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黄蓉H版系列_黄蓉H版系列第39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黄蓉H版系列

齐的阴毛覆盖在浅紫色阴唇上,下面画着一道让人心醉神迷的裂线。拖雷用手抚摸她的小腹,感到一阵一阵的抽动,於是他用舌头一路舔下去,先是大腿、再是小腿,不愿放过每一个地方。拖雷开始亲她的脚,不断的舔着她的脚趾,她的脚又细致又修长。拖雷又舔她的阴户,她的淫水已流到地上,整个阴部都被又热又滑的液体覆盖着,拖雷开始用手探索着她的最後防线。  他摸到两片小小的小阴唇,用两指夹着,轻轻的拉着,换来她一阵呻吟。再往上摸,有一颗小小的鼓起处,用手指小心的揉它,拖雷把手指伸进阴唇拨弄着阴核,阴核充血发胀起来。  他轻轻的揉捏着,韩小莹的身体变得无法自抑,双脚向外张开,拖雷用手指左右撑开肉缝,露出中间的敏感部位,然後用另一只手缓缓上下移动。  “嗯……唔……”韩小莹拚命绞住高亢的喘息声。  手指伸缩的速度愈来愈快,“唔……”韩小莹拼命挣扎着,双腿大大张开,全身泛红。一向为鲜红色的乳头,这时也变得接近暗红。韩小莹好像此处极端兴奋,又叫又扭的。  拖雷再也忍不住了,将几乎爆裂的小弟弟在她缝隙处上下磨擦着,接触到她的淫水,拖雷此时托住韩小莹丰臀的双手缓缓的向上,挺起臀部一下子又往下插去,虽觉洞口紧迫,但还是拼命挤进,只听“噗滋”一声,湿淋淋的肉棒立刻全根没入,完全塞进韩小莹那淫液四溢的肉洞之中,两人相接之处,正滴出晶莹淫水,在馀晖之下一览无遗。  韩小莹骤受侵袭,也可能由於剧痛,不禁轻呼出声。拖雷并不管她,狠下心肠,狂抽猛插,韩小莹双眉紧皱,美丽的大眼睛也露出吃惊的眼神,樱唇也咬牙紧闭,迸出痛楚的低吟声。她只觉得好像一根铁棒在她的阴部乱捣,虽然阵阵剧痛,处女血顺着洁白的臀部滴落在地上。但是,随着拖雷的抽插,韩小莹渐渐的神态不那疼痛难忍,呻叫的声调也和刚才有所分别。  拖雷低头一望,只见随着每一次抽动,韩小莹殷红的嫩肉被带扯翻了出来,像一张轻含着的嘴,随着抽送而吐纳。她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那呻叹的声音似乎是发自喉咙底,脸红眼湿,浑身振颤,甚至发出快乐的欢叫。她的表现刺激了拖雷,更加快了抽动。  郭靖也忍不住了,只觉得自己的鸡巴躁热欲裂,隐约的感到鸡巴巾到一个小洞,便不顾一切地猛一用力,韩小莹一声惨叫,鸡巴直插入韩小莹的肛门。郭靖猛烈的抽动着,韩小莹前後各插着一条大鸡巴,既难过又快乐,在师徒乱伦的快感中觉得自己的下体美妙的快要融化了,动人的胴体张开腿坐在郭靖的鸡巴上,接受接受着拖雷一次次的插入。  渐渐地,她陷入了幻想中,只觉得眼前操着她的人是自己的情郎阿生,她梦呓般叫着∶“好哥哥……啊!……嗯……等一下……嗯!嗯!……啊!啊!……继续……不要停!快!快一点……”  她浑身颤抖,身体猛挺,不断淫荡的娇喘、浪叫,达到了高潮,而拖雷和郭靖也忍不住了分别将精液射入韩小莹的子宫和直肠中。三人瘫软在草丛中,互相看着对方,喘着粗气享受着快乐的馀波。  良久,拖雷站起身,走到韩小莹身边,说∶“七师傅,以後我们每天都来这好吗?”  韩小莹虽然刚刚享受了一生第一次性快乐,但想起自己被两个徒弟夺取了贞操,不由气恼的说∶“呸,今晚回去看几位师傅如何收拾你们。”  拖雷笑着说∶“你最好别跟别人说,否则,五师傅不知怎麽收拾你呢!”  韩小莹想起如果被阿生知道了,肯定不会再要自己,不由失去分寸,哭泣起来。  拖雷说∶“七师傅,只要你以後听我们的话,我们保证不会告诉五师傅就是了。”  韩小莹是江湖侠女,当然不比拖雷有心计,为了不让阿生嫌弃自己,只得忍气吞声,不敢反抗。拖雷让韩小莹跪在地上,用嘴给两人舔乾净鸡巴,韩小莹无奈,只好照做。拖雷暗暗高兴,知道韩小莹已经被控制住了。从此,两人经常与七师傅到草丛深处去练功。  後来,张阿生被黑风双煞杀死,韩小莹更是经常的与两人幽会,弥补失去爱侣的空白。  几年後,眼看与丘处机约定的杭州比武时间快到了,几位师傅带着郭靖离开了大漠,後来,师徒们也分手,郭靖自己开始了江湖生活。在张家口巧遇装扮成叫花子的黄蓉,两人结为义兄弟,两人短暂相会後,郭靖独自赶路,黄蓉悄悄的跟在後面保护他。  这天到了中都北京,这是大金国的京城,巧遇穆念慈正举行比武招亲。只见她十七、八岁年纪,玉立亭亭,虽然脸有风尘之色,但明眸皓齿,容颜娟好,连续打败几个上台之人。  忽听得鸾铃响动,数十名健仆拥着一个少年公子驰马而来。那公子见了“比武招亲”的锦旗,向那少女打量了几眼,微微一笑,下马走进人丛,向少女道∶“比武招亲的可是这位姑娘吗?”  那少女红了脸转过头去,并不答话。穆易上前抱拳道∶“在下姓穆,公子爷有何见教?”  那公子道∶“比武招亲的规矩怎麽样?”  穆易说了一遍,那公子便上台与姑娘比试起来。  那少女道∶“公子请。”那公子衣袖轻抖,人向右转,左手衣袖突从身後向少女肩头拂去。那少女见他出手不凡,微微一惊,俯身前冲,已从袖底钻过。哪知这公子招数好快,她刚从袖底钻出,他右手衣袖已势挟劲风,迎面扑到,这一下教她身前有袖,头顶有袖,双袖夹击,再难避过。那少女左足一点,身子似箭离弦,倏地向後跃出,这一下变招救急,身手敏捷。那公子叫了声∶“好!”踏步进招,不待她双足落地,跟着又是挥袖抖去。那少女在空中扭转身子,左脚飞出,径踢对方鼻梁,这是以攻为守之法,那公子只得向右跃开,两人同时落地。  那公子这三招攻得快速异常,而那少女三下闪避也是十分灵动,各自心中佩服,互相对望了一眼。那少女脸上一红,出手进招。两人斗到急处,只见那公子满场游走,身上锦袍灿然生光;那少女进退趋避,红衫绛裙,似乎化作了一团红云。  郭靖在一旁越看越奇,心想∶这两人年纪和我相若,竟然都练成了如此一身武艺,实在难得;又想他们年貌相当,如能结成夫妻,闲下来时时这般“比武招亲”,倒也有趣得紧。  他张大了嘴巴,正看得兴高采烈,忽见公子长袖被那少女一把抓住,两下一夺,“嗤”的一声,扯下了半截,那少女向旁跃开,把半截袖子往空中一扬。  穆易叫道∶“公子爷,我们得罪了。”转头对女儿道∶“这就走罢!”  那公子脸色一沉,喝道∶“还可没分出胜败!”双手抓住袍子衣襟,向外分扯,锦袍上玉扣四下摔落。一名仆从步进场内,帮他宽下长袍,另一名仆从拾起玉扣。只见那公子内里穿着湖绿缎子的中衣,腰里束着一根葱绿汗巾,更衬得脸如冠玉,唇若涂丹。他左掌向上甩起,虚劈一掌,这一下可显了真实功夫,一股凌厉劲急的掌风将那少女的衣带震得飘了起来。  这一来郭靖、穆易和那少女都是一惊,心想∶“瞧不出这相貌秀雅之人,功夫竟如此狠辣!”  这时那公子再不相让,掌风呼呼,打得兴发,那少女再也欺不到他身旁三尺以内。  穆易也早看出双方强弱之势早判,叫道∶“念儿,不用比啦,公子爷比你强得多。”心想∶“这少年武功了得,自不是吃着嫖赌的纨裤子弟。待会问明他家世,只消不是金国官府人家,便结了这门亲事,我孩儿终身有托。”连声呼叫,要二人罢斗。但两人斗得正急,一时哪里歇得了手?  那公子心想∶“这时我要伤你,易如反掌,只是有点舍不得。”忽地左掌变抓,随手钩出,已抓住少女左腕,少女一惊之下,立即向外挣夺。那公子顺势轻送,那少女立足不稳,眼见要仰跌下去,那公子右臂抄去,已将她抱在怀里。旁观众人又是喝彩,又是喧闹,乱成一片。  那少女羞得满脸通红,低声求道∶“快放开我!”那公子笑道∶“你叫我一声亲哥哥,我就放你!”那少女恨他轻薄,用力一挣,但被他紧紧搂住,却哪里挣扎得脱?穆易抢上前来,说道∶“公子胜啦,请放下小女罢!”那公子哈哈一笑,仍是不放。  那少女急了,飞脚向他太阳穴踢去,要叫他不能不放开了手。那公子右臂松脱,举手一挡,反腕钩出,又已拿住了她踢过来的右脚。他这擒拿功夫竟是得心应手,擒腕得腕,拿足得足。那少女更急,奋力抽足,脚上那只绣着红花的绣鞋竟然离足而去,露出白布的袜子。那公子嘻嘻而笑,把绣鞋放在鼻边作势一闻,旁观的无赖子哪有不乘机凑趣之理,一齐大叫起来∶“好香啊!”向那红衣少女望了一眼,把绣鞋放入怀里。当然这公子便是杨康。  杨康手上却并不停下,摸着念慈的小脚,在上面捏着,念慈羞红了脸,奋力想挣脱,但不料那杨康却借劲一撸,将白布袜也脱了下来,露出白嫩嫩的一只金莲。台下众人一起看到一幅美艳景像,只见那念慈一只脚着地,另一只脚高高抬起,捏在杨康手中,两腿被劈得大大分开,众人不由得盼望那杨康将那少女裤子脱下,这样少女的隐秘部位就会一览无馀。  杨康用手细细的摸着念慈雪白的小脚,然後将它凑到自己的脸上,在脸上摩擦着,少女的脚上散发出一丝丝特有的香气,杨康忍不住在上边仔细的嗅了嗅,口里赞叹道∶“好一双小脚。”说着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一下,念慈如触电般浑身颤了一下,杨康察觉到了,笑道∶“是不是很痒啊?”  念慈恨他轻薄,用力想挣脱,但杨康却顺手点了她的穴道,使她动不得。  杨康将小脚把玩了一会,突然将念慈的大脚趾放到嘴里吮了起来,他的舌头在脚趾上游动,并不断的侵入两趾间的结合地带,念慈顿时如遭重创一样,浑身麻趐,一股说不出的快感涌上全身,不由得浑身冒汗,呼吸急促起来。杨康吮完大脚趾又转向下一个,他耐心地一个一个的吮着,如同在品尝着什麽美味一般。  台下众人齐声叫好,更刺激了杨康的兴致,吮得更加带劲,而念慈却已是娇喘吁吁,不能自禁的叫出声来。  一旁木易早已气得满脸涨红,冲上来向杨康击出一掌,但杨康却只是轻描淡写之间,便用九阴白骨掌将他击伤,退到一旁无力再上前。杨康重新将念慈的小脚捧起,用舌头轻舔念慈的脚踝、後跟、脚掌、脚心,同时用自己的手握住念慈的每个脚趾,轻轻地来回揉搓,不时地还向外拉,用他的拇指轻按小脚趾下方,这原来都是杨康在宫中所学的调戏良家妇女的把戏,今日用到念慈身上了。那念慈那曾受过这样的刺激,早已经被挑逗的春心荡漾、口乾舌躁、满脸潮红、淫水连连了。  杨康却仍不罢休,又将手伸向念慈的粉脸,用手轻拂念慈的脸部,从鼻子到眼睛,再到撄唇,然後缓缓地移到她的耳垂。念慈激烈的颤动了一下企图躲避,杨康却看出这是她的敏感部位,於是张开嘴,将念慈的耳朵轻轻含在嘴里,舌头像小蛇般在耳朵上游走。念慈终於受不了了,她大声呻吟着,嘴里不住地哀求∶“别……我受不了了……不要……”杨康却不理她,继续着他的动作。  突然,他的食指和中指作成剪刀状,伸进念慈的裤腿中,嘴里说着∶“我来看看你是否已经流淫水了。”将内力运到指上,“嗤”的一声将裤管剪开。众人只觉一亮,裤腿已经顺着念慈高抬的大腿滑下,一条雪白修长的美腿暴露在众人面前。只见那小腿如嫩藕一般滑润,浑圆结实,肌肤白中透红,一看就是练武艺的人特有的肌肉健康的包着笔直的腿骨,腿面上稀疏的分布着淡淡的体毛,使这小腿更增添了几分性感。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