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黄蓉H版系列_黄蓉H版系列第59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黄蓉H版系列

“蘅儿,的确,当初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贪恋武功秘籍胜过关心你,才让你那么早的香消玉殒。我不是人!”黄药师早就对妻子心存内疚,此时多年的心事被女儿拆穿,禁不住老泪纵横。  “好了!外公,娘亲你们别说了。看看你的鸡巴都软了,孙女可是很不爽啊!”仍然是郭芙这个缺心眼的丫头搅局,但这次却是得到了众人的赞许。  “外婆,你继续说上次和畜生交配的事吧。我正听的高兴呢,被娘亲给搅乱了。”  “乖孙女,”冯蘅收拾心情,继续开始讲了起来,“最过分的就是龙儿姑娘了,被驴子干的不过瘾,她竟然又跑到猪圈里面,就在猪圈的地上和大公猪日了起来。”  “啊!”杨过不相信的叫了起来,手中一紧,将韩小莹的奶子差点捏爆,韩小莹吓了一跳,“姑姑最是爱好洁净,怎么会去猪圈和猪交配呢?”  “呵呵,别说过儿你没想到,当时连我们几个都很是惊奇呢。猪圈里面全身猪粪和喂猪的泔水,肮脏不堪。龙儿妹妹就趴在地上,让大公猪从背后上她,嘴里还含着另一只大猪的屌。那公猪也是被憋久了,竟然插了龙儿半个多时辰也没射,害得龙儿的膝盖都紫了。”  小龙女当时此番行为却是有点赎罪的意味。非完璧嫁给杨过,第一次想着尹志平手淫的负罪感,洁癖就是从那时开始形成的。此时又改嫁,小龙女有种破罐破摔的想法,洁癖的毛病却愈发严重。我也是和蓉儿商量了好多天后决定试试这种方法的。  “这还是吕弟建议的呢。说是以毒攻毒,解决龙儿妹妹的心理问题。说了好多,反正我是不懂了。当时龙儿的样子看上去可是凄惨至极啊,浑身的猪粪、泔水和猪的精液,但我们看到她的脸上还带着笑,真是奇怪。”  “是啊,过儿。我的洁癖现在没了。我最喜欢的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  小龙女坐着餐桌前,拿起一块蛋糕,递到了杨过的跟前,“过儿,快,射到这上面!”  杨过的阳具在韩小莹的阴道里面插了半天了,此刻在小龙女刺激之下,竟然真的开始射了起来,小龙女看到前夫的屁股一阵抖动,知道鸡巴开始射精了,她急忙将杨过的鸡巴抽出,对准了手里的蛋糕。  杨过的精液却是不少,将蛋糕上面整整覆盖了一层,像极了乳白色的奶油。  小龙女调皮的用嘴巴舔了舔,一口咬了下去“过儿你的奶油好香啊!”  顿时,随着冰清玉洁的小龙女淫荡的动作,所有的男人都忍不住搂住了怀里的美人,狠狠的动作起来。只有地上的阿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鸡巴依旧疲软。阴道空虚的冯蘅忍不住凑了上前,一口含住了狗儿的龟头。黄蓉新传(2)毁容行动 番外篇(2)  郭仁手里拿着一份请柬,红光满面,脸上的褶皱都舒展开了。旁边的狗子好奇的问道,“爹爹,看你高兴那样,有什么喜事啊?说来给儿子听听”“呵呵,你看这是什么!是吕师君的请帖!”  “嗯,……兹请郭仁莅临品鉴。备注:可带女子一名,自备壮阳药。吕师君。”狗子读完了请帖上的内容,问道,“那又怎么样呢?”  “吕师君就是现在的教主啊,以后迟早是皇帝了。嘿嘿,吕师君现在每三个月都要在城里的醉仙楼大宴宾客,美其名曰“赏美酒会”,要大家带着自己家最美的美人,一起欣赏。”  “爹爹,是不是街头巷尾议论的“塞逼大会”?你居然有资格去?”  “呵呵,可能是看我近日表现不错,给我的奖励吧。嘿嘿,马上可以看到黄蓉那个骚货发浪的样子了,就热血沸腾,哪里还要什么壮阳药呢”“那爹爹你可是要飞黄腾达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我那几个娘亲,你准备带那个去呢?”  “这个嘛……”郭仁这才想到这个麻烦事,眉头皱了起来。他正挠着头皮,抬头看到狗子幸灾乐祸的表情,不禁一声断喝,“那个惫懒小子,还不快滚!”  醉仙楼门前。  鲁有脚骑着高头大马,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跪拜的女子。上个月踩在这个位高权重的美女脸蛋上的滋味他可是回味了整整三个月,现在终于又可以尝到了。  黄蓉跪伏在地上,看到鲁有脚一动不动的发呆,只能咬牙再次催促道,“奴婢恭请鲁祭酒下马!”  鲁有脚慢慢抬脚,放到黄蓉的脊背上,故意用脚踩了两下,“黄帮主,鲁有脚多有得罪了!”  黄蓉一动不动,稳稳的将鲁有脚接到了地上。鲁有脚双脚刚落地,黄蓉就立起身形,搀着了鲁有脚的胳膊,“请鲁祭酒跟奴婢进屋。”  黄蓉身形比鲁有脚高出一些,此刻双腿却微微弯曲,刚好比鲁有脚低上一些。鲁有脚看的暗暗点头,手上却并不老实,胳膊肘狠狠的挤压着黄蓉的丰胸,恨不得将乳房给挤爆。  黄蓉嘴上轻轻呻吟,“鲁祭酒,你真坏!奴婢的奶子受不了了,轻些啊”“哦?你现在是奴婢了?上次你还是贱猪呢”鲁有脚惊奇的问道。  按吕师君府里的规矩,女人的等级从低到高分外几种,贱猪、母狗、奴婢、妾、偏妻、正妻。妾以上就算是吕师君的专宠了,其他人不能再染指。奴婢以下,可就有接待客人的危险了。  正妻按理只有一个,现在暂时空缺,有资格竞争的人有郭梅和郭襄。但据说吕师君对郭襄更宠爱些。黄蓉几个本来是妾的角色,但自此一年前发生的叛主事件后就都被贬为贱猪。  可惜从下马的地方到酒楼门口距离太短,鲁有脚有些遗憾。门旁边站在两个美女,同样一袭薄沙,隐约可见乳头的红晕和下体的黑色三角区。  “鲁祭酒好!请鲁祭酒脱靴!”  鲁有脚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两个美女郭芙和冯蘅坐在小凳子上,将鲁有脚的两只大脚分别搂在怀里,脱了起来。黄蓉跪在鲁有脚前面,给他更衣。  鲁有脚这才有时间打量起眼前的美女来。只见黄蓉穿着透明的白沙,乳房高耸。脸蛋上有斑斑的液体,一直递到她的胸部。而她的双峰和下体处浓稠的液体更多,有的似乎已经干结,粘在衣服上面。  “哈哈,黄帮主,看来大伙对你的大奶子和小骚穴更感兴趣啊。”  “多亏大家看得起奴婢的身子。”此话黄蓉说的多了,一点委屈也听不出。  鲁有脚左脚的靴子被脱掉了,露出一双臭乎乎的大脚丫子。鲁有脚以双脚成名,脚上功夫自是了当。他的大脚指和二脚趾夹住了郭芙的乳头,轻轻玩弄起来。  “不错,黄贱货,你的大女儿的奶子真软和啊。你娘的不知道怎么样呢?”  被精液冲上了头,鲁有脚不再装斯文了。他急不可耐的将右脚夹住了冯蘅的右乳,活动了起来。  听着两边女儿和娘亲刻意压制的痛苦呻吟声,黄蓉的心在滴血,嘴上还得敷衍,“鲁祭酒,您的双脚功力高深,在武林中赫赫有名。我女儿和娘亲身体柔弱,还请多多怜惜。”  郭芙此刻感到奶头要被夹掉了,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冯蘅的情况更是糟糕,她本来就不会武功,呻吟声也高了起来。  黄蓉却知道只有迅速让眼前这个臭男人射出一发,才能结束女儿和娘亲的痛苦。鲁有脚的上身裸露,黄蓉的手探向男人的裆部。随着她的手指轻颤,鲁有脚早就挺起的阳具出现在黄蓉面前。  黄蓉此段时间见识的阳具可是不少了,论大小或粗细长短,鲁有脚的根本排不上号。但她还是装成一副吃惊的样子,“鲁祭酒,你的宝贝真是威猛!”  “去你妈逼的!”鲁有脚的鸡巴狠狠的在黄蓉脸上抽打了一下,“你个骚货,上次难道没见识过爷爷我的大肉棒?装什么装!?”  黄蓉心里发苦,嘴上却甜的流蜜,“祭酒的就是大嘛,你的宝贝比上次可是粗多了!”  “哦?”鲁有脚的右脚此刻放到了冯蘅的小腹之上,虽然以他的请帖,不可以接触到女人的下体,但放在下腹也让他感到兴奋。他的脚却感到了女人腹部的异常,“冯婊子,你居然怀上了?”  冯蘅正暗自叫苦,生怕腹中的胎儿受到影响,急忙道,“老爷,已经怀上几个月了。请爷怜惜些”“哦?怎么不吃兽丸呢?难道你们三个婊子加在一起连个兽丸都挣不到吗?”  “不是的。是主人不让我吃,说是算惩罚我。”  “哈哈,是不是那次被狗操的怀上了?蓉婊子,你马上就要有个母狗的弟妹了。”听到冯蘅不是很受宠,鲁有脚胆子大了些,脚轻轻的踹起冯蘅的肚子来。  “别踹了”黄蓉忙道,看到鲁有脚根本不理会自己,自顾的踩在娘亲的肚皮,黄蓉急中生智,道“祭酒,你看,蓉奴的小穴都湿透了,还望您垂怜布露!”  看到黄蓉主动将下体的小肉缝裸露而出,鲁有脚的精神全部集中到了黄蓉的小腹处。只见黄蓉的下体一缕黑色发亮的卷毛,包裹着水淋淋的阴唇,上面的肉芽挺立了起来,清晰可见。  这还是鲁有脚第一次观赏到黄蓉的阴道,欲火直冲下体,一时间忘了腿上的动作。黄蓉配合的用手开始在鲁有脚的肉棒上套弄起来,为了加快男人的泄身的速度,她使用上来兰花拂穴手的功法。  醉仙楼二楼的房间,一面镜子将门口的景象展现在我的面前。怀里的小萝莉看到直皱眉头,“小傻子,你太坏了!”  “呵呵,襄儿,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我被骂,却并不生气。我的手抚上了郭襄的胸部。小丫头的胸部小巧玲珑,不盈一握。  “你还说!”郭襄看我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试图拦下我作恶的怪手,“我外婆都怀上了,你还让她去接客!”  “接客?看你说的多难听。你外婆也不是妓女,何来接客一说。那只不过是我对她们的惩罚而已。”  “什么惩罚!我看你是假公济私。”郭襄将我的手紧紧摁住,不让我乱动。  虽然被眼前这个坏蛋摸了不知多少次了,但每次男人的怪手都让她全身发热,心头乱跳。  “她们竟然联合在一起,试图反抗于我,我不将她们全部杀掉就算便宜她们了。”我紧盯着郭襄的眼睛,“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饶了她们的性命。”  “哼,娘亲她们又没有动手。并且她们不是已经认错了吗,你这么不让她们都恢复身份,也让我心里好过些。我心情一好,说不定就能答应嫁给你呢”“襄儿,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梅儿和倩儿,其他人我都是不在乎的。”我郑重其事的说,“小龙女反叛,固然是罪魁祸首,但你娘亲她们袖手旁观,却也令我寒心”小龙女和杨过夫妇一年前利用我带军出征,突然发动反叛。虽然没成功,但吕倩因此而死,郭襄和梅儿运气好才躲过一劫。郭靖跟随着我没参与保住一命。但杨过、黄药师和耶律齐在随后的守卫城池时战死。襄阳城几度易手,令我的统治元气大伤。  “你放心吧,你娘亲她们几个越经过男人的滋润,只会越漂亮”,看到郭襄仍无法释怀,我淡淡道。  “那你呢?”郭襄抓住我话里的漏洞,“难道女人跟了你只能越来越丑吗?”  “呵呵,襄儿,你放心,我的精液一滴顶其他臭男人的百滴,你跟了我,只会越来越美的。”  “你快拦住姓鲁的色鬼吧!你看他的脚,要踢坏我外婆肚中的宝宝的。”  “哼,不知道谁的野种,死了也好。倒省了我的事”我将嘴巴放到女孩的耳边,轻轻吹气,“襄儿,你喜欢宝宝,咱们可以自己造上几个啊?”  “别胡说八道!”郭襄看到娘亲成功的转移了鲁有脚的注意力,舒了一口气,“我还是清白之身呢。”  郭襄突然反应过来我刚才话的含义,心中寒了一下,“你,你,难道娘亲上次产的宝宝没了,就是你在搞鬼?”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