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很纯很桃花_很纯很桃花第25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很纯很桃花

吧干什么,自己在家里上网不是更爽吗,他又不玩网络游戏,非得找网吧玩。  游戏厅里的人很多,基本上来这种地方的都不是什么太正经的人,这不是说带着歧视的眼光看问题,而事实就是这样,干正经事儿的人谁会往这种地方跑啊,都忙着呢。  乌烟瘴气,见刘芒是个生面孔,有几个小年轻看他的眼神就不善。刘芒懒得理他们,这个地方民风彪悍,甚至都不是彪悍,有的根本就是亡命徒,有多少客商到了这种派出所都不知道具体有多少在住人口的地方,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好像给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刘芒自己也不是善类,不过他可不是喜欢找麻烦的那种无聊人。他一个有家有口的人,犯不上跟人计较别劲,不过他是不喜欢吃亏的,要是有人找麻烦,他绝对不会客气。  刘芒很少玩街机,基本上就是送币子的那伙人。他玩的有点上火,把街机干的直晃悠,这里很多人都是这样,他这都算是轻的了,有的恨不能把机器给干碎了呢。  “你他妈的干啥呢,傻比!”旁边的机器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正是刚才不是好眼神看刘芒那几个人中的一个。  刘芒转头看了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是跟我说话?”  “草你妈的,不跟你…”  “傻比!”  刘芒没让他说完,抓住他的头发一下子就撞在了墙上,那小子顿时就倒在了地上,给干晕过去了。刘芒没事儿人一样继续玩,那小子的三个同伙一见刘芒这么狠,都不敢大意,从口袋里抽出了蒙古剃,要给刘芒放血。  “哎,你们他妈的干啥呢,在老子这里得瑟,把刀子给我收起来,要不然就弄死你们!”游戏厅里间出来一个大胖子,黑胖黑胖的非常强壮,那三个小年轻一见他顿时就变了脸色,赶紧收起刀,把那个同伙抬走,临走时都狠狠的盯了刘芒一眼。  刘芒根本就没当回事儿,他不是多么大意,而是这四个小子肯定不是什么厉害人物,单单是亡命徒的话,就凭他们那点本事,也就是送死的货!  “哥们儿,下手挺狠啊。”黑胖子坐在了刘芒旁边的机器上,玩那个小子剩下的币子,他的手法比刘芒的还烂。  刘芒低头玩游戏,淡淡一笑:“还行吧,不狠点就给他们放血了。”  黑胖子摇头:“他们不敢,在我的游戏厅里,谁要是敢给人放血,我就敢让他放横。哥们儿你住在村西头吧,听说你是个大夫?”  “算是吧,手法不高明,混口饭吃。”刘芒把币子玩没了,又让服务员给拿了十块钱的,去赌币机那里玩。黑胖子好像对他非常感兴趣,又来到他身边,玩着旁边的赌币机。  第146章巴根一家  刘芒不知道这黑胖子什么意思,他不喜欢给人纠缠,默默的玩了一会儿,刘芒把十块钱的币子都输掉,就离开了游戏厅,那个胖子倒是没有继续墨迹。  刘芒从游戏厅里出来不远,走过一个街角的时候,就顺手从一个坏了的花坛上拿起两块砖头,转过那个小弯,他就笑了,那四个小子就堵在那儿呢。  这个地方最适合下手,刘芒早就猜到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只是想不到他们真就等在这里,一点创意都没有。  四个小子都拿着蒙古剃和钢管木棒,也没有说话,直接就奔刘芒来了,看他们的意思,都是手上有血甚至命案的那种亡命徒,一动手就是奔着要命来的,眼睛都发红。  刘芒先狠狠来了两板砖,直接就把两个人的脑袋打破,撂倒在地,接着抽出了自己的皮带,啪啪两下,抽在了两个人的脸上,丧失了战斗力,他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派出所就来了人,所长和刘芒认识,二话不说带人就走,先狠狠收拾一下再说。  “刘总,去喝两盅啊。”所长是个大酒包,他老爹的胃病是刘芒给治好的,这家伙是个孝子,对刘芒那是当成恩人来看待的,而且他也喜欢刘芒这种低调但是很牛叉的猛人,刚刚刘芒又放倒了四个小子,更让他敬佩不已,他要是遇上了估计都不会这么生猛。  刘芒本来是不想喝酒的,不过他喜欢和所长同志喝酒,这厮是个话篓子,但是说出来的话不招人烦,都是一些非常有趣基本上原创的题材,刘芒喜欢听这家伙忽悠。  “好啊,去哪儿喝?”刘芒没有犹豫。所长就说:“当然是去我那里了,你家收拾的太干净了,我不敢给弄埋汰,要不然给琪琪格知道了,肯定会去我老爹那里告状,还是免了吧。”  刘芒哈哈大笑:“你巴根也有害怕的人,好,那就去你家,正好我也想念嫂子做的手把肉了,有新杀的肥羊吧?”,他和巴根从来不客气,实际上蒙古人也不喜欢客气的人,他们都喜欢直来直去,就算是现在已经有不少人沾染了汉族人的客套,但是绝大多数蒙古人还是保持着原来的豪爽直率,巴根就是这种人。  刘芒先回家取了两瓶茅台,这可都是飞天茅台,一瓶上万的好酒,巴根一看到这酒眼睛就直了,就差没有流口水:“好酒,好酒,太讲究了,刘总就是刘总,这酒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啊,刘总威武!”  刘芒打开巴根伸出来的大拇指,笑着说:“这也不是我能耐,而是我的朋友挺厉害的,不过这玩意儿就是太贵了,她要是不给我拿的话,我自己也不会消费这种东西。巴根大哥,你的运气好啊,好东西都让你赶上了!”  “哈哈,那当然了,这万把块钱的好酒,还真是第一次有机会喝呢。快走吧,我的馋虫都给勾出来了!”巴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喝酒,刘芒就快步跟着他去了前面那条街上的小二楼,那里就是巴根的家。  巴根的家境很好,他老婆非常能干,家里有自己的牧场,还有一家副食批发,单单是副食批发这一块,每年最少能赚个二三十万,牧场那边利润在六七十万左右,不过这都是近年来的事儿,以前没这么赚钱,倒是因为天灾人祸的赔了不少钱,家里有存款是三年以内的事儿。  巴根的老婆也是个蒙古女人,长得高大丰满,皮肤有些粗糙,但是眉眼挺好看,据说当年可是镇上的一朵花,不知怎么就给当时还是个小民警的巴根拿下,后来就生了好几个孩子,一朵花就变成了现在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  “刘总来了,快坐,阿穆尔,去把冰箱里的羊拿出来,今晚杀的那只!”巴根老婆非常热情,对于刘芒这种有本事还非常真诚的汉人,她并没有排斥心理,不过对于那些虚伪狡诈的汉人,她从来都不会给好脸色看,她是个爱憎分明的女人!  “嫂子,我最喜欢你做的手把肉了,就来这个啊。”刘芒也知道巴根老婆的性格,直接来实在的,巴根老婆就喜欢这样,哈哈笑着说:“就知道你最喜欢这个,放心吧,我肯定让你满意。”  “刘总,过来,吃点奶豆腐。”巴根招呼着刘芒,他小女儿桑芽跟着往桌子上摆东西,刘芒坐下来,吃了块奶豆腐,就啃起了腔骨。  这腔骨的做法是巴根和刘芒学的,用的是***羊棒骨的做法,肉没多少,但是啃着很有意思,最有意思的莫过于用吸管吃那棒骨里面的骨髓。  “桑芽,最近考试糊巴没有啊?”刘芒吸着骨髓,和桑芽开着玩笑,小丫头是琪琪格的同学,不过和琪琪格的优异成绩不一样,她每次考试都打狼。  桑芽不爱学习,她喜欢干活儿,巴根常说这个女儿就是干活儿的命,刘芒深以为然。巴根家有钱,不怕往儿女身上花钱,但是也不会勉强他们做什么,反正就算是他们啥也不是,做父母的也给他们攒够了足够的家底,等到将来蹬腿那天一分,谁都有份儿。  不过,越是这样,巴根家的孩子越是有出息。大儿子已经考上了北大,二儿子进入社会早现在是一家大公司的经理,小儿子阿穆尔现在已经被体校特招,是长跑方面的重点大茄苗子,大女儿现在***工作,是注册会计师,只有小女儿桑芽差点,可是这孩子干活儿那是灵巧利落,而且还非常懂事儿,谁看见谁都要伸大拇指。  “刘叔叔,你别老说我糊巴,我这次可及格了,咯咯…”桑芽长得不像母亲,也不是很像父亲,倒是像她那个漂亮的姐姐,皮肤白皙,轮廓很深,是个美人胚子。  刘芒大笑:“好,好,叔叔上次好像和你打赌了是不是,认赌服输,喏,这是手机,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了!”,他把自己的卡从手机里拿出来,放到另外一个手机里,这款带着很多功能的手机就给了小丫头。  桑芽非常高兴的接过了手机,熟练的摆弄起来,点头说:“刘叔叔,你是个信人,很好,我回头把姐姐电话号码给你,让你跟她处对象!”  第147章再遇小院  刘芒和巴根噗的一下,把刚喝到嘴里的酥油茶都给吐回了碗里,巴根咳嗽起来,刘芒笑道:“桑芽,叔叔孩子都要出世了,还跟你姐姐处对象,哈哈,你可真是个小财迷啊。”  桑芽不忿的说:“我早就知道你结婚了,也知道你要有小孩子,不过那有什么关系呢,现在的男人厉害点的哪个不好几个老婆啊,我姐姐长得很漂亮,就当你二老婆好了,我还小,长大了再当你三老婆,跟你说,你可是捡到大便宜了,我和姐姐可都是村里的两朵花呢。”  巴根不停的咳嗽,给自己女儿的话整无语了,巴根老婆却哈哈大笑,在厨房里说道:“桑芽倒是有眼光,要是我年轻二十岁,遇上刘总这样的好男人肯定不会放过的!”  刘芒心说就算是您年轻二十岁,就这体格子我也不敢要你啊,再说了,我老婆多漂亮啊,我身边的漂亮女人多得是,会跑这么老远的地方整个媳妇儿,有毛病吧我。  巴根大笑,拍了拍刘芒的肩头说:“没错儿,刘总可真是个好男人,有能力有才华没有不良嗜好性格也好而且还非常勇敢,像你这样的好男人真的是太少了,要是当年你是我的对手,我肯定只有输这个结果了,就不会有今天这些儿女们。桑芽,你将来要是能找个这样的男人,就算是二婚的老爹都同意。”  桑芽咯咯一笑:“到时候再说吧,我的眼光可高着呢。”说完,小丫头白了刘芒一眼,拿着手机跑回自己屋里玩去了。  巴根虽然明知道刘芒的手机肯定不会便宜,却没有再提起这件事儿,蒙古人都是信守承诺的人,既然打过赌,就要认赌服输,而且他也知道刘芒不是那种津津计较的人,要不然也不会拿价值上万的好酒来,这酒大半都是巴根喝,刘芒现在喝酒基本上就是浅尝辄止,不会贪杯。  菜一道道上了桌,最后是巴根老婆的拿手好菜手把羊肉,众人都上了桌,谈笑风生吃了起来。桌子是蒙古人的那种矮桌,坐着吃饭虽然有些窝得慌,不过有靠着的地方很舒服。  饭还没有吃完,巴根老婆就接了个电话急匆匆走了,说是牧场那边出了事儿,有不少牛羊都在吐白沫子,已经不会动了。  刘芒也没有心思再吃了,就跟巴根一家开上2020披星戴月的去往牧场。  村子距离牧场有六十多里,路虽然不是很好,但是2020的性能真不是盖的,用了不到八个小时就杀到了,牧场的圈棚里面亮着灯,牛羊的叫声不绝于耳,巴根老婆急匆匆的跑了进去,刘芒他们随后赶到。  吐白沫子的牛羊最少也有一两百头,而且这个数目好像还在增加,已经死掉的就有二三十头,其中羊要多一些,保守估计,现在的损失就高达几万元,巴根一家都有些焦虑。  兽医已经来了,可是却根本对这种情况没有办法,因为这些牛羊的症状实在太奇怪了,心里都直打突,害怕是什么可怕的传染性病毒,要是那样可就糟糕了,不但牛羊危险,人也危险。  刘芒看了一下几头牛羊,无意间他看到一头羊吐出来的白沫里有紫色的东西,他觉得这东西非常眼熟,用小棍扒拉出来看了一下,眼睛突然间一亮,他又飞快的看了其他牛羊的呕吐物,确认了病情,就大声对巴根老婆说:“嫂子,这些牛羊都吃了紫心草,赶紧用醋精和面碱泡水灌下去,晚了就不赶趟了!”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