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淫男乱女》(1…815)【中】_《淫男乱女》(1…815)【中】第50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淫男乱女》(1…815)【中】

“哎呀……啊……好女婿……嗯……我的儿唷……肏死妈妈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爽啊……啊……啊……嗯哼……我……我要……泄……泄给你……了……啊……爽死了……”  陈晓飞和岳母这场床上的盘肠大战,弄得汗水和淫水流片了整张床单,只见岳母满头黑柔细长的秀发都乱掉了,娇靥红扑扑地,小嘴儿里不停地吐出令他血脉喷张的淫声浪语,媚眼儿里也喷着熊熊的欲焰,两只大腿紧紧夹着他的腰部,玉臀不停地起伏摇摆着,双臂死缠住他的脖子,小嘴儿不时地索着他的热吻,高耸丰肥的乳房一直在他胸前搓着、揉着,有时还被他的嘴巴吸着、咬着,一会儿哼爽,一会儿叫舒服,头也随着他大鸡巴抽送的节奏,有韵律地摆动着。  “哎……哎呀……大鸡巴……哥哥……肏死……小屄……啊……啊……啊……好哥哥……快肏……肏你……的小浪屄……岳母吧……我……好爱你……大鸡巴……啊……啊……啊……肏我……魂儿……都……飘了……我的……好……老公……小浪屄……又要……泄了……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泄……泄出来了……啊啊……”  范丽敏一次又一次地泄了又泄,像个淫荡的妓女般躺在床上任姑爷插干,一大堆骚水、淫水、浪水溅湿了俩人的下体,让整张床垫都变得黏糊糊的。  陈晓飞在她身上尽情地蹂躏、奸插着,任意享受着岳母的美丽肉体,大鸡巴激烈地捣、用劲地干,乐得她昏昏醒醒,急叫娇喘,香汗淋漓,精疲力尽,陈晓飞才把精液再次射进她的子宫里……  范丽敏软绵绵地四肢大张躺在床上,好半晌,她这才喘过气来,浑身酸软地微微呻吟着。  陈晓飞将岳母搂在怀里紧紧拥着,伸手抚摸着她全身细柔柔,暖烘烘的肌肤,又揉捏着雪白高挺的乳房,“妈,我爱你!”  范丽敏低声的说:“晓飞,我不要你爱我,我要你永远的爱兰兰,我给你肏,只是兰兰的一个附赠品!你不可以爱我!”  “不,妈,你不是附赠品,你就是你,我爱兰兰,也爱你!我爱兰兰,是老公爱老婆,我爱你,是儿子爱妈妈,是男人爱女人,是大鸡巴爱小骚屄,是……”  “行了,行了,也不嫌羞,什么鸡巴爱屄的,难听死了!我知道你的心意,晓飞……哦,天啊,该起床了!”  第593章雪尘的病人  小雄坐在姗姗家的沙发上,雨尘依偎在他的身边,一只手伸在小雄的裤裆中轻轻的捏着。  凤筠抱着姗姗的女儿逗弄她玩,姗姗在一边削着苹果皮,姗姗本来在怀孕的时候就被小雄强逼着搬回去住,但是现在大姐来了,她又回到这里陪大姐。  雪尘看了一眼妹妹不雅的小动作给大家讲述她前一段时间接的一个病人:“她说她叫王华,大约二十八九岁,非常的漂亮,她跟我说她记不得以前的事情了,特别是对老公感到很陌生。我问她夫妻生活好不好?她说很疯狂,她是个淫性很重的女人,很喜欢现在老公的性爱方式。然后又说晚上常作一个梦,梦里被一个看不清脸的人强奸。我就问她以前是不是受过什么伤害,她说不记得了,只是老公告诉她出过车祸,脑袋受了伤,就失去记忆。”  “好无聊的故事唷!”  雨尘对着姐姐不屑的说。  雪尘白了一眼妹妹接着说:“过了两天她又来了,她当时大汗淋漓,坐在我对面,说是今天看到一个男人,感到很面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那个男人和她什么关系,我问在什么地方见的,她说她在一个面包店工作,来个男人买巧克力面包。我就问她是什么时候到那个面包店工作的,她说是和老公到本市后,老公帮忙给找的。说话的时候,她看到我身后书架上的书,突然站了起来,走过去,拿下来一本关于整容的书翻了起来,然后问我,她老公会不会是整过容啊!我说,你别胡思乱想了,你老公离开过你吗?整容是需要时间的。她说,会不会是在我失去记忆力那段时间呢?我无言,我怀疑她神经有问题,就把红羚的电话号码抄给了她,让她去红羚的医院找红羚作一个脑切片。”  雨尘突然停止了手里的小动作,问:“后来呢?”  “你不说无聊吗?”  “讨厌!”  “没有后来了,她再没来过……”  “叮咚……”  门铃声打断了雪尘的话,姗姗过去打开房门,门口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穿了一件灰色的羽绒服,“请问,莫雪尘医生在这儿吗?”  她问。  雪尘探头看去,“呀!是你啊!进来,怎么找这儿来了!”  姗姗拿拖鞋给那个女人换上,她转过玄关过来,欠身道:“对不起,打扰了!我……”  她突然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一个身穿警服的女郎的一只手,伸进身边坐着的一个戴眼镜的年轻男人的裤裆中,愣了一下接着说:“我从你助手哪里得到你男朋友家的地址,我去了,你没在,一个叫凤柔的女人告诉我,你可能在妈妈这里,我就要了这里的地址!没……没打扰你们吧?”  雪尘笑着说:“没有,这都是我的家人,你请坐吧!”  然后对大家说,“这是我的病人王华!”  王华冲大家点点头,姗姗给端来一杯热茶,她谢过后,将手里的一个袋子递给雪尘说:“我的检查接过出来了,你给看看吧!”  雪尘接过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个脑部x光片子,吃惊的说:“王华,你……作过整容?”  “我不记得了,你给我介绍的红羚医生也这么说!”  “嗯!”  雪尘看看他说,“你的整容手术作的非常漂亮!很完美!”  “莫医生,我……不一直怀疑我老公作过整容吗?昨天晚上我实在忍不住了,趁他睡着的时候,我检查了一下他的耳朵后面,哦,对不起,那天在你办公室看到那本书中有照片,作过整容手术的在耳朵后面有痕迹。结果什么也没发现,今天下午我去取了片子,红羚医生告诉我,说我作过整容,我对着镜子看了,我耳朵后面有伤口愈合留下的疤痕!”  王华说着给雪尘看她耳朵后的疤痕,雪尘点点头说:“的确!你老公告诉过你,你整容了吗?”  “没有!我……突然有个想法,或许是我疯了,或许是他根本不是我老公!”  “啊?”  雪尘为她大胆的想法吃惊。  雨尘突然把手从小雄裤子中拿出来,对姐姐使了个眼色,然后站起来走进书房。  “你先坐一下啊!”  雪尘对王华说,然后跟着妹妹进了书房。  雨尘让姐姐把们关上,她正色的对姐姐说:“大姐,这里有蹊跷!”  “我也知道有蹊跷,但是……”  “大姐,我记得我在警校学习的时候,老师讲过一个发生在美国的案例,一个女人一觉醒来后忘掉了以前所有的事情,如果不是那个睡在她身边的男人告诉她,他是她老公,她会将那个男人踹地上去的。”  “啊!你说的是那个杀友占妻的案子吧?”  “对!就是那个案子,当时轰动美国!”  “会是他现在的老公把她以前的老公杀了后,用药物使她失去记忆,在给她整容后,对外说成是他老婆?”  “有可能!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她现在的老公有可能以前不在这里工作,否则一个人结没结过婚,同事会知道的!”  “是啊!”  “姐,你先稳住这个王华,我暗中调查一下!”  “行!”  姐妹俩商定后,从书房出来,雪尘笑着问王华:“你老公叫什么?在哪里工作?”  “我老公叫姜成武,在银安集团上班!”  “哦?”  小雄坐直了身子,“可是银安第三产业部部长姜成武?”  “正是!”  “他是十个月前来应聘的,快春节的时候,还是我亲自面试的,很有才华,我看过他的档案,以前在成都一家合资企业作过部门经理,他跟我说在那里里已经没有发展前途了,无意中看到银安在湖北卫视中的招聘广告,所以想到银安来试试!当时公司第三产业部缺一个懂经营和管理的经理,我就聘用了他!”  “我的记忆就是从80年春节前开始的,在往前就不记得了!哦,你是……”  “哦,王女士,我就是银安的老总!”  “啊!你就是银安的那个年轻的老总,雄少爷?我听我老公提过,说你很好……哦,对不起!”  “没关系,说我很好色是吧?哈哈……”  小雄自豪的大笑。  “妈,你看他,多不要脸啊!”  雨尘咬着牙说。  凤筠头都不抬的说:“你们不是愿意吗?”  雪尘看到王华不解的样子,忙打岔说:“王华,我妹妹是个警察,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让她帮助调查你的身世,好吗?”  王华看看雨尘,想到刚才进来时候,她不雅的小动作,有点不相信,但是没有说出来。  雨尘看出了她的心思说:“这是我男朋友,我们有什么不碍着别人吧?王大姐,你要相信我,我可是咱们市重案组的骨干唷!”  “哦,我不是这个意思!那就拜托莫警官了!”  “王大姐,你先回去,什么也不要说,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几天之内,我会给你一个答复!”  “嗯……好吧!那一切就仰仗您了!”  王华站了起来。  雪尘笑着说:“请放心吧!”  送走了王华后,小雄问雨尘:“你也怀疑她老公不是她老公?”  “嗯!”  雨尘解开小雄的裤带,把他的鸡巴套了出来说,“我一定要把这事情搞清楚!”  “唉!咱家的女警官现在厉害了,但愿你能帮你姐调查清楚!”  小雄抚摸着雨尘的头发,将她的脑袋按向自己的下体。  当雨尘含住他的龟头时,凤筠红着脸说:“我去哄孩子睡觉!不跟你们疯了!”  “我也去!”  雪尘连忙说。  小雄笑着说:“就这么大个地方,你们跑能跑那里去?我今晚来了,就没想放过你们任何一个人!”  凤筠和雪尘没有理会他,脚跟脚的进了孩子的卧室,姗姗红着脸说:“我姐就会装,雄哥,我去洗个澡啊!”  “去吧,把屁股洗干净了啊!”  看着姗姗扭动着丰腴的屁股钻进卫生间,小雄的手从雨尘的衣领中滑进去,抚摸她光洁的脖子,鸡巴被雨尘的小舌头舔舐着……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