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淫男乱女》(1…815)【中】_《淫男乱女》(1…815)【中】第48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淫男乱女》(1…815)【中】

兰兰浪哼着:“啊……喔……喔……大鸡巴……雄哥……用……用力……我……爱死……你的……大鸡巴……了……快……快干……我……的……小浪屄……哼……美……美死了……插……插死……我……吧……小浪屄……痒得……受不了……喔……喔……要……雄哥的……大鸡巴……才能……止痒……喔……喔……雄哥……我……爱死你……了……啊……喔……”  这时范丽敏也恢复了神智,见小雄无比神勇地肏干着她的女儿,她的春情欲焰马上又被点燃了起来,双眼含春的看着俩人交合处。  小雄突发奇想,要范丽敏叠上兰兰的娇躯,两人一上一下地面对面互抱在一起,四颗肥美的大乳房互相压扁着,两只淫水涟涟的小浪屄也湿淋淋地互磨着,先让她们母女互磨了一阵,等到发骚的妈妈和淫浪的女儿都娇喘吁吁地极需性的安慰时,才跪到她们的大屁股后面,握着大鸡巴不管一切地用力往前一顶,冲进了一只温水袋似的小浪屄里……  “喔……喔……好爽……”  这是范丽敏迷人的浪哼声,不用说小雄的大鸡巴先干进的是她的小浪屄。  小雄伸出魔手插进这对娇艳的母女互贴着的酥胸之间,一面玩弄捏揉着两对势均力敌的大肥乳,搓着她们奶子的嫩肉,一面抽出湿淋淋的大鸡巴,往下面一只骚屄里插进去,这次换骚浪的兰兰浪叫了:“哎……哎哟……雄哥……你肏得……我……好爽……小屄……酥麻死……了……哟……哟……啊……浪死……我……了……”  小雄一抽一插之间,也不管干的是她们母女的哪一只小骚屄,只要大鸡巴不小心抽到了屄外,马上就干进另一只流满淫水的小屄里,就这样长抽深插地干弄着两只感觉不同但是肥嫩程度差不多的迷人屄儿。  范丽敏的小屄五年不开张,一偷人就遇到这根大鸡巴,这会儿在她性欲冲动和小雄的狂奸下,只干得她紧窄的小肉洞痛麻酸痒各种滋味都齐涌心头,浪叫着道:“啊……啊……喔……喔……捣……捣烂了……雄哥……的……大鸡巴……要……捣烂……姐姐……的……小屄了……肏死……姐姐……的……大鸡巴……雄哥……呀……”  而她的女儿叫的又是不一样,只听兰兰骚媚地叫道:“嗯……哼……雄哥……呀……我的……大鸡巴……哥哥……嗯……嗯……你要……肏得……我……淫乐死……了……雄哥……你快……用力肏……肏死……我……都……没关系……喔……喔……大鸡巴……顶到……我……的……花心里……了……啊……喔……真……真爽哟……哟……”  这对狂骚浪淫的母女花扭着娇躯承受着小雄大鸡巴的插干,他也被母女同淫的奇遇逗得十分肉紧,疯狂地一下子插插妈妈的紧窄小屄;一下子又插插女儿多水的小屄,换来换去爽得不分东南西北了。  这一阵母女同御,一箭双雕,乱伦的淫合,只干得三人都乐酥了全身的骨头,大约过了一个钟头的时间,小雄感到无限的舒爽,背脊麻痒,知道快要泄出精液了,忙加速插干两只小屄的动作,最后终于爽快地分别在她们母女的两只小骚屄里各射进了一些精液,才累得从她们身上爬下来。  只见范丽敏也从兰兰的娇躯上滑了下来,她们两人都四肢大张,浪喘不迭地直吸着空气……  范丽敏的阴毛尽湿,小屄洞口流出了小雄刚才射进去的精液,混合着她的淫水,慢慢地从她小屄里呈浓白色地往外流……  兰兰的小腹上流满了她妈妈泄出来的淫水,黏乎乎地把她原本疏密有致的阴毛都黏成了一块块的毛团,还有一些她们母女两人的汗水,但是她们的两只浪屄儿都是一样地红肿大张着,屄口都被大鸡巴撑开了约有一指幅的宽度。  过了一会儿,听到这母女俩平稳的呼吸,小雄扭过头去,看到她俩已经疲惫的睡着了,小雄就从床上起来,打算到大厅里,再物色一个骚屄来玩玩。  走进大厅,只见还有不少的人在闲逛着,可能是晚些才来的会员,或是眼光太高,找不到意中人吧!  小雄又到柜抬去端了一杯可乐,打算这次要好好地挑一个绝色美妇人,毕竟肏过了那对美艳的母女花后,平常庸俗脂粉已难打动小雄的欲念了。所以当有些女人想要过来和他搭讪,他看了看她们不怎么出色的身裁后,都藉故左顾右盼地像在找着朋友,胯下的大鸡巴也软垂垂地没有冲动的状况,她们以为小雄不是在找小屄干,也就转移目标另找他人干她们的小屄了。  直喝到了第三杯可乐,才在脂粉丛中发现一位身裁修长,体态丰满而不肥肿,白嫩嫩的胸前挺着一对高耸的酥乳,s形的细腰,浑圆的肥臀,小腹平坦,阴毛浓密,雪肤凝脂,真是丽质天生、风姿绰约的美妇人。  只可惜被一付黑色的猫头鹰面罩遮住了娇靥,看不到她的脸庞,不过小雄想以他所见的一切,就算是生得面貌平庸,也不稍减她对男人们性感的诱惑。  从她细致而有弹性的皮肤和看起来毫无下垂迹象的丰乳来估记她的年龄,一定不会超过三十五岁。  这时她的身旁有二、三位男士紧盯着她,不时对她殷勤地献媚着,大概想获得她的青睐,可是小雄看她只是端着她的酒杯,漫漫地毫不在意,只是应付着他们。  一会儿,她美目顾盼之间发现了小雄站在远处欣赏着她的娇躯,原本游移着的目光,像是被小雄胯下的大鸡巴所吸引着似的,顿了一下,然后朝小雄点了下头,再丢下那些垂涎三尺的男士,婀娜地摆动着丰肥的大屁股走到了小雄身边。  她来到小雄前面,举起她的酒杯,和小雄干了杯中的美酒,这情形就像是很熟悉的样子,从她主动找小雄干杯来看,这位性感的美妇人已经有意要和他作爱,不由得使他的大鸡巴兴奋地更粗硬地往上挺直着。  忽然音乐声响起了,只见一对对的男女互拥着走进舞池去跳舞,小雄礼貌地朝她做个请舞的动作,她优雅地把她的玉手伸出来让小雄握着,他们两人就亲密地牵着手来到舞池中翩翩起舞了。  在俩人互拥着跳舞之间,小雄两手伸到她的身后,搂着圆圆翘起的肥臀,起舞时她的柳腰款款摆动,丰满的娇躯舞姿优美诱人,面罩的眼洞里露出亮晶晶水汪汪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目光里闪动着媚人的春意,拥在怀里的肌肤细嫩滑腻,引人暇思,一颦、一笑都显得风情万种。  她柔媚地把戴着面罩的娇靥靠在小雄胸前,一阵迷人的香气直冲他鼻子而来,嗯!好熟悉的味道,对了,这是香奈儿5号,看来这位美妇人的经济状况也不错,否则一般人也用不起这种最高级价值昂贵的香水了。  跳着近身的三贴舞,她吐气如兰地在小雄耳边倾诉着她的爱慕之意,并幽幽地告诉小雄她已经结过婚了,只是丈夫常常不在家里,使她非常空虚寂寞,还说这是第三次来,她喜欢年轻的小伙子,前两次都没找到合适的,临散场的前勉强的找个人玩一次,一点也没尽兴。  她说,看小雄的身材就知道是年轻人,所以对小雄一见如故,希望今晚能痛痛快快的玩一场。  抚揉着她黑密的秀发,小雄称赞她是今晚俱乐部里的第一美妇人,绝对是艳冠群芳,并且又赞她姿色秀丽出尘,体态娇美妩媚,让这里所有男人的眼光都集中在她身上,使得其他女人的光彩都被她夺去了。  这位冰肌玉骨的美妇人听了很是高兴,眼波流盼间,显得更是美目含情,嘴角生春,这姿态更增加她骚浪淫媚的美艳。  小雄忍不住地低头伏在她的胸口,一口含住了她艳红的奶头,一只手在她丰满的肉体上爱抚着,尤其在她另一颗高耸的酥乳上捏揉着肥嫩的奶部肌肤,底下的大鸡巴用龟头贴在她的阴部,在屄缝附近揉动着。  她也大胆地伸出嫩得像春笋般的小手,温柔地握着小雄高翘粗长的大鸡巴,爱不释手地轻轻捏揉着。  摸了一阵美乳,再顺手而下,伸到她多肉隆起的阴阜上爱抚着,这时她的小屄早已湿淋淋地流出了黏滑的淫水,小雄的手指藉着滑滑的淫水,分开她肥嫩的阴唇,伸进她小屄里轻轻插弄着……  她被小雄的手指扣得浪哼连连,骨头都酥了也似地娇躯软绵绵地伏在小雄的怀里。一会儿,她颤抖着身子,浪声在小雄耳边呻吟道:“嗯……害人的……小冤家……你的手……真要了……人……人家……的……命了……”  小雄低声对她道:“小宝贝!我们到房间里去玩吧!你看你浪得都流骚水了。”  她还有些害羞地轻轻点了点她的头,并且从她的鼻子里娇媚地:“嗯!……”  了一声,就伏在小雄怀里,让他抱着她的娇躯走向后排的房间里。  小雄将她放在床上,欲焰急速地升了起来,爬上了她火热的身体,先吻着她丰满的肥乳,她则辗转着娇躯,喘喘地浪吟娇啼着。  大鸡巴对准了她那特别肥嫩又湿淋淋的洞口,突然猛力地插了进去,直捣她的花心。  她哀叫了一声,霎那间,涨痛的滋味,震得她娇躯猛颤,神情紧张,肌肉抖着,紧窄的小屄内嫩烫的阴壁一阵收缩,又一阵张开,子宫口的花心像袖珍型的小舌头般舔舐着小雄的大龟头吸吮着,让小雄感到无上的快意。  紧接着,她摇起丰肥的大屁股,像急转的车轮般旋个不停,小雄看她款款扭腰摆臀、满面春意的淫荡模样,乐得挺着大鸡巴,握紧了雪白的大肥乳,狂抽猛插地直捣着她的花心。  干得她若拒若迎,引发她女人天生的骚浪叫道:“哎呀……小冤家……大鸡巴……哥哥呀……唔……哎唷……好凶唷……插得……我……的……小浪屄……要……要爽死……了……嗯……好……好酥……好麻……呀……好痒……喔……亲爱的……大……鸡巴……哦……用……用力……的……干吧……插死……我……算了……喔……喔……哥呀……我的……小……浪屄……真舒服……心肝……大鸡……巴……哥哥哥……嗯……插得……我……真……真爽……哦……喔……”  这骚浪的美妇人一阵扭腰摆臀的浪摇,两腿乱抛,淫声乱叫,舒服的娇躯急抖,淫水狂流,由大鸡巴插着的小屄里往外直流着,浸湿了软绵绵的大床。  她这骚淫的媚态更激起了小雄征服的欲望,趁着她浪得出了第三次水还没喘过气来的机会,吻着肥嫩的玉乳挑逗着她的性欲,大鸡巴又是一阵狂风暴雨式的抽送着……  酸痒得她骚浪的情态又现,欲火猛烈,浪扭似蛇,媚眼如丝,不能自制地两只手臂搂紧着小雄的背部,骚媚地狂抛着肥臀,迎向小雄抽送不停的大鸡巴,浪哼地叫道:“哎呀……哥呀……你的……大鸡巴……真……真凶……我……的……小浪屄……吃不消……了……啊……哎唷……啊……你又……刺到……我的……花心……里了……喔……喔……让我……麻……痒死……了……啊……啊……哥哥的……大鸡巴……干……干死……我……吧……嗯……嗯……我……好……好舒……服……喔……爽死……我……了……啊……心爱……的……大鸡巴……哥呀……我……好……喜欢……喔……大鸡巴……肏……的……小浪屄……喔……心肝……嗯……嗯……喔……喔……”  小雄在她的身上尽情作乐,任意享受,大鸡巴激烈地插,疯狂地干,爽得她死去活来,匆促的喘息声丝丝作响,湿霪霪的香汗流满全身,一下子,她就泄得软绵绵地无力躺在床上……  小雄尚未射精,见她这么累了,不忍心再继续折磨她,只好把大鸡巴插在她窄紧的小屄里,享受着她屄内夹吻缩吮的滋味,打算等她歇息够了再开战。  小雄想起和她在床上肏过了屄,到现在都还没吻过这位骚媚美妇人的小嘴,本想叫她脱下猫头鹰面罩亲吻,又想以自己肏得她爽酥酥的交情,她应该不会反对才是。  于是伸出手,将她的面罩拿掉,好面熟啊!  只见她满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床上,高贵娇艳的脸上呈现满足的美态,迷人的媚眼半闭着,尚留着刚才狂欢的欲焰火花,艳红的性感嘴唇,下颚丰润肥嫩,流满香汗的酥胸还微微颤动着呐!  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呢?  本已泄得昏沉沉的她忽然睁开了双眼,看到已经摘下面罩的小雄,先是一惊,然后,整个娇靥都羞红了,想把小雄推下她的娇躯,因为俩人的身体贴得太紧了,她没能推得动,急得她害羞地道:“放……放开我……你……怎么是你……”  小雄真的想不起这熟悉的面孔在哪里见过,就按住她的娇躯问:“你认识我?”  她的脸变的冷淡起来,冷冷的看着小雄说:“放开我!”  熟悉的脸庞在配上冷淡的表情,这让小雄想起她是谁了,她就是小雄那次救欣欣时受伤住院的主治医生凌霜菲!  从凌雨菲的嘴里知道她俩是堂姐妹。”  哦,想起来了,你是凌霜菲大夫!”  “放开我吧!”  “干嘛又换上这副冷冰冰的嘴脸,你忘了刚才是你来对我献媚的吗?而且我真得不知道那是你呀!你主动地来要求我和你作爱,你都忘记了吗?”  凌霜菲听小雄这么一说,想起了刚才的一幕,确是她自己走过来要和他有一腿的,没想到在次能遇到他,那个脑部受伤后恢复的很快的小伙子。想到自己平时伪装的冷冰冰的面孔,此刻被揭穿,羞愧感令她浑身颤抖,如果此事传扬开去,往后教她怎么做人呢?  于是她又用羞愧难当的声音对小雄道:“这件事……是……我错……了……我……我们就……到此为止吧……你别……嗯……别说出去呀……现在……你……出去吧……让我……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好吗……”  小雄一见她羞红的样子,别有一番娇媚的美态,知道凭此把柄以后可以控制这个女人,岂能放过她?  把凌霜菲的娇躯紧紧地抱在怀里,嘴巴也不规矩地在她脸颊和粉颈上亲吻了起来。  凌霜菲此刻就像哑巴吃黄莲一般,不敢大声抗拒,只是嘴里挣扎地道:“哎……哎呀……不……不行呀……你不能……对我这……这样……我……”  “你什么你?我不能对你这样?谁能对你这样?”  小雄舔舐着她的脸蛋说,“作人何必那么累呢?你一天到晚的装成那样,好受吗?”  “嗯……这……”  “凌大夫,反正你的小屄都被我的大鸡巴肏过了,有什么我们不能做的事?只要你跟我密秘的在床上作爱,我当然不会把这种事讲出去,好啦!我们就再来干一次嘛!我刚才不是肏得你很爽吗?”  小雄这时正是欲火如焚的当头,根本听不进去她的哀求声,只想把大鸡巴再插进她的小屄里销魂一次,但是她还是左右摇摆着肥美的大屁股,让小雄的鸡巴对不准她的洞口,只能在她浪水霪霪的小骚屄边磨来磨去。  这一下惹起了小雄的火来,他挺起身体,伸手在凌霜菲的脸蛋上给了一个耳光说:“装什么纯洁?刚才不是淫荡的又叫又喊吗?肏!”  双手抓住她的双脚将她双腿抬起来压向她的胸口,几乎将她对折,然后用一只手攥住她两只脚踝,抚着自己的大鸡巴说:“你这荡妇,不让我肏你屄是不?好,不让肏屄,我就肏你屁眼!”  龟头顶到她菊花般美丽的屁眼上,“啊……不……不要……求你……不要……这样……不要嘛……求……求求你……不可以……啊……啊……不……不要……这样嘛……喔……喔……”  她的嘴里虽然说着不要,可是却主动地将大屁股一直往上挺动,好像希望小雄的大鸡巴赶快插进她的屁眼里。  小雄毫不客气的把大鸡巴顶进了她屁眼中,“哎呀……喔……喔……你……你不……不能干……我……的……屁眼……哎唷……哎……哎呀……你真……真得……插进去……了……喔……不行……不行呀……啊……喔……这样……叫我……怎……么做人……哎……哎唷……不要……嘛……你……不要……干……我……嘛……哎呀……”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