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很纯很桃花_很纯很桃花第29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很纯很桃花

子里面装着他炮制的特殊药酒,就涂在手上说:“丝丝,这个需要做按摩,我现在就是医生,你就是患者,所以不管我们有过什么样的接触,都只是为了治病,你不要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明白吗?”  欧菟丝瞪了他一眼,觉得他这话说了还不如不说,就好像谁真喜欢让你做什么似的,真不害臊,怎么就那么自我感觉良好呢。  刘芒见她这个反应,只当她是默认了,双手用力的搓了一下药酒,手上顿时有火热的感觉传来,他握住了欧菟丝一只雪嫩的小脚丫,用力的拍打了两下脚心,按摩起来。  刘芒刚刚只是按摩了欧菟丝的小脚丫,这还只是个开始,他接下来给欧菟丝做腹部的按摩,这其实才是重中之重,他刚才说让欧菟丝别误会,指的其实是这个部位的按摩。  欧菟丝这时候也明白了刘芒先前说那话的意思究竟是什么,不过她很快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因为刘芒的按摩远比张思思的小手和小嘴厉害多了,他并没有轻薄她,但是那双搓了药酒的手在她的小腹上那么按摩了一番,她就迷迷糊糊的什么都搞不灵清了。  刘芒毕竟是刘芒,还是从美人堆里走出来的牛叉人物,定力真的还是非常不一般。一直到按摩结束,刘芒松了一口气,洗了一把脸之后,看着还躺在那里不会动弹的欧菟丝,犹豫了一下把她抱进了浴室,帮她稍稍冲洗了一下,她终于恢复了清醒,想到刚刚的一切。  不过,欧菟丝还是觉得开心,如果有可能的话,她宁愿刚才的那个过程无限期的延长,那样她就可以更多的享受刘芒的温柔,她以前只有在梦中才享受过这样的温柔。  刘芒把她抱进了隔壁的卧室,给她铺了一个大浴巾之后盖好被子:“我去给你买卫生用品,你先好好的休息一会儿吧。”  欧菟丝点了点头,她现在特别想好好的抱抱刘芒,再好好的亲亲他,可是这种想法只能是想法,她还是没敢那么去做…  第168章超市  刘芒来到楼下的超市给欧菟丝买卫生巾,刚到了卫生用品区,就感觉好像有人在盯着自己,他的感觉是很敏锐的,转头往旁边一看,就看到一个水晶人一般的萝莉穿着一身白色公主裙,冷冷的看着他呢。  “呃…陈鲜鲜!”刘芒想不到会在这里看到陈鲜鲜,小萝莉长得越发美丽动人,看起来要比她的实际年龄大上一倍,已经隐隐有了少女的风姿,但还有着萝莉的清稚,这两种气质糅合在一起,形成一种非常迷人的气质。  “你,不冷吗?”刘芒第一句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这句,也难怪他会这么说,大冬天的小萝莉光腿穿着裙子,看着是很漂亮,那两条雪嫩纤直的小腿已经可以引发男人的蓬勃汹涌的欲望,可是会给人一种不着调的感觉。  陈鲜鲜也没想到刘芒这个混蛋第一句话说的是这个,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裙子,抬头用异常黑白分明的美丽眸子看着他,说道:“臭流氓,难道你不知道世界上有空调这种东西啊,本小姐刚刚参加了一个宴会,难不成你打算让我穿着一身棉猴去不成?”  刘芒摇头:“我没有那个意思,这个事儿也不归我管。你来这里是为了买东西吧,那你买吧,我回家了。”  刘芒把卫生巾塞进自己的口袋里,手插着裤袋就想溜,他每次遇到陈鲜鲜都会非常紧张,这种紧张很有可能是第一次小萝莉在浴室里拿瓶子削他的时候养成的不良习惯。  陈鲜鲜让开了路,刘芒从她身边匆匆而过,可是当他走过她身侧的时候,她的小手飞快的抽出了他的手,掏出来那包护舒宝,冷笑道:“什么时候你换口味了,用这个当餐巾纸了?”  刘芒知道今天这个小萝莉肯定不是无意间来到这里的,而是故意来这里找他茬的,索性就大大方方的说:“我给朋友买包卫生巾,怎么不行啊?你吃太平洋水长大的,管得这么宽。”  “我吃银河水长大的,什么事儿我都能管到。你还好意思说朋友,估计是你的小蜜吧,你不是未婚的人,结婚都已经这么长时间了,还跟别的女人勾勾搭搭,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做男人就要有做男人的样子,别朝三暮四朝秦暮楚,总想着什么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这是对你老婆的不负责任你知道吗?你还好意思笑,我要是你的话我就找个耗子洞钻进去,我一个小孩子都懂的道理你一个大人就不懂,还用得着我这样说你,难道你就不能在没事儿的时候,夜里睡不着觉的时候好好的想一想这些事儿。”  陈鲜鲜的声音不小,引来了不少窥视的目光,更有些人明目张胆的围观,都是一些大妈大娘之类的中老年妇女,看刘芒的眼神充满了不屑和不善。  刘芒看到陈鲜鲜的眼中的闪过狡黠的光芒,顿时明白了这个小妖精的阴谋诡计,原来是在诋毁他呢。他心中冷笑,心说你个小丫头片子跟我玩,要说天才我不如你,但是要说玩这些,你就算是再活二十年也不是我现在的对手。  刘芒的眼泪突然间流了下来,抱住了陈鲜鲜,她挣扎一下没有挣开,去踩他的脚也没踩上给他躲过。  “老婆,呜呜,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好啊,我都带着你去了十多个大城市,找了那么多的精神病专家还有心理医生,怎么就治不好你的健忘症和喜欢装成小孩子的老毛病呢。老婆,呜呜,你究竟要我怎么办才好啊。老婆,我们上学的时候,我不知道你有这个毛病啊,可是后来我们结婚了,你的毛病就突然间犯了,老婆,我不嫌弃你,但是你能不能稍稍的客服一下自己的烦躁脾气,这样对你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啊。”  陈鲜鲜知道刘芒这个家伙开始回击她了,她想要反驳,遗憾的是他已经把她的脸都给按在了他的怀里,根本就无法说话,气急之下狠狠的咬着他的肉,他倒是一点也不怕疼,直到她咬出血来都没当回事儿,她真想给他的肉咬掉了,不过嘴里的血腥味挺恶心的,那个场面也太血腥了,想想还是放弃了那个暴力的想法。  刘芒不管自己的肩头是多么的疼痛,继续演戏,要说前些时候在夜妙歌那里演戏真是没有白费功夫,现在他是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眼泪简直就像是自来水龙头,一打开就有,以前他虽然也是演技派,但一直缺乏大场面的考验,现在则不然,他已经成了经历过大场面拥有丰富实战经验的演技派,一有机会发挥,立刻就光芒璀璨,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老婆,我们走吧,明天还要去医院呢,呜呜,老婆…”刘芒抱着小萝莉走了,那些人都自动的让开了路,有的甚至还热泪盈眶,还有的女人问身边的男人:如果我有一天也成了神经病,得了健忘症,你会像他一样不离不弃吗?  男人连忙点头,心中却想:你要是长得像那个小美人一样水嫩,你就算是个白痴是个植物人我都要,关键问题你他妈的本来就比我大好多岁,还是个破鞋,老子要不是为了借点光会找你这个德行的啊,还他妈的好意思问这样的话,也不嫌恶心,你不恶心我还膈应呢!  超市里众说纷纭,刘芒已经抱着小萝莉来到了外面,走到一个黑乎乎角落里,他问瑟瑟发抖的小萝莉:“行了吧,你也咬过我了,也坑过我了,还想怎么着啊,别以为我欠你什么啊,我什么都不欠你的!”  陈鲜鲜狠狠的在他的脖子上咬了一口,直到出血才放开,然后气呼呼的挣扎着下了地,走向了停车场,那里有一辆奥迪等着她呢,是陈正道的那辆车。  车窗放了下来,里面出现一个中年男人的脸孔,他长得其貌不扬,甚至还有些乡土,可是那双看起来平淡无奇的眼睛不时闪现深邃锐利的光芒,他看着陈鲜鲜走过来,盯着她身后不远处黑暗角落里的刘芒,问道:“小院,你应该认识他吧?”  小院早就看到了刘芒,只是他不是那种喜欢把自己的想法表现在脸上的那种人,轻轻点头:“是的,认识。”  “只是认识?”陈正道好似随意的问,小院却从他的话里听出别的意味。  第169章父亲  小院犹豫了一下,说道:“他以前和我有仇,但是后来却救了我一命。上次在达石寨就是他救的我,也正是因为我,他老婆肚子里的孩子才掉了,可能还导致了终生不育。”  小院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相信以陈正道的智商不会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陈正道果然是没有再问。陈鲜鲜上了车,陈正道只是把大衣给她披上,并没有多问什么。  陈鲜鲜虽然今年才七岁多不到八岁,但是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这孩子懂事儿早智商高,陈正道和柳月溪都是脑子很够用的人,城府也深,但是比起自家的这个小女儿来说,却明显不够用。  如果说,江可儿已经是陈正道和柳月溪的骄傲,那么陈鲜鲜则是骄傲中的骄傲,足以自豪的说此生有女若此,已经毫无遗憾。  但是,陈正道和柳月溪也有遗憾,遗憾的就是江可儿那个将来会继承江家香火的大女儿和这个将来会继承陈家香火的小女儿,好像都对一个小子特别有好感,而江可儿那已经不是有好感那么简单,如果不是三年多前的那个事儿,估计外孙子现在都抱上了。  刘芒这个小子的出现,改变了很多东西,而在改变诸多的事物之中,最多的事情都是关于陈正道家里的,这让他不得不关注这个小子。  陈鲜鲜裹紧了自己的貂皮大衣,小脸在毛茸茸的衣领中显得越发可爱动人,只是嘴角那抹鲜血破坏了气氛,多出了几分妖魅之气。  “你喜欢那个小子?”陈正道叼着烟斗但是没抽,陈鲜鲜不喜欢别人抽烟,他这个当爹的也不例外,在她的面前,他从来都只是叼烟不抽烟,为的就是过过干瘾。  陈鲜鲜打了个寒颤,把大衣裹得更紧,望着窗外流逝的灯火,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间说道:“爸爸,我想我会嫁给那个男人!”  咔的一声响,竹木的烟嘴被咬裂,陈正道转头看着陈鲜鲜,问道:“鲜鲜,你是认真的?”,他没有把这个小女儿当成小孩子来看待,实际上那样看待她这种智商的孩子无异是一种巨大的侮辱。  “恩。”陈鲜鲜现在不想多说话,她伸出自己粉嫩的小舌尖舔了一下嘴角的鲜血,那咸味中带着一些甜味,那是他的味道,她喜欢这种味道。  陈正道继续叼着已经不能用的烟嘴,忍不住点着了烟,打开车窗狠狠的抽了两口,问道:“你姐姐和他的事儿,你应该清楚吧,他现在就已经是个有妇之夫,我搭进去一个女儿已经是极限,难道你想让我把两个女儿都搭进去吗?”  陈鲜鲜没有回答他的话,一直到奥迪车停下来的时候,她看着前面的红灯:“爸爸,爱一个人是没有理由也没有道理可言的,我现在是这么想的,当然有一天可能也会变,但是这种可能性一直都不会排除,所以如果有一天我嫁给他的时候,希望爸爸能够祝福我。”  陈正道已经抽了好几根烟,他把最后一口烟抽完,说道:“如果你是嫁给他的话,爸爸会祝福你,但如果你想要学你姐姐那样的话,我会把他给杀了,或者让他杀了我,别无选择!”  陈正道下了车,走进了别墅,陈鲜鲜在车里呆了一会儿,等小院把车停进车库里才下了车,打开那扇通向娱乐室的门时,小院听到她说:“会有那样的一天,爸爸,你会看到的。谁也不能伤害他…”  小院回到了自己在别墅后面的宿舍里,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他就有些纳闷,刘芒这个家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怎么能让这么多女人对他情有独钟,甚至他结婚了她们还不要命似的往上扑,就连个小女孩儿都无法幸免?想起他救自己那时的情景,他也不得不承认,那个家伙的确非常的爷们儿,很有些能让人心悦诚服的本事。  刘芒并没有看到小院,但是他看到了奥迪车里的陈正道。回家的路上,回想刚才陈正道看着他时流露的奇怪目光,心中有些不安。  陈正道的眼中有杀气,这种杀气是他复杂眼神成分中的四分之三,其余的是好奇和疑惑。刘芒略微一想,就明白了陈正道为什么会用这样的目光看着他,江可儿和陈鲜鲜都是他的女儿,跟他都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而他还是个结了婚的男人,任凭哪个父亲知道自己的女儿都喜欢这样的一个男人,恐怕都会气得要死,恨不能杀了那个男人才解气吧。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