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制服系列_制服系列第57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制服系列

林奇摇著头哀求,“求求你不要,放了我吧。”  小头目拉起林奇的头发,把她的头拉到阴茎前。  “看著我的!摸它!快点!”  他扭著她的头发,勃起的阴茎就像是一条充满水的消防管,发红的龟头在林奇眼前晃荡。  她从未看过这样可怕的阳具,大而多毛的阴囊摇摇晃晃地挂在阴茎的下面,它是如此之大,让她不禁想到塞进去的恐怖。然而,她没想到居然是要塞进她嘴里!  “含著它!”  他命令著:“把它全部含进去,我要感觉到你的嘴唇和舌头在清洗我!”  他把她的头发抓得更紧,用刀抵着她的下巴,强迫的把阳具塞入她的嘴,她感到龟头和阴茎在她的舌上前後滑动。满嘴的唾液在湿润著。  她恶心,想吐。不料,小头目用力向前捅,使他的阴茎更加地深入她的喉咙,而他的两颗“蛋”则贴着她的下巴。她干呕着,却不敢挣扎。她听说过很多有关於伊拉克士兵的残虐传说,她不敢违背他的要求。  周围的伊拉克士兵哄笑着,好几只手在捏摸她的乳房。她感到希望象一个恶梦,醒来之後就什么事都没有。但是,一条阴茎满满地塞在嘴,这并不是梦,而且没有任何人可以救她。  当这个小头目压着她的嘴巴一直把她的头压在地上时,她的恐惧更厉害了。  周围的士兵拉开她的两腿,用刀子滑进她的内裤及腹部之间,把她的内裤割成碎布条,她完全赤裸的阴部则展现在那些虐待狂的凝视之下。  一个士兵向前弯身,当他的热舌舔在她的两腿间时,她颤抖了起来。他的舌头分开了她的阴唇,并舔进裂缝直上到她的阴蒂。娜拉整个身体都在他如毒刑拷问般的舌头攻势下颤抖。与此同时,口里的大阳具仍然在前后抽插。她难以喘气,无力地摆动着头。然而这更刺激了小头目,他的肉棒愈插愈快,似乎永远会不停止,她的口腔在淫邪的抽插下像是著了火。他强暴她抽插的样子就像是在复仇。  终于,阴茎猛烈地射了浓热的精液,喷进她的口腔,一波又一波的热流冲进她喉咙,她完全窒息了这种痛苦简直是她从来都没想到过的。最後,精液填满她的嘴,顺著喉咙她肚里,溢出嘴边。那小头目在她的脸部擦拭他滴著精液的阴茎。  “每个人都会干你的,母狗!”  他冷笑著。  林奇大口大口地喘气,还没来得及吐出嘴里的脏物,就感到另一个坚硬的阳具正在钻入她的阴部,一次野蛮的插入後,阴茎就硬生生地插进她的阴道深处。  林奇痛得大声哭叫,但是完全没有办法阻止这个这些虐待狂强暴她。她觉得自己的阴道快被撑破了,而无论她如何地尖叫,那阳具仍然向她受尽苦刑的身体深处挺进。当这只阳具喷射后,另一只又来了,阴茎不停地在她的阴道抽送,痛苦的感觉不断地增加,地窖里回荡着林奇的惨叫声,似乎她身体的每一条神经都在尖叫求饶。  地窖的木门被大力推开,进来了一个身著制服的军官,那些士兵停止了动作,站直了敬礼。军官走近林奇,仔细打量这个美国女兵。扯着她尚未完全撕掉的衣服,让她站起来。把两手拉开,厌恶地看看她仍流着白色黏液的脸,然後用他的脚分开了她的双腿,看著她滴著精液的阴部,说∶“肮脏的美国母狗!居然如此淫荡,同时和这么多男人干,还上下一起干。”  军官转过身对那些士兵:“你们这些蠢猪,要不是给我留了一个洞,我把你们全毙了。”  他挥挥手,那些士兵立即高兴地出去了,反正他们已经满足了,玩够了。而且抢在军官前面。  这就够了。军官解开他的皮带扣,抽出皮带,裤子脱落,露出来的肉棒,十分坚硬且挺得很高。他一只手仍然掐着林奇的双手,另一支手挥动皮带。  皮带嘶嘶地划过空气,啪地落在林奇的胸部,林奇叫喊着,那痛的感觉使她的身体像著了火一样,而第二、第三下接连而来。每一次被皮带打中时,她的胸部都像是被电流通过一样,到皮带开始向下打她的腹部时,她开始扭转著身体逃避打击,而他又开始鞭打她身体的其他部分,让她的腿和臀部都覆满了红色条纹。  最後,他丢下皮带,抓住她的头发,转过她的身子,让她的屁股正对他的阴茎。她这才明白刚才他说的留下一个洞的意思。“啊!不!不能这么做!”  她恳求著,“你的阴茎会撕裂我的,会杀了我的,不!求求你别这样!”  苦苦地哀求并没有效,她的声音只有更加地刺激他,军官叫嚷着,“让你尝尝伊拉克的厉害。”  抓住她的臀部,然後在她的屁股缝前後摩擦著阴茎,她感到她的龟头硬硬地顶在肛门上,每次龟头碰到她的屁眼都会让她颤抖,她知道他的阴茎会撕裂她的。  “好一只母狗!插烂你的大屁股!”  军官语无伦次地吼叫著,分开她的屁股,然後把他的阴茎抵在她的屁眼,抱住浑圆白嫩的屁股奋力插入,一根乌黑粗大的肉棒狂暴地在雪白浑圆的双臀间挤进去,娇嫩的肛肉裂开,林奇嘴里不停地哀号悲啼著,胸前的两个肥大丰满的乳房随著背后的奸淫狼狈万分地摇晃著,样子显得格外悲惨屈辱。  在一阵残忍的推挤後,他终於强迫地把他的坚硬肉棒插进她屁股的肛门。林奇在他阴茎插进她直肠内,推挤开黏膜进入她身体时开始尖叫,她觉得就像是在用一根竿子插入她一样,疼痛在全身蔓延著,她喘息著用尽全身力气想跳开,可是她的任何动作都似乎只让他的阴茎更加地深入她的屁股。  他的手指紧紧抓住她的臀部,开始前後抽送,使他的阴茎像个活塞一样地在她的屁股眼活动。阴茎插进肛门是如此的痛!全身都像是著了火一样,这变态的暴行使她全身的神经都紧绷著,她的身体求生本能地自行向前用力的移动臀部,想要逃开,但是完全没有帮助,那军官的阴茎仍然继续地折磨她。  这种痛楚比皮带打在她乳头还痛,她的屁股在颤抖著,他像个可怕的恶魔般地干著她的屁眼,他每插入一下都发出咕噜声,同时粗暴地紧抓住她的臀部,他把手指摸过她的腿,挖入她的阴部,她感到他的指甲在粗暴地刮著她的阴核,他插入的动作就像支发怒的公牛,每次用力的插入都连带的使他的睾丸拍打在她的大腿上。他一边发出咕噜声,一边用他的大手打著她柔嫩的身体。  愈接近射精时,他插入的动作就愈大愈重,他把能打得到的每寸肌肤都打过了,他弯起她的身体,开始前後拍打她的胸部,直到它们红得像著火一样,又开始打她的腿,直到她的大腿布满红色的手印,而每一次的拍击声和一阵阵的痛楚都使林奇浑身颤抖。上帝,她做了什么错事呀,居然让她在这遥远的他乡被异教徒鸡奸!  军官开始打大腿外侧时,她感到膝盖软了下来,但是他用手及阴茎扶著她,使她继续抬高屁股,而且他同时继续打她及干她,尽情地奸淫蹂躏著好不容易俘虏来的美国女兵,将他们对美国的畏惧和仇恨以一种极其残暴的方式发泄出来,发泄到这具青春美丽肉体上。  然後她感到他开始颤抖著达到高潮,精液开始射进她的屁股,他的身体挺起且开始抽搐,但是仍然以不可思议的粗暴方式进出她的屁股。在他的阴茎开始射出浓热的精液进她的屁股时,他开始用全力打她的双乳,林奇全身的神经都随著他每次猛烈的动作下尖叫著,他的精液填满了她的屁股而且开始漏出,沿著她受尽折磨的大腿流下来。  她的直肠紧紧地包著他,使他发出快乐的吼叫声,他的阴茎在她的屁股中前後抽插,尽情地射精,构成一副淫荡的画面。甚至在精液全部射完後,他仍然继续地抽插他的阴茎,直到他的阳具软化了下来才从她的身体中退出。  林奇那裸露著的浑圆结实的双臀上布满了醒目的手印和抓痕,屁股中间那原本紧凑窄小的肛门已经被干得成了一个污浊不堪的肉洞,大量粘稠白浊的液体夹杂著血丝从饱受摧残的肉洞里流出,流到小腿和双脚。  军官一边穿上裤子兴致勃勃地看著他的手下惨无人道地轮奸摧残被俘获的女兵,仿佛欣赏著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一样盯著已经被蹂躏得奄奄一息的女人。看着她饱经折磨仍青春结实的肉体,他忽然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  哈哈,太妙了!他知道该怎样处理这个女兵了。他要把她送到一个美妙的地方,那是他的上司专门玩弄女人的刑房。在那里,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的女兵将变成一个极其淫贱而不知羞耻的娼妓!变成失去了任何意志,完全了任人玩弄的母狗。那才是真正的乐趣呀。  他得意地大声吆喝他的部下进来,指着已经被折磨地奄奄一息的女兵说道:“你们好好清洁这条母狗。给她治疗。不许把这个女人弄伤!这个母狗那身娇嫩的皮肉还有大用处哪!”  终于,林奇这个不幸的战俘得到了喘息。她被送进医院全身清洗干净,受伤的乳房、阴部、肛门都得到了治疗。她无力地躺在病床上,已饱受惊吓。她的思绪像团漩涡般旋转着,混满了惊栗和痛楚。经历了各种难以想像的暴力奸淫,似乎没有什麽不可能的酷刑不会在她身上发生。  这是真的吗?她是不是被那些士兵们像折磨玩具般奸来奸去?从当初被俘虏到现在?还是她的思想已经紊乱了?但双腿之间尤其是肛门的痛楚却是真实的,非想像中所能感受到的。啊……这种痛苦,一阵一阵地悸动,像火一般烧着!林奇处于半昏迷状态,分不清是梦魇还是现实。  几天后,林奇恢复了大半。虽然她饱经折磨,但毕竟都是外伤,而且年轻身体好。从外表看,她已经和正常人差不多,只是还穿着病服。当然,她心中的创伤就不是几天,甚至不是几年能愈合的。战事还在进行,美英联军已经打到巴格达外围。谁都明白,萨达姆倒台指日可待。说不定哪天美军就会打进医院把林奇接走。因此,医院的人对林奇都很客气,甚至有人在悄悄寻找与美军联系的途径,以便让林奇早日回家。所以,林奇的心情也渐渐好起来,气色也好了些。她以为,她已经度过了最难熬的时刻。她万没有想到,还有一个在她人生中最漫长、最恐怖、最刺激、最刻骨铭心的夜晚在等着她!而且就在联军全胜的前夕。  病房门打开,鸡奸林奇的那个军官进来。“小姐,这里比上次的地窖那麽舒服吧,看起来你气色很好。”  军官闪过一丝微笑。  林奇心里掠过惊恐,强自镇定:“谢谢你送我来这里。你……你必须继续帮我……”  她气愤道,“你是一个军人,你们要善待战俘。”  “我当然会做我该做的。”  军官答道∶“我今天来就是善待你,送你去好地方。”  他狞笑着,押送林奇上了车。  汽车驶出医院,在荒漠上左弯右拐,临近晚上,驶进一个地道。下了车,军官把林奇带进一个房间,那里已经有几个穿着白大褂医护人员模样的大汉等着了。  他们一齐动手,熟练地把林奇剥了个精光,把她全身赤裸地架上一个木台,林奇拼命叫嚷挣扎,甚至拳打脚踢,但毫无作用。两个大汉架起她的上身,用两根铁链锁著双臂和脖子,另一个在她的腰部缠上铁链悬挂在梁上,把她双腿叉开,令林奇撅著丰满白嫩的屁股跪在台子上面。  接着,大汉们抄起水管,箭一般的水流喷射在她身上。林奇发出柔弱而凄惨的呜咽,身体激烈地颤抖著。她已经彻底绝望了,感到浑身简直要虚脱了,她哀号着,哭泣着,却再没力气挣扎,似乎所有气力已在刚才那徒劳的挣扎中耗尽。冲洗了好一会,两个大汉分开林奇按住赤裸的屁股,露出窄小的肉洞,另一人把着水管狠狠插了进去!  “呜!”  林奇猛地一挣扎,发出长长的悲鸣,她感到一根坚硬且粗大无比的东西重重地插进自己的屁股里!火辣辣的撕裂感使她瞬间放声哀号起来!  “不!求求你们!啊……上帝,饶了我吧……不要!不、不!”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