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高H之家庭类_高H之家庭类第21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高H之家庭类

「你知道就好了。」  闭上眼睛,享受我吻她的颈窝,这是她的感敏地带,那里一直向下吻,吮吸着她绽放的乳花,然后把她的晚装剥下来,褪到腰际。她站起来,扭动腰枝,助我把裙子褪到她脚下。我的脸贴着小猫儿,让她的触须在我的脸上爬,一股浓烈的骚味扑过来。  「抱我上床。」她低语。  她双手绕着我的脖子,连连和我亲嘴。镜子里,在屁股之间,那熟透的蜜桃儿露了出来,蜜汁从缝隙之中涓涓而流,滋润阴唇。  我把小猫儿放在床上,用蜜桃儿的浆汁润滑指头,一个插进蜜桃缝儿里,一个探入后面的洞儿去。  「强儿,想和我做爱,就要给我一个要和你做爱的理由,每晚一个。」  「太容易了。因为我爱妳。」  「这个不算。」  「那么,小猫儿的味道够骚算不算?」  「从我那边想想,我为什么要和你做爱?」  「想到了,因为我有个会变大的小鸡巴。」  「还不快点把真的东西给我!」  我遵命,把她双腿架在我的肩膊上,把鸡巴深深的插进我的小猫儿里面,把她两腿间的空虚都挤出来了。  (十一)  爱与欲,在我胸臆翻滚;两个女人,我都爱,两个女人,都爱我。  与美珍的冲突,使我放不开怀抱,又要瞒住秀珍。美人在抱,软情万般,欲火像滚烫灼热的火山溶岩,压抑不住。胀大的鸡巴,在秀珍的湿润的阴道深深压下去,接着急速的抽动,秀珍用两腿把我夹着,收缩阴道套着我,一起一伏,一放一收,快到爆炸的临界点。  她松开了关口,顺势深进冲剌。她狂野地晃动身体,呼吸急促,发出嘤嘤的叫床声,两条也腿举起来,晃晃悠悠。此时我已攻占了腹地,热血奔涌,欲火焚心,汇成一股的脉动着的热流,如箭在弦,蓦地发射出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在黑森森的深渊里猛烈爆发,轰走满腔郁悒。  瘫软的肢体,相拥在床上,精液、淫水从小猫儿流出来,流到她屁股和大腿上,把我们交迭的腿粘粘糊糊一片胶着。  「大哥哥,你的大鸡巴很利害啊!你是不是要戮多一个大窟窿在我里面,弄得我又痠又痛。」  「什么,几时肯叫我做大鸡巴了?」她这样一说,我更飘飘然了。  「强儿,你事业有成了,看你今晚的锋芒,小鸡巴应该升级做大鸡巴了。我不能永远把你当做小鸡巴吧!」  「妈,不过我倒是愿意永远做妈妳的小鸡巴。」  「强儿,鸡巴长在你身上,长大了就长大了。有些事情,是没有回头路。比如我们做过情人,便没可能倒回头去做母子了。」  「不会的。妳又是我的情人,又是我妈。」  「我的坏儿子,你把妈我收了做情人,但又说要和她结婚,又要弄大她的肚皮。我也搞胡涂了,什么时候该是你的情人,什么时候该做你妈。如果由明天开始,我只能做你妈,不许你摸我的屁股,不淮你吻小猫儿,不肯和你做爱,可以不可以?」  我忽然为之语塞,没想过这个问题,唯有用子之矛攻子之盾,反问她:「那妳可以吗?」  小珍没回答,转身背向我。我用手拍拍她的屁股,向她追问答桉。  「妳说啊。」  「强儿,明儿你要宣读论文,今晚早点睡吧。」  「妈,知道了。」我捋着她的小猫儿的毛入睡。  这七天,我们佛仿回复从前,美珍未加入时的光景。我们俩口子住在一起,我的起居全由她打点。早上,她煮好咖啡,叫醒我,冲个澡。  出来我就一把拉她下来,光着屁股坐在我大腿上,一起喝咖啡。她当然不会赤条条的走来走去,除了和我睡觉和共浴,她身上一定会有一丝半缕的遮掩。  出门前,她把光滑的屁股给我摸一摸和吻别缺一不可,这是我们行之多年的道别礼节。晚上,她打听城里有什么好餐厅,预订位子,共进晚餐。  每天都有紧密的程序,到晚上才回来。秀珍白天逛公司、游泳、做美容、看书、与毕大夫的太太喝下午茶聊聊天,打发时间。有时,以妻子的身份,陪我去应酬。她大方地接受这个任务,而且向人这样介绍自已。在这里,佛仿不用顾虑什么。  每个晚上我们都做爱,为一个不同的理由做爱,为我的论文获得高度评价,为同居二十年未吵过大架等等。  「小珍,人人都以为妳是我的老婆了。」  「因为他们都不知道我是谁?」  「现在,他们知道了。强儿大夫的「夫人」,妳这个头衔太美妙了。」  慵妆妩媢的小猫儿,给我一抱入怀,轻抚秀发,继续说:「今晚,我要为这个理由和妳做爱。我们保守了二十年的秘密做场热辣辣的爱。」  「我只客串几天。」  「在我心目中,妳从来就是我的夫人,但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每次向人介绍妳是我太太时,我的鸡巴就控制不住勃起来。实在太兴奋了。」  我把她的手放在我胯下,鸡巴已神气地翘起来。  「在酒会上,人们误会我们是夫妻时,我的脸红起来,怕露出马脚。」  「妳表现得恰如其份。太妙了。以前为什么没想过带妳出门公干。以后要常常带妳参加国际会议,这些邀请愈来愈多。」  「以后的事以后说,今晚想到要怎样做爱没有。」  每天,对她说一声我爱妳,每晚一个新鲜的做爱的理由,她说,如果我想的话,甚至可以用不同的姿势做爱。只要想得出,做得到,她都愿意任我摆布。  不过,我不太热心做爱的花招。虽然我打破伦常的规范,和妈妈谈恋爱和睡觉,但我绝不是个色情狂。自少我的教养就是要尊重母亲,对她也懂得体贴她的感受。她不做的事,纵使我喜欢,也不会勉强她。我不会把她当做泄欲的工具。  我们肉体的接触,出自两情相悦,发乎自然。  我们习惯用干上坤下,阴阳相摩的传统方式,我在上面,可以看见她做爱的表情。她总是闭上眼睛,我初时以为她是害羞,后才渐渐明白,男人凭眼见,女人凭感觉。  她光着屁股的半裸身段最是撩人。做爱时一定要她剥个清光,看我的鸡巴和小猫儿一吐一纳。但她不在乎我的鸡巴看起来多大,只爱听甜言蜜语。温柔体贴的抚触和大鸡巴塞满在下面的感觉,叫她最受用。当然,我从她得来俊俏面孔,看起来不会反感。  最后一个晚上,大会举行晚宴,之后和各地的专家在酒吧喝酒。秀珍一直陪着我,我和行家交换行内传言。她也加入其他在场的配偶,数说她们和老公怎样怎样,直到打烊。  回到房里,小珍二话不说,就卸下盛装,伏在枕上,抬腰举臀,升起双月,献上蜜桃。在分开的大腿的缝隙中,展露两只椒乳,像对吊着的铃儿晃荡。我把浓浓的精液,灌满蜜桃缝儿,酿成我为之欲醉的琼浆玉液。  鸡巴滑了出来,她为我抹干,把他放回小猫儿里面,要我拥抱着她,不许我动,一动鸡巴就会滑出来。  「强儿,不要动。我要你留在我里面,不要让他溜出来。这样子,我们结成一体,享受在一起的最后一分一秒。」  这几天,她眉宇之间无意中流露一丝哀愁,今天神情有异,恍恍惚惚,而这句话听出有弦外之音。  「还有明天嘛。」  「有酒今朝醉。只有今天,不要放过每一个相聚的时刻。我们不常有这样的机会了。」  「只要妳喜欢,以后常常带妳来。」  「你对我真好。二十年来,快乐的日子也过了不少。我常把自己与别人比,什么是女人所渴望的幸福,我都得到了。你锺爱我,体贴我,就算给我全世界,我都不交换。有你这一个儿子,情人,我死而无憾了。」  「妳为什么忽然说起这些话来。」  「我的大情人,你不爱听吗?」  「小珍,妳瞒不过我,妳有心事。告诉我好吗?」  「没有,我只是有所感触,觉得在这里太好,要留住每一分每一秒。」  「我们可以多留几天。」  「不行。你要上班。美珍等着你回去。」  「我也有一个要求,今晚不谈美珍好不好?」  「好的。就只谈我们两个的事。强儿,我爱你。吻我。」她爱意盈盈的凝望着我,张开唇儿邀吻。  「小妹妹,天荒地老,大哥哥都爱妳,不许人家欺负妳,一生一世,永不改变。」  她紧闭的眼睛,噙着两泡泪水,教我又怜又爱。  我抚摸她的乳房,吮吸她的津液,在她耳边说着情话。鸡巴又胀大起来,下体一沉,深深的剌进去,她用手按着我的屁股,要我停下来。  「我不要。」  「但我想。」  「不要。我们才做过。每晚都不停做,不如让我们好好的谈谈。」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