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淫男乱女》(1…815)【中】_《淫男乱女》(1…815)【中】第22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淫男乱女》(1…815)【中】

“反正我听着不舒服!”  “方秀玉,方秀玉,那我叫你小玉吧?”  “你真招人笑,你才多大个小屁孩啊?叫我小玉?”  “虽然我岁数不大,但是我鸡巴大啊!”  “混蛋!别在我面前说脏话!”  “我啥时候说脏话了?你可真够呛!”  “什么鸡巴老屌的?我讨厌这么说!”  “晕!”  小雄心道:“装啥纯情少女啊?等我一会儿非让你自己说不可!”  小雄回到沙发上坐下说:“那我叫你方姨吧?”  “差辈了!”  “哎唷喂,你可真难伺候,这不行那不行的,方姐行吗?”  “嗯……虽然也不太合适,你那年龄咋会有我这么大的姐姐,不过勉强吧!”  “呸!”  小雄暗暗的啐了一口,心道:“肏你个老屄的,一会我让你叫我爹!”  一瓶可口快喝了的时候,方秀玉从卫生间出来,她浑身上下用白色的浴巾裹着,只露出香肩玉臂和洁白的小腿玉足。  “你……也洗洗吧!别忘了刷牙啊!刚才吃了那么多海鲜,满嘴腥味!”  说到这她的脸红了红。  小雄从她身边擦过去的时候,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把掌,她白了小雄一眼,伸手帮着小雄把卫生间的门拉上……  当小雄从卫生间里一丝不挂出来的时候,方秀玉已经不在客厅中了,小雄推开她卧室的门,里面只有床头的台灯亮着,她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  看到小雄光着身子,她羞臊的将头钻进被子中。  小雄坐到床尾,伸手进被子中,摸到她光滑的小脚丫,轻轻的抚摸着,她怕痒的缩着脚,但是被小雄攥在手中的玉足无法摆脱,挣扎了几下就喘息着说:“我怕痒的,别这样!”  小雄把头拱进被子中,从她的脚背吻起,在她娇喘中向上舔舐而去……  小腿、大腿、股沟、小腹、肚脐、乳沟、颈子、下颚,然后贴到她的唇上,她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小雄,问:“我这么大岁数,你还有兴趣?”  小雄的两只手放到她柔软的乳房上,说:“我就喜欢你这种熟女,妩媚性感,床上功夫好!”  她在小雄胸口捶打了一下问:“你玩过多少我这样的熟女?”  小雄摇摇头说:“数不过来!”  “你这个色狼!”  她咬了一下小雄的嘴唇,深深的吻住了小雄的唇。  小雄轻轻的揉搓她的乳房,舌尖在她唇齿间滑动,她微微启开了牙齿,放小雄的舌头进来……  一个高贵贤惠的女人一但打开了性欲之门,要比那些人尽可夫的妓女还要淫荡。  她被小雄吻的热了起来,伸手到下面摸索小雄的鸡巴,一但握在手心中,就不停的捏揉着,回味着傍晚在学校被小雄插干时的快美,心里就一阵阵的渴望。  瞄了小雄一眼,看到他一边和自己接吻,还一边看着自己,不由得感到窘迫,扭过头去脱离小雄的嘴巴,低声说:“别这样看着我……你要臊死我啊……嗯……”  小雄呵呵的笑着说:“臊什么?是你长的漂亮,我才看你!”  “去你的!我要早结婚今年,儿子也该有你大了,你这么看着我,让我无地自容!”  她的脸涨红着说。  小雄捧住她的头,慢慢的向下按去,她知道小雄想干什么,虽然给一个跟自己儿子差不多年龄的男孩口交很臊人,但总比这样被他盯着看好一些。  她熟稔地扶着鸡巴,将龟头引到自己微启的唇边,吻了吻,上面有沐浴露的香气和年青人那种雄性的气味,这年青人的雄性气味只有在自己和前夫刚结婚那几年嗅到过,曾经是那么的令她痴迷。  两眼一闭、伸出舌头,舔到男人圆突突的龟头上,舌头绕着它滚了滚,然后滑着薄唇、将它含进口里……  闭上眼睛、吮吸小雄龟头时,方秀玉就感到一切都不再存在,彷佛只有这圆圆、大大的肉突,是唯一的真实,充塞整个口腔,令自己不得不用力吮吸……  “还臊吗?方姐,看你口交的样子多么的淫荡啊!”  小雄一只手在她头发上揉搓着,一只手撑开被子,低头看她。  方秀玉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闭上你的嘴巴!这样也堵不住你的嘴吗?你就这么喜欢看我羞臊的样子吗?”  “是啊!我就想看看一个在学校高高在上的党委书记,在床上是如何的淫荡!”  方秀玉恼羞成怒的松开小雄的鸡巴,背转过去,一串眼泪流了出来,香肩不停的颤抖,她低声的抽泣着……  小雄见她真的恼了,就从后面抱住了她,轻轻的吻舔她的肩头说:“怎么这么不经逗,说着说着就恼了呢?”  “哪有你这样的?你如果是个岁数跟我相当的,你这般说我,我也不会觉得这么的羞耻。偏偏你才这点岁数,让我本来就有罪恶感和羞耻感,你还这般说我,你……让我感到一种活不了的羞辱感!你……太欺负人了……呜呜呜……”  “好了,别哭了,像个小女孩似的,我在不说了,好不?对不起,我的好姐姐!”  “去!谁是你姐姐!讨厌死了!”  小雄扳过她的身体,“对不起,我给你赔礼了!”  小雄的头滑了下去,被子也跟着他滑了下去,分开她的双腿,那光洁的阴户让他越看越爱看。  “看什么嘛!……你那样子看,又要让我……不自在、好害羞了!”  从大分的两腿间,方秀玉见小雄朝自己的私处猛盯着瞧,油然而生既不好意思、却又想勾引他的感觉……  小雄低下去轻轻啜吻方秀玉的小腹,抬头对她笑咪咪道:“当然是看你……美艳绝伦、可爱的下体,和大大劈分两腿、展现给我欣赏的诱人私处呀,方姐!”  说着,便以手抚着方秀玉大腿根连结到阴阜部位的一棱凸起,向下滑到她两腿接往大阴唇的凹陷鼠蹊部位,在那儿阵阵轻压……  被小雄这样轻轻一弄,方秀玉忍不住搔痒似地吃吃笑喘:“哎呀!哈……哈哈!别弄,别弄人家痒嘛!……”  小雄没理会她,只停下手指,改成以两只大手掌压着方秀玉的大腿根,使两腿劈分成动弹不得、打得更开的姿势,然后抬头对她说:“好美,真的好美啊!……我最喜欢没有阴毛的女人,光洁的阴户,比鲜花盛开还美的蜜穴骚屄,让我细细端详,好好看看……”  “哎哟……你讲…什么骚屄嘛?不是跟你说了,不许说粗话吗?你那样盯着看,像检查人家一样,简直比被妇科医生查验还更羞人耶!”  小雄说:“你只说过不让我说脏话,可没说不让我说粗话啊!”  低下嘴凑到她饱满的阴阜上,摆头亲吻幽香的阴唇,吻了好一阵,才抬头对方秀玉道:“不……不是检查,是诚心、专心的赞美,和顶礼、膜拜……方姐,你知道吗?女人的身体自古来就被男性像宗教一样崇拜!尤其是由你这儿小肚子往下,到两条大腿间,再一直往后,到圆满的屁股……整片地带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处肉体的起伏,每一个凹陷的溪谷、突出的丘陵,每一条细细的肉缝、肉折,每一个深沟、洞穴,和里面滑嫩嫩、紧匝匝,婉转而深入的肉管、通道……所有的一切,无不是一块圣地、庙坛,是让男人敬礼参拜的呀!”  小雄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再稍加喘了口气接着说:“你的小屄更像一片未经了解、从不曾被开发过的原始、天然的,一个充满神秘和幽灵的自然山水、胜地!……所有男人无不晌往亲历其境、一探究里,体验进入那不可言喻、有如充满神灵、圣明的禁地,被它紧紧包住,接受洗礼的感觉!”  方秀玉茫然看着小雄,如同被催了眠似的,过了好一阵,才由恍惚中醒过来,把一直被推得高高朝天的两腿,曲膝折下,两脚搭到小雄肩上,然后表情异样地笑道:“你可真有点歪才呢!我……怎么想也想不到,原来……男女之事,居然还有这么大一篇道理……真服了你,究竟是读了什么书,还是看了什么秘笈呀?说得好玄、好令人费解喔!”  问了小雄,方秀玉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她觉得自己跟小雄在层次、或时机上,似乎还不能完全契合,还有时会感觉怪怪的……  这时,小雄轻轻用嘴巴对着方秀玉的屄缝吹出热热的气息,还微笑盯着她的脸看。  直到方秀玉脑子里,顺着小雄的思路转了转、想到什么似的,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嘴角一抖一抖地勾引着说:“那,那你真的到了我的……庙坛胜地,又怎么顶礼膜拜呢?我一直以为,男人一上来都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肉棒往里面一戳,乱插乱顶一通、快快一流掉,就马上抛下我,掉头而去哩!”  “哦?那就是因为他不懂,对女人完全无知的男人才会做的事呀!方姐,所以你说道理玄得费解,就是因为你所嫁的人实在太无知,太不解风情了啊!对不?”  方秀玉的一双大眼中闪烁水光,点点头,“或许吧!我也不知道,你说他不解风情,他在外面可是很招女人喜欢的……唉,我们还是别提他好不好?告诉我,像你这样的男人,又会怎么顶礼、膜拜我的……庙坛圣地呢?”  “那是外面的女人看中的是他的口袋!好了,不说他了,我……我在你的圣地顶礼膜拜,当然是用嘴吻、用唇亲、用嘴吸、用舌头舔,在你每一寸土地上,奉献我的热爱,证明我信仰的虔诚……同时,我的双手,也在你如丰腴大地母亲般的肉体上爱抚、摸索、探寻、挖掘;让你所有的神秘、灵魂、魅惑,都因此而展现……使你整个下体,更艳丽而鲜活,充沛滋润生命的潮湿,蠢蠢蠕动,源涌、洋溢对未来的丰收,无尽的期盼……当你身体庙堂里的性感女神,对我表现充分满意,她才会宽容、慷慨地允许我欣喜若狂,完全无拘无朿的一切所作所为,甚至放肆、粗暴、残酷的行为,让我在消魂蚀骨的狂乱中获得欢悦和解脱呀!”  方秀玉听到这,两眼闭了上、露齿笑开,“嗯……”  着表达内心的欣慰……  然后两手伸到着小雄的颈后,将头拉到自己仍然大大张开的胯间,对他两眼半睁半眯,喃喃呓道:“喔……宝贝,宝贝!那……你就来吧!来顶礼参拜……我那一大片……庙堂圣地吧!”  不待方秀玉催促,小雄已埋首到她胯下,进行他描述的“顶礼膜拜”而方秀玉强烈无比的欲火也就一发不可收拾、熊熊燃烧了……  “啊……宝贝,宝贝啊!……舔我,舔我吧!……喔……喔……”  随着小雄的动作,方秀玉娇滴滴地呼唤……  小雄的舔吻功夫的确是一流的,他不立刻舔方秀玉的阴唇、阴蒂,也不触摸她的蜜穴洞口,而是先在方秀玉阴户四周大阴唇外,肥肥的肉上,和大腿根部的凹陷部位,以舌尖游来、走去。  把方秀玉那儿的肌肤全舔湿了,然后推着她膝弯,使大腿更往上翻,一直翻到方秀玉整个大腿后侧掀了起来、朝上曝露,才舌头一勾、一勾的舔在大腿与屁股交接处极敏感的肌肤上,一直舔到会阴处,在那里流连勾舔不停……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