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少帅后宫风流传_少帅后宫风流传第26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少帅后宫风流传

压制许久的怒气也不由迸发出来,本是柔和的脸上更是青筋暴涨,“你他,妈别给脸不要脸,老子跟你说话是看得起你,你问问这片谁不知道我刘二,信不信老子就地就强奸了你?”  “哦?”  小舞终于放下杯子,缓缓抬起头来,一双秀眉不由微微上挑,冷哼一声,淡然道:“那你试试?”  “试就试,你当老子不敢?”  说话间,刘金龙已然把一双手掌伸向小舞的胸前。那对圣峰早被他的眼睛猥亵了N边,此时撕破脸皮,也就无所顾及,狗屁调情,还是抓到手里更实惠。只是堪堪到达终点时,却忽而感觉胳膊被一双铁钳紧紧匝住,稍一犹豫,身体便被一股巨力甩出,滑翔着飞将出去。  “砰”身子与地板沉重撞击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饶是大家都在注意这边的动静,却也没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只有叶枫才看清了小舞富含劲力的一摔,那更像是一种艺术,力量超常,却给人以柔美的感觉,细腻中透出一种刚烈,电光火石般的爆发却把力道拿捏的恰到好处。  刘金龙的身体落地之后,又顺着狭窄的桌间空隙滑出了近三米,才堪堪停住,引得众人一片惊呼。  “二哥,你怎么了?”  “二哥,没事吧。”  几个本是在旁嬉笑看老大调情的小喽啰第一时间冲了上来,忙不迭地询问地上二哥的情况,继而怒目转向又悠然抄起杯子的女人。  刚想上前教训那个女人,却不想那二哥竟然当头一声怒喝,“慢!”  特种兵出身的刘金龙,打过越战,见过不少世面,以自己伸手,就然被对方这样轻而易举的摔出来,他刘金龙不是白痴,知道遇上了顶级高手。  咬牙半天才缓缓站起身躯,在旁边的小弟搀扶下,刘金龙往前走了几步,揉了揉摔疼的腰,却露出了藏在腰间的黑色手枪,“靠,小妞你在能打,还能打过这东西?”  刘金龙认为小舞应该注意到他腰中的家伙。  可能小舞真的没在意,看到刘金龙再次走过来,居然讽刺说:“信不信我把你丢到大街上去?”  刘金龙身边的小喽啰们也是对于二哥的隐忍惊愕异常,被一个女人打,无疑是莫大的耻辱,道上混的还没有几个能够承受女人的羞辱,往常以二哥那火爆脾气,早就冲上去拼命了,而今竟然还这样沉得住气,实在有点莫名其妙。  此时刘金龙心中却是百感交集,他并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小混混,曾经也在少林寺学过三年的功夫,越战中又经过生死的锤炼,要论近身格斗,绝对有信心和那些退役的特种精英相抗衡,要不然也不会在几年之内就声名鹊起,成为了黑道届的金牌打手,花都市天王大佬蔡志雄手下的一员猛将。  刚才那一摔不排除大意的成分,但是能够坐在原位不动声色的把自己近二百斤的身躯轻易甩出,那种力道也是让他为之震惊,无疑看似柔弱的女人实际上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一旦动手,也难保不被再次摔倒,至于身后那几个小弟无非就是白搭的货色,在他看来一个废物和一群废物的效果是一样的。  虽然手中有枪,但是在没有雄哥的命令下,这东西只能起威慑作用。  只是他又岂是个有仇不报的男人,这地点实在不适合动手,真闹起来,不消几分钟估计就有警察赶来,况且他们也不一定能够制服那个女人。刘金龙准备靠近一点再施偷袭,即使她在能打,也是赤手空拳,而自己身后暗藏的匕首足以让那个女中“豪杰”吃上一番苦头,到时候把那个女人抓起来,要杀要剐,还不是自己一句话。  强忍疼痛的狰狞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冷意,瞬间则是被一种近乎淫荡的目光所取代,盖因此时刘金龙心中已然暗暗思考在制服那个女人之后,如何报复刚才那一摔之仇,一个身手矫健的暴力女人在自己的胯下婉转娇啼,那种滋味想来也是让人筋骨全酥。  只可惜他意淫的对象此时没有丝毫的婉转,更别说是娇啼,依旧保持出事前的那副模样,冷冷地,静静地品尝着桌上的食物,时不时还会喝上一口咖啡,悠然中透出一种与世无争,实在无法想象这样的女人会不露声色把一个大汉轻易地摔出,完事之后竟没有丝毫的去意,好像根本就不惧怕所谓的报复。  这份淡然与冷静使得旁边看热闹的人们也是暗暗佩服,只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刚才更似是一道饭前甜点,就像是看了一段剪辑版的电影,至于结局则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大厅之中也渐渐恢复原本的喧嚣,在不关乎自己利益的情况下,世人的记忆力总不会太好,那些看似引人瞩目的事件也仅仅是停留在心里几秒或者十几秒,转眼间就被抛去脑后。  就像是某个地区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特大自然灾害,人们当时可能会流泪,可能会为了那些死难者哀伤悼念,也会尽自己所能去帮助那些受灾人民,可是过后呢,一个月,两个月或者再长的时间后,遗忘无疑是最终的选择,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不可能为了那些素未蒙面的人而整日活在伤痛之中,这就是人类的本性,不关乎道德,更无所谓感情的冷漠。  “小子,这里是法治社会,你还不把你腰里的家伙藏好?”  一个非常有磁性的男声在耳边响起来。  刘金龙一扭头,一个十分帅气的大男孩从侧面走过来,来到小舞跟前停下,“小枫?”  小舞微笑着脱口而出。  叶枫朝小舞微笑一下,说:“老婆,不要害怕,你老公在此,没人敢欺负你。”  小舞原本冷冰冰的面孔一下子显得朝气蓬勃起来,“算你有良心,你怎么才回来?”  叶枫简短地说:“拉肚子啦。不好意思。”  叶枫认为小舞既然刻意隐瞒自己的伸手,自己就最好不要揭露她的真实面纱,不管小舞又怎样的背景,叶枫始终认为,小舞对自己绝没有一丝恶意。  刘金龙对于那凌厉的一摔,仍然心有余悸。虽然手中有家伙,也不确定能不能制服这个女人,而今又多了个帮手,显然事情又要麻烦上几分。  只是在看清叶枫打扮时,才暗暗松了口气,那身西服加领带已经充分了说明了他的身份,这种成天闷在办公室的小白脸动嘴可能还可以,动手的话只能用不堪一击来形容,只是后面的小弟随便跳出一个就能解决。  看到小舞站起来,居然和叶枫亲昵地依偎到一起,刘金龙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本来应该是自己去扮演那个男人的角色,体会一个暴力女人的极尽温柔,如今却被那个小白脸占了去。气竭之下,直接带领一班小弟横冲直撞上来,此时他更想把那个男子废到这里,至于女人则是其次。在一场移情别恋的游戏中,情敌远远比情人可恨。虽然刘金龙也知道自己和那个女人还算不是恋人,但却也是醋意盎然。谁让小舞相貌那样清靓,迷倒了自己呢。  他早已确信在一个小时之后或着更短的时间内,那个孤傲冷漠的女人最终将被自己肆意蹂躏,直至屈服认错,甘愿成为他的玩物。他更想直接捕获这个猎物,而不是从另一个猎人手中强取豪夺,不过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那种猎人间的争抢也是不错,而今就是这种情况。  “一,二,三……八,不错,不错。”  叶枫缓缓地伸出空闲的一只手掌,手指则是不断地指向面前那群气势汹汹的小混混,直到数清数目后才饶有兴致地瞥向为首的所谓“二哥”目光冲满不屑,更像是在考虑待宰的羔羊是清蒸还是红烧更好。  刘金龙微微迟愣一下,眼前男人的镇定让他心中微微一动,难道这个男人和那个女人一样,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可惜这种想法转瞬间就被否定掉,自己这种级别的格斗高手可不是遍地都是,遇上一个就已算是奇迹,又怎么会再出现一个。  细一考虑,马上明白了过来。任何一个男人在自己女人受到威胁时,总要表现出强硬的一面,只不过这种没有实力的故作镇定相当于自取灭亡。  和谐期间,有些过火的内容,已经删掉,大家要是想看没有删节的全文,请全本订阅本书。然后加我QQ:1608807500索要不删合集。注意:当月获得的鲜花当月必须投完,次月将清空所有鲜花!大大们,鲜花不能积攒,请你投鲜花,支持本书!谢谢。推荐我的完本《穿越倚天建后宫》和120万字的《名门艳旅》第65章 她是我的女人  “这是你女人?”  刘金龙目露凶光地冷声道,直视着那两具依然紧靠在一起的躯体,暗暗压下火气,在猫捉老鼠的游戏中,他更想品味下玩弄的真意。一击而胜,看起来最能出气,但却少了些许刺激。  而靠在叶枫肩膀肩膀的小舞身体却是微微一颤,心下也不禁是暗暗波动起来,虽然刘金龙很讨厌,但是此刻她更想感谢他,毕竟是那个猥亵男子问出了她一直想问却没有勇气说出口的问题。  一双杏眸静静凝视着自己跟前那个面容有些懒散的大男孩,秋波流转下,隐隐潜伏着种种期待,静待着那个等待多年的答案,更是一个囚犯等待宣判,亦或是个发挥不好的优等生等待成绩的公布,虽是煎熬,也知道结果可能对于自己而言是个致命的打击,但是仍然迫不及待地选择去聆听最终的判决。  “她是我的女人。”  叶枫微微笑道,眼神转向那个一直等待答案的女人,充满了鼓励。  小舞的芳心,跟着叶枫的话音,在剧烈的跳动,从来没有这样心慌过,心理素质超一流的910杀手部队的王牌,即使面对一个加强营的重兵包围,都没有眼下这般紧张过。这时候,立体声音乐正在唱:|人们都说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在这个爱情来去匆匆的世界里|有多少人阴差阳错的走到一起|还有多少人因为无奈而分离|但无论怎样请不要忘记|你们曾经爱过|几多欢笑几多伤感连连|花开花落望穿多少流年|已忘记轮回了多少遍|闭上眼等来生再见|几多过往几多世事变迁|总也剪不断爱的红线|常浮现你我交融的瞬间|愁断白头情丝醉落凡间|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多少尘缘往事已随风云变|往日一幕一幕在心中不停上演|多少相恋的人却不在身边|几多欢笑几多伤感连连|花开花落望穿多少流年|已忘记轮回了多少遍|闭上眼等来生再见|几多过往几多世事变迁|总也剪不断爱的红线|常浮现你我交融的瞬间|愁断白头情丝醉落凡间|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只为向你说出心底的誓言|纵然爱到心酸让我看清你的脸|原来爱我的人就在眼前|原来爱我的人就在眼前|小舞一下子沉浸在五百次回眸的幸福中。  叶枫搂着小舞的手臂十分有利,这个动作暧昧之中,却隐含着更具一种强劲的唯我所有的霸权。  “靠,你们这对狗男女还要不要脸,当着这么多人又搂又抱。”  刘金龙最终不堪忍受那种被无视的感觉,爆发起来,身后的小弟也是跟着咋喝起来,狐假虎威,这是他们最喜欢实践的一个成语,每次二哥扁人时他们总充当着狐狸的角色,给倒在地上没有还手之力的敌人以致命的打击无疑是他们最为喜欢做的事情。  在他们看来,那个极尽冷静的林帅又将是他们棍下又一个枉死的冤魂,也许还用不到杀掉他,但以二哥的脾气,最少也要废掉那小子的一只手或者是一条腿。  “忽”依偎在叶枫怀中的小舞猛然抬头,两道充满杀气的阴冷目光直射那群不停谩骂的混混,最终牢牢地锁定在刘金龙身上。  叶枫悠闲地笑着,憋闷了好几天没有动过手了,叶枫还真想活动活动。不过从刚才被摔的情况来看,刘金龙还稍显弱了些,却也足够自己展示下实力了。缓缓地推开小舞,投给小舞一个肯定的目光,那目光中的温暖,让小舞感到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安全感,小舞真怀疑叶枫不是刘金龙的对手。叶枫悠然走到刘金龙面前,慵懒地声音充满了不屑,“对了,刚才你说什么来着,我没太听清,能不能再说一遍。”  “靠,老子说……”  刘二此时已然气极,只想马上废掉眼前嚣张的小子。  只可惜一句话还没说完,却发觉身子又是腾空而起,简直和刚才自己被摔出去的感觉一模一样,电光火石间,已被那双铁钳般的双手悠然扔出。叶枫尽管已经进化了,但并没有小舞的伸手,甚至可以说和小舞绝对不是一个级别,但是,他偷袭得手了。  叶枫微笑着看着地上一脸错愕的刘金龙,偷袭在他看来,本就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有些小说中光明正大的决斗的确很拉风,可终究还是不适合自己。毕竟他不可能等所有的目标准备好,看清自己时在动手。对手,即使再弱小,也要不择手段。  “刚才的话好像还没说完,要不要再说一遍?”  叶枫淡淡地笑了笑。  “我草,废了这王八蛋。”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