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制服系列_制服系列第18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制服系列

我故意忍着不那麽快射精,在享受差不多30分钟,终於射精了,精液流进Windy的子宫内,我把阳具抽出,上面沾满了精液、Windy的处女血和阴道分泌物。  我清洁好和穿好衣服,就马上离开,也带在了Windy的白色内裤。第二天,Windy没有上班,同事说她请病假,Windy也没有报警。我也放心了。那一晚我永远不会忘记。秘书篇 02、处女秘书  那天清早,由于有一批货要赶交,晚上睡得不好。起床时,我妻祖儿还在睡。她已怀有八个多月的身孕。一早回公司,职员还未上班,自从上一手的秘书离职后,已经三个多星期啦,还未有新人上班,只好自己处理好桌上积压的文件,再到厂房巡视。  九时许,人事部主任和一位年约二十,一头长发,样貌有点儿像光月夜也的女孩进来,说是给我当秘书。当时我也没有甚么在意,只知道她叫钟珍,便吩咐她做些秘书日常工作,便外出谈生意。  第二天,因为下大雨,所以没有外出午膳,只吩咐珍在午饭后给我买份三文治。奇妙的事情终于发生啦,由于珍没有雨伞,回来时把白色衬衫弄湿了,我办公室的冷气很大,她送三文治进来时,可隐约看到她那冷硬了,小巧的乳头。祖儿怀孕前每星期最少跟我做爱三次,跟小白虎亦最少一次。现在祖儿有孕,小白虎又放大假回乡探亲。我没发洩已经个多月啦,潜伏体内的兽性开始发作了,珍看见我定眼看她的胸部,脸马上红起来,放下三文治便逃也似的跑出去了。于是我便开始留意珍,更订下一套“猎珍”计划,尝一尝这个长腿秘书的滋味。她是处女吗?  我先打电话告诉祖儿今晚有应酬,由于这就是我日常的工作,所以祖儿亦习以为常。接着通知珍今晚加班。待晚上八时下班便驾车送她回家,她家住天水围,是个远离市区的新市镇,我们在她家附近一起晚膳,言谈间知道她家庭环境不是太好,双亲和她工作,供一间居屋外,还有一个正在念预科的妹妹,家庭担子很重,而且未有男朋友。她亦知道我已婚,太太有孕。经过几次像这样子的相处,她开始跟我渐渐熟络起来。  一个星期天,有外国客户来港,我和她一起接机,那时机场还在九龙城,把客人安顿好便和她在黄珍珍吃泰国菜,可能食物太辣,她也喝了不少啤酒,面上白里透红,十分诱人。我看她有八分醉意,便结帐送她回家,我的车泊在机场富豪酒店的停车场,一上车,她便倒在我肩膀上,闻着她那种少女独有的体香,加上我送给她那“毒药”的香水味,令我那久未尝肉味的小兄弟不禁硬起来,但理智告诉我时候还未到,当我替她扣安全带时,看到她那双又白又长的腿,不禁一手拥着她,一手抚摸她的腿,而她只懂得发出一些无意识的语音,我的胆子更大了,把手转向抚摸那丰满的双乳,感觉告诉我她是处女,处女的乳房是软硬适中的,我更朝她那迷人的朱唇吻下去,她竟然连接吻也不会,更百份之百肯定是个未经人事的原装货。  我一再考虑下,如果她是处女,在这情形下占有她,后果可能很严重,而且她不清醒,我亦不能享受她那活色生香的情趣。所以最后决定送她回家,在途中,她亦渐渐清醒过来,不知道她是醉了还是知悉刚才的事而害羞,一直是面色红红,而且低下头来不说话。直到她下车时才低声说:“谢谢您,韩先生……”  回到家中,洗澡时才发现唇上有珍的唇膏印,幸好祖儿早就睡了,否则第二天返工珍对我的态度明显比前亲切得多啦,可能她相信我不是一个乘人之危的人,对我放松了防范。哈哈,这样我的“猎珍”计划又进了一大步。  半个月后,祖儿回娘家待产,我把家中电话飞线至手提电话,便可夜夜笙歌啦。又到了星期天,一早探过祖儿便约珍午膳,那天珍穿了一件紧身T恤,一条牛仔短裙,那美好的身段和那双长腿,令所有的男人都对她注视一番。  我对珍说胃痛,想吃粥,便和她到佐顿的圣地牙哥酒店楼下那间粥店,吃到差不多时候,我对她说胃更痛了,叫她自己回家,我暂不能驾车,要开一间房间休息一会,珍陪我到房门口,我把开门磁咭交给她,托她给我买一点胃药回来。  这酒店是专给人偷情用的,四星级,大堂设计不错,珍一点也没有怀疑,不一会便回来了,她开门时我只脱剩内裤躲在被内呻吟,她服侍我吃药时我故意不小心把水倒在她身上,她立刻跳起来,拿起我的衬衫便跑到浴室更换,我偷看到她出来时只穿着我的衬衣,连短裙都没有穿,我知道只要她的衫未乾,她都不能离开啦,所以便继续装睡。  珍换了衣服后坐在沙发看电视,谁知这酒店放的都是A片,我看见她不时偷看我是否醒了,一面聚精会神地看电视,我看准时机,把被子踢开,露出一个撑得高高的帐篷,不一会,她在偷看我时吓了一跳,可能怕我着凉,便过来给我盖被,我乘她不注意,一手把她拉下来,再翻身把她压着,她的一双长腿打开,我那愤怒的兄弟已经指着她的妹妹,虽然隔着两层内裤,她仍能感觉到我兄弟的威力。  由于她不停地挣扎,我被她胸前的两团软肉磨得不亦乐乎,可知她刚才连胸围也脱下来,真是天助我也,我立刻用嘴把她的双唇封着,一边把舌头伸进她口中,发挥我的挑逗之吻,一边吸吮她带香味的口涎。  一只手把她搂住,另一只手把衬衣的钮扣打开,她在三面受敌的情况下,显得不知所措,只好把仍自由的左手按着我进攻她胸部的手,我乘她一分心,立刻趁势把她的舌头吸进我口中,再用腰力把兄弟作圆形的钻磨,不消一分钟,龟头就感到有点湿润传来,我更加把劲推进一,天真的她可能怕我会钻穿两条内裤,马上把抵抗解钮扣的手伸下来推我,但刚碰到我那火热的兄弟便吓得缩手了,我亦老实不客气,占领了她的高峰啦。  我在她措手不及时控制了她上中下三个要点,用搂着她的手把她缩回的手握住,然后慢慢爱抚她那雪白的高峰,太伟大啦,估计最少有36D,我并不急于攀到峰顶,只在山坡上留连,享受她的表情,她的战慄,每当我的手指接近山顶时,她都不期然发出一些“唔……唔……”  的鼻音,我就是爱欣赏女人这样子。  我把口放开,只见她一面喘气,一面说“韩先生,不可以这样做……不……”  “呀!”  我趁着这时,五指就进驻山顶啦,我用三只手指,轻柔地抚弄她那硬了起来的樱桃,更不时用指肚擦那顶尖,她的乳房真是极品,白里透红的竹荀形,依稀可见一些青筋,乳晕很大,乳头却只有黄豆般大少,由于两者都是浅玫瑰色,所以不是近看,几乎看不到乳头。我用口含着她的乳头,再用舌头围着那发硬的乳头打转,更不时加一点力吸吮。  她已经全身发软,口中发出“嗯……啊……”  的声音,而手亦不再挣扎,反而改为搂抱着我,我趁她不在意,把手慢慢往下移,到达那只有稀疏毛发的山溪,触手一片湿漉漉,就像沼泽地带的泥泞,湿中带黏稠,我把弄湿的手指轻抚她那微突的阴核,她像触电般跳起来,再而全身收紧,只见她闪上的眼睛流出几滴唳水,口中轻呼“呀……啊啊啊……”  接着全身放松,太敏感啦,这么快便到达高潮。在她“三魂唔见七魄”的时候,我轻轻地把她和我的底裤脱掉,再紧紧把她拥抱着,手在她背部轻抚,令她在失神时感到安全和我的爱。  不一会她清醒过来,脸红红的一脸窘意,低声对我说“韩先生……我要回去了……”  我立刻把她抱在胸膛,跟她说“要叫我老公,先有得商量”只见她连额头也红起来,用小得如同蚊叫的声音说“老公……”  我一边抚摸她的双乳,一边说“珍,现在我要履行老公的义务囉”她听了马上挣扎想下床,我立刻低头吸吮她的乳头,那是她的死穴,果然她马上软下来啦。  我一边打开她的长腿,一边用龟头磨擦她的阴核,她见兵临城下,肯定逃不了的,只有面红红,气喘喘地对我说“韩先生……老公……我……我……第一次做,温柔些……”  我放开她的乳头,轻吻她的香唇,对她说“放松下来,不要怕,我会慢慢来的”我先轻吻她的耳背,偶尔把舌头伸进她的耳朵内撩拨,令她不停地呻吟,接着把她反过来,拨起那头长发,轻吻她白白的颈项,双手同时在她胸前不停地搓揉。  粗大的舌头沿着她的脊骨轻轻向下舔去,经过之处,都令她一跳一跳起来,当吻至股沟时,她本能地收缩起来,并且叫起来“呀……不要……吻那儿……呀……脏死了……”  可是我已经把头钻进她两条又白又长的腿间,伸长舌头在她的菊蕾和会阴之间来回扫动,令她更轻声地呻吟起来,鼻子传来一阵阵少女独有的,腥中带香的味道,眼前是一幅未经开闢的处女地,整齐得只有一条小小的粉红色的间隙,露出两片小巧的小阴唇,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花,而花蜜亦清晰可见,源源不绝地流出来,我不禁贪婪地吸吮她这处女最后的香蜜。  我把舌头伸进花瓣内,围绕着她那充血的阴核撩拨,没几下,她的双手把我的头大力按实,又把双腿夹起来,这次因为双耳被她的腿夹着,听不到她的叫声,不过舌头可感到她的花瓣在不停地收缩,直至她放松了,我才可以透一口气。  在她再一次失神的时候,我爬上去搂住她,把龟头推进入花瓣内小许,这真是一件难事,那热呼呼,湿漉漉的花瓣,把我的龟头紧紧地包住,我连忙摄定心神,提肛吸气,低头对珍说“老婆,舒服吗?爱我吗?”  珍搂着我道“老公,舒服死啦,我爱您……呀……痛……痛死我啦……”  我趁她说话时长驱直进,藉着她的花蜜润滑,轻易穿过那处女膜,但由于她痛得厉害,阴道立即收缩,我只能进入三份之二,便给她锁着了,啊!老天呀!我已有个多月没有发射啦!现在给她的又紧又热又湿的阴道锁着,真是一触即发啦没多久,珍吸一大口气,然后下定决心对我说“来吧!”  我便轻轻向后退出小许,再推进多少少,如是者经过将近五分钟,终于全部进入珍的体内。  我不想给珍知道我这么快便不行,停下来对她说“珍,还痛吗?”  珍含羞摇头说“不是很痛,但胀得很难受”我轻吻她说“那我这次快一点,下次再慢慢来吧!”  珍把我搂得更紧,羞道“谁跟您来第二次,大坏蛋。”  “给我插着,还敢乱说话,不怕我插着您不放吗?今天是安全期吗?”  “不知道,大坏蛋!”  和她说话时,我的敏感期过了,于是我便开始动起来,而珍亦开始呻吟起来,二十多的腰肢还会随着我的进攻而抛动,一双美乳更上下波动,我由慢而快的抽动,龟头感觉到她花瓣里的残余处女膜正给我磨平,在狠插二百多下后“喔……啊……啊……好……好像赖尿啦……和外面不一样喔……要尿啦呀……老公……呀……尿出来啦……喔……啊……啊”在她最后一声的呻吟中,她的内部高潮因为猛烈的传过了她全身,一波波的快感在她全身伸展开来,她紧紧的搂抱着我不让我动,而她的子宫和阴道在强烈地收缩,我再也忍不住了,暴胀的兄弟喷射出一股又一股精华,真畅快,而珍只懂得喘息着接受我的子孙进入她的身体,接着便搂在一起睡着了。  甜梦中,给床边的电话叫醒,管房部问是否加钟,我吩咐要过夜,并请代购一百支粉红玫瑰,红酒和烛光晚餐,待通知时送上。回头看珍,可能刚破身,再加上三次高潮,精神放松了很多,睡得像个婴儿,我把电视关了,到浴室洗澡,把那刚为了饱餐一顿而弄致血迹斑斑的兄弟清洗一番,看见珍挂起的胸围,原来真是个36E的波霸,我把她的T恤和胸围,跟我的衬衫全部放进浴缸用水浸住。  回到房中,点起一支香烟,坐在床边欣赏珍的身体,刚才太急进啦,眼睛错过了的,现在补偿,她一手放在枕头下,一手放在胸前,侧身而睡,所有的重点刚好看不见,但诱惑性更高,单看她那浑圆的臀部和那修长的美腿,股沟还看到我留下的子孙和她的处女血。这女孩在激情过后,雪白的肌肤竟留有淡淡的红印,十分惹人怜爱,可惜没有带数码相机,否则可永留纪念,她那条纯白色的棉质内裤跌在床边,我拾起来替她轻轻揩擦刚开苞的花瓣,把我们结合的证据留下来作纪念。  睡回床上,珍转醒了,我立刻装睡,偷看她的情况,珍最初不知身在何处,一脸茫然,接着看到我便面红起来,她看见我还未睡醒,便像我刚才那样看我的身体,当她看见我那沉睡的小兄弟时,更好奇地用手抚摸一下,她看着我的小兄弟在她的手中慢慢充血长大,吓得差点叫起来,我再也忍不住笑了,她马上扑上来乱打我的胸膛,我把她拥入怀里,边吻边给她看那条内裤“珍,喜欢吗?”  她又是一场乱打,然后挣脱我跑进浴室,一进浴室便听到她惨叫起来,我连忙跟进去,看见她指着浴缸的衣服,说“大坏蛋,我穿甚么回家?”  我从后把好的腰搂住,在她耳边说“明天才回去吧!”  她娇嗔道“鹹湿佬,早有预谋!”  接着把我推出去。  我把大毛巾围上,再致电管房部把食物送上来,开了音乐,点上烛光,把花藏在椅后,十分钟后,珍裹着大毛巾出来了,我先搂抱着她,把大毛巾拉下来,和她一边热吻,一边赤裸裸地共舞,慢慢跳至餐桌旁,搂在一起坐在椅上,把花送给她,她双眼闪出泪光,把我抱在她胸前,跟我说“老公,从来没有人比您对我更好,我愿做您的小老婆,直至您不要我”我听后二话不说便吸吮起她的乳头,她发出梦呓般的声音“呀……还在痛,怎么办啦……”  看见好不知所措的样子,令我又怜又爱,给她倒了一柸红酒,对她说“给妳补充失血……”  女人真奇怪,只要跟您有了关系,便不再害羞啦,她把酒一口一口地哺给我喝,又把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喂给我吃,待我吃饱了她才吃。  我提醒她打电话回家,她告诉妹妹她在长洲和旧同学BBQ,今晚不回家,我在她讲电话时,含着她的乳尖,欣赏她想叫又不敢叫的表情,真有趣。她躺在我怀内,细诉她的家事,她中学毕业后转读商科,并同时进修德语,日语,第一份工做了半年,为逃避老板性骚扰而转工,结果失身在我这大坏蛋手里。  我听后不禁大笑起来,令我想起年多前在惠州的往事。我答应替她供她的小妹念大学,令她情不自禁地送上香吻,我的兄弟又蠢蠢欲动了,但她说还很痛,我便教她用口,她含羞地把我的小兄弟放进口中,我兄弟不算长,只有六多,但龟头很大,所以祖儿叫我做大头仔,她怕咬到我,把她的樱桃小咀尽量打开,努力地一上一下的活动,香舌不停地卷住我的兄弟。  老实说,给我的享受不是太高,但看见她那全力以赴,口涎不停地流出的样子,真令我感到她对我的爱,半小时后,我看见她太辛苦啦,而我亦未能发射,便叫她停下来,看见她那不服气的样子,真令我又爱又怜,今天我也付出不少体力,所以搂住她便沉沉睡着了。  睡了不知多久,小兄弟传来阵阵快感,朦胧中我以为祖儿在替我用口解决,但祖儿在怀孕七个多月时,一次替我口交后,呕吐了很久,所以我不忍她受苦,宁愿自己忍住。一看是珍正用口替我的小兄弟服务,这次她进步多了,连我的两粒睪丸也不放过,没多久,我便在她的口中发射了,她竟然像祖儿那样把我的精华原全吞下去,接着她告诉我,她在我睡着时开电视,从那A片中学习如何用口替我服务,原来她看见那些AV女优都是把精华吞下去,她便照办煮碗,我心里不禁多谢上天对我的优待。秘书篇 03、淫荡女秘书  美玲在无意识中的翻阅杂志,一页接着一页,但她几乎没有把心放在上面,只是机械化的动作。  美玲家住遥远的澎湖,家里还有一个母亲一人在家。而她在大学毕业后,就来到高雄,好不容易找到了目前这个秘书工作,她在高雄没有亲友,只好租了一间只容纳单身的小套房。  此时,左邻右舍的人几乎全部看不到人,因为今天是星期日,眼看着邻居的女孩们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出去了。  只剩美玲一人在属于她的天地里呆坐着,其实她长得不错,只是生性害羞,只要有人和她交谈,她就脸红了半天。她的眼睛水汪汪的,鼻子小巧而高翘,嘴唇红润而甜美。而身材更是增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  美玲来此工作才短短三天时间,刚来时公司的人都对她不错,只有一位身材很丰满的杨小燕对她不太友善。  杨小燕的工作是会计方面的,她每天都穿着曲线毕露的服装来上班,公司的男同事更喜欢靠在她的身旁,闻她从胸口散发出来的芳香。  美玲刚来上班的第一天,由人事处主任带至办公室见见所有同事,他们是服装贸易公司。  当美玲走入办公室时,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人事主任陈成文说道:“各位同仁,这位是洪美玲小姐,将加入我们的行列,洪美玲小姐刚从校毕业,请各位互相关照。”  人事主任看了美玲,又接道:“洪美玲,请你也讲几句话吧!”  美玲满脸通红,揉搓着她手中的小手巾,她低着头望着自已的脚,声音压得很低的说:“我叫美玲,请各位多多指教!”  办公室里的男同事王汉,笑着说:“我们会的。”  办公室里的所有男同事都各怀鬼胎的笑起来。  只有一个长得很清纯的女孩,打抱不平的说:“你们少起哄了,别欺侮人家就好了。”  人事主任陈成文把美玲安顿在那打抱不平的女孩身旁,然后,人事主任正色的对女孩道:“王小惠,你要好好的照顾这个新来的小妹哦!她刚来有许多事还不了解,你好好的带她熟悉一下吧。”  陈成文讲完就拍拍美玲走了。  洪美玲很感激的看着王小惠一眼,要不是这个短发的王小惠解的围,洪美玲不知如何是好。  美玲对王小惠道:“王小姐,以后请你多多指教了,我今年才刚踏入社会,很多事不懂,以后请多费神。”  人事主任陈成文一走,同办公室的五个男同事,全靠紧了王小惠她们这边,大家七嘴八舌的说:“洪小姐,你今年几岁?”  “洪小姐,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美玲,你有没有男朋友呀?”  “他是说要好的……”  “……”  洪美玲这未出社会的女孩,被这一大堆问题弄得面红耳赤,就在此时,杨小燕道:“哼……你们这些人真奇怪,你们好像没见过女孩子似的,干嘛问人家这么多问题……”  小燕的手理理头发,很不屑的说:“洪小姐,长得嘛……脸是很漂亮,但是好像嫌、嫌苗条一点,你说是吗?王汉。”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