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很纯很桃花_很纯很桃花第30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很纯很桃花

说出了这番话,欧菟丝的心理压力减轻了很多,张玉帝沉吟一下,就点头说:“好吧,不过这个任务真的非常危险,红蜘蛛佣兵团是世界***前三的暗杀组织,很多国外的首脑被暗杀,有一半都是他们的手笔,和这样的组织斗智斗勇,是一件很玩命的危险活儿。”  欧菟丝点头:“我知道,不过再危险的活儿还是要有人来干,我是国安,有心理准备。”  “好,难得现在还能有像你这种思想的人存在,你饿了吗,我们去吃点东西。”张玉帝说话间走进了卧室,过了不到两分钟就走了出来,丝绸的睡衣已经换上一套淡紫色的裙装,外面穿上了一件貂皮大衣。  张玉帝不但容颜绝美,身材皮肤等等都无一处不美,反正是从她的身上,很难找到缺点,更想不出来她以前会是一个男人。  张玉帝光腿穿上一双小皮靴,看起来纯美娇弱,虽然是一米八十多的身高,却不会给人粗壮的感觉。她率先出了门,欧菟丝跟在她的身后亦步亦趋,眼睛锐利的扫视着周围的环境,尽一个保镖应尽的职责。  张玉帝和欧菟丝在酒店二层吃晚饭的时候,刘芒已经带着东西在夜市上摆起了摊子,开始吆喝卖东西。  今晚夜市上的人很多,生意很火爆,刘芒的东西带出来的有些少了,不到两个小时已经把摊子上的东西卖的七七八八,剩下的都是残次品和不好卖的东西,他收拾了一下,准备回家。  “刘芒,老板想要和你谈谈。”小院突然间出现挡住了刘芒的去路,吓了刘芒一跳:“老板,哪个老板?”  “我的老板,陈正道。”小院指了指远处路上停着的奥迪:“车在那边,走吧。”  刘芒很想问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不过他想想还是放弃了那个愚蠢的想法,陈正道要找他谈谈,这个事儿就是没办法躲过去的,谁让他和人家两个女儿都有超越友谊的关系呢。  刘芒跟着小院上了奥迪车,陈正道却不在车上,刘芒闻到了一股子奇怪的味道,好像是什么东西腐烂了一样,他打开车窗,问道:“你的伤口还没好?”  小院摇头:“跟我没关系。”  刘芒明了,既然这味道和小院没有关系,那么和陈正道就一定有关系。陈正道究竟是有什么毛病,身上会散发出这样的味道呢,或者这车里还有别的人坐过。  小院见刘芒一脸的深思模样,不由得暗暗感叹这个家伙的鼻子好使而且反应很快,他自认是个反应机敏的人,却没有刘芒上车就发现了这个秘密这么神速。  刘芒心中有疑问,却没有去问小院,这种事儿不适合问,那对人家影响不好。另外他也不想知道得太多,知道的越多往往意味着越不安全。  陈正道见刘芒的地方在希尔顿二层的餐厅,但不是大厅,而是包间。刘芒一走进包间,肺部就抽搐了一下,这个地方的味道实在是太折磨人了,那股子腐烂的味道要比车里浓郁多少倍,让人窒息。  这是在考研刘芒的忍耐力,他皱着眉头忍着那股子恶臭朝陈正道点了点头,稍稍看了陈正道一眼,却没有看出这位大名鼎鼎人物的身上究竟哪个部位出了问题,会有这么恶心的味道散发出来。  陈正道的眼光非常犀利,看出了刘芒在皱着鼻子,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坐在那里喝茶。小院没有跟进来,刘芒干坐在那里,给臭味弄得心神不宁,他承认如果这是用来考验承受力的话,他已经败得一塌糊涂。  “陈老板找我有什么事儿?”刘芒不打算继续和陈正道比拼耐性,忍不住出声问道。  陈正道终于放下了他那一直端着但是没喝几口的茶壶,他看了一眼刘芒:“刘芒,你知道我找你来做什么吗?”  刘芒摇头:“不知道,但我猜测应该是和江可儿还有陈鲜鲜有关系吧。”  陈正道微微有些诧异,他没想到刘芒这么直截了当,这倒是真像个爷们儿,不扭扭捏捏故作姿态,他最烦的就是那种人。  第174章您太累了  “既然你知道,就应该明白一个做父亲的想法,尤其,我还是一个快要死了的父亲。”陈正道一语惊人,刘芒惊讶的看着他,陈正道非常平静:“我的病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了,具体是什么病我不会对人说,但是你要明白,如果我不是有了这种让人受不了的病,怎么可能让柳月溪去勾搭你我都装聋作哑呢。”  刘芒这下子不是惊讶而是有些惊吓了,柳月溪勾搭他的事儿陈正道竟然都知道,还有什么是人家不知道的呢,这会儿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光着身子站在了万人体育场中间高高的舞台上,无数的聚光灯和镜头对准了他,一切秘密都无所遁形。  刘芒终究还是见过大场面的人,镇定的说:“柳总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帮她做过一点事儿罢了,这个想必您也知道。只是您说出这样吓人的事情来,有些意外。”  “没有什么意外的,以前得罪的人太多了,遭到些报应也在所难免。好在报应并没有应到我的女儿身上,就算是戴顶绿帽子也无所谓,反正我死了之后柳月溪那样的女人也不可能安安静静的给我守寡,我也不稀罕。”  陈正道目光灼灼盯着刘芒:“如果我死了的话,你帮我好好的照看鲜鲜和可儿,我父亲和江玉郎虽然当年都很厉害,但现在已经都是老人家,有些事情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交托给他们是一件很不现实的事情。我们三家的偌大家产不能给那些觊觎已久的人得了去,只要是你能照顾好她们,柳月溪和你什么样我不在乎。但如果你照顾不好她们,就算是我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而且,我还有后手,希望你别让我把后手都用在你身上!”  陈正道的托孤让刘芒有些反应不过来,陈正道却还没有说完:“可儿对你一片痴心,她不是那种愿意争抢的女孩子,你要对她好一些,鲜鲜像她妈,但是又有我骨子里的凶性,独占欲比较强,她虽然是对你也一片痴心,但是她有时候冲动起来可能就会做一些让你遗憾终生的事情,对待她你要慎重。至于柳月溪,那就是个看起来精明实则愚蠢的发情期野猫,只要你能满足她的欲望,就能让她乖乖的跟着你,做什么都行。”  陈正道站起身来,说了一个电话号码,刘芒下意识的记住。“我要是归了西,你就打这个电话号码,说我没了,让他把欠下的东西还回来,你就能得到一笔财富,这笔财富你想怎么用都可以,那是你的自由,但你别忘记了你要尽的职责和义务。”,陈正道慢悠悠走了,刘芒感觉他的走路姿势很怪异,心想不会是那个东西烂掉了吧。  刘芒也不想继续呆在这里,跟在陈正道身后走出了包间,这个时候突然间响起一声尖叫,砰的一声响,陈正道就倒在了血泊之中,刘芒伸手捞起旁边桌子上的一瓶红酒,狠狠的丢了出去,红酒在空中抛洒,划着一个诡异的弧线砰然砸在一个服务生的脑门上,顿时就把他打晕,在他那只放于托盘下的手上,赫然是一只手枪。  砰,又是一声枪响,另外一个顾客模样的人头部中枪倒在了地上,他的手上也有一把枪。刘芒看到了欧菟丝,她站在一个美丽高挑的女人身前,手里端着枪,眉头皱的很紧,她也看到了刘芒。  酒店的保安已经冲了过来,欧菟丝带着张玉帝悄然离开。刘芒看着倒在血泊里的陈正道,脑袋有些发木,那一枪打在了心脏位置,八成是完蛋了。  十分钟以后,陈正道进了抢救室,刘芒和小院坐在走廊的长椅上,默默的抽着烟。刘芒已经给江可儿打过了电话,小院也通知了陈鲜鲜。  陈正道的家人现在只有陈鲜鲜在这边,其余的人都远在千里之外,柳月溪最远,她现在欧洲,估计最快也要三天才能回来。  三天,三个小时陈正道还在不在都是个很大的问题。  陈鲜鲜来了,小萝莉非常镇定,只是那红红的眼圈出卖了她。她问小院:“怎么回事儿?”  小院摇头,看向刘芒。刘芒就把刚才在希尔顿酒店餐厅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下,陈鲜鲜只是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紧紧的抿着嘴唇,眼中有焦虑闪过。  过了一刻钟左右,欧菟丝来到了医院,她看到陈鲜鲜,就非常歉意的说:“陈小姐,对不起,刚才杀手是杀我一个亲人的,结果误伤了陈老板…”  陈鲜鲜淡淡的说:“说这些都是枉然,事情已经这样了,我父亲的伤势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样!”  欧菟丝没有生气,她和江可儿熟悉,和陈鲜鲜不熟悉,但小女孩儿的心思她明白,任谁的父亲要是无故变成了这样,道歉什么的都缺乏实际意义。  欧菟丝也没有再说什么,她看着刘芒,不明白刘芒怎么会和陈正道走到一起去,就算江可儿是陈正道的女儿,这事儿也有些说不通,陈正道是个什么样的人,欧菟丝那里有厚厚的一叠资料。  刘芒现在心情不佳,只是和欧菟丝微微点头,就站到窗口那里吸着烟,陈正道突然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要是没事儿还好,要是出事儿的话,他估计就有的忙了。  对于陈正道的家产,刘芒并不在乎,对于陈正道的嘱托,他也觉得没有现实意义。但那是先前,现在陈正道生死不知,如果真的死了或者是变成植物人什么的,陈家的事儿,他怕是真得插手去管。  两个小时以后,公安局的人来了又走了,急救室的灯终于灭了,一个医生疲惫的走出来,众人围了过去,医生叹了口气说:“病人是度过危险期了,但什么时候能醒来却很难说,而且就算是醒来,他身上的旧伤已经无法治疗,最多也只能维持一年左右的生命。”  医生走了,陈正道很快就给推了出来,他还在昏迷之中,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看起来好像是睡着了一样,身上的臭味少了很多,估计是刚才医生给清理过,但味道还是非常浓烈。  陈鲜鲜握住了父亲的手,红着眼睛微笑道:“爸爸,休息一下也好,您太累了!”  第175章雷霆手段  陈正道就这么完了,被一颗突如其来的子弹打成了植物人,陈正道一倒,他名下的集团立刻就乱了起来。  人治的公司就是有这种毛病,一旦要是那个能够压得住场面的领袖倒了,整个系统都会出问题,尤其是那些早就有这样那样心思的人,趁机就会鼓捣起来,要么趁火打劫,要么浑水摸鱼,老老实实的人少之又少。  刘芒和陈鲜鲜江可儿以及柳月溪还在医院里面,就有电话打过来给柳月溪和陈鲜鲜,说是公司里出了乱子,就连江可儿那边都受到了波及,不过她那份产业毕竟早已经分出去了,受到的影响相对小一些。  柳月溪放下电话,问刘芒:“陈正道找你究竟干什么?”,她倒不是咄咄逼人,只是觉得陈正道不会无缘无故找他,想知道涉及不涉及到一些重要的事情。  现在陈正道已经这样,什么时候能醒来,能不能醒来都是个问题,柳月溪不会对一个植物人抱有什么希望。她和陈正道之间的感情,早已经给现实折腾得淡薄如水,她并不觉得多伤心,只是觉得有些心烦。  刘芒想了一下,摇了摇头,接着打了那个陈正道留下的电话,不到半小时,就有一个中年男人穿着笔挺的西装拎着文件包走了进来,柳月溪看到这个男人一愣:“三哥!”  中年男人微微颔首,看了一眼陈正道,叹了一口气,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说道:“月溪,可儿,鲜鲜,刘芒,这是正道昨天留下来的遗嘱,他已经把财产分割完毕,陈氏集团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已经委托给刘芒先生接管,剩余的股份分作三份,你们每个人一份,从即日起,刘芒先生将接任陈氏集团董事长一职。”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