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黄蓉H版系列_黄蓉H版系列第60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黄蓉H版系列

东岳、南霸至少还能将黄蓉的重重棒影挡得滴水不露,反观西夺及北狂则是撑得极为辛苦,身上已有多处中招。在一旁的郭芙虽不能动弹,但看到这一幕内心里是高兴的不得了,毕竟她原先还是有些担心的。黄蓉知西夺及北狂明显招架不住,便将攻击的重心全转移至东岳及南霸身上,这下可就换东岳及南霸忙得不可开交。  东岳和南霸只觉得黄蓉现在所舞的每一招每一式,皆犹如燕子般的轻灵,兵器才刚一接触,下一个棒影已忽然出现在眼前,迫得他们要尽快做出反应,但如果只是这样还好一些,黄蓉的棒法不只轻灵还非常的刁钻,就如同一尾活蛇般,看得前方有障碍便立刻绕道而行,眼前看到的棒影往往都是假像,真正的棒身在将要接近身体时,他们才能掌握到,所以他们是越避越险,没过多时,二老皆已中招。  狼狈的退了数步,四老终于稳住了身形,也幸亏黄蓉没有再进逼,他们才能够立稳阵脚。“咱们出绝招。”东岳话一说完,立刻带头将兵器击至黄蓉的棒网之间,其馀三老见状也立刻随着东岳所攻击的方向击出他们的招式。  “锵!”兵器的相互交击发出了震耳的声响。  黄蓉一不留神,自己的打狗棒已先后被四老的兵器给纠缠上了,在还不知对方要耍什么花样之时,忽然一阵威猛的劲力由打狗棒上传了过来。  “想比内力,好我就让你们输的心服口服。”知道对方的用意后,黄蓉也不再有所保留,立刻运劲于手上,并透过打狗棒向长春四老传了过去。  “锵、锵、锵、锵!”双方的内力不停透过兵器传导相互博拚,兵器也因此发出了阵阵的撞击声响,眼下这个情形,长春四老没人敢收手,再施于偷袭,毕竟内力的比拚不同于一般比武,不是说收就能收,如果这样贸然收手,对方功力便会趁隙流入,到时不仅被自己内力震伤,还会被对方趁隙攻入的气劲给打个雪上加霜,面对黄蓉这样的高手,就算是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  黄蓉见到四老各个都是脸红气涨的模样,想来也知道对方在内力比拚上吃了亏,黄蓉自己可是应付有暇,不想再浪费时间于此事,黄蓉立刻运起强劲,直迫入长春四老而去。  “砰!”一声巨大的爆响,长春四老的兵器更是因此全数爆裂,四老狼狈的退了数步,西夺及北狂甚至还跌倒,向后翻了二圈。黄蓉也因此异变,而向后灵巧的飞退了数步,身法和眼前还口吐鲜血的长春四老相比,黄蓉简直就像仙女,身手轻柔而飘淼。  虽然表面上黄蓉是赢了,不过私底下她还是有些心惊,不知长春四老所拿的是何等兵器,不仅能吸收掉大量由她所攻去的内力,还能将一些内力反攻回她身上,虽没有因此震伤,但她的打狗棒也因此而脱手掉在地上,长春四老更是靠着这古怪的兵器捡回了大半的老命。来到郭芙身旁,黄蓉迅速解开了绑于其身上的绳索,并解开其身上的哑穴。  “娘!”郭芙被解开后,立刻高兴的扑到黄蓉的身上。  “没事了,这里有娘替你作主。”黄蓉听到郭芙的语气,知道她定是受了委屈了。  “娘,其实我没有诬蔑他们,是我撞破了他们四人在奸淫良家妇女的事,因此才和他们打起来,最后我不敌他们四人才被抓来此处的。”因为有黄蓉在此,郭芙此时已不怕受了内伤的长春四老了。  听完郭芙的话,黄蓉冷眼扫了四老一眼:“长春四老原本我还想留你们一条老命,现在看来有必要除去你们四人。”  “哈、哈、哈、哈!”明知黄蓉此时已起了杀意,东岳竟不害怕,反而嘲笑似的笑了起来。  “死到临头还敢笑,看我杀了你。呃……”郭芙早看不惯这长春四老,见此时四人已受了伤,心下已毫无顾忌,便想亲自动手解决这四老,却哪知才刚运起内劲,便觉得全身一阵酸软无力,差一点就失足跌于地上。  “芙儿,你怎么了?”黄蓉见状,紧张的讯问郭芙的情况。  “娘……我忽然觉得全身无力……”郭芙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人给打岔了。  “她中了我所下的毒,而且很明显毒已开始发作。”显然精明的东岳果然是备有后着。  “拿出解药,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黄蓉早知事情没如此单纯,而且由东岳的老练看来,郭芙身上所中的毒也一定非她所能解,因此她也不多说,立刻就开出条件,想维持住自己的优势。  “呵……拿出解药我们还能活命吗?”东岳接着从腰带里拿出一颗药丸弹给黄蓉:“如果你能吃下这颗药丸我便立刻给予解药。”接过食指般大小的药丸,黄蓉显得有些疑惑。  “娘,不要啊!你不要相信他们的话。”郭芙不希望黄蓉为了她而冒险。  为了不让郭芙说服黄蓉,东岳又继续道:“黄帮主为保我们长春四老能够全身而退,我们也不得不做出一些手段以防他人食言。”  黄蓉知道东岳说得是很好听,之前明说过只要打赢他们四人便能带走郭芙,现在人是可以带走,但却在她身上下了毒,不过黄蓉也不禁怀疑这是否是四老预留退路的后着呢!如果说,只是怕她杀了他们四人而此一招,黄蓉还不会感到心惊,但如果这是一个圈套呢!想至此处,黄蓉便运劲透过握着郭芙的手将功力传入其身内,以测个虚实。竟赫然发现自己的功力,如入无底深渊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这是什么毒,竟会吸食功力!”黄蓉从没见过此种毒,内心为之大惊。东岳知今次的对手目标是女诸葛黄蓉,所以二日前便开始算计,这毒更是他之前远从西域带来,中毒至深者,在药力的时限之内,绝无法运功,而再厉害的人也无法透过输运功力将其体内之毒逼出。  “砰……”东岳身侧的木椅顿时被黄蓉给轰的碎裂。“长春四老,到此时你们还敢耍花样!”说话间,眉宇已透出一阵阴寒的杀气,黄蓉用意便是在威迫东岳,要他交出解药。  “黄女侠若想动手,长春四老性命在此,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反正我们四人也斗不过你,不过我们四人死是无所谓,若是半个时辰之后,郭姑娘还未能得到解药,那可怜的她可能便要为我们四老陪葬了。”东岳那会不知黄蓉可是极尽智慧的女子,在其他场合,东岳肯定自己定无法胜过她,但是现在他可是有把柄在手,就算是黄蓉如何有智慧,除非是她不管郭芙体内之毒,或是她能知道此药毒性虚实,不然最后还是只得相信他东岳的话。  黄蓉爱女情深,当然不会丢下她不管。只是她清楚明白,她手上的这颗药丸肯定有古怪,不过在来此之前,她便有预料到这样的情形了。她曾修习过一种驱毒的功夫,能在吞入任何毒药后,用自己的内力将毒药给包住,不让毒力入侵自己的身体,然后再用内力将毒逼出体外,如果毒性越强,所耗的内力也将越大,只是至目前为止黄蓉深厚的功力都能将再强的毒给逼至体外。但修练时所用的毒大部分都是江湖中人常见的,对于一些独门的毒药,她从没有真正拿来修练过,所以她更不敢对自己手上这不知名的药丸掉以轻心。  看这东岳一付自在无惧的眼神,显然他早就想到用此一着,加上时间紧迫,黄蓉除了亲自涉险外,似乎已别无它法了。“黄帮主,只要你能吞下那药丸,又保证在我们给了解药之后能放我们四老一条生路,不再予以追究,我长春四老必当立刻奉上解药。更何况我们四老皆以明显不敌帮主而受了内伤,黄帮主武功盖世,何足为惧呢?”  “哼!”黄蓉冷啍了一声。心下已有了对策,这药丸一入口,她先用功力压制,之后便要立刻要求四老给郭芙解药,待确定解药有效,就要立刻重伤四老,她和郭芙才能全身而退。若是对方不交出解药,黄蓉还是一样要立刻重伤对方,然后才在他们四人身上找出解药,只是当真击伤四老,他们应当也不会交出真正的解药的。  被人握住了把柄,变数就会出现无限种可能性,这样一一去思考实在不是办法,黄蓉现在要不是为了郭芙,而是为了她自己,她的做法肯定会干净利落,管自己中的是什么毒,先杀了这四名恶贼再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黄蓉最后逼不得已还是下了决心。  “东岳希望你说话算话。”  “这当然。”  “芙儿你放心吧!娘不会有事的。”黄蓉话一说完,立刻便把东岳所给的药丸给吞了。  “娘,不要……”郭芙想阻止却已是来不及了。  “该换你们表示诚意了。”把握着每一分每一秒,黄蓉立刻便要四老交出解药。东岳也马上有所动作,只是他不是要给解药,而是向黄蓉动手。黄蓉早料到发生此种情形的可能性,她适时的反应过来,一交手,转眼间便已过了十招。手中少了兵器后,东岳似乎变的更厉害,如果不是手上功夫本就较为厉害,便是之前有所保留。  约莫过了四十几招,东岳已显得气息难济,不过此时黄蓉也发觉刚吞下的那颗药丸药力似乎发作了,忙又分了二成劲将那毒力压下。原本一直在一旁没有出手的南霸及西夺,见黄蓉身形一缓,立刻便加入战局,趁她一个不留神分别擒住了她的左右手,便将其弓于她的后背。  黄蓉刚要出口斥责,东岳已抢先开口,道:“黄帮主,我们四人联手也未必是你的对手,为防有何变卦,只好先将你擒住了。”黄蓉听东岳这么一说,她也就不再抵抗,因为眼下的情况仍在她的掌握之中,刚服下药丸的毒性已被她用三成功力完全的压制住,此刻她虽然被俘,但长春四老她全不放在眼里,只要她有心,以七成功力一样能脱困于此便将四老一并解决。  “我黄蓉说话自然会算话,你还先履行你的承诺。”虽被擒住,黄蓉语气仍是毫无畏惧。东岳一直站在黄蓉身前,见她松懈之际,忽地聚气于指上,往她腰间画了一画。  “你……”黄蓉没想到这东岳竟是故意说话让她松懈,再藉机施袭,只觉被东岳的指力一引,那先前服下的药丸,药力也因此增强,不得已,黄蓉只好加强功力好压下这爆涨的药力。黄蓉原本对那药丸不以为意,虽然明知定有古怪,但她却相信自己的功力定能压下那毒性,只是没想到被这东岳的指劲在腰间引了一引,这药丸的毒性也因此发挥了出来,这下情况已超出了她所能掌握的一切了。  “嘿嘿,黄帮主你放心,我答应会给解药当然就一定会给了。”此时东岳已没有原先毕恭毕敬的模样,脸上则是阴冷的表情,嘴里还不时勾着一个冷笑。  “娘……”郭芙没想到才一回神,情况竟变得如此不利,此时她紧张无比,想出手帮忙却无法使用内力,只能急急道:“长春四老你们还不快放了我娘。”  “我们当然会放了你娘,不过不是现在,四弟还不赶快给郭姑娘解药。”东岳说完,便朝北狂给了他几个眼色。  北狂当然知道东岳的意思,便不管所受的内伤,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挂着淫靡的笑容,直往郭芙走去。郭芙隐约感到害怕,不过如果能拿到解药,她也就能恢复功力,到时自然就有办法对付眼前的四人并救出黄蓉,因此她内心虽是惧怕,但仍是不退缩。  “郭姑娘,解药在这里。”郭芙仔细看着北狂摊开的手掌,不过当她把注意力全集中于此的同时,北狂竟迅速伸手向她攻去。郭芙那里料到北狂竟会如此出手,连忙要运劲挡格,不过气才提至一半,她又感到一阵晕眩,北狂的攻击也顺势转成向她拦腰抱起。  “芙儿,长春四老,你这是什么意思?”看到如此变故,黄蓉忙质问身前的东岳。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