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黄蓉H版系列_黄蓉H版系列第45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黄蓉H版系列

初时二人只纯属嬉闹,但贾英混水摸鱼,不时偷袭二人敏感部位。他手法巧妙,一触即退,两人在他挑逗下,攻防也不禁愈趋激烈。  双方脚尖不时碰触对方私处,使得单纯的嬉戏,有了些淫乐的味道。两人在动作中,都逐渐產生异样的快感,在有意无意间,也形成一种变相的爱抚。  母女俩面色通红,目光互不接触,但脚尖却都抵在对方私处,缓缓的在那磨蹭。贾英见机不可失,便专对郭芙下起手来。  為何不挑黄蓉呢?这贾英思虑周密,分析严谨。黄蓉精明干练,易生差池;郭芙粗枝大叶,较无警觉。  此时郭芙的下体已然湿润,小衣紧贴阴户,露出诱人的肉缝,黄蓉纤美的脚趾,正抵着肉缝的下缘,轻轻的揉搓。  贾英的手指,则按着肉缝的顶端,轻搔着那敏感的阴核。  郭芙只觉快感一阵强过一阵,不禁心想:“娘的脚还真会揉呢!简直舒服的让人受不了!”  两人面对面的暗暗销魂,一会,黄蓉终觉有些不妥,便一缩腿道:“芙儿!咱们回房去吧!”  郭芙此时正在兴头上,颇有欲罢不能的味道。她“嗯”了一声,心不甘情不愿的正待起身,忽地双腿一麻,腿部穴道已被制住。  她“啊!”的一声惊呼,叫道:“娘!桌下有人!”  黄蓉大吃一惊,尚未及反应,腿上七处要穴,也在瞬间被人制住。  贾英在两人腿戏时,虽仅蜻蜓点水的轻触二人,但那温暖棉软的触感,滑腻溜手的快意,却激起他勃发的情慾。他暗想:如伺机出手偷袭,极有可能制服二人。  他迅雷不及掩耳的展开攻击,果然一击得手。要知贾英乃武学奇才,天残门又最擅匿踪隐跡,因此以黄蓉如此高手,也无法发觉他潜伏桌下。  变生肘腋,黄蓉母女尽皆心惊;但随之而来的遭遇,却更教二人羞愧难当。桌下之人竟掀起俩人睡袍,大肆猥褻了起来。  母女二人对坐相望,一会黄蓉面现尷尬,皱眉张嘴;一会郭芙唉啊轻呼,面红耳赤。两人均知对方遭人轻薄,但究竟如何轻薄,却又不得而知。  黄蓉本以為腿上穴道被点,上半身尚可活动,但试一运气,却发现上半身虽能活动,但气血运行极不顺畅,若要动手,必输无疑。黄蓉如此,郭芙就更不用说了,她全身都无法动弹,就像是木头人一般。  桌下的贾英可乐翻了,他一会摸摸黄蓉,一会又舔舔郭芙,在两人腿襠间肆虐,矮小的身材,倒显得方便无比。  他东摸西抠,左舔右唆,搞得黄蓉母女,面红心跳,呼呼急喘。黄蓉暗中运功衝穴,腿上穴道虽未能衝开,但上半身却逐渐气血畅旺,恢復过来。此时,她忽地全身一震,险些由椅上摔下地来。  原来贾英猥褻多时,慾火炽烈,便掏出阳具,準备姦淫。  他经过方才比较,认為黄蓉年纪虽大,但肌肤柔滑,韧性颇佳,尤其是穴儿紧缩,吸吮力强,最适合他驴样的行货。  因此他一拉黄蓉双腿,一式直捣黄龙,便将翘的半天高的肉棒对着黄蓉已湿的阴户戳了过去。  但黄蓉的龙珠春水穴,阴门狭小,而他那棒槌头又特大,因此虽两下对撞,但却未能阴阳交泰。  黄蓉被他一戳,只感下体疼痛,心头大震;当下拔下髮釵,一抖手,便劲射而出。  髮釵穿透绒布,只听一声闷哼,一个皮球般的东西,飞快的由桌下滚出,呼的一下便穿窗而出。  黄蓉急切之下,竟没看清那究竟是个什麼玩意!  黄蓉母女险遭玷污,两人回至卧房,犹自惊惧不已。  黄蓉心中思揣,此人藏身桌下竟能避过自己耳目,功力之高可想而知;且其点穴手法特异,浑不似各家各派,不知究竟是何来路。  郭芙则一口咬定是妖邪作怪,她道:“人那会像球一样的滚?何况它还舔人家……那儿……要是人……那会不嫌脏?”  黄蓉见娇生惯养的女儿,虽已结婚生子,但仍如此单纯,不禁在心中叹了口气。她搂着郭芙,爱怜的道:“既是妖邪,你就别乱说了,免得齐儿担心!知道吗?”  郭芙闻言,仍兀自傻乎乎的问道:“娘,你的意思,是不告诉齐哥?為什麼呢?”  黄蓉见女儿如此不通人情世故,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她婉言譬喻,多方解释,总算让郭芙瞭解其中利害关键。  但郭芙天生心直口快,藏不住话,过了一会竟又问道:“娘,妖怪也舔你那儿吗?”  贾英回到居处,不禁暗暗惊心。那髮釵深入左胸,稍低数寸便达心臟;若非他及时挪动闪避,后果实不堪设想。  他一面取出髮釵敷药疗伤,一面也在心中纳闷:“自己独创的点穴手法,怎麼碰到黄蓉就不灵了?”  原来这贾英武学天份极高,他不但触类旁通,举一反叁,还能突破创新,另辟天地。  他将传统的穴道分门别类,创出一套独特的经外奇穴制约法。此种手法可產生复式牵制,譬如说点腿部的穴道,也同时可牵制到全身其他部位的穴道运行。此种手法百试不爽,唯有这次碰上黄蓉,才出了差错。  他却不知,黄蓉其实也受牵制,只因其内功高强,因此牵制的程度较轻罢了。  贾英伤势不重,他包扎完毕,回想起方才情景,不禁又是慾火熊熊,难以遏抑。黄蓉、郭芙赤裸的下体,似乎在他眼前重现,那股柔腻滑润的触感,彷彿仍残留在指端。  他闭上双眼,努力回想当时的一举一动,心中不禁大呼可惜;要是当时先奸郭芙,说不定自己这根宝贝,早已得尝滋味了!但只要是行家,当然会挑黄蓉啦!他自怨自艾的大作淫梦,旺盛的慾火更难平息。  他忽地一跃而起,往外飞奔,决定另寻目标,洩火去啦!  老顽童突至襄阳,郭靖、黄蓉尽皆大喜。黄蓉亲自下厨,整治了一桌好菜,老顽童大快朵颐之后,眉飞色舞的抚着肚子,说道:“兄弟你好福气,娶个媳妇好手艺,呵呵!我老顽童好个大肚皮。”  他大笑之后,忽而神色一整道:“我在京城得了个消息,皇帝老儿追问贾似道,是否与蒙人私下议和;那贾似道推得乾乾净净。如果此事确实,恐怕襄阳近日定会再起战端。”  黄蓉冷哼一声道:“怪不得那吕文德将兵符交给靖哥哥,原来早知要打仗。哼!这些个狗官,贪生怕死,吃裡扒外,要不是靖哥哥,我早跟爹爹回桃花岛去了!”  老顽童:“黄蓉你这女娃也别生气,郭靖兄弟為国為民,是真英雄真好汉;不像老顽童,只是到处胡闹。唉!夫唱妇随,你就好好帮帮他吧!”  叁人又聊了会,老顽童突然又想起一事,便问道:“襄阳可有个叫巨灵神的人?老顽童那日偷溜进宫,听那皇帝老儿和贾似道谈话。说什麼巨灵神在襄阳,又什麼有他出马其事必成……”  郭靖、黄蓉都摇头,表示未曾听闻。  襄阳军民积极备战,郭靖一家,没一人閒着。黄蓉除例行的文书作业外,尚需四处巡视城防,观察何处有疏漏待补;好在女婿耶律齐从旁襄助,分担大半工作,否则她几乎忙得连觉都没法睡。经过月餘整补,一切大体就绪,蒙军却全无进兵跡象,大伙乐得轻鬆,便也稍事休息。  耶律齐自到襄阳,无一日得閒,如今好不容易有空,大小武便拉着他一块去酒楼喝酒,权充為他接风。  叁人喝酒聊天渐有醉意,话题不免由酒而色;耶律齐出身世家,又大了几岁,因此始终中规中矩;大小武年轻又久处军伍,不免沾染些低俗习气。俩兄弟酒喝得越多,言语就愈形淫秽,耶律齐虽不习惯,但也听得津津有味。  小武:“咱们也都成家了,各自说说自己那口子,如何?”  大武:“呵呵!我当着大舅子,怎麼好说呢?”  耶律齐:“你们啊!怎麼老往那处想呢?”  小武:“唉哟!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先说!我那口子啊,平日看她文静静的,哈!上了床可……”  耶律齐:“唉!这未免太不像话了吧!瞧你将萍妹说的?”  小武:“耶律大哥你也太正经了吧?好吧!既然不说自己妻子,那你倒说说看,生平所见过的女子,以何人為最美?”  耶律齐:“要我说,那当然是我那口子啦!”  大武:“芙妹我们自小一块长大,她是狠美没错,但要说最美,嘿嘿!恐怕狠多人不服气呢!”  耶律齐:“呵呵!难道我那妹子耶律燕最美?”  小武:“耶律大哥,你怎麼忘了你那岳母呢?”  耶律齐:“这……岳……黄帮主怎能算?”  大武:“咦!怎麼不能算?她难道不是女人?”  耶律齐觉得提及黄蓉,殊属不敬,但内心也不得不承认,黄蓉确实较郭芙、完顏萍、耶律燕等,更為美艷。  大武见耶律齐对提及黄蓉似乎有所顾虑,便道:“耶律大哥别误会,我等提及师母并无不敬。需知襄阳城数万军民,都对师母尊敬有加;但在作那档子事,或是在打手悖保匆捕枷胱潘D阋遣恍牛掖闳ジ龅胤娇纯矗憔颓宄耍   大小武带着耶律齐,穿街越巷七弯八拐的来到一处僻静茶楼;一进门只闻人声杂沓座无虚席,就连地上都挤满了人。  耶律齐大感诧异,心想这儿设备简陋,怎地生意这麼好?大小武似是常客,伙计临时替叁人架张桌子,端上茶来。  一会一个精瘦的中年汉子往台前一站,全场立即鸦雀无声。  耶律齐心想:“原来是说书的。”  此时那汉子手打竹板,果然说了起来。他先来了段开场白,大意是郭靖夫妇助守襄阳,人人敬佩尊重,以下所述全為提神解闷,诸位可别当真。  开场白说完,那汉子啪啪啪,连响了几声快板,而后扬声说出了正题:“嘿!……嘿!往裡面看,往裡面瞧,郭夫人黄蓉在洗澡;她脸儿红红皮肤白,大大的眼睛杨柳腰。嘿!……嘿!往裡面看,往裡面瞧,郭夫人黄蓉在洗澡;嫩白的奶子大又挺,腹下的妙处一撮毛。她“唉哟”一声叫,想是水太烧;赤裸跳起来,奶子两边摇……”  这汉子声调抑扬顿挫,表情生动无比,使人一听,就如同黄蓉真在自己面前洗澡一般,情不自禁的就感觉全身发烧。  耶律齐听得面红耳赤,坐立难安;他四处一望,只见眾人均聚精会神,只有他一人东张西望;於是便也入乡随俗,安坐静听。  那汉子将黄蓉从头到脚,所有的身体特徵,加油添醋的几乎说了个遍;他越说越露骨,台下眾人听得如痴如醉,丑态百出,只差没当场打起手悖  耶律齐细一观察,发现听眾中倒似以当兵的為最多,其餘则為贩夫走卒之流;似他与大小武兄弟这般穿着体面的,直如凤毛麟角。  听罢出场,叁人均觉得慾火炎炎。  耶律齐大开眼界之下,不禁好奇的问道:“襄阳似这般的茶馆,不多吧?”  小武笑道:“是不多,不过十来家罢了!”  耶律齐大吃一惊道:“什麼?有这麼多?岳父岳母可曾知道?”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