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黄蓉H版系列_黄蓉H版系列第22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黄蓉H版系列

S窒耄凑飧瞿腥艘蚕不洞雍竺娌迮耍郧捌敫缱芟不洞悠ü珊竺娌遄约海约夯孤钏亍M蝗淮茨腥恕鞍“   大叫的声音,把怔怔出神的郭芙惊醒。只见男人快速抽插,她娘的叫声也变得非常急促,男人和她娘几乎同时一声长吭,男人鸡巴刚从她娘阴道中抽出,就射出一股白色的精液,射在她娘的屁股上;而她娘阴道口喷出一股水柱,阴唇抖动了一下,接着又喷了一些出来,如此反复几次,终于停了下来。射精后的赵必和黄蓉几乎虚脱,双双就地躺了下去。郭芙却还在怔怔地想着刚才赵必射精的那个画面:赵必的鸡巴突然从黄蓉体内拔出,郭芙看见吃了一惊——好长的鸡巴呀,刚才只能看见露在娘亲身体外面的部分。郭芙心想,本觉得齐哥的阳物够长了,没想到这鞑子的阳鞭长多了,被这根长矛插进身体,一定求生不得、欲死不能,难怪娘亲被干得嗷嗷叫。想到此处,郭芙笑了两声。听到笑声,赵必从地上一跃而起,看见一个美貌女子俏生生地站在那里,问道:“是郭大小姐吧?”  黄蓉突然看见自己女儿,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慌忙用双手挡住双乳。赵必对郭芙说:“郭小姐,你和你娘聊聊吧,小人先失陪一下。”  说完走出了房间。  且说赵必离开后,房间里就剩下黄蓉郭芙母女俩,黄蓉在慌乱中穿上了衣服,只是一张俏脸还是红扑扑的。黄蓉首先打破沉默:“芙儿,你都看见了?娘也是遵从你爹爹的意思,为了国家百姓,忍辱偷生。”  郭芙一本正经地说:“妈,我爹爹也没有让你叫床叫得那么惊天动地呀?!”  说完哈哈大笑,笑得花枝乱颤。  黄蓉被女儿一顿抢白,顿时脸上青一块,白一块。郭芙又说到:“妈,以前我和齐哥晚上叫得稍微大声点,第二天你便要责备我,怎么现在你自己不克制克制?”  黄蓉笑骂着说:“死芙儿,待会儿要是你能克制得住,娘就给你赔不是。”  郭芙脸露不屑之色,说:“就这个鞑子这两下子?齐哥比他强多了。”  话音刚落,窗外想起一个声音:“说谁是鞑子呢?齐哥是谁?”  只见赵必飘进了房间。  黄蓉赶紧向女儿使个眼色,谁知郭芙倔强地说:“就说你是鞑子,齐哥是我丈夫,比你强多了。”  赵必怒气渐盛,眉毛竖了起来,突然一把抱住郭芙,伸手撕扯掉她的衣服,一边说:“你的齐哥是不是比我强,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郭芙粉拳乱打,破口大骂,不过还是挣扎不脱。  赵必三下五除二剥光了郭芙的衣服,露出郭芙雪白修长的大腿、丰腴的双峰、粉嫩的翘臀。赵必道:“果然是天生尤物,难怪这般骄傲。”  一边说,一边把郭芙抱到那张桌子跟前,打算从后面干她,就像刚才操她娘那样,于是将郭芙俯身按在桌上,让她的肥臀凸了出来。赵必手扶自己雄赳赳的鸡巴,对准郭芙的嫩穴戳了进去。赵必刚才操黄蓉时,已经泄了一次,怎么能这么快就重振雄风呢?原来刚才赵必出去了一趟,便是去服用了一副春药,喝了一杯鹿鞭酒,想到一会儿能同时操她们母女俩,鸡巴顿时昂然勃起。郭芙嫩穴被巨棒插入,“啊”  了一声。由于刚才观看她娘被操时,阴道中渗出了淫水,所以现在虽然觉得阴道被粗壮的鸡巴撑得很紧,却不是很疼。她双手撑着桌面,抵挡着身后那根鸡巴直捣子宫的力量。赵必双手环抱郭芙的屁股,三浅一深地猛杵。赵必气喘吁吁地问:“郭大小姐,是你丈夫厉害,还是我厉害?要是忍不住了,就别硬撑。”  原来郭芙为了要赌那口气,强行忍住不发出呻吟声。可是快感越来越强烈,实在忍不住了呀,郭芙呻吟着叫自己丈夫的名字“啊……,齐哥”。赵必一听自己操着她,她却喊着丈夫的名字,顿时怒不可遏,举起巴掌重重拍在郭芙雪白的屁股上,同时挺起鸡巴狠狠地一捅到底。郭芙吃痛惨叫一声,快感却猛地异常强烈,饥渴难耐,双手往后伸出去抓住赵必,好像生怕那根鸡巴会离开一样。赵必瞅准这点,将整个鸡巴拔了出来。郭芙突然失去生命的支点,无法忍受突如其来的空虚饥渴,当即扭身望着赵必,低声下气求到:“赵公子,求你插进来吧。”  赵必说:“叫我老公。”  郭芙娇声叫到:“老公……”  赵必将湿答答的鸡巴重新杵入郭芙体内。郭芙扭过身子,双手趴在桌上,闭上眼睛,美滋滋地享受那根大鸡巴。  郭芙急速地叫“老公,老公……”  赵必感觉到阴道里春水泛滥,原来郭芙已经喷了阴精。骄纵蛮横的郭芙在赵必一顿暴操之后,终于被征服了。  母女同台至此,赵必与黄蓉郭芙母女之间,再没有任何芥蒂。赵必安排黄蓉郭芙母女常住这栋楼阁,并给它取名为“芙蓉阁”,那个房间取名为“雨露坊”。  第二天吃过早饭,赵必淫兴大发,提出要同时操黄蓉郭芙母女俩,把她俩说得娇脸含羞,内心却觉得很是刺激。三人来到雨露坊,赵必脱掉黄蓉母女的衣衫,让她们母女俩并排趴在那张桌子上,还是采用昨天屁股向外翘的姿势,肩并肩,脚并脚,黄蓉在左边,郭芙在右边。赵必蹲在黄蓉母女身后,左手抚摸黄蓉的屁股,右手掐捏郭芙的肥臀,笑着说:“母女就是相像呀,屁股都是一样的肥硕,都一样的圆滚。哦,郭夫人,你的小穴疼吗?一定是我昨天太粗暴。”  原来他发现黄蓉的阴唇鲜红,而且有点肿胀,估计是昨天那两次操得太狠了。黄蓉尚未回答,郭芙抢着说:“你以为我的小穴就不疼吗?你以为你昨天对我就很温柔了吗?”  惹得赵必和黄蓉哈哈大笑。赵必笑着说:“哦,对不起郭大小姐,亲一下作为补偿。”  说完埋头郭芙屁股中间,狠狠地亲了一口,笑着说:“郭大小姐的桃花洞深不见底,只是不知洞里风光如何?”  郭芙答道:“进洞一游不是就知道了吗?”  听得黄蓉格格娇笑。赵必笑道:“好的。”  于是褪下裤子,掏出坚硬的鸡巴。  这时,只见郭芙的双手正将自己的屁股掰开,中间露出鲜红的小穴。赵必将鸡巴顶入,郭芙满足地“嗯”  了一声。赵必鸡巴操着郭芙,左手却依然摸着黄蓉的屁股。  郭芙睁着眼睛享受鸡巴,突然问:“赵公子,你觉得是操我比较爽,还是操我妈比较舒服?”  黄蓉将头转了过来,对着郭芙的脸说:“芙儿,你怎么这样问?”  原来,郭芙从小觉得自己事事不如母亲,总想有一天在哪方面能超过娘亲。  赵必笑道:“哎呀,这个呀,我还真得好好比较比较。”  说完把鸡巴从郭芙体内拔了出来,转身插进了旁边黄蓉的小穴。由于没有调情,黄蓉的阴道比较干燥,鸡巴插进去时,封了一股气,突然“卟”  地一声巨响。郭芙问到:“妈,你放屁了吗?”  黄蓉有点害羞,轻声说:“不是”。赵必操了一会儿黄蓉,又将鸡巴拔出,重新插入郭芙的穴里。赵必笑道:“哎呀,真是女儿有女儿的好,母亲有母亲的强呀,这个结论还真没法下呀。”  郭芙说到:“那你就同时操翻我们母女俩吧,每人操十下,然后换另外一个人。”  说完扭动屁股,主动迎合赵必鸡巴的抽插。  十下过后,又轮到操黄蓉了。黄蓉心想,芙儿这是怎么了?总觉得怪怪的。  当下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摆动腰肢,用力套夹阴道里的大鸡巴。赵必也不说话了,专心致志地操这对母女的屄。郭芙高潮了。这次操完十下之后,郭芙双手拉住身后的赵必,不让他把鸡巴拔出,呼吸急促地说:“妈,让给我多操几下吧,我快要死了。”  果然,郭芙大叫一声喷出许多淫水后,趴在桌上一动不动。赵必拔出渍水淋淋的鸡巴,转身插入黄蓉干旱的阴道,这次插入却非常舒服,黄蓉知道,是女儿的淫水当了润滑剂。  赵必累得气喘如牛,心想,郭芙毕竟年轻,不耐干,但要想操翻黄蓉,只怕会累断自己的腰!赵必停了下来,对黄蓉说:“郭夫人,咱们换个姿势吧,我仰躺在地上,你坐上来。”  黄蓉正当兴起,突然被停了下来,心中有点不快,但也没有办法,只得向躺在地上的赵必走了过去,屁股对准他的胯下竖起的长矛,蹲了下去,黄蓉用手扶着赵必的鸡巴,顶着自己的穴口,然后坐了下去,把赵必的整根鸡巴,连根没入,开始一上一下地套弄起来。郭芙休息了一会儿后,活转过来了,看着娘亲两块雪白的大屁股正一上一下地抬动,套弄地上竖起的大鸡巴,一时兴起,问到:“妈,你和我爹行房时,也经常这样套弄我爹吗?你怀上我的那次,也是用这个姿势吗?”  黄蓉正爽着,听到女儿这样问,真是好气又好笑,只是笑骂了一声“死丫头”。郭芙不甘寂寞,对着赵必说:“赵公子,你的嘴巴也别闲着,我过来了。”  郭芙将穴口扣在赵必的嘴上,赵必只得吸吮、舔搅郭芙的淫穴。  赵必自从得到黄蓉母女,对她俩百般疼爱。黄蓉母女成天锦衣玉食,七八个婢女供于使唤,除了没有外出远行的自由,比被俘之前更加养尊处优。某日,黄蓉想起丈夫和那对双胞胎儿女,十分挂念。黄蓉心想,自己和芙儿把赵公子伺候得那么好,向他求个情,他应该会答应的。当天晚上,操完屄之后,赵必双手一边一个搂着黄蓉母女,躺在床上。黄蓉试探着向赵必打听丈夫和儿女的近况,生怕赵必不说,郭芙在旁撒娇相求。原来,郭靖等一帮男囚,被押往襄阳郊区的军马场养马,完颜萍等女囚则仍然关在狱中。在黄蓉的央求下,赵必同意下个月将郭襄和郭破虏接来芙蓉阁居住,允许郭靖每月来芙蓉阁探望妻儿一次,其他男囚也可以每月进城探望一次妻儿。  得到赵必的恩准,黄蓉母女心花怒放,为了表示感谢,郭芙主动要求替赵必口交。赵必站了起来,说:“那我先去小解一下。”  郭芙立即拉住他的脚,坐了起来,说到:“取尿壶麻烦,你尿我嘴里吧。”  说完张开嘴,跪了起来,伸手将赵必蔫蔫的鸡巴搭在自己的口中。赵必笑道:“那怎么好?”  话是这么说,鸡巴却伸动一下,一股尿柱射进郭芙口中。郭芙口一直张着,却将尿液一口一口咽入肚子。吞完尿后,郭芙将鸡巴含在口中,舌头不断搅舔龟头,瞥见黄蓉傻傻坐着观看,说道:“妈,一起来呀。”  黄蓉凑到赵必胯下,舔他的睾丸。  赵必的鸡巴在郭芙口中勃起,变得又粗又长。赵必突然抽出鸡巴,转而插进黄蓉的嘴巴。这一插,直抵黄蓉喉咙,弄得黄蓉作呕,咳嗽起来。郭芙仰头嗔道:“赵公子,你对我妈就不能温柔点吗?”  赵必赔笑道:“对不起,郭夫人你没事吧?”  黄蓉应声“没事”  后,吸吮起鸡巴来。赵必双手勾住胯下这两个女人的头,这张嘴里插几下,那张嘴里插几下。黄蓉母女的嘴舌,终于弄得赵必想要射精。  就要射精了!赵必右手握着鸡巴,对准黄蓉的脸蛋,快速套弄起来,“啊|……”,一股白兮兮的精液射向黄蓉的脸蛋,赵必快速将鸡巴转向郭芙的脸,右手继续套弄,又一股精液射出,直奔郭芙的双眼。黄蓉和郭芙都伸手将自己脸上的精液均匀地涂开,就像擦胭脂一样。原来,对于口交,黄蓉是在前两天的闲聊中,听郭芙说起她夫妻俩的房事,才得以知晓。以前黄蓉总觉得鸡巴是男人小便的东西,很脏,自己也从来没有含过靖哥哥的鸡巴。郭芙还告诉母亲,说精液有美容的功效,自己经常用齐哥的精液敷脸。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