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淫男乱女》(1…815)【中】_《淫男乱女》(1…815)【中】第29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淫男乱女》(1…815)【中】

。  尤其,小雄的龟头沿臀沟运动时,一再摩擦着自己肛门口的边缘,而屁眼凹陷的肉坑,却又没有压力进入,相对感到极度空虚,将自己肛门肉圈的菊瓣肌,引得格外需要受刺激,而不能自禁地一收、一缩,翕动起来……  “啊!天哪,心肝!我的屁眼。好空虚,空虚得痒死了啊!”  “嘻嘻,这就是你需要感觉到的呀!当你美丽的屁眼,空虚到受不了的时候,你才会主动要求挨肏啊!妮儿,到了那时候,鸡巴插进你的屁眼里,你不就更满足,更过瘾了吗?”  小雄笑着解释。  小雄看见妮儿的圆圆的屁股像筛子般猛甩,仅管他用手压住鸡巴,也无法使它固定在她的股沟里,于是他干脆放手,任妮儿团团转的白臀,在鸡巴底下旋摇、扭动。  “啊……啊……雄哥!不要再逗我了!求你……不要这样子整人家了好不好?人家摇屁股摇得腰都酸死了!天哪!再这样扭下去,人家里头的水就……又要流出来了啊!”  “哈哈!这才好呀!妮儿,等你的屄水出来,才能滑润塞进你屁眼的大鸡巴啊!要不然,你这么玲珑小巧的屁眼,怎么容得下我的鸡巴啊?”  “天哪!那……那我……我……”  妮儿恐惧起来,可怜地叹着。  “妮儿别怕!不用怕,来!趴到床上,屁股朝床外挺翘起来吧!”  小雄叫妮儿依照指示趴跪在床上,两腿向外分开一点跪撑起她浑圆皓白的丰臀。  然后他手扶鸡巴用龟头顶住妮儿的会阴部,像用一支突突的钻子似的,刺激分隔阴户和肛门间的肉棱。  “啊……啊……心肝,心肝啊!你……折磨死我了……嗯……”  小雄将沾上妮儿些许淫水的大龟头滑回到会阴,再沿着她凹陷的肉槽往上涂抹到屁眼门口,龟头在妮儿的屁眼上磨擦,仍然只能擦到肉坑边缘,无法嵌进洞里的感觉,就立刻教妮儿加倍体会龟头尺寸的巨大,和它形状的圆突,禁不住又恐慌地叫了起来:“啊!你那个龟头太大了!会进不去的啊!”  小雄没理会她,只顾把龟头在妮儿屁眼上磨蹭着,又溜到她底下小屄那边去沾淫水,再涂回屁眼上……如此来回好几次,每次小雄都要妮儿尽力把她的屁股往上翘,才能从阴唇间掏出一些液汁,然后涂回她肛门时,妮儿翘屁股翘得腰都酸了,忍不住就把纤细的腰脊弓着,好稍减一点辛苦。  “累吗?”  小雄伏在她耳边问。  “有点,我是不是淫水太少了啊?”  妮儿突然脸红了,“别笑我啊!我来的路上给何主任打过电话,她就告诉我你喜欢玩屁眼,我按着她的建议,去……去买了……买了一罐专门用来……滑润的油膏,就在皮包里!”  “是吗?”  小雄抬起上身,四下看了看,没见着皮包,又问:“在哪里?”  仍然满面绯红的妮儿,咬了咬唇,说:“皮包在卫生间,就在洗脸池上……”  小雄的身体离开妮儿跑到卫生间里。  这儿,床外墙上的大镜子里,映着床上赤条条孤零零屁股正朝向镜片,匍伏趴着的妮儿,好淫荡,海鸥啊下贱唷!  这时,小雄拿着妮儿的皮包,手里取出那罐滑润油膏走到床边。  他将皮包搁在床头柜上,对妮儿笑了笑说:“妮儿,你准备的很充分唷!”  说完,他在床边坐下轻推妮儿的屁股。  妮儿羞得无地自容,爬到小雄的怀里,头紧紧偎着他的胸口,吃吃浪笑。  小雄手抓了个枕头,塞到床头板前,然后推妮儿的身子,使她的头朝床头板仰躺。  妮儿不明究里乖乖依照指示作,一双黑亮的大眼,瞅着小雄,满眼的疑惑和渴望。  小雄笑咪咪地曲膝在妮儿两腿间,跪着直起上身,让那只如巨炮似的鸡巴挺立在妮儿眼前……  “这……这样的姿势……能吗?”  “嗯!当然,这样面对面,妮儿,你就能更有个难忘的记忆了!”  “心肝!这样子,怎弄得进去呢?我屁眼生得那么低……”  “嘻嘻,由此看来,你是还没有精通床上的特殊技术了,让我告诉你吧,你今天翘屁股翘得太久,腰脊已经弯累了,所以改一个方向,让腰弓弯着,你比较舒服;至于插进肛门的角度,有办法的,来,你把两只脚搭到我肩膀上,两只手伸到大腿跟屁股交接……对了!”  小雄以行动一步步指导妮儿,自已跪立、上身前倾,于是妮儿的整个身体就卷折起来,屁股也被推高得抬离床面。  “啊!原来是这样啊!”  妮儿低下头朝自己中间望去,看见她整个阴户都提得高高的,呈在小雄眼下,不禁羞从中来,脸颊又泛红了说:“心肝!好……好丢脸唷!”  “妮儿,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你这骚屄和屁眼,还真是一览无遗哩!来!手伸到屁股上,把你屁股再扒开一点!……对了!就是这样,嗯!你真美,真漂亮极了!”  小雄继续指示。  妮儿尴尬地照作,很尴尬的红着脸,自己这样子呈现在一个比自己小十多岁的男孩面前,是自己以前想都想不到的。  小雄把那罐油膏打开,将亮晶晶的滑润剂挤出一大团到手上,两手握住自己的大鸡巴,将油膏来回涂抹均匀,然后挺身向前一些,把他的龟头抵到妮儿的屁眼上……  “滑溜溜的吧!妮儿,你的屁眼,张大了吗?”  “啊!啊……我……我张开了啊……”  妮儿感觉到一颗又圆又突的大东西,带着微凉的油膏,抵到自己肛门口,果然是溜滑的,涌起一阵强烈激动,不知心中盼望使然,还是真正身体的反应,就叫出来了。  小雄又再往前加力一挺,龟头紧紧压进妮儿肛门的凹坑……  “啊——啊……啊哟啊!不……不!”  被压得像透不过气,妮儿尖呼着。  刹时,她紧张地两腿用力,撑着小雄的肩,强烈抗拒起来,这时,她才知道,小雄根本尚未插入自己。  “别用腿推我,妮儿!放松!放松腿,把膝弯着!手用力把屁股再扒开一点!”  小雄迅速指引着妮儿,“别紧张,让我来教你,你用力扒开屁股,脑子里想你的屁眼,想象它为了接受男人,它就自动扩大、张开成一个大大的窟窿,然后被裹满滑润油膏的鸡巴缓缓塞了进去,跟性交一样,刚刚好、密密实实的,你自然就能承受得了了。”  妮儿闭上双眼,脑子里想着自己的身体,真如小雄所说,屁股底下是个大窟窿,大到连任何尺寸的鸡巴都容得下;而这个念头,也就奇妙地令妮儿整个身子,包括屁股在内,如中了邪魔似的,放松了下来。  彷佛直接体会到妮儿的反应,小雄轻声问她:“妮儿,喜欢被大鸡巴塞得整个身子满满的,对不?喜欢让他插遍你全身上下所有的肉洞、窟窿,对不对?”  “嗯!就是嘛,我喜欢……”  妮儿入魔般地闭着眼睛应道。  “所以你全身会变得像一张薄膜、一根软软的肉管,把鸡巴包起来,密密裹住,让它撑在里面蠕动、磨擦、进进出出,弄得你好舒服!”  “嗯,就是那种……感觉!”  “连屁股里也是,对不对?妮儿,你屁股里早就想要感受大鸡巴的,所以今天才会准备好让我来为你开苞,肏你屁眼的!对吧?”  “嗯……嗯……”  妮儿半睁开朦胧的双眼,朝小雄娇媚地瞟了一下,然后不知那儿来的灵感,对他娇滴滴唤了起来:“心肝,你就肏进去吧!我的屁眼……已经等了一辈子,现在终于为你巨大的鸡巴松开了!……肏我,肏我的屁眼吧!”  小雄的大龟头,朝妮儿的菊门加压,压得她双手更用力扒开屁股肉瓣朝外剥分,两眼闭得紧紧,嘴巴圆圆地大张,呼出大气,高声叫着:“喔——喔喔啊……啊!心肝……啊——啊!”  “进去了!……妮儿,你的屁眼,真的为我张开了!……开张了!”  激动起来的妮儿,头在床上左右猛甩,不敢相信自己似的大叫:“天哪!喔!天哪!……我的天哪!……我的屁眼……真的打开了啊?”  硕大的龟头撑开妮儿紧紧的括约肌,就着充分的滑润油膏,塞了进去,“不觉得痛,对不对,妮儿?”  同时停下推送,只让妮儿被绷撑开的括约肌,如橡皮圈似的紧箍住龟头,等待她屁眼适应。  “嗯……就是涨的厉害!嗯……嗯……感觉真好……嗯……”  这时候,小雄的手伸到妮儿屁股底下,拉住她仍然用力扒着屁股的一只手,叫她去摸自己肛门。  妮儿乖乖照作,指头伸到屁眼旁,当她触到小雄沾满滑润油的龟头,和自己被它撑开的括约肌时,立刻惊声尖喊出来:“啊……天哪!你真的进来了呀!……心肝!”  妮儿手指沿自己的屁眼,绕着小雄的龟头触摸,不敢相信这已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只一味摇头。  但同时却又忍不住从手指摸到小雄和自己器官交接的地方,传来一种异样的感应,或者可以说一种感动,涌上心头,跟着满眶泪水,滴滴滚落下来,流进自己的发鬓。  小雄见了,极为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妮儿,为什么哭了?是不是受不了?稍稍忍一下!你知道鸡巴直径最大的,就是龟头部分,等到它整个塞进去,你的括约肌套住它颈子时,就会好受一点了!”  妮儿的泪水继续滚落下来,摇头、哀声响应:“不是,不是嘛!……心肝,我……不是受不了哭的!……是心里好……好感动才哭的嘛!”  小雄又挺身用力朝妮儿压了下去,整个龟头终于挤进了妮儿的屁眼……  她从未曾经历过如此巨大的东西塞入屁眼中,像是被妇科医生在作内诊时,用那种扩张阴道的大钳子撑开到了极限,但不同的,是一种像被实心的球状物堵塞住,完全透不过气。  妮儿肛门的括约肌果然如小雄所说,在龟头塞进屁眼里之后,紧扣它肉棱下的颈上,由于那儿直径稍小一点,也就不似起先绷扯得那样开,反而随着妮儿的泣啜、抽搐,往小雄龟头颈上一箍、一箍了起来。  小雄慢慢的往里顶,注意着妮儿的表情,屁眼门上的嫩肉随着鸡巴往里进入,那菊花状的褶皱被展平了。  “啊……好涨啊……涨死我了……嗯哼……啊……”  妮儿浪叫着用力拔开自己的屁股,盼望鸡巴能插得更深一些。  此刻的妮儿,就像一朵喇叭花似的,被小雄的大鸡巴从屁眼往直肠里一点一点的推进……  她的两腿被小雄双手压在膝弯里,以致两脚趾尖高高指向天花板,除了头部可以左右摇甩之外,全身其它部位都动弹不得,只能将抱住屁股的两手,用力扒开自己的臀瓣,承受小雄巨柱般的鸡巴,将未曾经过男人进入的直肠谷道,一点一点地撑劈开来。  在洒泪、摇头、和声声哭喊之中,妮儿整个灵魂像脱了窍似的,什么思维、情绪、意念之流的东西,都不存在;什么爱、欲、欢喜、快乐,也感觉不到了。  她唯一觉得的,就是整个身体化作了一个性交的器官,被一个巨大的棍子撑开填满……  “好美妙的屁眼啊!妮儿,你这么狭窄、紧小的屁眼,真是让我的大鸡巴感觉得……真享受!真舒服啊!”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