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淫男乱女》(1…815)【中】_《淫男乱女》(1…815)【中】第25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淫男乱女》(1…815)【中】

的,那种性虐待狂的图片和电影,也是这样刺激男人的啰?”  何琼落下手臂,开始抚摸自己的乳房,手指轻拨奶头,把它们逗硬了,还增加手劲揪扯,弄到两颗肉粒站立起来,连身子都微微颤抖了才停,然后两手往自己小肚子、和剃光了阴毛的肉丘摸了下去……  “希望他。看见我底下这样……澈底赤裸得一‘毛’不挂、光光的肉体,会觉得我很性感、鸡巴变得又大又硬……啊……”  当何琼的手指忍不住阴阜肉丘的光滑,溜进自己屄缝,轻触着夹在里面更细嫩、敏感的小阴唇瓣时,她终于叹出声来:“天哪……我真疯了,马上就要让男人玩了,竟还忍不住要自慰!”  就在这时,小雄敲了敲厕所没关拢的门,在门外说:“何姐!在里头……别弄太久啊,三角裤、乳罩都免了,光穿那条裤袜就好!”  “喔……好,我马上出来!”  何琼在门里应着,赶忙打开裤袜包装,穿好了,拉拉胯间和臀底的绉折,确定它已完全紧紧绷在腰肚、腿臀上,鲜明地突显出尚可见人的下身曲线,才拉开卫生间的门,走进房间……  坐在床旁的一张椅子上,赤身裸体的小雄正弯下腰,调低音响里情调浪漫的音乐声,抬头见到半裸的何琼,便掬着笑,望着她。  “对不起!雄哥,让你久等,我……”  “没关系,来!何姐”小雄招呼她时,伸出双手。  何琼腼腆地让小雄执住两手,任他将自己拉进他分开的腿间。  当他以两手捧住她屁股,开始在臀瓣上时轻时重地捏揉时,何琼肚子里立刻感到一阵酸酸、胀胀的酥麻,两腿无力般站都站不住,便倚到了小雄手上。  “洗的干净吗?亲爱的?”  小雄低声问。  “嗯!都洗干净了,整个身子的里里外外,连洞洞里最深最深、最里面的地方,都帮我。洗得好干净了!”  何琼回答的声音嗲嗲的。  “来!何姐,把两手都举高、举直!我还要在检查一下!”  小雄命令道。  何琼像入了魔,立刻乖乖照作,伸直了两臂,把光溜溜的腋下完全呈在小雄眼里。  她低下头瞧他,等着他伸手触摸自己,但小雄却没动手,只那么望着,眼里射出的光茫,从左游到右,又扫回到左腋。  更不可思议的,是小雄只用他的眼光来回扫描何琼胸脯,全神盯着她的双乳,居然就引得两颗奶头被瞧着瞧着而自动硬胀、挺立了起来。  “天哪!……他连碰都没碰我一下,就把我的乳头逗出反应,那……等下我被他弄、被他处置……岂不更要……受不了死了吗?”  “嗯,刮得还不错,女人白白的肉真好看!”  小雄评论完,再度令道,“现在,把手放下,脱裤袜!不要全脱,退到屁股底下就好。”  何琼将双手搁到裤袜腰际的松紧带时,她又羞得脸红了,抿嘴在薄唇上咬了咬,轻轻诺着:“好羞人喔!”  何琼像由不得自己般,把裤袜往下剥,依照男人的指示,一直剥到圆臀的下方,让它紧绷在大腿上。  在小雄的眼前,呈露出她白净净、凸得圆鼓鼓的、一根毛也没有的阴阜,和被两片肥腴的大阴唇所夹住的、那条诱人无比的屄缝……  小雄伸手将她的裤袜提上去,“把手伸过来!”  小雄命令道。  何琼忙将两腕交叠的双手伸向小雄,让他以一手钳挟住,见他不知由何处拿出一条丝袜,当作绳子般迅速朝自己手腕上一绕一缠,就像捆绑犯人似的,把两手给交叉并缚起来。  何琼的心中狂喜,暗自惊叹着:“啊,天哪!原来他……是要把我绑起来弄的啊!……简直太奇妙、太不可思议了!如果他就这样,用强暴的方式,插进我屁眼里……而我被捆绑住,毫无抵抗能力,只有任他‘鸡奸’……哦,天啊!太刺激了!”  但何琼嘴上说的,又完全是另外一套:“不……香港,你……你要作什么?你要怎么处置我?”  表现出一脸惊恐、害怕,何琼颤着声调问。  可是心里却对小雄既不紧又不松、恰到好处的捆绑感激万分,也因为知道他终究是疼爱、怜惜自己的心意而深深感动,感动得整个娇小的纤躯都发抖了。  小雄仍然装作一幅凶巴巴的模样:“肏你妈的,骚屄!还假装害怕呀?我看你是乐得发抖吧?”  小雄站了起来,拉着丝袜一头,将何琼再度扯到面向床沿,令她趴伏下去,上身贴着床、屁股翘起来。  何琼立刻乖乖照作,把被交缚住的两腕伸进床里,手肘微曲俯倒在床上,脸侧向一边,然后和先前被小雄闻自己屁股时一模一样,压着纤腰、将裤袜紧紧裹住的圆臀朝天挺举了起来。  脑海里,何琼仿佛看见了呈现在男人眼中的女体;看见自己白白的上身背脊、和腰肢底下,被网状裤袜所罩住的、丰圆如梨形的屁股,因为没穿三角裤而透出它肌肤的雪白,呈露着两片臀瓣夹成的一道股沟……  想到这景象,何琼禁不住兴奋了起来,尤其因为不知道男人下一步会作什么,又加深了一层期待未知的、喜惧交集,惹得连小肚子都更酸酸、胀胀的。  直到小雄不知从那儿又拿出一条丝袜,弯下身叫何琼把两腿分开,然后用领丝袜的各一端捆缚她的脚踝,何琼才从感觉中明白自己的两脚也被绑住,不禁在心中惊喜地叹着:“天哪!……连脚也绑起来被处置的滋味,就不知更会有多刺激了!”  可是何琼嘴上却像充满了恐惧、哀哀地求道:“亲爱的!求你不要……不要伤害我!我……我会受不了唷!”  小雄冷冷地令何琼维持住姿势,不准动,然后一言不发,取了把剪刀,将网状裤袜的中央胯裆部位扯起,剪开一条缝。  刹时,裤袜的网线绷裂成一块大大的窟窿:前面,敞开到何琼的小肚子;而后面,裂缝一直裂到裤袜腰间的松紧带,变成一个半圆形的大洞……  于是,何琼的整个私处,就在这条被剪开的裤袜当中,毫无遮掩地暴露了出来,“天哪!他……他怎么把我的裤袜剪成一个大洞?啊……我可怜的裤袜啊……”  小雄的手掌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说:“到床上去!”  像条被催赶的狗,何琼顾不得姿势多么不雅,迅速听命照作。  手肘撑床,两膝跪爬着进到床里,然后就极为熟稔地分开双膝,压弯了腰肢,将自己浑圆的丰臀高高翘举着扭动起来……  “啪!”  地一声,小雄的手掌掴在何琼一片屁股肉瓣上。  “啊……呜……痛啊!”  她高声惨叫着。  “啪!”  地又是一掌,掴在何琼另一片臀瓣上,打得它像果冻般地弹动。  “哎哟!好痛啊!别……别打人家嘛!”  何琼哀声喊出时,眼泪都溅出来了。但是和刚才一样,屁股肉上的痛楚,却一直透入她整个下体,不但令肚子里的酸胀更甚,连阴道的肉壁也更加濡湿不堪了她不能自禁地将高耸的屁股摇了起来。  “他妈的,谁叫你摇屁股了?难道你何琼是条母狗不成?”  男人的呵斥吓坏了何琼,连忙停下甩动,将圆臀维持高翘的姿势。但因为被小雄骂为“母狗”而禁不住内心的激动,竟湿红了眼眶。  楚楚怜人的何琼,两眼饱含泪水,侧头回望小雄,诺诺地应着:“不!人家不是……不是母狗嘛!……你……要怎么处置我都行,可我求求你!不要一直这样……侮辱人家嘛!”  “我没有侮辱你啊,何姐!……你自己一上了床,就举起屁股像只母狗似的猛摇,不是个浪货还是什么?”  小雄凶巴巴地将何琼的身子一推,使她翻倒仰卧,见她害怕地两肘遮掩在胸部,曲着双腿紧夹住私处的模样,就又笑了起来,调侃似的问:“嘿嘿!……何姐,此刻的你就像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  何琼被讽刺得满脸通红,只能用力咬住自己的薄唇,一左一右地摇着头。  但同时,正因为小雄一语道破了自己的虚伪、和再怎么说也是荒淫、浪荡不堪的行为,羞愧得无地自容到了极点。而又由羞愧之中,愈发抑制不住身子里产生更强烈的性欲,几乎就要自动把两条腿子大大张开……  “快!把腿子打开来!让人瞧瞧你这只谁都可以享用的骚屄!”  小雄的呵斥,正是何琼求之不得的指令,赶忙把双腿向外劈分,张开到被捆住的两个脚踝把丝袜扯得直直的、紧紧绷着。  而裤袜当中被剪开的大窟窿,也就将她那块剃得光溜溜的、净白无毛的肉丘,那两片肥唇夹也夹不住的细缝,和因为肉缝微微分张,饱含亮晶晶淫液的小阴唇瓣内侧,全都毫无遮拦地暴露出来了。  何琼这辈子,从不曾被男人这样注视过全身上下一根毛都没有的肉体,强烈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赤裸,同时也体会到,手脚都被捆绑住、毫无抵抗力的自己,只能任男人摆布、处置;听他辱骂、咀咒,喊自己为“骚屄”、“贱货”、“浪妇”……  “但这男人,却正是我情有所衷的情人,是我梦寐以求男人啊!”  “天哪,情人!处置我、惩罚我吧!你要怎么处置、怎么惩罚我,都任你、随便你……只要你肏我!我会什么都答应、做什么都愿意啊!”  何琼喊着,眼泪夺眶而出。  小雄爬上床,在何琼哭着欲言又止,却说不出话的当儿,俯身吻住她。  鼻子都不通了的何琼,张大嘴让小雄的舌头渡进口里,一抽一插的像性交似地戳弄。  她喉咙里断断续续呜咽着,鼻息也呼噜呼噜作响,汹涌澎湃的激情,如崩溃了堤防的洪流,一泄不可收拾地奔放……  她拚命回吻在小雄丰厚的唇上,用力吮吸他像蛇般窜动的舌头。  只因为她的双腕被捆缚,不能紧紧抱住小雄的身躯,何琼在极度无奈中,更觉得自己心中殷切渴望着情人的爱、身子里强烈需求着男性的充满……  当小雄的唇离开了何琼的嘴,在她颈部、胸前吻着、吮吸着,一直吻到她两粒硬挺起来的乳头上,衔住它、轻轻噬咬、用唇紧钳着、一拉、一扯、又在放掉它之后,再度以舌尖舔着时,何琼已经浑浑沌沌地几乎神智不清了。  她张开口,大声地喘着、娇呼着……忽高、忽低地尖声啼唤出那种既似痛苦却又舒服的音浪。  她忘了自己被捆绑住的双腕,不自觉地将两条手臂直伸到头顶的床上,挺起了瘦骨嶙峋的胸脯,为的就是要让男人更热烈地吮吸自己的奶头……  “啊……啊……啊……啊……啊……哦啊……”  小雄热热的唇,往下吻、舔到何琼的腰肚,舌尖扫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引得她肚子一起一伏的……  浑浑噩噩之中,何琼不知道自己两条腿已经被小雄推高,朝天大大分开的两只脚踝,将丝袜在空中紧绷成一条直线,网状裤袜当中的那个大洞,正将她肥腴的小腹、净白的阴阜肉丘,一览无遗地呈在小雄眼中。  何琼不知道小雄已经用双手捧住自己的臀,将仍然裹在裤袜里的大腿推折了起来;也不知道自己如v字形分开的两只脚踝,正高高地指着房间里的天花板。  当然,她更不知道,在她出如雪般净白的肉丘正中央,小雄已将两片肥厚的大阴唇剥开,暴露出屄缝里活像一只蚌壳肉似的阴户。  她只感觉到小雄的唇、舌,已经舔在自己无毛的丘陵肉上,像一条脱离了水的小鱼,光溜溜的、光溜溜地、在自己阴毛被刮掉而变得特别敏感的肉上,游走、窜动……窜到更敏感的嫩肉瓣内侧、和自己身上最最敏感的阴蒂豆豆上……  “啊……啊呜……哦……哦……啊……痒啊……哦……哦……亲爱的……哦……啊……”  何琼张圆了大嘴,疯了似地呼喊、喘叫……高昂的、低吟的,像唱着一首咏叹调般的抑扬、顿挫。  她整个下身肉紧地腾动、颤抖,小腹失控似地一阵阵痉挛、起伏……止不住泛滥的淫液,从生蚝般的屄缝里,潺潺流了出来,一直淌到屁股底下……  何琼的肉体,从来不曾被男人舔吻得如此刺激、销魂,她交叉被捆缚的双手,在头顶的床单上乱抓、乱扯……被另一条丝袜系住的两只脚踝,朝天猛踢……  她的娇呼、狂喊,早已不是原先情感激动的啜泣、呜咽,而是沉醉在极度感官欢愉中,如歌的吟唱了……  但小雄仍然一言不发,继续舔着她……直到他似乎感觉到何琼愈来愈激烈的反应已近似高潮即将到来的前兆,他才倏然停下舔吻,问何琼:“你这浪屄,发骚了吗?承不承认你是个骚屄?”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