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少帅后宫风流传_少帅后宫风流传第48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少帅后宫风流传

叶枫扶着白玉芝的蛇腰,整个人就贴在她背后,就像有着入穴本能的阳具就准确无误顶在了阴道口,屁股轻轻一挺,阳具就直接插入白玉芝阴道内,然后就停留在里面,享受着白玉芝阴道的温暖湿润,而且她的阴道还会呼吸,一松一紧地刺激着叶枫的阳具。  “要翻炒,不然菜要糊了,不要贪欲享受。”  叶枫指挥着,深入动作着。  “嗯……我知……知道……”  白玉芝呼吸加快了近乎一倍,无力地翻炒青菜,平时炒青菜,白玉芝都觉得十分的轻松,当阴道里插着一根阳具的时候,她就觉得连炒青菜都变成了一种负担,可身为女仆,将身心献给主人的同时还必须完成一些必要的家务,就比如炒菜。叶枫怕白玉芝太爽而炒不了青菜,所以他抽动的幅度非常的慢,像蜗牛一样慢慢抽出来,然后又慢慢插进去。  “多翻几次,加点味精。还有料酒。”  叶枫命令道。  “嗯……”  已经面颊绯红的白玉芝就边点头边去作料,幸好作料就在一边,否则白玉芝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偷窥的关咏琳终于确定了叶枫已经在和妈妈做爱,兴奋的同时,开始用力爱抚自己。  火已经关了,已经炒好的青菜就留在锅里,叶枫则让阳具慢慢抽出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插进去,每次都顶到了花心。  啪唧、啪唧、啪唧……  性器官交合发出的声音就在厨房里不断回荡着。  “主人……主人……已经受不了了……求你别再这样子了……”  白玉芝嗲声道,头就摇得非常的厉害,纯白色的头巾就挣脱发丝的束缚,掉落在地上。  叶枫没有理会白玉芝,已久用力操着,因为他知道很多时候女人最爽的时候就会一直央求男人不要再插下去,而如果男人真的听从女人的命令,没有再插下去,那么……女人就会开水埋怨男人了,所以叶枫就更加用力地操着白玉芝的淫穴,滴滴淫水就滴在了地板上,汇聚成一小汪泉水,男女性器官交合的场面正倒映在它上面。粗长的阳具,暗红色的阴唇,两丛被淫水弄湿的阴毛……  一副春光灿烂图就被泉水赤裸裸地展现出来。  操了一会儿之后,白玉芝终于忍受不了阴道的麻痒,就在一声声嘶力竭的呐喊声中泄出了自己的阴精,为了防止被自己的女儿听到,赵白玉芝就是捂着自己的嘴巴,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阴阜的痉挛尤为明显。  “接下来要炒什么?”  叶枫眯眼问道。  已经出了一身热汗的白玉芝没有力气再炒菜了,她就摇了摇头,说道:“我想躺着休息一会儿了……我已经没有力气了……主人……你真的太厉害了……”  “嗯,还很硬,如果是一个好的女仆,那应该会让自己的女儿加入才对,这也算是讨好主人的一种方式,”  说话间,叶枫就一直观察着白玉芝的面部表情,见她的面色由润红转为煞白,他就知道白玉芝的心思了。  叶枫已经将白玉芝抱起来直接放在厨具上,趴在她乳房间舔吮着,头快速地移动着,在这两座傲人的山丘间移动着,一只手则伸进白玉芝那荷叶边围裙内,正在那淫水乱溢的阴道间来回抽动着,阳具则雄赳赳气昂昂地翘着,看样子是想再次进入白玉芝那湿答答的淫穴中了。“小枫……主人……唔……别……你上面弄……下面又弄……我……我受不了的……快点插进来吧。”  白玉芝昂着头喘着粗气,两只脚已经夹住了叶枫的虎腰,正握着一双粉拳敲击着叶枫的肩膀,像是在反抗,又像是在刺激叶枫作出进一步的侵犯。叶枫咬住她的左乳头吮吸着,舌尖则不断刮着那已经硬得不成样子的乳头,发出“啧啧”的吮吸声。在白玉芝阴道内不断抽动着的手每滑出阴道口时就带出一堆的淫水,淫水顺着不锈钢厨具刺激流出来,大多都滴在叶枫的裤管上,骚骚的气味让整个厨房都沉浸在超级淫靡的气氛当中。  关咏琳已经忍不住走过来。看到叶枫一边舔她妈妈的乳房一边还用手去插自己妈妈的阴道,她实在是受不了,她一直认为自己的妈妈是那种很娴熟很自爱的女人,没想到……“妈妈,我也要吃你。”  关咏琳不容分说,扑上来含住另一只巨乳。听到女儿的声音,还在享受叶枫上下齐攻的白玉芝一股阴精就喷洒出来,溅得叶枫一裤子都是。  “妈妈……你……”  关咏琳胸口不断起伏着。  “琳琳,我……”  自己骚浪的一面被自己的女儿看得一清二楚,白玉芝的心就像降到了谷底一样,十分的不是滋味,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场面了,只好将目光移到了叶枫身上。  叶枫忽然抓住白玉芝的腰,直接将她抱下来,弯腰抓着她的大腿根部猛地一用力,就将她抱在了前面,而且是让她面对着自己的女儿。  “小枫……别……别……”  白玉芝慌忙叫道,她知道这也是做爱的姿势之一,但是要在自己女儿面前将私处完全露出来再和叶枫性交的话,估计没有一个妈妈会愿意这样子做的,可惜在叶枫强大力气的强迫下,白玉芝对于事态的发展已经无能为力了。  叶枫用力分开了白玉芝的大腿,还将她的荷叶围裙掀起来,将那被浓密阴毛点缀着的阴阜完完美美地展现在关咏琳面前,阳具就顶在了她的阴道口,在过多淫水的帮助下,白玉芝轻易就插了进去,然后就开始用力抽动着。  啪唧、啪唧、啪唧……“唔……唔……唔……别……别……啊……”  此时此刻,面度自己的女儿,白玉芝真的不想叫出来,可惜叶枫的攻势实在是太猛了,尤其是当那伞状的龟头顶开花心时,白玉芝就会忍不住呻吟出声了。  “琳琳,这一切你也看到了,那你想怎么样?”  叶枫淫笑着,眼睛就盯着关咏琳那不断起伏着的乳房,就幻想着同时操这对母女的爽劲。  关咏琳靠在厨具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是不是看得很激动,也想加入?”  叶枫用力挺动着,白玉芝的淫水就顺着粗壮的肉棒而湿透了叶枫的下身。  听到叶枫有一起玩她母女的打算后,白玉芝的红润脸色马上就变苍白,忙扭过脖子,喘着粗气,叫道:“你快点放下我!”  “你不爽吗?”  叶枫继续淫笑着,似乎觉得白玉芝已经完全陷入了自己制造的淫欲世界里。  “我爽……但是……但是我不要我女儿也这样子!”  白玉芝叫道。  叶枫宇眉马上皱起来,他总觉得白玉芝的反应实在太奇怪了,照常理来说,已经被自己操得这么爽的女人应该会愿意让自己的亲人也来体验这种快乐才对,可白玉芝就是不肯让自己的女儿也陷进来。  “别再插……放我下去……”  白玉芝无力地敲击着叶枫宽厚的胸膛。  关咏琳看着自己妈妈那张带着泪花的脸,又想到她和叶枫做爱时的兴奋,她就知道妈妈的归宿可能就是叶枫,为了妈妈的幸福,关咏琳还是咬着嘴唇,说道:“妈妈,如果你和枫哥于庭在一起会幸福的话,那你就和他在一起吧,我可以叫枫哥爸爸。”  听到关咏琳这番惊天地泣鬼神的话,白玉芝愣住了,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却真真实实地由女儿说出了口。  “女儿,你说什么傻话?”  白玉芝乳房不停地颤抖着,心里的感觉就非常的怪。  如果白玉芝变成了叶枫的妻子,那关咏琳就得叫叶枫“爸爸”了,这种称谓合情合理。  “因为我不想妈妈难过,我也喜欢看妈妈和枫哥在做……做的时候很开心,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枫哥的,这样子的话,妈妈就嫁给他吧,反正你现在还可以再婚的,琳琳已经长大了,妈妈不用再为我考虑了,活着,我们俩可以一同和枫哥生活在一起。”  关咏琳一口气就说完,然后就看着眼前的妈妈,从她的眼中,关咏琳除了看到妈妈惊恐外就是丝丝的喜悦。  “你好傻,琳琳,妈妈怎能抢你的男人?”  白玉芝摸了下女儿的脸颊就释然一笑。  “妈妈,只要你能幸福,我是不会介意的,我会快乐的。再说,我虽然要喊枫哥爸爸,但是,我和枫哥依然可以像情人一样生活在一起啊。我们照样可以拥抱,接吻,做爱,或者我们三个一起做……”  叶枫不由得竖起大拇指,赞扬说:“琳琳,你说的真是对极了。走,我们三个吃饭去,然后三人一起做爱。”  饭菜摆到餐桌上。叶枫坐在椅子上,让白玉芝坐到自己的身上来,白玉芝就右手压在叶枫肩膀上,屁股抬起来,左手握着叶枫的阳具就伸到自己薄裙下,对准自己的阴道口后,白玉芝就轻轻坐下去。感觉着阳具顶开自己阴唇并咆哮着插进去后,白玉芝就发出低微的呻吟声。  “枫哥,你把她的裙子拉起来,我想真真实实地看到你们做爱的场面,”  关咏琳建议道。  “别……别……我……不希望……那样。”  白玉芝不希望自己的女儿看到自己和叶枫性交的场面,但是又说不出口,似乎已经完全将自己视作是一只落网之鳖,就打算让叶枫这个渔夫掌控她的命运。做为性爱教父,叶枫当然是希望进行很刺激很刺激的性爱了,所以他就二话不说掀起了白玉芝的裙子,又觉得白玉芝的屁股太大了,会影响她女儿的视觉盛宴,所以就将饭放下,将白玉芝转了个身,转身的时候,阳具就在白玉芝阴道内旋转着,那种奇妙的感觉让白玉芝全身哆嗦着。  完全转过去后,白玉芝就坐在了叶枫大腿上,她想闭着双腿,叶枫却大开着双腿,让关咏琳赤裸裸地看着他和白玉芝的交合处。“现在开始吃饭吧,”  关咏琳眯着眼睛端起饭,递给了叶枫,看到妈妈和叶枫性交的场面,关咏琳感到十分刺激。  叶枫抖着双腿,让阳具小幅度插着白玉芝的阴道,并用调羹舀起一羹的大米饭喂给白玉芝吃。  感觉着龟头时不时顶着花心,白玉芝就呻吟着,并张开嘴巴,将大米饭吞进肚子里。叶枫同时抱着白玉芝的娇躯就开始用力操着,过了一会儿就忍不住起了身子,直接将白玉芝压在饭桌上,然后就开始狗爬式做爱了。  当叶枫勤奋地操着白玉芝的阴道时,白玉芝就开始浪叫了。  “唔……唔……唔……别……别……别这样子……会……会叫……叫出来的……唔……唔……唔……”  白玉芝不停呻吟声,眼睛就望着自己的女儿,见女儿一直微笑着,她也就稍微放心了,关咏琳是她唯一的血亲,只要能够让她开心或者是满意,白玉芝都无所谓的。叶枫用力操着白玉芝的阴道,每次抽出来,白玉芝的淫水就哗啦啦地流满一地,两颗巨乳就在饭桌上不断变幻着形状。  “老……老公……”  当白玉芝喊出这两个字时,她的阴道就收缩了下,更感觉到叶枫阳具的炙热,叶枫的阳具仿佛是一只火龙在白玉芝阴道内不断驰骋着。“爽吗?老婆,是不是很喜欢这种被操的感觉?”  叶枫淫笑着,操着白玉芝却时不时观察着关咏琳的表情,见她已经开始动情了。  “唔……唔……唔……唔……老公……老公……老公……”  白玉芝不断喊着这两个字,已经单身好几年的白玉芝就觉得自己现在真的是身处在幸福之中,她抓住了女儿关咏琳的手,握紧,就说道,“妈妈……妈妈……很爱你……也希望……你以后……像以前那样……爱妈妈……唔……唔……别……别生妈妈的气……唔……唔……啊……啊……要……要高潮了……老公……啊!”  白玉芝用力呐喊着,高潮完后,叶枫就拔出了阳具,一股阴精和淫水的混合物就滴在了地板上,聚会成一股小湖泊。  叶枫喘着粗气就抚摸着白玉芝的雪白美臀。“我还没有爽,琳琳,你过来……”  叶枫轻声哄着琳琳乖乖的像小狗一样趴着,琳琳以为叶枫是想要从后面来,兴奋的赶快趴下,并且用纤细的手指张开漂亮而湿润的小穴诱惑着叶枫的光顾。  但是叶枫此时的目光却是集中在另一朵漂亮的小花上……  叶枫顺着乖乖琳琳掰开的屁股,一路从小穴舔上去,琳琳不停扭动身躯并发出阵阵诱人的呻吟声。一直到了屁眼,叶枫才停下来集中攻击着小花蕾。琳琳的肛门正如同花蕾一般,漂亮的张开着,而叶枫正顺着她的花瓣轻轻的朝着洞口叩门。  琳琳原本发出不平的声音,但是渐渐的平息了下来,反而是后来开始又哼又拉着叶枫的手,拿叶枫的手指开始捅她的屁眼。屁眼的感觉摸起来是一种远比小穴来得乾的感觉,但是又比较紧实,所以就算是手指刚进去都有些难拔出,更何况是大的多的肉棒。  叶枫用手指沾了沾小穴上的蜜汁,朝琳琳的屁眼开始钻进去涂抹,连续数次。每次都弄得琳琳喘息不断,就连本来紧合的屁眼也稍稍松动,有张开的空间了。  同样的方法,叶枫用两只指头捞起琳琳友的蜜汁轻轻插入,琳琳啊的一声惨叫,痛苦地将屁股往内缩去,看来润滑得还不够,因此只能够先一只食指插进去来回动动让屁眼能够习惯。  “枫哥,又要干菊花吗?能不能先在前面小骚穴插一会儿再……在干琳琳的菊花?”  琳琳的屁股本来就是又白又嫩,这时候因为兴奋又显得有些红润,叶枫握紧肉棒朝女友的琳琳重重捅了进去,来来回回快速地抽了几十下,琳琳就哎呀爽的到达了高潮。沾沾那湿润的水气当作肛交时的润滑液,之后不理会琳琳兴奋的狂叫,而只是掰开那虽然比较松但是仍旧比穴来得紧的屁眼,狠狠大力地插了进去。已经硬梆梆的肉棒在里面被肠壁一挤压更是硬到不能再硬,只能狠下心来朝深处缓缓前进。  屁眼的温度比起肉穴来说更高,而且没有蜜汁的润滑,事实上就连前进都会痛,缓缓抽送久了之后,渐渐加快抽送速度,睾丸不停的打击着本来就敏感的小穴,让琳琳从本来的痛到慢慢的开始享受痛苦伴随而至的舒服快感,也开始扭动屁股迎合叶枫的打击。叶枫双手握住琳琳的小蛮腰,肉棒抽插着紧密的屁眼,而睾丸则打击着湿润的小穴,这三重的快感如果只干穴的话是享受不到的,而叶枫现在却享受着这样的快乐,用心爱女友的美丽身体作着最快乐的事情。  慢慢地,琳琳从本来的只是迎合叶枫的动作到自己开始扭动屁股体会快乐,而呻吟也从刚刚的痛苦带着快感转成现在尽是快感而越来越高亢狂野。「枫哥……快点……用力点……再进去一点……我想要你更用力的干我……啊……啊……」  叶枫凑着琳琳的耳朵旁轻轻说着:「舒服吗?老婆。」  「舒服啊……老公……老公真的好厉害,小屁眼想要一辈子让老公插着……不要停啊……」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