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功夫帝皇_功夫帝皇第55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功夫帝皇

压在女子身上,还有一条手臂被她紧紧抱在怀里当抱枕……顿时吃了一惊,这一惊非同小可。  仔细看去,这身段,成熟的御姐风范,不是李孝利又是何人。  往四下一看,才发现不是在自己家里,而且身下硬邦邦的,居然睡在地板上。  拍了拍头,“这倒霉催的,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幸好裤子没脱,但清晨的反应却坚实的顶起……他屁股往后缩了缩,隐隐庆幸未失马蹄,又有点小失望。  他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手臂一动,立刻就将李孝利给弄醒了。御姐迷糊的睁开眼,望了望自己怀里抱着的抱枕,蹭了蹭,李东来立刻直舒气,柔软的触觉让他反应更激烈了,他下意识的就捏了捏。  身体上传来的感觉彻底惊醒了李孝利,她猛然扭头往后一看,正好看到一个结实的胸膛,然后视线往上,顿时四眼相对……她一哆嗦,放开李东来的手臂,翻坐了起来。  李东来甩了甩发麻的手臂,坐了起来。得了便宜还卖乖,装模做样叫道:“好麻。”  李孝利即使神经再大条,此刻也红了脸,飞快检查一下身上。只见自己挂着半只  ,一半ru房露在外面,刚才还被那只大手抓了几下。外衣也不知飞到哪去了。她赶紧从地板上一蹦而起,找了床单裹在身上,红着脸道:“东来,你怎么在我家里?”  “我也想知道,貌似我喝醉了,后来就不记得了。”李东来往四下找自己的上衣,看了一遍房间居然没找到。  李孝利红着脸,还算镇定,心里却又忐忑不已,问道:“我们……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李东来翻身站起,摊了摊手,“你都看到了,我抱着你睡了一晚上,也许还干了点别的……”  “啊,干了点别的?!”李孝利惊叫。  李东来头疼的挠了挠头,心道:老驴,以后再也不能再让我醉酒了,这招忒狗血。某驴不知羞耻,挠了挠驴耳朵,‘昏招乎?妙招也。看你现在多爽,真实贱人……’“孝利姐,别叫那么大声,被你吵死了,我听得见。”  李孝利:“……”  李东来挠了挠耳朵,问道:“nuna,你有什么感觉?”  “啊……什么什么感觉?”李孝利迷糊的叫了一声,有点魂不守舍。  李东来皱了皱眉,颇有点失望:“没感觉麽,那就是没发生什么事。”  “……”他这是什么意思,李孝利脸红了,难道他还期望发生点什么事?  毕竟不是真的《宿醉》,他们昨天晚上也没嗑。。药。不说醉得一塌糊涂的李东来。李孝利仔细想了想,还真让她想起一些大概,然后……然后脸上就更红了。她依稀记得,是自己主动应承送醉酒的李东来回去的。却把他带到了自己家里,然后回到家又迷迷糊糊的脱起衣服来,还……还主动索吻了。  “孝利姐,我的衣服在哪?”却是没找到衣服发问,将李孝利从瞎想中叫醒。  “你……你先出去。”  李孝利再也不复那很cool的御姐形象,羞涩地不行,裹着床单蹦过来就将李东来推出了房间,“碰”的一声关上房门。  李东来被推了出来,咧了咧嘴,在客厅地上找到了自己的外套。本欲穿上,但刚拿到手里就有一股子酒味,他厌恶的抛开。光着上身在客厅里转悠,拿出手机,发现有几条短信,都是罗德罗发来的。询问他在哪里?李东来回复一下后,感觉喉咙里发干,又喝了一杯水。  片刻后,李孝利依旧红着脸穿戴严实的从客厅出现。看到李东来轻松的表情,她长长舒了口气,幸好他不知道。只不过这人已经找到了衣服,干嘛不穿上?  “你……先穿上衣服。”  “衣服上都是酒味,怪臭的。孝利姐,我待会还要去录制虎东哥的节目,洗手间在哪里,要洗个脸。”  “哦,在这里。”  李孝利回过神来,赶紧走过去,带着他进了洗手间,“用这个牙刷,是新的。”她找了个牙刷递给李东来。表面上尽量装作镇定,但其实内心颇不平静。她倒是很佩服李东来,跟自己睡了一晚上,居然若无其事的样子。  李东来接过牙刷,两人站在洗手间,面对那块大镜子。李东来忽然愣了愣,摸了摸脸上的口红,然后转头看向李孝利,“nuna,我们昨晚上接吻了?”  “啊——”李孝利正魂不守舍,被李东来突如其来的一问,顿时不知所措,“什么……什么……”  李东来将脸凑到镜子前面,仔细打量,发现那真的是个红唇印记,而且那位置还在嘴唇边上。  李孝利无所遁形了,脸上“唰”得一下红的不得了,“天啊,我被发现了。偷吻自己的弟弟,还被发现了。”正文 283:太荒唐了,我的生活  李东来放下牙刷,转过身来表情认真的对着李孝利,赤果果的上身肌肉线条,让李孝利不敢正视,“孝利姐。”  “干……干嘛,不是我,我不知道的。也许是朴艺珍……对,肯定是她。”www。13800100。com  李东来无语,“孝利姐,你跟上一个男友分手多久了?”  “……”李孝利莫名其妙,“干嘛问这个?有好几年了。彼此合不来,就分手了。”她的情史太混乱了,搞的自己都没信心。被弟弟问起来,突然有点小小的自卑。  李东来若有所思道:“这么久了,难怪。不如我们再试试吧。”  “什么,试什么?”李孝利愈发莫名其妙起来。  李东来很有兴趣的看着李孝利,这副忐忑不安的表情出现在天不怕地不怕的李孝利身上,还真是非常动人呢,“昨晚的那个。”他迫近一步,几乎要将胸膛贴到李孝利身上了。  李孝利直感觉脸上的温度“唰”一下直线上身,火烧火燎起来,她羞愤不已,吼道:“呀,李东来,我是姐姐,你想什么呢,这是小孩子过家家麽,随便乱试。”  “不然怎么办,我很担心你呢,孝利姐。”  李孝利这回听懂了,“担心我什么,担心我乱找男人?”但是听懂了不代表就能接受,她更加羞愤,“呀!李东来,你乱说什么!”抬手就要给李东来一个耳光,但耳光挥到一半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李孝利微微一愣,继而便被一股大力拉扯,她一个踉跄,陡然跌进李东来怀里。  双手撑起李东来的胸膛,顿时感觉这胸膛是烫手山芋一般,刚一接触立刻反射似得弹开。但紧跟着,腰肢上又被一双大手揽住,将她紧紧贴向“烫手山芋”。透过镜子,她能看到自己的脸红的像一只炒熟了的虾子,直愣愣不敢抬头看他。  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你知道了对不对?”  李东来笑道:“知道什么呀?”  李孝利大羞,“昨天晚上的事情……”  李东来“哈哈”大笑,本来是不太记得起的,但是刚刚喝了杯水貌似记起来了一点点。  李孝利无地自容了,索性将脑袋埋在胸口上,不敢抬头。很cool的御姐,今天万事不灵了,在这家伙面前屡屡吃瘪。《家族》几人,感情好的像一家人似的,李孝利也拿李东来、大成当自己的晚辈弟弟。现在自己居然情不自禁借酒显露的本性,居然还吻了自己的弟弟,居然还被发现了,简直不敢想象……“你,你会不会看不起我……噢……”话还未说完,就被一张大手插进头发林里,强行掰过她的脑袋……  “干…干什么?我是姐姐啊……”声音微弱不像抗议,更像呻…吟…  李东来上下打量着这极品御姐,李孝利刚刚在房间里就已经将自己包裹严实了,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衫,露出锁骨如瓷器般的肌肤,但这种衬衫穿在她身上,却将她完美的身材更突显的丰。盈。饱。满,也在胸前隆起一道诱人地优美弧度,随着急促呼吸微微颤动着,荡起一圈圈水波样的纹理,而那烟霞笼罩的容颜下,更多出一份性感。略显黝黑的皮肤,只会是性感、性感更性感。  她的下身穿着黑色的长筒裙,裙摆的下沿恰巧遮挡住圆润的双膝,这打扮虽然端庄得体,但那段曼。妙的风。流。体态却无法掩饰,除了知性女人所独有的魅力之外,那种性。感美女。诱。惑的气质,更让人望而心动。  望着那张光艳逼人的如花俏脸,李东来艰难地笑了笑,撑着身子俯身贴近,这倒不是他刻意动作,而是现在的情况的确很糟,已不需要伪装。  李孝利惊慌失措,又略带期待的心情下……然后便被一张略带酒气的大嘴一口吻住。  她顿时迷乱了,云里雾里,恍若天上地下乱飘……  “哗啦……”  一声巨响,狭窄的洗手间大理石平台上的化妆品、瓶瓶罐罐,全被猴急的某人一把全推扫干净。“我的化妆品——”李孝利一声急叫,居然还有闲暇顾虑自己的化妆品。紧接着,她还未反应过来,身子便腾空而起,坐到大理石台上了。然后再次被一具强有力的胸膛压了上来。  剧烈的喘息声,偶尔还有小区过路汽车长长的鸣笛。许是被压得喘不过气来,李孝利陡然发出一声怪叫,居然将冷不防的李东来给推了开来。  李东来愣了愣,心头冷静了许多。望着这以前一直在节目中照顾自己的御姐,他有些懊悔,自己是干什么,心头很是忐忑。“孝利姐,我……”  李孝利剧烈喘息几声,愤愤道:“李东来,这是你自找的。”说完在李东来愕然的目光下,居然反扑了过来,差点将强壮的东来哥推到在地。  李东来连退了几步,一直靠到墙上才站稳脚跟,苦笑一声,“不用这么大力吧……呜……”  “我不要在这里……”似梦非梦的话,提醒着某人。  李东来会意,扯掉自己身上仅剩的束缚,拦腰抱起成熟。风。韵的身体,往房间走去。  ……  此刻时间还早,偶尔几个早起的行人匆匆赶路去上班。  晨曦如水,在天际里微微流淌着,驱赶着漫天的阴霾,山林中,水面上,都浮起了淡淡的雾气,雾气如轻纱般飘渺,在晨风的轻拂下,时聚时散,渐渐弥漫开来,包裹着这个寂静清冷的黎明。  不知过了多久,雾气终于消散,温暖的阳光洒遍大地。  继而便是车鸣声,鸟叫声,呼呼风声,哗哗风吹树叶声,还有不太远的地方一处建筑工地搅拌机发出的轰隆隆搅拌声……  伴随着“嗡”得一声闷响,好似突然关了卡带,声音由极闹转为极静,床上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动了动。李东来发。泄过后,头脑恢复清醒,顿时生出一种复杂又喜悦的感觉。  别看东来哥现在挺火,但他的前半生就是个悲剧。在老头子的带领下,美其名曰环游世界,其实是居无定所。自小就没有安定的李东来,其实内心深处迫切想要一个照顾自己的异性。不是恋。母。情结也不是恋。姐。情节,那太狗血了,打死东来哥,他也不会承认的。  他只是很喜欢李孝利在《家族》中给自己照顾,打打闹闹管教自己的感觉而已。  但现在……  这种感觉或许将再也不复存在,彼此之间的关系,将转变为一种更极端的情况……或者永不相见彼此永远隔阂,或者更近一层无话不聊,灵与。肉结合。  因为他现在,正与李孝里紧紧相拥,交颈而眠,此刻虽然香酥满怀,李东来却是心头颇为忐忑。  他感觉自己的生活实在有些荒唐了。曾几何时,那个刚刚入娱乐圈的单纯少年,最初的愿望,只是找一个贤惠美丽的妻子,早早结婚,然后生上一个小胖妞而已。  但因为这个职业的缘故,他逐渐接触到更多的绝世佳人。便有些无法自拔的陷入其中。但他无法给予更多,每每欠下情债都无力偿还。  “太荒唐了,我的生活。”李东来心中哀叹一声,但另一个声音却似又悄悄嘀咕,“但这感觉,当真不错……”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