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制服系列_制服系列第60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制服系列

两名拉着捆着范灵两足的打手立即松开绳子。范灵的头和胸部立即浸入水中。  李林同淫笑着看着姑娘美不胜收的下身,看着姑娘的裸体。  刑室中静下来。  10秒、20秒,姑娘的身体突然巨烈得挣扎扭动起来,她的两只白腿凄惨的扭动着。  “:拉起来。”  李林同道。  两名打手收紧绳子,范灵被拉出水,她巨烈得咳嗽着,俏脸胀得绯红。水珠从她下垂的长发向下滴。  “怎么样,范小姐,不好受吧,说吧,要不然下次时间更长。”  “不。”  范灵吐出一个字。  “臭婊子。”  李林同狠狠地骂了一句,猛地一把捏住她的两只乳房。  “啊—”  范灵一声痛叫。  李林同狞笑着一挥手,两名打手松开绳子。  “咕嘟”一口,范灵呛了一口水,痛叫声哑然而止。  范灵凄惨的挣动着。  10秒、20秒,范灵巨烈地扭动着玉体,她被反捆在背后的一双纤纤玉手,手指甲都陷入另一只手的肉中,30秒、40秒、50秒,时间慢慢过去。  范灵的扭动渐渐停止,接着她玉腿毛丛中间两片阴唇一阵张合,“哧”地一声射出一股尿液,黄色的尿液从她洁白的玉腿上倒流下来。  李林同命令打手收起绳子,将她平放在地上,急令打手为她做人工呼吸和心脏按压。  过了10来分钟,范灵缓过一口气苏醒过来。  看着大口喘气的范灵李林同狞笑道:“范小姐,还想再尝尝吗?”  “畜生,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要想说出密码本休想。”  于是,范灵再次被放下去,这样一个晚上一连折腾了四次,外边天色想必已经发亮,李林同无耐只好命令打手将范灵押下去第二天再审。  两辆满载着美军的大卡车,宛延行进在密林中的七号公路上,由于这是美军占领区,车上的美军警惕性不高,有的坐在车上咬口香糖,有的甚至睡起了大觉。  “吱——”  军车一个急刹车,一辆满装草料的驴车从军车前的叉道驶过。  “他妈的,不要命了,愚蠢的民族。”  架车的美军狠狠地骂了一句。  “不许动。”  边上的草地上突然出现数拾名身着蓝黑色粗布军服,头绕白巾的北越军,接着从草料中也跳起一名越军,数拾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两车。  一名美军不甘心的拿起枪,还没抬起来,两发子弹已射穿了他的胸部。  美军一个个举起手从车上跳下来。  一名浓眉大眼,身材高大,脸色红黑的大汉用英语道:“快将衣裤全部脱下,快。”  这名黑汉是这支奇袭小队的队长,阮兴南。  15分钟后,30多名“美军”坐着军车向永灵地区的美军军事基地进发。  驾车的仍就是两名美军司机,并非小分队没有人会架车而是为进入美军基地方便,两名美军的左右各坐了两名越军,两支手枪紧紧指着他们的腰。  永灵地区的美军事基地设在一坐山坡上,山坡外是长达1000多米的带电铁丝网和宽达100多米的雷区,这里地处美军占领区的边界防守上无懈可击。  7月娇阳似火的灸烤着大地,基地的岗哨处两名美军士兵昏昏欲睡,远处的盘山公路上升起两道白色尘烟,显示出正有两辆车从那边过来,由于早就接到过通知今天下午将有二辆补充车来基地,所以两名士兵才远远地就打开了障碍。  两车在门口停下,那哨兵说了一句,车内的越军指了指美军的腰,那美军拿出通行证,这是后车的中的两名越军已跳下车,低垂着头盔向哨兵靠近。  二声闷哼同时响起,两名越军将两名美军的尸体拖进了哨楼,然后自已站在门口。  军车继续向基地内开去。  到了一憧三层的主楼下,阮兴南手一挥,越军纷纷跳下车向主楼行去。  “他们是越南人。”  一名司机突然发疯似的推开车门,跑出去大叫。  阮兴南几个点射击中了他。越军纷纷四下散开,数拾枚手榴弹抛向四周的人群和建筑。  “轰隆!;轰隆——”  基地内腾起了阵阵烟雾。两名越军抄起了两侧沙包后的两挺机枪猛烈地向美军士兵扫射。  无防备下美军纷纷被打倒在地,几十名手无寸铁的美军士兵从营房内跑出来想取枪反抗被机枪扫得血肉横飞。  阮兴南率十几名越军攻入楼内,通道内响起连窜的扫射声,几名端着冲锋枪从一坐偏门内冲出来的美军被枪弹扫得倒抛回去,重重撞在墙壁上,洁白的墙壁被血染得通红。  “碰”阮兴南一脚踢开一座木门,一名正在喝咖啡的将军吃惊得抬起头。  “罗伯特将军请跟我们走。”  两名越军架起他的手。  “碰”通道内一间侧屋内响起铁器掉落的声音,阮兴南抬起枪一脚踢开门。  “不要杀她。”  罗伯特道。  屋里是一个身着白色护士服白色衣裙的年青俏丽的美国护士,她叫妮特是罗伯特的专属护士。  “一起带走”阮兴南道。  小分队匆忙上了车,几名美军冲上来被车尾的机枪扫倒。军车加速冲出哨岗,两名越军翻上车,在美军的惊慌忙乱中军车绝尘而去。  当科特少校带着援军赶到时,基地已一片狼籍,越军的这次突袭非常有针对性,而且时间也撑握的非常巧,他们抓将军想干什么?  永灵地区的美军最高指挥官乔治召集了李林同和科特等人。  乔治看了看手中的资料转头对科特道:“少校,你认为越军的这次行动是特别针对将军的,就是说越军知道将军要来这里。”  “是”“可是越军如何会知道将军会来这里?”  “哦”科特耸耸肩膀道:“那要问反特局了。”  李林同站起来道:“绝不是我反特局泄露的情报。”  乔治点点头道:“科少校不是说是说们泄密,他的意思是是不是跟你们刚抓的那个女间谍有关?”  李林同点头道:“上校说的有道理,我立刻去审问那个女谍。”  乔治失笑道:“什么,昨晚一夜那个女谍还没招供吗?”  李林同擦把汗道:“那个女谍嘴很硬,我什么也没问出来。”  乔治好像来了兴趣道:“那就今晚一起去吧,科特少校对年青的姑娘可是很有一套的。”  一架封闭式电梯将李林同和科特少校带到地下三层的刑室。  两个150W以上的白炽灯泡将整个刑室照得雪亮。  李林同和科特坐在一张大木桌的后面。  李林同按了按桌上的一个电扭。  一会儿,刑室的门打开,两名打手将一个赤身裸体的年青姑娘押了上来。  姑娘的长发向下均匀批散在洁白的肩上,两只尖挺的乳峰像倒扣碗样极其白嫩又富弹性,两粒粉红色的乳头点缀在一小圈乳晕的上面,科特的目光一下子便瞄向姑娘那两条笔直白腿的根部芳草丛生的地方。  范灵挺直了身躯,她知道落在魔鬼的手中,一切掩饰都是无用的反倒会激起他们的兽欲李林同挥挥手两名打手直接将姑娘捆到一根铁柱上,姑娘的双手被向后向上捆在铁柱子上,然后一圈子绳子将姑娘的脚捆在铁柱子上。  看着姑娘洁白丰挺的双乳和下体像倒三角形下垂排布的阴毛,科特咽了一口口水道:“真是个令人心动的姑娘。”  “当然是不错的,等下你试过了那才叫爽。”  李林同淫笑着道。  科特淫笑一声道:“那还等什么?”  李林同淫笑着命令打手出去,反扣上铁门,刑室内静下来,李林同和科特相视一笑着向铁柱子上的范灵行去。  科特脱光衣裤,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和黑色的胸毛,他的下体阴茎还不是很硬但已大的吓人。  范灵看了看科特下身的阳物,差点晕过去,科特的东西实在是太大了,比东方人要大很多,范灵闭上了美目她不知道那么粗长的东西要是从她那狭窄的地方插进去,她能否撑得住。  科特淫笑着来到铁柱前,伸出毛燥的大手,一手一只抓住范灵的两只滑腻的乳房,用力捏着,然后用力挤范灵的乳房使她的乳头突出来,科特淫笑着将姑娘粉红色的乳头含在嘴里,湿淋淋的舌头一次次吸舔着姑娘敏感的乳头。  范灵低着头看着科特的手捏住自已的乳头,然后用他的大嘴含住自已的乳头,范灵并没有感到像昨天般的悸动感觉,相反她感到有些刺痛,范灵吸了口气骂了一句。  科特的阴茎早已挺立起来足尺多长,他捏完了姑娘的乳房,毛燥的大手摸索着姑娘那两条脆生生,又白又细又滑的两条胳膊,淫笑吻着姑娘的粉颈、腋下、乳沟等处,一会儿姑娘的上身便湿湿的,这不是姑娘的汗水而是科特的口水。  接着科特将姑娘的头摆过来张开嘴想吻姑娘鲜艳的樱唇。范灵厌恶的偏过头去,紧紧闭上双眼和双唇。科特的大嘴盖在姑娘的樱唇上吸舔着姑娘的两片唇片,然后是她娇俏的鼻尖,白嫩的耳垂。  最后,科特蹲下来,饶有兴趣得看着姑娘两只洁白粉嫩的玉足。  范灵的两只玉足晶莹剔透,婉如白玉雕成,科特看得爱不释手,他亲自动手将捆着姑娘的玉足的绳子解散。  李林同不理解的看着科特他不明白科特想干什么。  科特淫笑着要李林同将姑娘的一只脚再度用绳子捆紧在铁柱子上,然后淫笑着抬起姑娘那一只解散的脚,攥住姑娘的玉足猛地将那条白腿抬起来。  “呀——”  范灵红着脸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她的那条玉腿被科特举过了头,科特淫笑着用绳子捆住姑娘的一只足腕,然后将绳子的另一头捆有铁柱子上,这样一来范灵的两条玉腿被扳开几成一字形,她下身的密秘呈现的更清晰了。  科特本来就长得比范灵高,科特淫笑着捏住她的一只玉足用舌头舔着她一只只脚趾。然后是她的脚心。  “啊——哈——”  范灵感到脚心传来的一阵阵奇痒,她再忍不住叫出来。  科特有一种对年青姑娘玉足的狂热爱好,他淫笑着捏摸着姑娘骨肉均称结实的小腿肚,淫笑着再度伸出血红的舌头,慢慢品尝姑娘的小腿。  范灵的身体扭动着,就是昨天遭受那么多人轮奸她也没这么激动,也许是因为科特是异族,也许是科特的确是够变态。  科特淫笑着摸着范灵那圆润而极富弹性的小腿,接着是她那丰满结实性感十足的大腿。  科特慢慢慢慢的蹲下来,他的头也一点点接近范灵的妙处,终于——范灵张大了嘴,喘着粗气,高耸的两只乳峰巨烈起伏着,她感到科特的手伸进了她的秘处。  科特淫笑着将手楔入姑娘的芳草丛中,他淫笑着拨开她玉腿根的草丛,由于一只脚被向上吊起,使姑娘的秘穴本来就有些分开,科特很容易地就找到了姑娘草丛中的秘道,科特笑着分开姑娘的两片阴唇,嘴凑上去吻住姑娘的阴户,同时伸出舌头用舌尖舔开她的两片粉红色的小阴唇将舌头塞进姑娘那温暖湿软的膣道内。  范灵拱了拱身子,科特的舌头一阵阵在她最敏感的地方舔吸个不停,她感到有水出来了。  科特淫笑着将舌头在姑娘的阴道内左右摇晃着,一会儿插入一会儿抽出直弄得姑娘浑身燥热,春情难耐。  科特弄了10几分钟淫笑着站起来将阴茎对准范灵流出淫水的阴道猛一用力,狠狠地插了进去。  随着哧的一声,长蛇整支插了进去。  “啊——”  范灵仰起了头,她感到下身一阵饱胀酥麻,一股酸酸,麻麻的感觉扩展到全身令她说不出的爽。  科特一边用手抓捏姑娘的双乳一边下身长蛇用力挺插着,一下下的插进姑娘的阴道深处,再拨出来再插进去,科特对女俘的表现非常满意,他感到她的阴道非常湿热滑腻,火热的膣肉紧紧挟着他的阴茎,他用力用龟头磨擦姑娘的阴道肉壁,淫水一阵阵从两人结合的地方流出来。  科特的阴茎带着一声声扑哧,扑哧的声音插进姑娘春潮泛滥的阴道内,淫水飞浅,科特的阴毛和姑娘的芳草都被淫水粘得湿湿的,一缕缕粘结在一起,一股股清亮滑润温暖的粘液从姑娘的阴道内流出然后沿着姑娘那一条被捆在铁柱子上的玉腿向下流,在姑娘的玉足部积起了一大滩。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