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高H之家庭类_高H之家庭类第29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高H之家庭类

她喘息轻哼,臀部上下耸挺,感受着粗硬的男根磨弄花唇和碰触裂缝内小肉芽的快感┅┅  「姐,我要射了!」  她放开了紧按在他屁股上的手,他撑起上身,鸡巴像一座藏在两人腿叉间的的小钢炮,弹发连珠,尽数射在姐姐的乳房和小腹上,还有几滴远落在姐姐的脸上。  仲夏夜的小阁楼上,每夜却都充满了浓浓的春意。  姐弟俩虽然并没有真的插入性交,但他们已经发现了多种插入外的性爱的方式,抚摸、舐吮、口交、阳具在肉户缝隙和口外磨擦┅┅都能为他俩带来舒畅和满足。但他俩也多次向对方倾诉,他(她)是多么的想和她(他)真枪实弹的,只是他俩都知道那是极其严重的「禁忌」,是社会法律所不容的所谓「姐弟相奸」的乱伦罪行。他们一直都在尽力的自制,同时,他们也极端小心守秘,白天在外人前一切表现照常。  每次和姐姐抚揉性爱之前,阿成都会先在姐姐臀股下垫上一条深颜色的大毛巾,次日早上将毛巾洗净,挂在他俩专用的洗手间凉干,这样爸妈一直都没有发觉他俩性爱的任何珠丝马迹。  ************  造物者创造了生命。为了确保生命得以延续,生生不息,造物者在每个生命基因里都作了巧妙的安排,那就是一定要和异性交媾的强烈欲望。任何人为的禁忌藩篱,都阻挡不了那沛然无敌的、要使生命得以延续的自然力量。  这夜,阿成手握翘涨的阳具,紫亮的龟头在姐姐溜滑的莲瓣间,温柔的上下磨弄。「姐,如果插进去┅┅只插进一点点,不知会多么好受?!」弟弟细声的说。  「我也一直在这么想,那一定很美妙┅┅可是我们不能那样做,我们是亲姐弟┅┅而且我也怕会怀孕。」姐姐轻声回答。  「可不可以试一次,就只一次,插进去一点儿,马上就拔出来,那样一定不会让你怀孕。」  「嘘┅┅不要大声┅┅你磨得我好舒服┅┅」姐姐耸动阴户,配合弟弟的磨研:「你一说到要插进去,我就感到来了┅┅」他也感到十分性感,肉棒加快的在缝中拉锯似的来回磨擦,一会两人便都到达高潮。  射精后,阿成的肉棍没有软化,他仍继续来回拨弄肉缝中的小肉芽,俯下头来吮吻姐姐的小乳峰┅┅  「弟,我也真想和你干┅┅可是我们不能啊,我们是姐弟┅┅」  炎热的暑假一天一天的过去,小阁里,姐弟俩夜夜都会缱绻缠绵,事毕后便一觉浓睡到天明。  ************  这天已是七月的最后三天。  七月廿九,星期六。  下午爸妈有商务接洽去了台北,要星期日下午才回。  这晚姐弟两人早早便上楼。姐姐刚上床,阿成便迫不及待的腿下姐姐的小三角内裤,肆意摸弄她的阴户。前几天是姐姐的经期,经期中阿兰有些不舒服,不肯让阿成抚爱,今天刚好干净了。  阿成已三天没有发泄,生殖器一直昂胀着,很是难受,今天显得十分急色。  姐姐今天心情也很好,可能是月经已过,爸妈又不在家,感到可放心大胆的的和弟弟玩弄。  她脱去奶罩,将弟弟推在她床上仰卧,除下弟弟的内裤,伏在弟弟身上,将硬胀的鸡巴捺入缝中,扭动臀部,让鸡巴在肉唇间来回拉锯磨擦。她热烈地和他亲吻,她将舌头渡入弟弟口中,让他吸吮。  她停止亲吻,双目注视弟弟:「我一直在想插进去到底会是甚么感觉。也许今天我们可以试试,稍微插一点进去。」  阿成自是百分百的乐於从命。姐姐骑在弟弟腿上,手握坚挺的肉棍,将龟头蘸满肉缝中的花蜜,塞在小入口,对正角度,轻轻坐将了下来,大半只龟头挤进了淫水潺潺的小眼里。  「啊!」她轻叫起来:「我可感觉到它进来了!」  她磨旋臀部,小幅上下耸动,龟头已全部进入,两人都感到消魂的美感。  「弟,好舒服!」  「姐,好棒!」  她的雪白圆浑的屁股继续旋磨、下压,鸡巴前端的五公分进入了阴道,龟头遇到了阻碍,不能再进。姐姐停止了下压,她开始有节奏的收缩阴道肉壁,挤压弟弟插入的肉棒。莫名的快感突袭阿成的脑海,他知道他即将发射,他赶紧拔出阳具,像唧筒似的,精液尽射在姐姐的胸乳和小腹上。  「真棒透了!」她用阴唇来回磨擦着弟弟发射后仍挺硬的鸡巴:「谢谢大鸡巴好弟!现在我知道鸡巴插进来是甚么滋味!比在外面磨擦棒太多了!是吗?可是我们最好不要再做,实在太危险了!」  「是,我几乎在你体内射精。」阿成同意姐姐的意见。  第二天傍晚,爸妈回家了。接下来的几天夜间,姐弟又回复到原先的「没有真正性交」的性爱方式。  ************  2000八月。  八月五日,又是星期六。  这晚姐姐伏在弟弟身上,款扭肥白的臀部,沾濡的肉唇夹着阿成的硬翘翘的肉棒缓缓有节奏的研磨。姐姐微喘着在弟弟耳边轻声说:「弟,上次你插进来一小段,那感觉真好。我们再做一次,好吗?」  阿成兴奋的同意:「当然好!姐,我会特别小心的!」他握住昂涨笔挺的阳具,对正姐姐的阴户,姐姐半坐半蹲,让龟头顶住阴户入口,调整好插入角度,臀部慢慢坐下来,小肉洞吞没了整个龟头。  「啊呀!比上次更┅┅好。」她轻声向弟弟说。  肉洞裹紧龟头,几秒钟后,她开始磨旋阴户,阿成觉得姐姐的兴致在增高,阴户也越来越滑腻。阿兰喉中发出喃喃的声音:「上次只进去了一小段┅┅我想┅┅这次让它全部进去,看看究竟是甚么感觉。」  「那是最好!要射精以前我会告诉你,马上拔出来!」弟弟兴奋的说。  她将臀部慢慢下压,鸡巴一分分的深入,「我们慢慢来,班上有经验的同学告诉过我,第一次会有点痛。」姐姐说。  「姐,不要急,我不要弄痛你!」弟弟关心的说。  他看着姐姐涨卜卜、红艳艳的肉唇,半透明的乳白沾液自肉瓣中源源渗出,顺着他的阳具茎身周缘流下,他俩的性毛都早已濡潮一片。  他感到龟头遇到了阻碍,是姐姐的处女膜!  「OK!弟,顶上来!」姐姐说着,同时将玉臀下压。  弟弟挺起阳具,他觉得龟头突破了姐姐阴道的瓶颈,再继续推进,瞬间他的鸡巴已全根插进姐姐的里!  「并没有很痛,事实上我觉得很好。」姐姐说。  阿成感到一种说不出的舒快,可是他没有忘记他向姐姐做的承诺:「姐,快拿出来,我要射了!」  她赶紧抬高阴户,鸡巴一脱出紧紧裹住它的美妙肉隙,便像唧筒似的,射出了浓浓的白浊精液。棒身上尽是油亮的液汁,渗着几丝殷红的血迹。  「我们终於真的做到了,真的!」  「唔,姐,我想这不能算是真的┅┅我的同学说,是鸡巴插在小里,用各种角度进出抽送,真的是要抽插好一会后,鸡巴在里射精,男女接合在一起都到达高潮。不只是插在里面不动,或拔出来在外面射精┅┅你知道我说的意思吧?」  姐姐若有所思的说:「是的,你说的对,我懂你的意思。可是那样的是姐弟不能做的事。我们只是实验一下鸡巴插在里的感觉,那和真的不同,我们这样不能算是┅┅」然后腻声轻笑:「弟,姐姐的处女花心已让你这只小蜜蜂给采了,你怎么说?!」  「姐,我爱你!太美妙了,只是小蜜蜂还没有采够。」  下来的几夜他们回复到以前的抚爱吮吻方式。姐姐不提要鸡巴插,阿成是绝不会勉强姐姐的,他决不会做任何她不想要做的事。事实上,阿成知道他已是万分幸运,每夜他都可把玩舐吮美丽的姐姐的白嫩乳峰和肥美的小,抚摸姐姐的全身,阳具磨揉姐姐的可爱的阴户┅┅  她还让他真的「插」了进去一次,她的处女第一次┅┅他相信他的同学中没有一人有他这样的幸运。  《下》  八月九日,星期三。  入夜,小阁里,阿成正伏在姐姐阿兰的白嫩裸体上,温柔的和她亲吻。他现在已学会避免压痛他心爱的姐姐,他用手肘和膝盖支撑着自己绝大部份的体重,胸膛轻轻的贴压着姐姐的玉乳,他们小腹紧贴,充血的粗硬鸡巴在湿淋淋的肉缝中来回拉锯似的磨弄。它一再碰触缝中伸出头来的小花蕾,她的喉中发出如怨如诉的呻吟。  「姐,你真美啊!我好爱你,姐!」弟弟由衷赞美。  「弟,你也好俊!┅┅我的大鸡巴好弟,我也好爱你!」她挺耸着阴户,配合弟弟的臀部起伏,玉手抚摸弟弟的头和背部:「弟,我快要出来了,你可不可以像上次一样,将鸡巴全插进去,这次在里多停留一会,让我感受鸡巴插在里面的滋味。」  他一语不发,立即温柔的照办。姐姐分开美腿,提高膝盖,弟弟的鸡巴头对正眼,耸动臀部。  十秒钟后,十五公分长的肉棒(是的!暑假以来它又长了一公分!)全条进入了姐姐的紧凑小肉洞。他觉得软湿的肉壁在颤抖,他让它停留在里面,静止不动,那感觉真好!  「弟,可不可以进出动两次?┅┅我们动两次就停,那样┅┅大概不能算是真的。」姐有些心急的恳求的说。  「OK!」弟弟立即行动,将生殖器缓缓地全条拔出,然后迅快地又再插进去,一次插个尽根。  「啊┅┅啊┅┅好棒┅┅我就快来了┅┅」弟弟又再度缓缓全条拔出,然后缓缓的全根插入。  「啊┅┅我出来了┅┅里有根大鸡巴┅┅出来了┅┅」她喜悦的轻呼,声音越来越弱,花心涌出了一股温润的蜜汁。  阿成觉得阵阵快感自插在肉中的鸡巴上传来,但他极力忍住,直到最后一瞬,他才迅快拔出射精。最先的两滴远射到姐姐的嘴角上,其余的便喷洒在她的乳房和小腹上。她用手背擦去嘴角的精液,胸乳起伏,心跳加快,脸上露着开心的微笑。  稍停了片刻,她平静的说:「真是太棒了!┅┅我们几乎┅┅像是在真的┅┅」  「姐,似乎是一次比一次的感觉更好、更舒服。上次我几乎立刻就要在你里面射精,这次我已不那么心慌敏感,比较可以控制,但我们还是得十分小心。」  近来阿成的持久力有明显的进步,每次都是姐姐先到达高潮。在姐姐高潮一或两次后,他才会泄出。  「我知道。我们只好梦想一下┅┅我们是姐弟┅┅千万不能射在里面┅┅那样我会怀孕┅┅」  一星期后,天气变得更热了,姐弟的情欲也在增温,阿兰是越来越喜爱弟弟阿成了。俊美又强壮的弟弟,温柔、挺俊、又永远是那么听姐姐的话。  现在她已高潮过一次,她伏在弟弟身上,爱液淋漓的秘唇夹着仍是硬梆梆的大肉棍上下缓缓的磨弄。  她坐起身来,向弟弟微笑,弟弟用手扶住姐姐的白嫩臀部,鸡巴像正待发射的火箭一样的挺立着,棒身晶莹油亮,尽是姐姐刚才高潮时泌出的沾滑花蜜。她耸动阴户,让龟头在肉缝上下磨擦,碰触缝中的小花蕾。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