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淫男乱女》(1…815)【中】_《淫男乱女》(1…815)【中】第44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淫男乱女》(1…815)【中】

可爱,就用一个手指插进去。  这时柳梅正在陶醉于小雄对她的奸淫,并没有阻止他对她肛门的袭击。  于是小雄动了肏柳梅的屁眼的念头,从她的阴道里拔出湿淋淋的鸡巴,然后对准她的屁眼挤进去,柳梅这时前面空虚,后面充实,尖叫起来。  柳梅的肛门里很紧窄,暖呼呼的舒服极了。  小雄肏她屁眼时候看见她在尖叫,但是这尖叫不是痛苦的叫喊,是快乐的叫喊,就知道这个妇人有肛交的历史,所以也就毫不留情的大抽大插起来……  淑娜和孙青见到小雄插了柳梅的屁眼,也围过来凑热闹,她们一齐抚摸着柳梅的乳房。  小雄抽了送五十多下,就在柳梅的肛门里喷射了……  感受一会儿她屁眼收缩的夹吸,拔出半硬不软的大鸡巴,回到柳梅的屄腔里继续抽送,柳梅的屁眼被挤出一滴精液。  孙青扯一张纸巾为柳梅揩抹,小雄对她说道:“等一会儿,我还要在她阴道里再射一次。”  孙青吃惊的问道:“你行吗?”  小雄笑道:“可以的,不信等一下你还可以把你的屁眼让我试试呀!”  淑娜道:“雄哥是性超人,我们三个都不是他的对手啦!”  小雄为了在孙青和柳梅面前立威,急剧地抽送了一会儿,又在柳梅的阴道里喷出了。  小雄拔出鸡巴,仍然是粗粗硬硬的,淑娜在替柳梅揩抹时,孙青说:“我的天啊,你这是人的鸡巴吗?比驴还能干!”  小雄笑道:“你个小骚屄,说什么呢?那你就是母驴了?过来,小母驴,让我也肏肏你屁眼!”  孙青不敢不依,撅着屁股跪在沙发上,咬紧牙关,身体微微颤抖。  小雄依着她就轻轻的顶进她的屁眼中,慢慢的抽插……开始的时候她咬着牙忍受这份胀痛,后来竟然被肏出滋味来了,呻吟着哀求小雄快点肏。  直把她肏到高潮迭起,几乎爽晕了的时候,小雄才从孙青的屁眼里拔出鸡巴,按倒淑娜,扛起她的双腿,大鸡巴顶到她屁眼上……  淑娜说:“你休息一会儿吧!别累着!”  小雄摇摇头,鸡巴狠狠的肏了进去,“啊……啊……天啊……嗯哼……啊……啊……顶进我的肚子里了……啊……啊……啊……”  淑娜不顾孙青和柳梅在身边浪叫起来。  结果在要射精的时候,把鸡巴塞到淑娜的嘴巴中……  孙青和柳梅皱着眉头看淑娜吃下小雄的精液,孙青说:“真的那么好吃吗?每次和老公边看a片边玩的时候,他都求我吃他精液,我都不肯,感到好恶心的唷!”  柳梅此刻反倒没了羞耻心,蹲下来握着小雄的鸡巴,用舌头舔舐他的龟头说:“那是你心里在作怪,吃过一次你就知道了!用句广告上的话,味道好极了!”  她的舌头在小雄的龟头上打转,舔干净残留的精液。  孙青咬了咬下唇,没在说什么。  这时已经是下午五时多了,她们的孩子们也快回来了。  大家才匆匆穿上衣服,小雄笑着问她们:“下次还敢不敢和我打牌呢?”  孙青说道:“为什么不敢呢?赢了你有钱收,赢不了你,最多又脱光了让你玩。”  柳梅也笑道:“是呀!连屁眼都让你肏过了,还有什么可怕呢?”  我笑道:“下次我可要睹你们用嘴服务,你们敢不敢呢?”  孙青道:“愿赌服输嘛!如果真的输给你,我也要吃吃精液试试阿梅说的是真是假!”  小雄问孙青:“你真的没有吃过老公的精液呢?”  孙青摇了摇头说:“没有哇!我连屁眼都只是第一次被你闯进去哩!”  柳梅道:“我到经常吃老公的精液,不过屁眼一般都是在来月经来的时候给老公肏的!”  小雄笑着说:“真要谢谢你们了,放心,我不白站你们便宜,下次我也给你们舔,不但舔你们的小屄,还舔你们的屁眼!”  “真的吗?我的屁眼还没被舔过呢!”  孙青两眼放射出奇异的光芒,“好期待啊!”  调笑了几句后,孙青和柳梅先离开了。  淑娜依偎在小雄身上说:“我不想看到你给孙青和柳梅口交,我会吃醋的呀!”  小雄问道:“那你为甚么又要撮合我和她们的事呢?你看见我和她们玩的时候难道不会吃醋吗?”  淑娜道:“不会的,因为我愿意见到你玩得很开心。但是口交就不同了。我老公已经死了这么久了,我现在完完全全属于你。孙青和柳梅除了让你玩,也要让她们的老公射精,所以我不愿意见到你吃她们的!”  小雄感激地搂住她说道:“你有这份心,我狠高兴,但是我小雄出来玩,不管用什么手段得到女人,不禁自己要满足,也要满足女人,我觉得这是对女性最大的尊重!”  淑娜抬头舔舐着小雄的下颚说:“我真的没看错人,你……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你给柳梅舔脚丫,我嫉妒死了,我的脚丫也不难看啊!”  小雄捏这淑娜的鼻子说:“我昨天舔芊芊的脚丫,你怎么不嫉妒啊?”  “她是我女儿啊!本来说好让她们姐妹跟你,谁知道你把我也干了,我是个附送的货色,有什么资格嫉妒女儿呢?”  小雄正色的说:“淑娜,不许你这么说!我是真心对你们母女的,孙青和柳梅不同,我只是要她们的肉体,肏她们这种人妻,只是给我一种征服感!肏你们母女,不但有征服感,还有占有感和奴役你们的感觉!”  “唉!你这么一说,我们不成你的奴隶了吗?”  “我就是要你们作我的奴隶,在我面前,你们不可以有很强烈的尊严,只要你们事事听我的,我会让你们母女一辈子过得舒舒服服的!”  听到小雄这霸道的话,淑娜没有感到反感,反而有着一种归属感,仿佛自己和女儿就是一个痴爱玩具的男孩的玩具,他永不会厌烦,永不会让自己的玩具受到损伤,这可能就是女人天生的奴性吧。  淑娜温柔的伸手抚摸着小雄的脸蛋说:“你很霸道!你能保证我们母女一辈子都平平安安的舒舒服服的吗?”  “能!”  “我就相信你!你放心我不会再找别的男人来满足自己的性欲了,我也会为你看好我的两个女儿!哦,你也该走了,总是流连在我这里,你家里的女人好有意见了!”  小雄低头和淑娜一阵拥吻后,才离开她的家。  星期六下午,麻将局设在孙青家里,当小雄敲开她家的门时,吃了一惊,原来来开门的竟然是自己给开过苞的尹美丽。  她也是吃惊不小,以为小雄是来找她的,心中又惊又喜,随即小雄说:“我来和你妈打麻将的!”  尹美丽的笑脸一变,失望的侧身让小雄进来,她对妈妈说:“我去艳丽那里作功课了!”  然后看也不看小雄一眼背着书包就走了。  小雄看她离开的背影,心想这世界真小啊!没有想到尹美丽是孙青的女儿。  这时客厅中只有柳梅和孙青,孙青给小雄拿饮料,柳梅打电话催淑娜,淑娜在给女儿做饭,十分钟后才能到。  小雄就对两位妇人毛手毛脚,先是摸捏孙青的大乳房,孙青也伸手入小雄的胯下回敬。  接着我小雄出一手捉住柳梅就要掏弄她那白虎的小屄,“今天你老公没回来吗?”  柳梅道:“这个礼拜不回来了!哎哟,你干嘛?你还未赢,就动手动脚的。怎么可以呀!”  小雄笑道:“打打招呼嘛!也不是像昨天那样真的弄进去呀!”  柳梅嘴里虽然责怪小雄,却完全没有行动上的抵御,轻易地让小雄把手伸入内裤里挖摸光滑无毛的阴户。  而且她也反手来抄小雄的胯间和孙青一起握着他粗硬的大鸡巴,三个人玩摸着异性的性器,直到淑娜来叫门了,才放开来,开始打牌了。  打牌的时候,柳梅坐在小雄对面,望着她一双刚才玩摸过自己鸡巴的小手儿,是那么白细嫩,不禁心痒痒的。  于是把脚向她伸过去,刚好碰到她的嫩脚丫儿,柳梅把另一只脚也移过来。  俩人顾着台底的交易,结果第一圈柳梅和小雄都输了。  继续打的时候,柳梅把脚缩得远远的,不敢再和小雄的脚接触了。  小雄把双脚分别伸去碰触淑娜及孙青,她们都没有避开,任小雄用脚尖去触摸她们细嫩的脚背,却仍然全神惯住于麻将桌上。  这场下来,小雄当然是输定了。  散场后,小雄离开孙青的家后,在街边的饭店吃了饭后,开车回家的路上手机响了,看号码是柳梅打来的,她在电话里说道:“雄哥,我下午让你撩起一把火,现在还熄不了哩!”  小雄笑道:“柳梅,那你出来,我找地方好不?”  柳梅问道:“我可不去酒店啊!一旦遇到熟人,我就死定了!”  “不去酒店!”  小雄就把自己的租的房子的地址告诉了柳梅,然后他开车直接过去。  大约过了三十多分钟,小雄的手机又响了,还是柳梅打来的,她说她已经到楼下了。  小雄拉上窗帘,打开房门,不一会儿随着楼梯响,柳梅上来了,小雄赶快让她进屋,顺手把门关上了。  柳梅红着脸,地低着头,小雄立刻把她娇小的身体抱起来坐到沙发上,握住她的小手儿问:“柳梅,你可以在这里玩到几点钟才回去呢?”  柳梅回答:“最好不超过九点,我女儿九点半下晚自习!”  “还有很多时间呀!我们一齐去冲洗一下才开始玩好吗?”  “我已经冲洗过了,不过可以再陪你去冲洗一次。我帮你脱衣服吧!”  柳梅说着,就摸小雄衬衣的钮扣,小雄让她脱下上衣之后,又站起来让她帮脱裤子,当她把小雄的内裤褪下时,那根粗大威猛的鸡巴已经向她昂首而立了。  小雄也帮她脱光了衣服,凑过去吮吸她的乳头,把她抱进浴室里去了。  打开淋浴,柳梅替小雄搽上沐浴露之后,小雄便和她面对面搂抱着,让她的乳房摩擦着自己的胸部,同时趁机把粗硬的大鸡巴塞进她的阴道里。  柳梅闭上眼睛透了一口长气,好像特别陶醉的样子。  小雄笑着问她:“要不要再让我才进你的屁眼里呢?”  “千万不要了,我昨天被你弄进去,现在还有些疼哩!”  柳梅紧张地说道:“不过那是我把身体输给你,你喜欢那样玩,只好依你了,今天是我自己免费送上门,你没有理由糟蹋我呀!”  “我当然不会糟蹋你啦!难道肛交时候你不快乐吗?”  小雄边说边把粗硬的大鸡巴从她光脱脱的小屄里拔出来。  柳梅特别用心帮小雄把鸡巴洗得很干净,“也不是不快乐,只是还不太适应,我来月经的时候,才准许老公肏我屁眼,也不是每次都给他,有的时候用嘴巴满足他,雄哥,你的鸡巴太大了,我真的吃不消,等我的屁眼不痛了,再给你肏,好不?”  小雄点点头,又问:“你经常给你老公口交吗?”  柳梅低着头说道:“我老公买过色情影碟和我一起看,看完了,他就要我学那个女人一样吮他的鸡巴。”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