的了,你到底能不能帮儿子报仇,你要是不能我就自己来,你不是个男人。”  卓书记本来就十分的恼火,现在心情更是糟透了,他恶狠狠阴森森的看着自己的老婆,沉声说:“你这个傻比,能不能安静一点,你知道你儿子招惹的是什么人吗,是不是要我们都跟着倒霉还连累到家人才算完,张玉帝,你去找她报仇吧,我不拦着你!”  宁总一听这话顿时就安静下来了,张玉帝她是知道的,自己的儿子招惹的是她,那么能活着已经是万幸了。别说她的儿子,想当初多少不开眼的牛叉二世祖招惹了她,最后都只落得死无葬身之地人间蒸发的下场。  宁总一下子就不吵吵了,脸色有些惨白,她现在担心的不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自己一家人将来会给这次事件带来多么大的影响,甚至会不会连累到她的娘家和婆家!  人的名,树的影,张玉帝的鼎鼎大名,恐怕比张辽还要厉害,不但能止小儿夜啼,还能让大人也闻之丧胆!  第191章帮忙  刘芒回到别墅里,聂风雨笑着说:“重情重义,替自己的兄弟看着女人,这种事儿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做了,不容易啊,刘芒。”  刘芒淡淡一笑,看了一眼张玉帝:“可能有些多管闲事吧,张总是仙螺的亲人,我其实没有什么资格来管。”  张玉帝微笑摇头:“张仙螺虽然是我的亲人,但是和我的关系也不是非常亲近。,关于她和刘二楞的事儿,我多少也知道一些,但是我对刘二楞了解的不多。不过,我对山沟里出来的孩子总有一份特殊的好感,我虽然不是从山沟沟里爬出来的孩子,可是我认识不少这类的人,有些人成就了大业,有些人后来夭折,还有些人至今默默无闻,但不管是哪种,他们基本上都有一种都市里的人少有的质朴,这样的人都值交。你能为你的朋友做这么多的事情,我觉得你难能可贵,值得表扬。”  聂风雨见张玉帝对刘芒似乎特别的有好感,忍不住就问:“玉帝,我总觉得你对刘芒似乎特别的有好感,而且你们两个人长得还有些相似,他不会是你失散多年的儿子吧?”  张玉帝愣了一下,接着莞尔一笑:“风雨,你总是那么喜欢开玩笑,我倒是真希望有个失散的儿子,事实上我还没有那个荣幸。”  “难得你也有闲情逸致跟我扯淡,但是我真的有些不明白,玉帝,你为什么会对刘芒这么有好感呢?”聂风雨笑着看了一眼刘芒,刘芒淡定且从容,这种风范令他敬佩,在刘芒这个年纪,他肯定没有这么好的涵养。  张玉帝喝了口茶,看了一眼刘芒说道:“其实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儿,估计是缘分吧,人和人之间的印象就是非常奇妙的事情,这个不能用理性来分析。”  聂风雨点头:“是啊,这个我也相信,我第一眼看到刘芒的印象就非常的好,估计刘芒就是天生会给人带来好感的人吧,不但女人缘非常好,男人缘也非常好。”  刘芒笑着摇头:“我没有两位说的那么神奇,我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土包子,不过是运气稍微好了一些罢了。张总,聂总,我还有些事情要办,就先走一步了,抱歉啊。”  张玉帝和聂风雨都有些奇怪刘芒突然要离开,张玉帝没有说话,聂风雨说:“行了,刘芒,我估计你的事情应该也不急于一时,今天我带你来这儿是想让你帮个忙的,你怎么能现在就走呢,不想帮忙是不是?”  刘芒其实是不太喜欢和这两个深不可测的家伙打交道,不过聂风雨这样说了,刘芒也就不能不给面子,于是又坐了下来:“聂总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我就是一个小白人,能帮上忙的地方好像很少。”  聂风雨说:“你可不要这么说,在我认识的人里面,像你这么有才的人实在不多。我让你帮的忙你肯定没问题,我最近弄了一个斗场,听说你会训练跑毛,就想让你帮我训练几只,可以吗?”  刘芒一听说是这个活儿,虽然很长时间没有干过了,倒是还没有忘记,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便点头说:“这个没问题,我确实懂得一点这种事情,但现在已经很少能够找到好的跑毛胚子,要是训练不出来好跑毛,希望不用怪我。”  “那是自然,能够帮这个忙就非常感谢了,我怎么会怪你呢。你需要什么尽管吱声,我都会尽力安排,不管你训练出来的跑毛如何,这个人情我都记下了。当然,如果你训练出来的跑毛都非常优秀的话,我会让你出任斗场的高管和股东,如果你有信心管理好斗场,整个交给你打理我们合作也未尝不可。”  聂风雨期待的看着刘芒,刘芒却摇头说:“不必了,单纯的帮忙就好,我对于赌博之类的事情不擅长,我的性格也不适合做那种事情,我帮你训练九只跑毛,还可以帮你带一个训毛人,除此之外,我就帮不上更多的忙了!”  聂风雨有些失望,不过他更多的是敬佩,一个年轻人能够面对唾手可得的好处保持冷静,这一点真的是难能可贵。也只有这种非常懂得取舍和谨守原则的人,才能成就大事而不会栽大跟头。  “好吧,这已经非常感谢了,九只跑毛就可以了,那个训毛人还是不要了,毕竟这种东西属于你的绝技,不能随便流传出来。如果你有一天愿意出任斗场的高管再那样做也不迟。我对你的能力其实非常有信心,能够训练出五家集798斗场里那么多的好跑毛,你在这方面的造诣,我相信整个国内也找不到第二个,不过既然你不想做这个,我也不会勉强,像你这种多才多艺的人,干什么都会有大成就!”  聂风雨对刘芒的赞誉显然已经超过了他平日里称赞别人的极限,要是聂青蚨在这里一定会惊讶不已,能让聂风雨如此赞誉,刘芒与有荣焉。  “聂总谬赞,我没有那么厉害,只是以讹传讹罢了,其实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刘芒今天一直都给人夸奖,就算是他的脸皮再厚,心理素质再好,也觉得有些受不了,脸都有些发烧。  张玉帝看着聂风雨和刘芒,说道:“跑毛我也玩过,一直都想要弄一只好跑毛,也好把以前输掉的面子都赢回来,不过从来都没有遇到真正的高手,既然刘芒会训练跑毛,就给我也训练几只玩玩吧,我不会让你白帮忙的,需要我帮忙的时候,打我的电话就行了,我的电话仙螺有,你找她要就行。”  聂风雨玩味的看了一眼张玉帝:“刘芒,这可是个大好事儿,张总的实力那是有目共睹,她要是帮你一个忙,说是改变你的命运都不算夸张,多少人求着盼着都没有这样的荣幸呢,你现在就有了这样的机会,值得浮一大白!”  刘芒却没有什么感觉,虽然聂风雨这样说应该不是夸张之词,但是他对张玉帝的了解还是不够多,而且他也不觉得自己要是真遇到了什么难题,就要找人帮忙,如果自己能够处理好问题的话,他一般都不愿意去找别人。  第192章挑选  刘家堡子有句老话,叫做宁拉一屯不拉一人,意思是你如果请了第一个人吃了饭,就不能落下第二个人,要么你就谁都别请。  刘芒现在有些没办法,其实在他的内心里,总是觉得张玉帝这个人过于神秘,总觉得不太安全。诚然,她现在美得冒泡,让人看着都有些欲罢不能之感,但想到她以前是个男人,他就什么想法都没有了,这样另类的人,他还是想离得越远越好。  但是现在刘芒却不得不答应帮张玉帝训练几只跑毛,且不说张玉帝对他的态度一直都很好,就冲着张玉帝那让人心寒的身份和地位,他就不能得罪。  “可以,那也九只好了。九是数之极…”刘芒没有继续说,但是意思很明白,他不会培训更多的跑毛给她们,最多就九只。  “够了。”张玉帝还真是遇到敢这么和她说话的人,基于某种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原因,她对于刘芒的印象非常好,而且已经好到了似乎没有了原则的程度,对于她来说,这是一种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毫无疑问,张玉帝是个非常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一般很少愿意去考虑别人的想法,从长大以后就是如此,一直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做出过任何改变,实际上她的这种性格是日益凸显,现在却因为刘芒而发生了一些变化,就算这种变化只是暂时的。刘芒也值得为此感觉到骄傲和自豪。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训练跑毛的事情,我回…”  “不用回京,这里就有一些别人抓来的跑毛胚子,你看看这些跑毛胚子能不能挑出来一些训练用。”  聂风雨打了个电话,不到三分钟,就有人开来一辆大汽车,那车里竟然都是耗子,一只只用笼子装着,最起码也有八九百只,那阵势不由得让刘芒想起了刘家堡子,他小时候就有几次看到这么多的跑毛。  那是跑毛,这却只是跑毛胚子,说起来数量虽然差不多,但品质上却有着非常大的区别。  三个人这时已经来到了别墅外面的草坪旁边,车就停在那里,张玉帝看着那些耗子,秀眉微皱,刘芒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心下怀疑张玉帝是不是讨厌耗子这种东西,如果她讨厌的话,还要他训练跑毛做什么呢。  “风雨,你这可算是大手笔了,整个海南的耗子都给你弄来这里了吧。”张玉帝开着玩笑,她的心情很美好,那些看到她微笑的人都觉得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否则的话,怎么会产生错觉呢。  聂风雨哈哈大笑:“不至于,不过是把整个海南最强壮的耗子都集中在这里罢了。刘芒,下面的活儿就交给你了,我们可不懂这些。”  刘芒看着工人把那些笼子都码放在水泥路面上,等到完事儿,他就让人给准备一个火把,点燃之后从那些笼子的旁边走上一遍,就把五分之四的耗子都给淘汰了,剩下的都是不害怕火把的耗子,这些耗子胆量很大,只有拥有胆量的耗子才有可能成为好跑毛胚子。  聂风雨和张玉帝好奇的看着刘芒在那里挑选跑毛胚子,这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事情,感觉非常新鲜。  刘芒放下火把,又让人找来一面铜锣,这玩意不是太好找,就换上了一个锅盖,他提着锅盖当当的敲着,每走过一个笼子就敲一下,这一轮下来,又剔除掉三分之二,剩下不过一百多只耗子。  刘芒一轮轮的筛选下来,最后就只留下来不到三十只耗子,他说:“这些是不错的跑毛胚子,训练看看,如果顺利的话,能够训练出来至少五六只特别好的跑毛,剩下的好坏难说,就看将来的表现了。”  “一千多只,才能挑出来这么点?”聂风雨有些惊讶于这个悬殊的比例,刘芒道:“其实这还是很高的比例,如果运气不好的话,一千多只也有可能一只好的跑毛胚子也挑不出来,这样的事情对于挑选跑毛胚子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那你的意思是不错呗,那就好,这些耗子将来就有我的跑毛吧?”张玉帝这会儿是真的像个女人一样了,不过刘芒觉得非常别扭,总觉得她是个人妖。  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一旦形成,很难进行改变,刘芒就觉得张玉帝是个男人,所以即便她美得冒泡,还是会觉得那不是真的,真实的情况她是个男人,不管她多么倾国倾城都只会让他觉得膈应。  刘芒看了一眼聂风雨,聂风雨耸了耸肩膀表示无所谓,于是刘芒就点头说:“这个您和聂总自行商议就好了,我肯定尽最大大努力来训练这些跑毛胚子,多出一些好跑毛。聂总,这些跑毛胚子是运回北京还是在这边更方便一些?”  聂风雨说:“这样吧,我先问问,你要是训练这些跑毛的话需要多长的时间,如果时间很短的话,那么就在这边暂时忙活几天,过几天我们一起回京城,如果时间很长的时间,我就把这些东西运回北京,你回北京之后再忙活这个事儿。”  刘芒沉吟一下道:“长途运输对跑毛不好,那就在这边忙几天吧,有一周时间足够了。聂总如果有事儿可以先去忙,把这些跑毛胚子找个安静自然的地方安置好,我要一些东西,就可以进行训练了。”  “好,没问题。我看这样吧,这里的环境很好,你就在这里训练跑毛怎么样?”聂风雨眼中光芒微动,看了一眼张玉帝,提出这样的建议。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