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很纯很桃花_很纯很桃花第27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很纯很桃花

“恩,秋婶和九九一准能相中,走吧,我也没有专车接你们,咱们就坐出租车吧!”刘芒对于自己的状况一点都不感觉到丢人,只有那些真正没货的人才会心虚,他心里有底的很。  而且二楞是自己的哥们,就算是弄个板车来接他,刘芒相信他也不会介意,不接他也一点问题都没有,兄弟就是可以不在乎一切就是为了你好的那种人,有条件的都不叫做兄弟。  二楞当即点头:“没问题,走着回去都没事儿,咱们什么苦日子都过过,能有车坐就是幸福。”,他都没看张仙螺,女孩儿只是默默的跟在他的身边,一切都听他的。  刘芒很佩服二楞这家伙,悄无声息弄了这么个大美女,看样子还是嫩草,气质这么出众应该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孩儿,却这么听话,真牛叉,比他牛叉多了!  二楞什么也没拿,三个人直接走出了大厅,到了外面,还没有走到等着刘芒的那辆出租车前,就有一辆黑色法拉利一个急刹车停在了三人不远的地方,一个年轻人从车上跳下来,挡在三人面前,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张仙螺:“仙螺,你回来怎么也不通知我一下,我可是为你准备了很丰厚的生日礼物呢,这个死胖子是谁?”  张仙螺更紧的贴在了刘二楞的身上,冷笑道:“刘飞鱼,你说话客气点,他是我的男朋友,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质问我?”  刘飞鱼的脸色顿时阴森下来,不过很快又恢复了笑容,潇洒的耸耸肩:“看你,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但咱们好歹也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不会连朋友也做不得吧。这位哥们儿,想来应该是刘二楞吧,幸会幸会,久仰久仰。”  刘飞鱼伸出了手,刘二楞用力在自己的裤子上***了几下,才和他握手,憨笑道:“嘿嘿,我就是刘二楞,一个土疙瘩,见笑了。”  “不见笑,不见笑…哎呀,二楞兄弟,你这腿是怎么回事儿啊?”刘飞鱼眼中满是鄙夷和不屑,他是刘清明的侄子,对于刘二楞这个人的底细不说一清二楚也十之***,当然明白这腿是给小叔拿枪打断的。  刘芒在一旁已经看出了猫腻,而且从刘飞鱼一报他的名号开始,他就知道这小子是刘家的人,是刘清明的侄子。他和刘家仇深似海,这段时间把刘家的底细摸得很轻,虽然不涉及到那些隐秘的东西,但是人物关系还是非常清楚。  只是这个刘飞鱼,刘芒倒真是第一次见到,感觉刘家的人都不简单,没有一个好鸟!  刘芒手里本来还有一瓶水,他拧开来含了一口,站在了刘飞鱼的身旁,捏了一下瓶子咔咔响,刘飞鱼一转身,正好胳膊肘撞在了刘芒的肚子上,噗的一声,一口水都喷在了刘飞鱼的脸上。  刘飞鱼一闭眼睛,刘芒就连说对不起,从一旁保洁员的手里拿过一块抹布,在刘飞鱼的脸上擦了起来,那抹布脏兮兮的,擦完就不能看了。  刘芒还用力的在他的眼睛和鼻子上碰了两下,疼得他睁不开眼睛。  等到刘飞鱼睁开眼睛的时候,刘芒他们都已经坐上计程车走了,这厮没有注意刘芒,结果谁暗算他都没弄清楚,见旁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有的人还在捂嘴偷笑,他有些莫名其妙,也顾不得这些,开上跑车就往市区驶去,他想找人收拾收拾刘二楞。  刘二楞这会儿在车上笑得不行,张仙螺也笑得很开心,虽然刘芒用的手段有些小家子气,不过确实很解气,这就够了。  刘芒没有笑,等到两个人笑完了,他神色很郑重的说:“那个刘飞鱼不像是度量很大的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仙螺没有问题,二楞你要多加小心,回头我让陈龙过来跟着你吧!”  刘二楞也没有客气,点头说:“也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心驶得万年船。不过叉哥,那小子要是知道你刚才的事儿,估计你也很危险啊。”  “我不怕他,他们刘家现在也不至于为了我兴师动众,刘飞鱼更不敢把我怎么样,因为他一动我,就等于是启动了战端,他应该还没有这个胆量和魄力!”  第157章抽我吧  刘芒给陈龙打了个电话,他当晚就坐飞机来到了京城,这个时候,刘芒正和刘二楞在家里吃火锅,张仙螺回家了,让刘芒想不到的是,她竟然是那个大名鼎鼎京城张家的人,虽然不是直系,但背景还是深厚得紧,要不然不会让刘飞鱼那么上心。  陈龙来到,刘芒给介绍了一下,刘二楞和陈龙都是直爽的人,三个人坐下来一起吃火锅。  “叉哥,云总她们让我给你带了些东西,都在箱子里放着呢。”陈龙指着角落里放着的箱子,刘芒点了点头:“恩,你辛苦了,多吃点,别留肚子。”  陈龙的度量大,一般从部队里出来的人都是这样,能吃能睡身体好精力旺盛,那都是锻炼出来的。陈龙夜也不客气,低头猛吃,反正食材有的是,也不怕给吃打粮了。  刘芒和刘二楞现在的饭量和以前比起来大大不如,不过胃口好在还行,没有像很多人那样一有钱就把胃口弄没了,山珍海味吃到嘴里都没有味道。  “二楞,你和仙螺的事情,打算怎么办?”刘芒和云诺的事情虽然没有费什么周折,但那绝对是个意外,像张家这样的大家族,对未来的女婿要求肯定不低,刘二楞确实有才也有货,但毕竟只是个商人,其貌不扬还是个瘸子,想要娶张仙螺的话,估计不会太顺利。  在这种时候,需要出面的就是刘芒这个好兄弟了,当初刘二楞为了他瘸了一条腿,他这个当哥哥的要是不能成全弟弟的终身大事,那真是没有什么脸继续活着了。  想要帮这个忙难度很大,但是难度再大也要帮,这就是刘芒的处事原则。  刘二楞说道这个事儿神色有些忧虑,叹了口气,敲了敲自己的腿,这条腿光瘸了还不算,还总是会感觉不舒服,留下了后遗症。他沉吟一会儿道:“叉哥,说实在的我也没有想好该怎么办,其实我一直到现在都不明白她到底看中了我哪一点,在她身边围绕的都是要么有钱要么有势要么有才的人,随便挑出来一个都比我强,不知道她为什么就看中了我,感觉有些不靠谱。”  “从她的言行举止能够看出啦,她是个好女孩儿,而且她对你的感情应该很深,这样好的女孩子现在太难找了,你遇上了这是你的福气,不管有多大的难度,都必须要把这个事儿给搞定了。你放心好了,咱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咱们是一群人在战斗,这个事情,能搞定!”  刘芒其实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但是他不会说那些没有意思的话,都是兄弟,有条件要帮忙,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帮忙,如果能帮就帮,不能帮就不帮,那还叫什么兄弟呢。  刘二楞笑着点头,其实他心里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但是说来也奇怪,虽然刘芒并没有带给他多少幸运,但是直到今天,他还是对刘芒充满了信心,甚至比对他自己还要有信心。  撇开这个问题不说,三个人好好的吃喝了一通,吃完饭又一起看了会儿碟片,最近有几个新片子挺不错的,其中一个还是夜妙歌演的,这是夜妙歌的第一部影片,意义巨大,三个人虽然未必是夜妙歌的影迷,但对这个美人还都比较欣赏,尤其是刘二楞和陈龙,都是第一次看到夜妙歌,那个***劲儿就不用说了。  结果,看完了之后三个人都哭笑不得,原来所谓夜妙歌演的,就是给了一个隔着纱帘的剪影,还就不到一分钟得戏份,他娘的,灌水也不是这么个灌法啊。  “娘的,太能玩人了,这谁知道是不是夜妙歌啊。娘的,夜妙歌也不知道长的什么德行,传的都神乎其神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跟鬼似的!”刘二楞不满的嘟囔了一句,刘芒心说长得是挺好看,玩起来也很爽,就是不像传说中的那么温柔,实际上是个小辣椒,而且还是一个带着炸药包的小辣椒。  陈龙一直都保持着沉默,这个家伙不喜欢说话,职业习惯使然,天性亦使然。不过看他刚才那充满了期待的眼神,对夜妙歌的现身很有兴趣,遗憾的是他也给忽悠了,有点郁闷。  刘芒打了个哈欠,就去睡觉了,刘二楞精力充沛,估计熬一个通宵都没事儿,就不知道他和张仙螺干那个的时候会不会也这么精力旺盛,就他那一嘟噜的规模,估计能把任何女人弄得要死要活,外国人和他都没有可比性。  刘芒随便走了个神儿,没有往深层次想,毕竟想张仙螺和刘二楞那个有点不对路子,他洗了个澡,上网写了一章小说,传上去之后就关机睡觉。  果然,刘芒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刘二楞这家伙还穿着大裤头在客厅里看碟片呢,看的是《教父》,这个片子有三部,刘芒都看过,没有多少收获,刘二楞据说都已经看过了好几十遍,每一次看过都受益匪浅,有点邪门。  “早上吃点什么?”刘芒洗漱完问刘二楞,这家伙一点都没有倦态,眼睛里也没有血丝,津津有味的喝着汽水看电影,脸上带着他那招牌式的憨笑。  刘二楞随口说:“什么都行,吃了老多东西,都不饿了。”,刘芒见他入神,也没有打扰,二楞看电影的时候讨厌人打扰,从第一次和刘芒看电影的时候就是如此,现在依旧没变。  刘芒出门去买东西,本来陈龙要去的,刘芒没让,他出去正好呼吸点新鲜空气。要知道在伟大的首都,想要呼吸新鲜空气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刘芒在小区门口的早餐店里买了些豆浆油条包子粥和炒肝什么的,还有一些小咸菜,提着东西回了家。一进家门,刘芒就意识到气氛有点不对,进去一看,二楞正跪在客厅里,给秋婶拿鞭子抽呢,啪啪响声中,二楞雪白的后背上都苍了起来,一道道红印子都沁出鲜血。  刘九九站在一旁,也不敢说什么,要是惹毛了秋婶,连她一起都得挨收拾。不是她不想给哥哥求情,实在是不能明知道牺牲没有用还一定要去牺牲,那样做非常无谓。  看到刘芒进来,刘九九投来希冀的目光,刘芒提着早餐来到秋婶旁边,笑着说:“婶,差不多了吧,要是累了的话您就歇歇,要是不累的话您就继续,二楞受的风刚好,我看您还是抽我吧。”  第158章刘家的人  秋婶没有抽刘芒,而是狠狠抽了两下二楞之后就停了手,瞪了一眼刘芒说:“你也不用替他求情,你给我好好把事情办着,要是办不好可就不是鞭子抽那么简单了。”  秋婶把随身携带的小鞭子收起来,几个人坐下来吃早饭,二楞皮糙肉厚,那点小伤根本算不得什么,照样能吃能喝。陈龙没有上桌,他在一旁几口就解决掉了五个包子一杯豆浆。  安安静静吃过早餐,刘二楞没敢说张仙螺的事儿,刘芒就在一旁敲开了边鼓:“婶啊,二楞也不小了,是不是也该找个老婆了?就算是想要晚婚晚育,总得提前培养不是吗?”  秋婶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继续捻着自己的佛珠:“有什么话就说吧,不用拐弯抹角的,你的那点小心思,根本就瞒不过人。”  刘二楞有些紧张了,刘芒不紧张,他好像是随口说说:“昨天有个女孩儿跟二楞来了,长得很水灵,品性看起来也好…”  刘芒没有继续说,看着秋婶的脸色。秋婶沉默了好一会儿,问道:“什么人家的孩子,高门大户的我们可高攀不起,就是土包子,不要去想着吃什么天鹅肉,还是庄户人家的女儿本分。”  一听这话,刘芒刘二楞和刘九九都有些挠头了。刘九九是倾向于刘二楞的意愿,但是这个事儿她还是帮不上忙,关键问题是她在母亲面前没有刘芒好使,更没有刘芒那么有力度。  “秋婶,您说的对,可您也知道,缘分这种事儿不是指哪儿打哪儿而是碰着谁是谁,庄户女儿是好,淳朴善良还听话,不过像二楞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应该找个能够在事业上对他有帮助的老婆才是,这个女孩儿挺内秀的,对二楞的事业发展肯定有很大的帮助。”  刘芒这是硬着头皮往上闯,以前他可不敢这么和秋婶讨价还价,可是刘二楞为了他命都舍得出来,他还有什么舍不出来的呢。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