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制服系列_制服系列第41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制服系列

σ徽Q鄣墓し颍腥说牧骋丫籼剿媲啊E墒Υ笈捶⑾肿约旱母觳脖荒腥饲孔车氖殖噬锨痰拇笞职丛诘缣荼谏希胍猛忍咚乱酰腥说南ジ窃缫讯ピ谒蕹ご笸鹊难ǖ郎希顾廖奁Χ敕帧  男人把整个身体靠到她身上,乳房被他用宽厚的胸膛有意地压迫挤磨,紧跟著身下一凉,又一热,一根硬邦邦热乎乎的大傢伙已撩开裙子,穿入她两腿根部之间,隔著內裤架到她的禁地下。男人下面高翘撑起的下身正非常有技巧地隔著她的蕾丝花边內裤,由下而上沿著她禁区的那条缝隙一次次轻轻揉动著。这一系列淫褻挑逗的举动使得女子异常地愤怒,但几次努力地挣扎都徒劳无功。紧贴的逼迫感使得女律师不得不儘量往上抬身子,然而薄薄的一层內裤根本挡不住男人不断的侵袭。  她想呼喊,可到了嘴边却连低哼的声音都发不出,只能空张著小口不停翕合女律师看见男人蒙著面罩的脸正贴了过来,男人那一双狼一样狡猾残酷的眼睛正带著获得猎物般的喜悦盯著她,露在黑罩外的那张大嘴企图进犯她樱红的双唇,不禁一蹙娥眉,扭转了头避开。殊料小巧玲瓏的左耳垂处却是一热,男人的舌尖不断轻舐著她的耳根和通透晶莹的耳垂。耳畔清晰传来男人舔弄甚至呼吸的声音,她耳畔凉凉的是他吻过的湿痕,热热温润的是他肆虐的长舌,女律师就觉得从心底慢慢升腾起一股热涌。  男人一边仍然紧按住她的的胳膊,一边慢慢將脸凑向女人的颈项,男人的舌灵巧地在女律师靠近耳际的下方颈侧转动挑逗著,双唇不住地亲吻著她柔滑细致的每一寸肌肤,他那细密的鬍子也不时地扎在她柔嫩肌肤上,直引得女人失去了方寸,女人猛地绷紧了四肢,娇娇的喘息由间断变得绵密。红晕很快地爬上眉梢,又爬上她娇嫩的脸庞,没多久,就连她的耳朵和颈项都是緋红一片。  內心一阵阵的的屈辱,使晶莹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滑出了眼眶,打湿了她长长亮泽的睫毛,然而女人堪怜的神情打动不了强人欲將韃伐的步调,相反,男人伸出舌头,沿著她修长的鼻穀慢慢舔干两道泪痕。女律师徒劳地挣扎著被束缚的肢体,然而却还是不能摆脱来自男人的侵犯。  驀的,男人突然放开了抓住她的左手,五指成勾爪状,摸向她兀自起伏不定的胸。一时间女律师竟像是忘记了这是个绝佳的逃生机会,只是异常紧张地望著正伸向她高耸前胸的手。男人在她脸上湿润的凉意尚未消退之际,凑到她耳边低低说道:“是不是34D?”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男人的嘴已先行吻在女律师的红唇上,蠢动的舌头正急切地准备撬开她的小嘴,女人刚要使劲別转脸去拒绝这个陌生男人的吻,男人左手却从她柔顺的后肩穿上,摁著她一片乌黑亮丽的头髮,使女人芬香温润的小嘴无法逃离来自他口与舌的任意肆虐。她竭力想要摆脱陌生男子无礼蛮横的亲吻,却被他包住大半个乳房的手连番揉揉捏捏,直弄得她浑身酸麻乏力,就连她胡乱捶打在男人后背数下的拳头都没有力道,倒更像是打情骂俏似的。  而男人的右手却还是不依不饶地搭上她饱满的乳房,包在她丰盈高耸乳峰的右手,成爪形扣放在乳房尖挺最高处的五指猛地一收,女人的小嘴忍不住一张,刚要叫出声,男人的舌头却已长驱进入,和她的小小灵舌交匯在一处,女律师只发出“唔唔”的几声闷哼。  色魔双手粗鲁的抓紧了她的领口两侧,向两边用力的扯开。伴隨著上衣的撕裂声和哀求声,女律师上身那单薄的白衬衣应声撕裂了,女人的半边身体顿时暴露在空气中。露出內里的浅白色的乳罩,女律师连忙用手把胸前掩盖,但在掩映之间,两团浑圆硕大的乳房时耄毕郑藨B更是撩人。  男子猛地扯下她的衬衣,右手再勾住女律师胸围中间的细带往上拉,女人下意识的紧紧的抓著胸围去保护她的乳房,白色的胸围在一番拉扯之下终於被撩到颈上,女人只觉得胸口的束缚一松,翘立的两颗粉红色乳头点缀著傲然挺立犹如羊脂白玉般剔透的一对乳房上,迎风跳脱在空气中。  男人看著眼前待人宰割的羔羊,肉棒几乎粗胀到极致,却故意停下手来,犹如观赏风景般看著女律师的无助模样。  “女人操了那么多,你是我看到最標准最完美的一个。真让人捨不得操你呢。”  一句又一句调戏的污言秽语传进女律师耳朵,不想听都不行。  男人用双臂圈住她挥舞的胳膊,跟著右手顺势下滑,抚过平实润泽的小腹,在那个可爱的小肚脐上细细地转弄了几个圈,再向下伸进孤零零守卫禁区的內裤,中指沿女人绒绒密密的毛丛朝闭合的深处插入。跟著用手使劲一扯,內裤被完全地扯脱下来,女人圆翘的臀顿时感受到所靠电梯金属壁面的凉意。  这时,男人有意挺动了几次下体,他那根挺得笔直的肉棒前端粗大的头冠,向著一釐米外微微有些张开的那条细缝挺立示威。女律师下意识地提了提臀,不得已她只好把护住乳房的双手紧按在男人的双肩上,期望尽可能避免被下面那根对准穴口的硬棒趁机插入,可是她不得不面对將美好的身体赤裸裸地暴露所带来的羞辱。  没有了双手的遮掩,女人令人惊艳的身材,尤其是浑圆丰挺的乳房,彻底地暴露在蒙面汉眼底。男人不失时机地把戴著面罩的头凑到她隆起的圆丘上方,用舌头贴著含苞怒賁的那一道优美弧线轻轻地舔抚,由外及內,由下到上,从高挺弹性惊人的圆峰底部转著圈儿盘旋而上,逐一肆意地侵佔著她圣洁的领地,直向赛雪的峰尖顶上那一点嫣红。  这时的女律师赤裸的背脊紧贴著冰冷的金属壁,一双均匀质感的长腿被男人扎好马步的大腿左右岔开,整个人就如同半坐在他身上似的。男人的两只魔爪重新攀爬在如雪玉峰的樱红尖顶周围,肆意无规律地大力捏摸,顿时女律师雪白鼓胀的乳房上就多了几道浅红的指痕。  “真有弹性啊,摸上去滑滑的,真舒服!”  说著男人故意抓著女人的乳房向下按,突然的袭击使女律师身子直往下滑,险些將候在幽穴口正下方的肉棒直接引入进去。最要命的是下方的唇瓣因此而嵌入的一小部分棒身,她的小穴內侧就感觉多了一个粗大的头。专打前锋的龟头毫不费力地迫开外唇,钻进女律师已是濡湿的细缝里。儘管才是前端的龟冠,可灼热有力的衝击却已经是她不能承受的极限。肉棒的逼进和心理防线的崩溃,连同失身的事实压迫著她每一根的神经以及意志。  “千万不要往下滑!否则你就是自愿献身,不能算是我强迫你。”  她光滑紧密的后背肌肤贴住金属壁,冰凉的金属壁无法褪去女律师发烫的身体和心灵,几次的调情戏辱后,她只觉得贴墙的背脊虽有著阵阵的凉意,却还是挡不住细密的汗水微微流逝出来,女人使力的小手颤抖起来,勉强撑住。  男人变本加厉的让牙齿也加入了强暴的行列。在几轮活泼的舌尖舔弄以及唇舌配合地吮吸过后,又用牙齿轻啮住女人玲瓏樱桃般的小巧乳头,从未被人轻薄过的前胸就此沦陷在男人的唇齿之间,汹涌不息的热潮充斥著全身,一而再,再而三,三而澎湃地冲蚀著女律师仅存的一点清醒意识。女人心里斗爭著,下身却无法克制地,爱液汩汩地流出,把穴口四周和肉棒的前端都打湿了,紫黑硕大的龟头倍加狰狞透亮。  男人搂著女人小腰的左手下伸,中指突然强行迫进小穴另一端菊花状紧闭的后庭洞中。女人未曾料到他还有这样的手段,正使劲朝上撑的手不禁一松,人就朝下直滑。异物的终於进入,一时间女律师只觉得身体里像是扎进了一根硕大粗壮无比的火棒,由於阴道內未曾有如此巨大的棒体插入,肉壁的弹性紧箍住阴茎,使得肉棒甫一插入就停止了继续深入。她娇小的身体就这样在这一刻被一根粗大的肉棒顶了起来。  她还想做最后的一丝挣扎,偏偏男人这时托著她双臀,把她轻盈的身体拋动了起来,幽穴里的肉棒隨之被动地轻轻进出著,数次过后,胀大粗实的阴茎带著邪恶的力量,顺著女人流淌的体液,笔直向女人的阴道深处不停地钻入。  猛烈汹涌的充实感和前所未有的快感瞬间从身下爆发,炽热的欲望燃烧著美丽的女律师的肉体和神志,伴隨她一声长长的娇啼,阴道最深处没人到达过的地方都在“滋滋”地插入声中不住地扩张、绷紧。强烈的肉体刺激转化为一片澎湃的快感传递到全身的每个部位,如此来回地抽插几次,女人已经吃不消地娇呼起来:“啊……喔……啊!啊!……喔……喔……呜……呜……”  男人的两只手离开了她的小腰,再次撮揉著她的一对正上下跃动的完美精致的乳房,肉棒穿插在女律师嫩穴里的声音,增加了数倍力量胀大了的龟头撞进花蕊,破入宫颈口,顿时女子感觉子宫象被子弹炸开般,整个人都飘了起来。拌和著一记记抽提带出她淫液的“唧唧”响声,此起彼伏,不绝於耳,加上两人紧密结合的肉体不断重重碰撞的“啪啪”声音,使得狭小的空间里弥漫著浓重的淫荡气氛。  不知什么时候,她已被男人搬成上身趴伏的样子,一双修长匀致的玉腿半跪在地,翘著玉臀,以狗交的姿態承受男人继续的抽插。男人使劲穿插在幽穴里的灼热肉茎,无情燃烧著女律师几近麻木的身体。迷朦中在暗淡的顶灯照耀下,从对面掛的镜子里,她看到了男人汗渍渍的宽厚胸膛,还有自己跃动中映射在镜中的一对雪白乳房,跳啊,跳啊女人弹挺的翘臀不断撞动尽根处的两颗睾丸,发出“啪啪”的声响,让想要再持久一点的他也抵受不住。男人深入的阴茎剧烈膨胀了数下,“噗”地一股滚热的精液从插得紫红的龟头马眼里激射而出,浇洒入女人期待很久张开的颈口和花心,继而奔涌的液体流出花房,与阴道內她同时喷出的淫液汇聚一起,沿著湿漉漉的棒身冲向小穴口,狭小的空间里弥散著精液和汗水的气息。秘书篇 31、流氓律师之凶杀案  2002年8月15日夜,香港律政大厦顶圆圆的月亮高高的挂在天际,温柔的月光给香港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香港律政界新兴起的名牌大律师卓文坐在那已经好几个小时了。  在香烟闪烁中,他英俊不凡的脸庞上笼罩着层层阴影,眼光中流露出无尽的悲伤。  五年了,自从卓文的妈妈去世到现在已经五年了,五年来的每个今夜,卓文都会独自坐在高处,在痛苦也欢乐的回忆中度过,而他也从昔日那个默默无闻的实习律师变成个一个不败的大律师。  妈,你在天国还好吗?  声声呢喃从卓文的口中吐出,转眼间被风扯裂,消失在无尽的黑夜中。  卓文就在这里向死去的妈妈倾诉着他这一年来的种种事情。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时,卓文轻轻的闭上了眼,深深的吸了口气,在轻呼出气的同时睁开了眼,眼中的悲伤被高昂的自信和骄傲所取代,脸上的悲痛也一扫而空。  温暖的水流冲击着卓文赤裸的肌肤。卓文舒服的呻吟了一声,一夜来的疲惫被清洗的干干净净。闭上双眼,任由水流洗涤着他健壮的身躯,他停止了思想,单纯的享受着这一刻的平静与舒适。  这里是卓文一个女朋友孙洁的家。  “文,你回来了?”  带有磁性的女性娇柔的声音唤回了卓文游离的思绪。  是孙洁,三年前在夜总会做舞小姐的她因涉嫌一起谋杀案而和卓文相识,那时的卓文还只是个展露头脚的小律师,这个案子是卓文的成名之作,此案中,卓文以精细的思维和卓绝的口才一鸣惊人,驳倒了起诉官的所有证据,使孙洁无罪。  案子结束后,孙洁辞去了工作,搬进了卓文给她的房子。现在孙洁打理着卓文和朋友开的一间酒吧。  脚步声响起,孙洁走进了浴室,卓文睁开双眼,迎上孙洁睡意朦胧而充满欣喜与爱意的双眸。这三年来卓文并不是住在这,只是偶尔来此住一段时间,特别是他结束一个案子后。当孙洁看到卓文留在客厅的衣服后,心中是何等的欣喜。  刚刚睡醒的孙洁让卓文的欲火猛的燃烧起来。  蓬松的头发,朦胧的睡眼,厚厚的嘴唇,以及胸前饱胀的乳房和随着她的走动在睡衣中时隐时现的阴部,让卓文的鲜血燃烧起来,胯下粗长的肉棒高高的举起,鸡蛋大的紫红色的龟头冲出了水面,带着点点水露向孙洁发出了性的邀请。  孙洁的呼吸沉重起来,娇媚的目光盯着卓文的龟头,双手扯动腰间的丝带,薄薄的睡衣随着她微微晃动的躯体滑到地上,露出了她洁白赤裸丰满的身躯。  “要我帮你吗?”  不待卓文回答,抬腿跨进浴池,粉红色的阴唇上淫露点点。饱胀的乳房上下晃动着。使得卓文的肉棒阵阵抖动。三年来的生活让孙洁知道了怎么吸引住卓文的目光。  孙洁跪坐在卓文的脚边,震动着的水面刚刚没着她肥厚的阴唇,孙洁将卓文的一脚放在自己的腿间,双手捧起卓文的另一只脚,修长白净滑嫩的手清洗起卓文的脚。  卓文移动放在孙洁腿间的脚,灵活的脚趾从孙洁高高蓬隆的阴阜探到她的阴唇上,灵活的向里一探,熟练的用拇趾找到孙洁隐藏在阴唇内的那颗肿胀的肉粒,先用趾腹揉搓了一会,再用趾甲轻轻的刮弄。  孙洁白皙的皮肤变的红润欲滴,从跨下那一点传来的刺激激荡着她的心神,内心深处的情火一下就被点燃。身体一阵眩晕,忙将身体前凑,将自己的乳房顶到捧在手中的脚上,饱满的乳房将卓文的脚整个包裹着,肿硬的乳头顶在卓文的脚心,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在卓文的脚心不停的蠕动。  从脚心传来的麻痒让卓文不由的向回收脚,将孙洁的身体扯倒,等她用手撑住下落的身体时,蓦然发现卓文粗大的龟头停在她的嘴边,龟头的顶端有着点点的黏液,黏液的气息混合着沐浴液的香味冲击着她的神志。让她朦胧迷离的神志更加的混乱。  孙洁微微的抬头,张开小嘴,伸出舌头舔了舔,龟头抖了抖,在水面荡起层层涟漪,孙洁吃吃的笑了,乐此不疲的舔弄着眼前的龟头。  卓文伸手抓住孙洁不停晃动的乳房,大力的揉搓,仿佛想要从中揉出些什么似的。同时,用脚趾用力的挖孙洁的阴道。引起孙洁身体的阵阵震颤。  一股股的热流从孙洁体内冲出,孙洁舔弄着龟头的嘴中发出了罪人的呻吟声“嗯……深一点,深一点……”  显然脚趾的长度不能满足孙洁此时的渴望,欲求不满的强烈空虚感让她的呻吟声中夹带着哭泣似的响声。她急切的站起身,水流从她的身体滴下,在卓文火热的目光中,她慢慢的蹲下,粉红色的阴唇微微的张开,点点淫露从中滴到浴池里。  孙洁一手抓着卓文粗大的肉棒,一手挑开自己的阴唇,微闭着眼睛,嘴里发出断断的呻吟声中将卓文粗大的龟头“吃”进自己的体内。  当龟头进入孙洁的体内时,卓文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呻吟。虽然他们作爱的次数不少了,但孙洁阴道依然如同第一次那样紧凑,而且阴道内更是火热异常。  孙洁微微停顿了一会,让自己紧凑的阴道适应了一下,再慢慢的动起来,随着她的上下起落,一点点的,卓文那粗长的肉棒被“吃掉”“好粗……好胀……好舒服……”  当龟头碰到她的最柔软处后,孙洁停下来,喘着粗气。双手撑在卓文的肩上,湿淋淋的长发垂在卓文的胸膛上。  然后,孙洁开始动了,先慢后快的上下起伏起来。每次都将身子抬高到只留龟头在自己的体内,而落下时则将全部吃入。她那肿胀的肉粒在下落时都会碰到卓文浓密的阴毛,刺激得她每次落下都飞快的再次抬高。  “啊……啊……好舒服。撞……撞到了……啊……”  浴室朦胧的水雾遮住了她激烈的动作,却无法掩盖她如痴如狂的叫喊声。  卓文的目光盯在他们亲密接触的地方,看着自己粗大的肉棒在孙洁粉红的阴唇内时隐时现。心中的欲火熊熊燃烧,双手抓着孙洁的乳房狠命的揉动。  当孙洁的身体无力的倒伏在他的胸膛上后,卓文张嘴含住孙洁的小嘴,伸出舌头与孙洁的香舌激烈的纠缠着,双手抱着孙洁的大屁股,站了起来,将孙洁的身体顶在浴室的墙壁上,胸膛摩擦着孙洁的乳房,抬动屁股猛烈的撞击着孙洁柔软的身体,粗大的肉棒在孙洁娇嫩的阴道内驰骋浴室中春意盎然卓文,生于1972年6月4日,三岁丧父,自幼天资聪慧。18岁考入香港大学法律系,1995年毕业后跟随香港著名大律师苏白川学艺。55岁的苏白川与卓文的母亲一见倾心。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