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很纯很桃花_很纯很桃花第31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很纯很桃花

事情已经发生了,聂青蚨不怪刘芒,昨晚都喝多了,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已经想不起来,但肯定不会是一个人的事情,她自己八爪鱼般缠在人家身上,要说是刘芒动强的她自己都不信。  聂青蚨轻手轻脚从刘芒怀里脱身出去,发现沙发上的白色靠垫给弄得红彤彤一片,那是什么东西不言而喻。她忍着那里的不适悄悄洗了个澡,发现云诺和刘芒还睡的很香,就松了一口气,赶紧留下纸条带上那个小靠垫逃也似的去了酒店。  到了酒店之后,聂青蚨感觉身体很疼,还非常的累,一觉睡到傍晚才醒来,给手机换上电池刚开机,就接到了云诺的电话,问她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聂青蚨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自己都差点忘记了纸条的事儿,感觉身体没有什么不适,就说事情办好了,有什么事儿吗?  云诺笑着说:“办好了就好,我和小叉正在东来顺吃涮肉,你赶紧过来吧。人多吃着热闹。”  聂青蚨也确实饿了,也没有推辞,她和刘芒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她也不想给他知道,以后大家还是继续做好朋友,这种关系在她看来比坐情人要舒服轻松,于是就说:“好啊,稍微等我一下,我换身衣服就过去。”  “好啊,我们不着急,呵呵。”云诺笑着说。  挂断了电话,聂青蚨去洗了个澡,发现除了那里还微微有些疼以外,没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而且,她发现自己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那眼角眉梢不经意流露的风情,已经不是女孩儿所能具备,她已经变成了女人。  男孩变成男人需要一个世纪,女孩变成女人却只需要一个夜晚,这话端的有理,而且还是真理。  聂青蚨换上了一身舒服的衣服,大冬天的好看不好看都是其次,最主要的是保暖,不让自己身体遭罪。她刚刚破了身子,更要注意保暖,以免将来留下什么后遗症就糟了,一辈子都不得安生。  刘芒云诺吃饭的那个东来顺距离聂青蚨住的酒店没有多远,打车不过五分多钟,要不是天冷的话她完全可以考虑步行,但是在这种刮着小风的日子里,没有勇气的不能做那种考虑。  聂青蚨一走进包间,就嗅到了一股浓香,热气腾腾的房间让她身上的羽绒服根本穿不住,云诺帮她脱了衣服,交给刘芒挂在一旁的衣架上。  桌子上已经放满了东西,中间的火锅已经翻开,聂青蚨一入座,刘芒开始下料,云诺给她调蘸料。聂青蚨倒是闲了起来,喝着茶水看着忙碌的两个人,嘴角泛起一抹微笑,她觉得自己这样子处理问题是对的,像现在这样轻松融洽的气氛,值得好好的珍惜。  “好了,青蚨姐,快吃吧。”云诺把调好的小料放在聂青蚨的面前,给她夹了一些煮好的羊肉。  聂青蚨也没有客气,拿起筷子就吃,刘芒给云诺夹了一些她最爱吃的茼蒿,三个人热火朝天的吃了起来。东来顺的生意非常火爆,这家的生意更是火爆,三人虽然是在包间里,还是能听到外面大厅和隔壁热火朝天的聊天声。  “哎,我说风哥,你真是太窝囊了,好歹你也是跟了老板多少年的老人,更是老板的兄弟,他一个不知道哪个石头窠里蹦出来的小子凭什么对你指手画脚啊,风哥,我要是你的话,这个事儿没完。”  “的对,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咱们哥们不能给人这么欺负。还有那个陈鲜鲜小贱人,竟然敢对风哥你出言不逊,她老子都完蛋了,她还这么嚣张,风哥你放心,弟弟一定给你出这口气,找几个人祸害了那个小妖精,她不是小小年纪就像个狐狸精吗,就让她好好的做一辈子狐狸精,哈哈哈…”  隔壁几个人说话的声音很大,刘芒不经意间听到内容,心中就微微一动,猜测隔壁可能有陈正风,那两个说话的人十有八九是那种捧臭脚的狗腿子。  “行了,行了,你们别胡言乱语,要是那个刘芒和陈鲜鲜都那么容易对付的话,我还用得着这么委屈求全吗?你们想的都太简单了,刘芒的背景非常复杂,要是动了他麻烦很大,除非能够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直接把他人间蒸发,但是你们也应该看得出来,想做到那些可能性非常小。”  陈正风叹了口气:“陈鲜鲜更不用说了,她虽然是个小丫头,但是她的背景可不仅仅是陈正道和柳月溪女儿那么简单,她认识的达官贵人,绝对是一个恐怖的数字,那些人要是给调动起来,别说是你我,就算是陈太宏来了也白搭。”  “不会吧,她不就是个小屁孩吗,稍稍比一般孩子聪明些漂亮些,难道她一个小孩子还会认识什么大人物不成?”那个叫小军的男人有些公鸭桑,不太相信陈正风对陈鲜鲜的评价。  “小屁孩,你听说哪个小屁孩三岁就能看经济学名著,就懂得做生意拉拢人心?陈鲜鲜那个时候就懂得这些,现在更不消说,已经成了大学生,她可才七岁多啊。”  陈正风虽然不喜欢陈鲜鲜,但是不能否认陈鲜鲜确实厉害。  “有些人,你是不能用年龄来衡量其能力,陈鲜鲜认识的大人物多得很,要是列出名单来能把你们吓死,我那次不经意听柳月溪聊天的时候提及,差点都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陈正风很能忽悠,那语气感觉他就是个评书演员。  “真的啊,太牛叉了。妈的,人家这孩子是怎么生的呢,将来我一定也要生个厉害的小孩出来,对了,就和那个陈…”  “闭嘴,你说话有点谱。妈比,一天就不够你咋呼的了,你以为你是天神啊。有些话在心里念叨念叨就行了,你还非得说出来,就像不给人发现你是个傻比就不痛快似的!小军我跟你说,下次再给我听到你满嘴跑火车,我就拿电焊给你呲上!”  “我知道了,黑哥,嘿嘿…”  “嘿你娘个屁股!”  那边偏离了刚才的话题,开始说些有的没的,刘芒继续吃东西,心中却有了计较。聂青蚨和云诺没有留意隔壁的对话,一直都在忙于口腹之欲。  这样也好,刘芒倒是不希望她们听到这些倒了胃口,女人就应该过些轻松快乐的日子,远离阴谋诡计。  刘芒想安安静静把这顿饭吃完,怎么处理陈正风的事儿,稍微放一放,可事与愿违,他正和两个美女吃得高兴的时候,房门突然间给用力的推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走了进来,醉眼朦胧,一看到云诺和聂青蚨,顿时朦胧的眼睛就亮了,银笑着说:“两个大美人啊,老子今天也要尝尝双飞的滋味。”  砰的一声响,一个方形的酒瓶狠狠的凿在了他的脑袋上,顿时就砸了一个大坑,鲜血横流,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已经飞出了包间,狠狠的撞在了墙上,发出一声巨响,瓶子落地破碎,惊得附近几个房间里的人都跑出来看热闹。  刘芒走了出去,隔壁走出来陈正风和一个寸头的中年人,那中年人冷冷的看着他:“是你干的?”他走过去看着胡子的伤势,头破血流,不缝几针肯定没用。  刘芒点头:“怎么的,你也想找揍?”,他最容不得别人调戏他的女人,尤其云诺已经给刘清明那个王八蛋踹掉了孩子还没了生育能力,这个场子他一直都没有找回来,心里一直都憋着一股子邪火呢。  陈正风一看是刘芒,顿时冷汗就冒了出来,他还有把柄握在刘芒的手里,如果刚才的那些话给听到,他都不敢想象等待自己的究竟是个什么下场。  可以肯定的是,肯定不是什么好下场。  “你他妈…风哥?”寸头男人不明白为什么风哥要拦住他,不让他动手,这可不是风哥的风格啊。  陈正风一脑门冷汗心虚的说:“刘董,我的朋友不懂事儿,冲撞您了,请海涵,海涵。二子,赶紧带小军去医院,这个傻比玩意儿,喝多了就没个人样儿,也就是刘董大人有大量不和他计较,换个人肯定废了他。快走吧。”  二子意识到事情不妙,赶紧扶着小军走了,临走连看一眼刘芒的勇气都缺乏。陈正风擦了一下自己额头上的汗,挥手让看热闹的散了,对刘芒说:“刘董,打扰您用餐了,抱歉,这一顿我请,我知道您不稀罕,但是总要让我表达一下歉意才好,您慢用,我先走了!”  陈正风见刘芒没有发飙的意思,赶紧逃之夭夭…  第180章野三坡  “那是什么人啊?”聂青蚨好奇的问,刘芒把包间门关上:“陈正道的弟弟和他的两个狐朋狗友。”  “看他好像非常害怕你的样子,怎么回事儿啊?”聂青蚨和云诺并不知道陈正道把陈氏百分五十一股份给刘芒托管的事情,更不知道刘芒现在名义上是陈氏的董事长。  刘芒也没有说这个,他既然已经把权利交还给了陈鲜鲜,说与不说都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就笑而不语,见他不说,聂青蚨也没有继续问。  吃完饭,今晚天气不错,睡觉还早,聂青蚨和云诺就去逛街,刘芒虽然不喜欢这种运动,但是总不能让美女自己溜达,他一个大男人跟着提提东西也是好的。  聂青蚨和云诺逛街的地方就是刘芒摆地摊的那个步行街,溜达一会儿,聂青蚨突然说:“小叉,你不是在这里摆过地摊吗,今晚你怎么不摆啊?”  刘芒翻了翻白眼:“我今晚这不是陪着你们两位大美人逛街吗,要不然我可不就摆了吗。”  聂青蚨说:“你少找借口啊,谁让你陪着了,你赶紧摆摊吧,我们不耽误您老人家发财。”说完,她和云诺就吃吃笑了起来。  云诺说:“老公你上楼去拿东西吧,我们在这里等着你。”  刘芒点了点头,就快步回了住处,刚拿上东西,手机就响了,云诺慌张的说:“老公你快来,有坏人要欺负我们!”  电话陡然间断了,刘芒心中一颤,脸色陡然间苍白,把背包往肩上一挎,打开门也没有等电梯就飞奔而下,顾不得惊世骇俗从绿化带穿了过去,翻墙就到了步行街,远远的,他看到几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正围着聂青蚨和云诺,不远处停着一辆悍马,里面坐着一个男人,抽着烟看着那里,一脸的阴险和贪婪。  只是看了一眼,刘芒就判断出这个穿着迷彩衣服的男人有问题,他飞奔过去,没有二话,抓着那个男人的脑袋对着车窗狠狠的来了两下,撞得他晕头转向。  “给我住手,要不然老子就弄死他。诺诺,小蚨,你们先开车走!”刘芒喊了一嗓子,那边的黑衣人已经发现了这边的情形,赶紧停下手来,刘芒猜得不错,这个男人确实就是这些黑衣人的主子。  云诺和聂青蚨趁机离开,云诺的电话给摔碎了,聂青蚨打电话找人帮忙。  刘芒见云诺和聂青蚨上了一辆出租车,他也上了车,小叉子顶在男人的太阳穴上,说道:“走,跟上那辆车,让你的人就在这里给我呆着,否则老子就在你的脑袋上开几个洞,看你的生命力究竟有多么的顽强。”  男人冷笑,说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惹上了我,你已经完蛋了。”  刘芒用小叉子狠狠的在他的腿上扎了一下,面不改色的拔出来,说道:“几下你才能走?”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