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制服系列_制服系列第51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制服系列

很多人都喜欢拿湿的东西上天台去晒晒干,苏田就是这样的人……此时此刻的天台却是淫靡无限,随着壮汉的命令吆喝,林可儿木然地转过身体扶住修缮护栏的架子,任由蕾丝内裤被剥落到脚踝,她刚撅起完美的臀部,壮汉就把那根沾满唾沫的肉棒狠狠地插入林可儿的蜜穴,出乎壮汉的意料,蜜穴早已经蜜汁荡漾。  但饶是如此,壮汉还是还是感到小穴的紧窄,要想全部深入还不是那么容易,状汉吸了一口气,扶着林可儿完美的臀部,挺起了腰腹,才缓缓地把整支肉棒完全插进了她的小穴。  嗯……林可儿看似痛苦地仰了仰头,她发出微微地呻吟。  壮汉也舒爽地大叫一声,然后挥动肉棒,开始漫无边际地抽送起来。  林可儿又感到那熟悉的肿涨,但她却一直担心,她的眼睛始终注视着楼梯口,惧怕有其他人走上天台,因为天台除了一个蕴水池,和一些护拦架子外,几乎没有任何遮挡,要是这个时候有人上来,那一定可以看见她的不耻行为。  所以,尽管下体涨痛,但林可儿还是大力迎合壮汉的抽插,她撅起了臀部,但她却没有打开双腿,她希望能使窄小的阴道更加夹紧身后这个无赖的生殖器,让他快快的得到高潮,然后希望他快快离开这里。  林可儿的主动出乎壮汉的意料之外,他没有想太多,只当这个林可儿已经完全臣服在他胯下,于是他哈哈大笑,抄起了林可儿胸前的酥乳,身下一枪紧过一枪地挥击,直把林可儿顶得娇喘连连,由原来的小声呻吟变成大声喘息。  林可儿暗暗对自己的敏感身体感到羞愧和无奈,原来只是想让壮汉尽快高潮而离开律师办公楼,但没有想到自己反而身不由己,下体的微微麻痒和痉挛让她感觉到了什么,她内心惊呼,这是高潮的征兆呀!  哦……小娘们的逼今天怎么那么紧?我快顶不住了,慢点。慢点……这时,壮汉的疾挺速度却放慢了下来,他担心自己控制不了,而早早一泻如注。  壮汉深知这个美丽性感的女人不会属于他,说不定这次风流以后,他再也不能享受这具美丽的肉体了,所以壮汉不想那么快就结束。  啊……快点插呀,会有人来的……本来只想尽快完成这次交媾,速战速决的林可儿开始有些迷乱了,她已经不能顾及楼梯口,感觉到壮汉放慢了进出的速度,她发出了一声如泣的娇喘,下体不自觉地向后疾挺,动作频密而有力,远远看去,她那浑圆的臀部上下急促起伏,有如一个禁锢性欲多年的发情荡妇,只求尽情享受,不管占有她身体是谁。  哦,天啊,可儿真浪,我真想不到她这样放荡,这是天台呀,她怎么能在这里……哦……她的身材真完美……不远处楼梯口的小门缝后有一个男人正在窥视这香艳绝伦的一幕,虽然近视,但令他瞪大了双眼的,却是眼前淫乱的交媾动作以及林可儿消魄的呻吟。  这个窥视的男人当然是苏田,本来拿着的牛皮纸文件袋已经被他无情地抛弃到一边,他手拿着的,是一根高举的阳物,这根阳物在门缝外的几声娇喘后,又暴涨了许多。想不到,这个斯斯文文,有点瘦弱的苏田,却拥有一根与他身材不相称的大阳具,黑红的龟头竟然犹如一只鸭蛋大,只是这个龟头已经渗出了透明的液体。  但更旖旎的一幕使得苏田差点喷射。  激情中的壮汉还是发现了林可儿紧闭的双腿,他喘着粗气要求林可儿把双腿打开,但小内裤缠住了她的一双脚踝,下体又被巨棒插入,身体被顶在护拦,根本没有办法弯腰去脱掉内裤,她惟有金鸡独立,然后把提起的那只小腿向后沟起,羞涩地告诉身后的壮汉:你……你来脱掉裤子,我才……才能把腿分……分开呀……林可儿娇嗲万分令壮汉的下体不觉得又粗了一圈。  看见弯曲到自己膝盖上的蕾丝内裤,壮汉不禁哑然失笑,他只微倾一下身子,就轻易地把内裤脱掉了,只可惜那条绛红色的内裤掉挂在了另一只腿的脚踝上,沾上了不少灰尘。  不远处的苏田为林可儿弯腿的这个动作艰难地呻吟:真的难以想象,可儿是那么的让人消魂,让人无法忍受,啊……可儿……我要干你……没有那么紧窄的肉壁压迫,壮汉的抽插更加有力自如,他的阳具放任地在林可儿阴道里驰骋,每次深深地插入都引得林可儿颤抖,每次拉出总能带出润滑的淫水,淫水沿着光滑的大腿往下流,有不少还滴到了地上。  啊……啊……啊……壮汉猛烈的撞击换回了林可儿的臀部越来越高高地翘起,她的呻吟已经不能控制,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能让她这样兴奋,这样舒服,虽然屈辱,但酣畅淋漓的快感一波接一波,令她几乎要窒息,她喜欢这种窒息的感觉。  如果现在要林可儿选择屈辱和满足的性欲,那她一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因为壮汉抓着她的秀发在问:快告诉我,操你爽不爽?林可儿一边扭动着娇躯一边回答:嗯……嗯……爽……壮汉双手托住晃动的双乳,嘴巴贴近林可儿的耳朵,淫笑地又问:那你以后要不要我继续操你?恩?要不要?噢……不要问……我……快说,想不想我以后天天操你?嗯……嗯……想。想你继续……啊!我来……来了……来了……林可儿猛烈地摇动丰腴的美臀,她的一只手忽然紧紧抓住身后壮汉的衣服,一阵发疯似的痉挛,整个娇躯软靠在壮汉的身上,在壮汉最后一次深入抽插后,她刚刚喷射蜜汁的蜜穴却迎来了一股股滚烫的精华,这一次深深的插入,让林可儿的高潮得到了延续,这是她从来没有体验过的长时间快感,她感到目眩。  不远处,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的苏田无力地把溅到牛皮纸文件袋上的粘液擦拭掉,那粘液似乎还有余温,他害怕被人发现他偷窥,所以先俏悄地返回了办公室。  壮汉哆嗦地抖尽了最后一滴精华,他满足地嘘出一口气,温柔地抱着林可儿的纤腰,手里来回地轻抓揉她胸前的两个大奶,但他的软下来的肉棒还停留在林可儿的小穴中,虽然已经软了,但个头没有消减多少,林可儿依然感觉有东西充实自己的下体,昏头昏脑的她好奇地问:怎么还没有射完啊?还没有平复喘息的壮汉笑了:当然射完了,哪里有射一半不射一半的?都给你掏光了林可儿脸色霎时红霞遍布,她羞涩而焦急地又问:那还……还不拔出来……会让别人看见的……让我的小兄弟在里面泡一泡,没准再来一次壮汉居然还用软下来的阳具顶了两下。  不要了,以后你也别来找我了,好不好,我求求你了……敏感的林可儿居然身体又颤抖了一下,但她还是克制了自己的欲望,听到壮汉还想在来一次,林可儿大惊失色,她哀求地撒了个慌: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这样会破坏我的幸福,况且我男朋友是警察,真的是警察,不骗你,他的名字叫廖辉……什么?你……你说廖辉是你老公?你……你……不是开玩笑吧?壮汉浑身打了个机灵,那根开始又涨大的阴茎猛地缩小,滑出了温暖的巢穴,他赶紧把裸露的生殖器放回了裤裆,颤声问道:刑警队的廖队长真……真的是你老公……看见脸色突变,神色慌张的壮汉颤抖地询问,林可儿马上明白了十之八九,她开始信心十足地转头看了发呆的壮汉一眼,鼻子发出冷冷地恩一声。  壮汉还有点不相信,他眼珠一转,好象想到了什么,随即嘿嘿地笑问:廖队怎么会有宝马开?你想骗三岁小孩吧……听到这些话,林可儿更明白廖辉在这个满脸横肉的壮汉心中的份量,她拿出上衣小兜里的手机,调出了一组数字,然后递到壮汉的眼前得意地问:那宝马只是我上司的,你看看,是不是这个电话?是……是这个电话……他是这个区的刑警队长,我们经……经常见面,他的电话我记着呐,但……但好象很多人有他电话,不一定你就是廖队的女朋友吧?  脸色惨白的壮汉开始双腿发抖,豆大的冷汗已经流满了额头,想到自己强奸刑警队长的老婆,又敲诈,又威逼,他倒抽了一口冷气,他清楚,只要廖辉知道这件事,他估计自己离死不远了,心存最后侥幸的他,希望老天保佑眼前这个女人只是吓唬自己的而已。  但很快这个壮汉就如坠冰窟,因为林可儿已经拨通了这个号码,电话里,林可儿柔情地说:恩,恩,是的,在上班,昨天小龙是你喊他过我家的吧,哦,没什么事,就是突然不舒服,想你来接我。恩……好的,我爸老惦记你,想你过去吃饭,等你没有这样忙了就给电话我,好的,就这样,拜拜。林可儿和廖辉通电话时,身边的壮汉已经十分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了,以前也听说这个廖辉有个漂亮的女朋友,但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个被自己强奸的女人,他脑子里飞速运转,想到过马上逃跑,也想到过杀了眼前这个女人灭口,但想到家里的两个老人,又听见这个女人似乎没有透露被伤害的事儿,他才稍微稳定自己的情绪。  当林可儿盖上电话后,这个壮汉毫不思索地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下,他哭丧着脸哀求道: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就是廖队的女朋友,我瞎了眼……难道是别的女人你就可以乱来?强奸是个大罪,你怎么能这样?你以前肯定也伤害不少女人……声色具厉的林可儿终于恢复到了她强悍的一面,她越说越气,恨不得把这个恶棍枪毙了。  壮汉连忙辩解:不,不是,我从来没有强奸过别的女人,前段时间女人跟别的男人跑了,心情不好,昨晚上和几个兄弟喝酒喝醉了,所以才干出了蠢事来,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以后绝对不来骚扰你,你大人大量,我家里还有两个老人家要养,我死了不要紧,只怕两老人没有人照顾啊,求你了,我知道错了。壮汉失声痛哭,悲怜地哀求让本来就心肠软的林可儿气消了一些,加上他提到了女人跟人跑了家有两高堂更令林可儿犹豫,看见这个1。8米的大男人跪在地上浑身发抖,本来就没有要致他于死地的林可儿生出了怜悯之心,她大声呵斥:你昨晚醉酒还情有可原,但刚才你对我再次施暴那是不知悔改,我我不会原谅你,我……我要报警……说着,林可儿又从兜里拿出了手机。  壮汉哀求道:等等……等等……姑娘,你听我说完你再报警好不好?壮汉跪着用膝盖向林可儿挪来,倒把林可儿吓了一跳,她连忙向后退了两步大叫:不许过来,你就在那里说……呜。呜……如果是别的女人,我又怎么会看上眼?我是粗人一个,我只知道和姑娘做那事特别带劲,特别舒服……所以今天看见姑娘,我……我又想了,加上姑娘天仙一样的美貌,我就。就鬼使神差地跟着你,说实话,我是打心眼地喜欢姑娘你呀……壮汉也知道紧急关头,也不管真话,假话,肉麻话,反正三分真七分假地脱口而出,虽然说话粗俗,但情真意切,加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诉,把林可儿心中的怒火消了大半。  心中当然还恼怒异常,但林可儿总是女人,既有同情心,对方又表明了是因为喜欢上自己才卤莽,加上壮汉还把自己当天仙,她心中的气愤也就和缓了不少,但她依然杏目圆睁,继续大声斥责:那你还敲诈?哦,对不起,我忘记了,你看,钱我还你……跪在地上的壮汉站了起来,从裤兜里把掏出2000元,捧在双手,向林可儿递了过去。  哼……要我原谅你,你还要答应我几件事……林可儿接过了钱,但依然气鼓鼓。  好的,不要说几件,就是几十件我也答应……壮汉一副诚惶诚恐,但他的脸色已经稍稍有了点血色。  没有那么多,但你也不要答应那么爽,要看行动,我给你一次机会,希望你重新做人……稍微停顿了一下,林可儿才说出了几个条件:第一,以后不许再来找我。第二,不许把今天的事情宣扬出去。第三,留下你的联系电话,住址以及姓名。第四,明天你负责在那条小巷里安装一盏亮一点的路灯。以上几点你听明白了吗?  壮汉连连答应,他重复了一遍林可儿提出的要求后,又把自己的姓名,电话和住址清清楚楚地写在从林可儿手提包里拿出来的纸上。  壮汉突然想到还没有知道这个姑娘的姓名,他吞吞吐吐地问道:我……我还没有知道姑娘姓什么?林可儿冷哼一声:我姓什么就不用告诉你了,你走吧,记住,如果以后你再犯错,你就一辈子就在监狱里度过了壮汉露出了无奈的神情,他失落地应道:知道,我走了,哦……地上那条裤子,我帮你捡起来……看见地上那条绛红色的蕾丝静静地躺在那里,想起刚才的一段云雨,林可儿脸上又是一片红潮,她又气又羞地大声呵斥:我不要了,都脏了……哦,你不要,我要……壮汉被骂愣了一下,继续向那条内裤走去,不想一阵风刮来,薄小质轻的小内裤被风吹到了护拦边,眼看就要吹落楼下,壮汉心中一急,三步并两步冲过去,不想,慌忙中撞到了竹搭的架子,架子本来就松垮,那经得起1。8米的壮汉撞击,那架子顿时摇晃了两下,缓缓向壮汉倒来,虽然被碗口大的竹子打中也不会死,但一定会伤,没办法,壮汉只好闪躲,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激情了一番消耗了体力,还是跪了半天腿上发酸。壮汉虽然闪掉被竹子打中之虞,但却撞到了护拦,却不知道本来就要修缮的护拦在壮汉的压迫下,立刻摇摇欲坠,眼看就要摔下楼去。  旁边的林可儿见状,大惊失色,她尖叫一声:小心那……后连忙跑来,伸手抓住壮汉的衣服,那知道护拦不堪壮汉的重压,轰然一声倒塌了下去,壮汉也跟着摔了下去,情急之下,壮汉拼命乱抓,一手抓住了护拦上的钢筋,另一只手却被赶来的林可儿抓住,但壮汉的整个身体已经悬在了空中,随着风吹而摇晃。  抓住啊!快来人啊,救命……林可儿趴在地上,一手抓住旁边的突起的石墩,一手使尽全力抓住壮汉的一只手,嘴里发出尖声呼救。  壮汉此时已经恐惧万状,他的脖子上的青筋突起,双手因为用力而发颤,双眼却期盼地望着林可儿嘶声道:姑娘,别……松手,救我……我答应你……重……重新做人。林可儿眼泪夺眶而出,她抓住壮汉的手关节已经发白,望着这个曾经伤害过自己的流氓,那一刻,她已经把怨恨抛到了九霄云外,她现在心里唯一想做的,就是要救他,救这个伤害过自己的坏人,同样是竭力的嘶声,林可儿喊道:你别说话,抓紧我……我原谅你……可是壮汉的身体太重了,林可儿柔弱的身体又怎么能拉得动这个1。8米的大汉?壮汉的手还是一点一点地脱离林可儿的掌握,那一边手更是被钢筋磨出了鲜血。  苏田有一个良妻,叫于凤兰。相貌平平,朴实淳厚,善良温柔,她,是一个地道的农村妇人。  但于凤兰身上那种淳朴的气质在苏田的眼里却是一种俗气,这种俗气让苏田感到厌恶,与高贵的林可儿相比,那简直就是癞蛤蟆与天鹅相比较,天鹅,当然就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林可儿。  以前苏田对林可儿除了崇拜和敬畏外,那就是对她的暗恋,但现在苏田更增加了一个念头,那就是欲望。林可儿性感的身材,淫荡的姿态,动人的呻吟无不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他甚至后悔为什么不在天台上多待一会,让自己的眼睛尽情地享受那激情四射的一幕,为了她,苏田愿意每天无休止地手淫下去。  难道真的只能想着这个女神手淫吗?难道就不能也像天台那个大个子一样,也能够占有这具美妙的躯体?透过百叶窗,苏田凝望蓝蓝的天空,他似乎看见美貌的林可儿向他走来,一步三摇,极尽娇娆。苏田大喜过望,定晴一看,他顿时发愣了,继而是惊讶,因为眼前没有什么美女,他只看见窗口外的最上方,有两个东西在摇晃,那是两条人腿。  苏田发疯地冲上了天台。  悲伤的林可儿从身后急促的脚步声中听到了希望,绝望中的壮汉惊喜地看到自己被一双更有力的手拉住当壮汉跌卧在天台的地面时,林可儿与苏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两人也不管地上尘土厚积,一屁股地坐在了地上,看着已经被救上来的壮汉,林可儿十分感激地转过头望着苏田笑了笑,虽然脸色还很苍白,但她迷人的笑容依然征服了苏田。  苏田宛如感到一缕柔和的春风拂过他的脸,抚平了他胸口郁闷的气息,他心里遐意极了,但更让他遐意的是林可儿坐在地上,双手向后撑着地面,一双极美的大腿自然地分开,苏田很容易地就看见套裙里的尽头,整齐地盘踞着一小撮乌黑的阴毛,在天台的微风轻略下,柔软的阴毛自由地盈动,那粉红的肉芽就像一朵沾满晨露的花瓣,娇艳动人。  耗尽体力的林可儿丝毫没有察觉春光已经大白于天下,如果不是因为女人矜持的份上,她情愿和那个壮汉一样,舒服地躺在地上。  “谢谢你兄弟,你……你救了我一命……”  地上的壮汉确实身体好,他的体力已经开始恢复,当他意识完全清晰时,他唯一要做的,当然就是要多谢眼前这个小眼镜。  “哪里话,你就算不是可儿的朋友,我也要出手帮你,何况你是可儿的男朋友,我更……更应该帮你了……”  正在窥视林可儿裙内风光的苏田只好把眼光转移到壮汉身上。  “我……他不是我男朋友……”  一旁的林可儿急忙辩解,对她来说,这个壮汉不但不是她男朋友,还是她的仇人,一个曾经玷污过自己身体的恶棍,但是,刚才为什么要救这个恶棍呢?这连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  苏田暗暗好笑,他心里想:刚才我都看见你们在苟且了,现在还辩解,估计这个男人一定是她林可儿的情人了。  苏田也不揭穿,随口问:“怎么那么不小心啊?差点出人命。”  “还不是这个傻瓜,去捡什么……”  林可儿忙着解释,差点把“内裤”两字说出来,好在反应够快,话到了嘴边又被她吞进了肚子。  “捡什么东西……”  打破沙锅问到底那是职业律师的习惯,苏田是一个好律师。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