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很纯很桃花_很纯很桃花第18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很纯很桃花

刘芒没有选择,只能上了江玉郎为他准备好的冷藏车,车里装着一下子冷冻肉,他就在那些肉中间一个摆好的空隙里呆着,冷藏车途中被检查了好几次,幸好早有准备,那个空隙弄得非常巧妙,才没让人发现他,但也弄得他心惊肉跳。  冷藏车连夜出发,第七天清晨的时候,刘芒给放了出来,这里却不是什么山沟沟,而是一个异常繁华的城市,看着路边的招牌,刘芒才晓得自己来到的是比五家集那里更加靠近边境的墨河。  五家集那边还是秋天,墨河这边感觉好像已经是冬天,就算刘芒穿着羊毛内里的军大衣,还是觉得有些冷。天还没有亮,司机给了刘芒一个提包,把他安顿在一个招待所里就走了,临走的时候让他天黑的时候去城北善家围子的三元货站找老朱头。  刘芒给司机买了一条烟送走,躺在招待所散发着潮气的床上,他一点睡意都没有。这几天他一直都没有打电话,事实上他的手机卡已经扔了,短时间内不能和任何人联络,这都是江玉郎嘱咐好的事情,他不能乱来。  京城刘家的势力非常强大,这一路上光是检查就多得吓人,好几次还是军方出动,敢这么明目张胆公器私用的家族,强大到什么程度可想而知。  人总是喜欢高估自己,刘芒这段日子本来觉得自己挺牛叉了,可是真正惹到了茬子上,他才发现自己原来还什么也不是!  是不是都无所谓了,现在刘芒最大的希望就是刘二楞的腿可以没事儿,但这种情况出现的几率微乎其微,甚至刘二楞是不是会因为他的痛下杀手而遭殃也难以预料。  但是,刘芒还是不后悔那么做。如果他眼看着自己的兄弟给刘清明那个杂碎打碎了膝盖骨还无动于衷只为明哲保身的话,那么他就白活这一辈子,这个仇很有可能就一辈子也报不了!  现在,刘芒虽然有着随时被抓捕然后枪毙的危险,刘二楞也不一定安全,但是那仇报了,两条命怎么也解了恨,唯独遗憾的是那个杂碎的心脏长偏了,那一枪没干死他,刘芒后悔当时没多开几枪!  刘芒明白自己那几枪打出来多大的麻烦,他很有可能这辈子只能过藏身暗处的日子,江可儿那只到嘴的天鹅飞了,叶媸她们也将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好在他这辈子还有过那么一个名叫云诺的小美人,更亲过摸过江可儿叶媸柳月溪甄可爱那样的美人,就算是死了,他也没白托生一回。  刘芒是个做了就不会后悔的人,他纠结了一会儿,就彻底放下了一切,那些过往他什么都不想,把潮乎乎的被褥往地上一扔,铺上了大衣插好门就呼呼大睡起来。  刘芒做了好多的梦,可是醒来的时候却什么也记不起来。外面传来了吵嚷的声音,是警察在查房。  刘芒不知道刘家的势力是否已经渗透到这里,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看了一下这个房间,根本就避无可避,想了想,他狠狠的在自己脸上揍了很多拳,然后继续躺下睡觉。  警察过来查房了,刘芒的门没关,他们走进来拿手电照了一下刘芒那张已经变得肿胀青紫的脸,根本就看不出原来的样子,警察扒拉醒他,朝他要身份证。  刘芒愣愣的看着他,嘴角流着口水,看起来像个白痴。警察皱了皱眉头,问老板是怎么回事儿,老板是个机灵人,他不想惹麻烦,就随口说不清楚,反正来的时候就这个德行,当时太困也没有注意这些。  老板和警察是熟人,警察也明白有些规定是死的,可人是活的,他也不过是例行公事,拿手里的照片对比了一下,发现一点都不像,就没有继续盘问,去了下一个房间。  第105章身世  刘芒躲过了一劫,警察那边刚走,他也离开了招待所。天早就黑了,现在已经是夜里十点多钟,街上更加的繁华熙攘,他很容易就在街边打了一辆车,去往城北的三元货站。  三元货站所在的地方就在码头附近,和五家集的四通物流差不多,只是规模要小的多,但生意非常红火,许多人正在装卸货物。  刘芒问了一下门卫,门卫告诉他老朱头就在院子最后面的那排库房里面住,朱老头是这里的厨子兼库管。  刘芒提着包压了压帽子,专门挑黑道走,不想给来来往往的人关注,很快就走到了院子最后面,那里有一排看起来黑咕隆咚很高的仓库,这么一大溜的仓库就在树林子当中,给人一种鬼气森森的感觉。  好在,这仓库还有个地方是亮着灯光的,却不像是电灯,而是摇曳的烛光。  刘芒朝那个有光亮的地方走去,那是一扇虚掩微开的大铁门,灯光就是从里面透出来的。他拉开了那扇门,看到一个老头正在一个放着烛台的桌子旁边点着炉子。  这里也是仓库,但是里面有些空荡荡的感觉,只有远处放着一些钢管之类的东西,白皑皑的上满了霜。仓库里很冷,好像比外面还要冷上几分,刘芒的脸上本来就有些疼,到这里就越发的疼痛,冻脸。  刘芒把棉帽子往下拽了拽,低声问道:“您好,大爷,您姓朱吗?”  老头好像是没听见,继续撅屁股在那里鼓捣炉子,没有引柴,老头在那里拿火柴点树枝子,怎么点也不着,看着他那哆哆嗦嗦的劲儿,刘芒都替他累的慌。  “大爷,我来点吧。”刘芒蹲下身去,从老头的手里拿过火柴,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把剩下的几根烟放在桌子上,用烟盒当引柴,把树枝点着了,有点冒烟,他拿起一旁的小撮子扇了几下,火旺起来以后,就不再燎烟。  老头蹲在炉子旁烤着干巴巴好像老树皮一样的手,问道:“小子,你是谁啊,怎么找到我这里来了?”  刘芒也烤着手,脸上的痛感好了很多,拿一根烟点着递给了老头,自己也抽上一根,说道:“是狼崽子让我来找你的,我姓刘,叫刘芒,大爷你叫我小刘就行了,要不就叫我小名小叉!”  狼崽子那应该是江玉郎的外号,刘芒走的时候,江玉郎就让刘芒找到一个老朱头的时候提狼崽子,对方就能给他照顾。刘芒不知道江玉郎和这个老朱头以前有过什么样的故事,但想来应该是关系匪浅,只是江玉郎在五家集富的流油,这个老头却在这里遭罪,对比太过强烈了些,若是真正的好朋友,应该不会眼看着自己兄弟好友受穷遭罪吧?  “狼崽子,原来是那个小子啊。”老朱头盯着炉火,默默的抽着烟,满是皱纹的老脸轮廓很深,看他的脸盘,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超级帅哥。  “小子,你说你叫什么?”老朱头好像突然才想起他的名字,又问了一遍,刘芒觉得老头神叨叨的,也不嫌麻烦,把自己的名字又说了一遍。  “刘芒,小叉…这名字是你父母给你取的?”老朱头好像对刘芒的名字非常感兴趣,刘芒摇头:“我是个弃婴,是我养父给我取的名字。”  老朱头的神色激动起来,他狠狠的抽了一口烟让自己冷静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哦,那你养父想来不是正经人啊,怎么取这么个名字呢,怎么听都是流氓。对了,小叉这个小名是怎么来的啊?”  刘芒闲着也是闲着,既然这个老头就是他要找的正主,他也就安心在这里消磨时间:“小名是因为我有一个东西,就是这个。”,他觉得这个老头很可靠,第一观感就非常好,索性也不隐瞒,把那只水笔拿出来,拧出小叉子。  老朱头的眼角颤抖了几下,接过小叉子认真的看了一会儿,突然间非常郑重的说:“孩子,你知道不知道,这个小叉子代表着什么意义?”  刘芒愣住了,轻轻摇头,问道:“大爷,莫非你认得这小叉子?你认得我爹?”  老朱头叹了口气,用力的点了点头:“孩子,我又岂止是认识啊,你爹是我的兄弟,我同母异父的兄弟,他随父姓刘,我随母姓朱,江玉郎其实也认识你爹,只是这个老家伙可能还没有认出你来!”  刘芒这下不是愣住了,而是有些傻眼,手里的烟烧着手都没有察觉:“什么,你是我爹的兄弟,你是我大爷?”  “不是大爷,我是你叔叔,刘朱比我大三岁,我叫朱聂!”朱聂伸手摸了摸刘芒的头,慈爱的看着他,微笑说:“刘朱和你并非没有一点关系,其实他是你的堂伯,我和你的关系更复杂一些,我既是你的堂伯,也是你的舅舅!”  刘芒越发的搞不懂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了,朱聂看出了他的疑惑,便说:“你的父亲是现在京城刘家的嫡长子刘清浊,你的母亲是聂家的嫡长女聂香榭,刘家和聂家是世仇,可是你母亲却偏偏爱上了刘清浊那个混蛋,后来为了他还离家出走,但最终还是给刘清浊抛弃了,她是个倔脾气,感觉自己没脸回聂家,就去了深山老林,我哥刘朱一直都爱慕你妈妈,但因为年龄差距太大,所以一直没有表白,为了照顾你妈,他放弃了亿万家产,毅然决然的跟着你妈走了,不知所踪。后来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我也远避他乡到了这里,一直到现在!”  刘芒感觉自己好像是掉进了一个梦幻的世界,怎么听着这都像是一个故事,而不是活生生的现实。以往他看过那些虚构的小说里,好像都有类似的桥段,什么豪门什么恩怨什么隐姓埋名什么私生子之类种种…  刘芒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突然间自嘲的一笑:“那这么说,我把自己的某位哥哥差点给毙了,还给自己的舅舅打了一巴掌…可笑,可笑啊,哈哈哈!”  第106章小表弟  朱聂说的轻描淡写,刘芒却想得到当年的事情肯定不会那么简单,而且还可能是腥风血雨刀光剑影,两个家族的恩怨,嫡长子嫡长女的爱情,背负了太多太多沉重的东西,生在那样的家族里,本来就不该有那么多的自我,太自我就不应该生在豪门之中。  一入豪门深似海,无情向来帝王家。  “舅舅,你到底是因为什么来到这里的呢?”既然已经确认了自己的身份,刘芒就改口叫朱聂舅舅,虽然这个舅舅已经老得能当他爷爷,但这么叫也没有感觉多别扭。  或许是血缘的关系,亲人一见面,哪怕以前还素未平生,却还是会从心底生出一股子无法言说的亲切感来。  朱聂叹了口气:“孩子,这个故事就长了,我们先不说这个,肚子饿了吧,咱们先吃点东西,回头我给你说说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那个不急,来日方长。”  说完,朱聂就去旁边的厨房里忙活起来,刘芒也跟着过去忙活,爷俩折腾了十多个菜,仓库这边也暖和了,坐下来热热乎乎的吃喝起来,吃喝时候,两个人就都说了一下到这墨河的来龙去脉过往种种。  刘芒的来龙去脉自不必说,朱聂来到这墨河,却是有一段很曲折的故事,概括说来,就是刘家和聂家因为刘清浊和聂香榭的事情大为光火,相互之间进行了大肆的火拼,朱聂因为身份特殊,就成了双方斗争的牺牲品,被迫离开京城躲到了墨河。  后来,聂家人觉得对不住他,曾经派人过来找他,不过他已经厌倦那种尔虞我诈的生活,看穿了锦衣玉食的真相,就没有回去,一直都在墨河这边呆着,偶尔也会过境出国去溜达溜达散散心。  “别看你舅舅现在好像个要饭花子似的,就算是没有聂家补偿我的那些股权,我在花旗银行的那些钱经过这么多年的投资,也是一大笔财富。只不过再多的钱也就那么回事儿,感觉不到什么成就感和幸福感,如果你将来需要的话,你就拿去用好了,就是不知道现在到底是多少了,好多年都没过问。”  朱聂喝多了,说完这话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刘芒把老头搀着放到一旁的床上躺着,把炉火烧得旺旺的,他就坐在那里默默的喝着酒,望着炉火想着自己的身世,想着自己那位聂家嫡长女身份的母亲,究竟是死了还是去了什么地方,无从得知!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