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淫荡的人妻美妇系列_淫荡的人妻美妇系列第49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淫荡的人妻美妇系列

在众人目视下,欣恬真是感觉万分羞耻,想要把香舌含回嘴里,把嘴唇闭上。  却怎么也不行,只能悲惨的发出哀啼。透明的香涏在欣恬的红嫩舌尖上滴下,在胖子咬住不让缩回之下,甚至都无法仰止的积满欣恬的小嘴,从她的唇角溢出。  这感觉,在这些人盯着、瞧着之下,真是让欣恬感觉比在众人面前赤身裸体,当众做爱还要羞耻。  「呜呜……」  赤裸的未婚人妻发出着悲切的懦声,流着无法忍止的泪水,却还要被胖子强迫着仰起缳首,吐出香舌。红润的香蠕在赵强两排锋利的牙齿咬住下,香津唾涏,被胖子源源不断的吸入口中。赵强就像品尝着世间最美味儿的东西一样的吞咽着欣恬的香津,咬着欣恬的舌尖,张开肥厚的口唇,将它全部吞进嘴里,使劲吸吮着。  鼓鼓的腮帮子里,紧啜着欣恬的香蠕,肥大的身躯压着欣恬越来越感觉肿胀,越来越沉甸甸的奶子。在胖子的亲吻下,欣恬小嘴里的兴奋点受到着刺激,几乎无法呼吸的热吻,「啧啧」声中,刚刚高潮过后的蜜穴里竟然又流出新的汁液。  可是那对大大的奶子,又因为被胖子压着,似乎都有什么液体在里面流动的奶子,是那么难受。「呜呜……」,在加上那光裸的身子被胖子用大手抱紧,环腰扣住,粗大的手掌在她娇嫩的裸背、纤腰上摩挲,明明恶心的要死,自己的身子却偏偏不由自己控制,竟然在赵强的强吻搂抱下,本就没什么力气的身体,越来越见乏力,近乎依靠在了赵强怀里。  呜呜……亲爱的……David ……在赵强强吻下,真是呼吸都难,湿润红舌上香唾滴落,眼角落下泪水,面上却显出不该有的发情似的潮红,而且这种情况还越来越厉害的未婚人妻,只能想象着此时此刻亲吻自己的不是赵强,而是自己的未婚夫。  David ……David ……呜呜……欣恬在心里喊着David 的名字,在赵强强吻下,娇弱裸白的身子越来越乏力。当赵强在啧啧声中,终于把自己布满臭气的大口从欣恬香喷喷的小嘴上移开,和着两人唾液的银色唾丝垂挂在两人唇上,化出长长弧线向下垂落时,欣恬那裸白的身子真是连站立都不能。  「啧啧,小恬的口水真甜!老刘,你们几个口福不错啊!吃了不少次了吧?」  光着两条满是黑毛的粗腿,黑黑的鸡巴吊在那里的胖子说着恨不得让欣恬找个地缝钻进去的羞耻话语。  「嘿,怎么是我们口福好呢?要不是这小妮子自己不长进,伤了裘董的宝贝儿子,这么漂亮的小美人哪儿轮得到咱们啊?」  陈顾问在那里嬉笑一句,几个人到也没有把这话当真。不过话说起来,陶正道推了推脸上的眼镜问道:「老刘,John和Stain 怎么样?还治得好吗?」  「治得好吗?你把那个‘吗’字丢了。朱莉医院的沙院长亲自主刀,别说你没听过那个女魔头的名字,和沙尚齐平的角色。这个女魔头不仅给John和Stain换了新的鸡巴,而且用的还是马屌!真正的马的鸡巴!」  「干!那不是和未央生一样了吗?」  陈顾问听完后惊呼着叫出。  而欣恬呢,在他们羞辱下都恨不得死了好的她,忽然听他们提起那两个小魔王,再又说那两个孩子被换上了马的大屌——虽然欣恬心里并不太相信他们说的话,但是一想到裘董因为他儿子的事对自己折磨,现在那两个小魔怪似乎已经好了。但是,这对欣恬来说却似乎是好事,而是更加可怕的事将降临到自己身上……呜呜……不……那真是发自骨子里的战粟、颤抖,布满未婚人妻全身,让她浑身都战粟的发起抖来。  「哦?那么说等回头小恬可以有机会长长马屌的滋味儿了?」  陶正道抚了抚眼镜,朝欣恬坏坏的笑着。  「不,不要……」  欣恬慌张的摇着头,虽然明知道和他们说什么都没有意义,还是慌张的叫了起来——在本来就乏力之下,欣恬这娇弱的叫声,坚持变成更勾引男人欲火的娇啼。  「马屌?猪的玩意她都有机会尝的!裘董因为怕这小骚货口味儿太重,一般的男人应付不了,特意从日本订购了种猪过来。你听过吧,就是那种不分什么动物都可以干,让女人欲生欲死的日本猪!」  刘副总冷笑一声。  「哦?那真是好玩了!母猪配真猪!到时候让David 做个猪倌!真是正好啊!」  陶正道继续嘻嘻地笑出一声。而可怜的欣恬呢?在听到他们的话后,她真是吓得魂儿都没了,那里还能有什么笑容?不要!David 、David !  赤裸的未婚人妻再次挣扎起来,「不要!你们这些变态!禽兽!呜呜……」  欣恬悲切的哀啼着,光着身子就要逃开,可是却那里逃得掉呢?高大的胖子强扳过她的身子,让她转过身来,用双手按住桌面,「来!在尝马屌之前向尝尝我这根人鞭吧!」  胖子舔着嘴唇,在要动起来之前还不忘在和几个朋友说说:「一般来说,我喜欢正面瞧着女人把尿尿进她们身体里,不过今儿个呢,因为这个难度较高,不适合大伙儿上来就用,所以咱还是来点容易的好了。」  「说这么多干嘛,赶紧,我们可还是憋着呢!」  本来应该拔得头筹的刘副总不耐烦的念道着,胖子「嘿嘿」一笑,身前,赤裸的欣恬已经变为被赵强强迫着,高高翘起自己白大的屁股,变为等着男人来干的姿势。  青葱五指,按在冰冷的茶几上,雪白香臀浑圆翘起,甚至没人去动,那两片大大的屁股间,勾股缝隙里的风景就露出大半。两粒大大的奶子,下垂的乳尖就好像完美的蜜桃一样,垂在胸前,似乎就在众人说话这会儿,又胀大了几分一样。  欣恬咬紧牙齿,忍着那些人的羞辱,双颊烫红似火。她低垂着缳首,只见玻璃板上映出自己羞耻的模样,赤裸的身子,只能在脑中不断念着David 、David……只能不断想着现在对自己做出这一切的都是David ,催眠自己。只要是David要我做的,不管什么我都愿意……呜呜……  平日里公司中万众瞩目的白领丽人咬紧着银牙,赤身裸体,茭白的身子微微战粟着,在心里念着。但是不管如何催眠自己,当赵强粗大的手指摸到她臀部的一刻。她的身子还是一阵微颤,呼吸的速度,那对垂坠丰满的奶子的微动,乳尖的晃动,都大了一分。  「嗯,正道说的真不错!小恬这对大屁股一看就好生养,生来就是给人干的!」  手背上都布满黑毛的肥厚手掌,拍着欣恬那本来只属于David ,只有自己未婚夫才可以抚摸享用的美臀,身后的男人继续羞辱着欣恬,拍着她肥大的屁股,大声的说着。  「我听说裘董打算让小恬给他生个儿子?是不是真的啊?」  陈顾问在旁问出。  「怎么可能?让这贱货给裘董生儿子?分裘董财产?让她生个狗崽子还差不多!」  刘副总盘手抱胸,瞧视着赤身裸体,等着男人鸡巴插进屁眼里的欣恬,看着她那光裸的美背,两个好似水蜜桃一样,因为身子微颤,也是微微晃动的奶子、乳尖,冷冷说道:「这婊子的屁股何止爱给人干?甚至猫狗畜牲她都乐意之至呢!是个有鸡巴的东西她都爱的要死。不过说回起,生儿子不可能,让这骚货再生个小骚货,将来两骚货一起给裘董肏,裘董到似乎真有这打算!」  羞耻的话语,源源不断传入耳中。再次听人说起自己曾经被狗强奸,自己连畜牲都不如,欣恬的心都要碎了……想起自己肮脏的身子,居然会被狗干得高潮……呜呜……可是当后面那句传入耳中,欣恬的身子又是一颤——这些日子来,凭自己对裘董新的了解,她相信这个人真能做出这种事。  让自己生个女儿,然后和自己一起被他蹂躏……不!不要……赤裸的白领人妻痛苦的想要挣扎起来,想要抗争,想要大喊,想要叫起David 冲出房子,可是,当那男人肥大的手指摸到自己的菊穴,触摸到那敏感的微微凸起的菊花时……呜呜……悲惨的赤裸人妻在这一刻却好像真没了逃跑的力气——又或者说,是欣恬知道自己现在根本不能做什么。她只能希望这些恶魔对自己的折磨早些结束,为了自己,为了David ,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忍受,都要想到办法从裘董的魔爪中逃出去。  「呜呜……」  两只粗大的拇指,按在赤裸未婚人妻的屁眼上,用力微微扣进,把那充满弹性,在男人一个多月肛交折磨后,依然没有颜色太深的小小菊瓣,轻轻的向两侧分开——立刻,赵强就感到自己两只拇指伸进温暖的肉洞中,被欣恬菊花内的嫩肉包裹,欣恬屁眼的弹力,那粉嫩红润,足可以和蜜穴里的耻肉相比的娇嫩肛肠,也清楚的露出在胖子眼前。而对欣恬来说,「呜呜……」  当那男人的手指碰触到自己菊穴的一刻,自己敏感的身子的反应,简直和男人的手指深入自己蜜穴的感觉一样。  桃花蜜穴深处,男人看不到的一层层的密密耻肉都似乎在颤动,求索……呜呜……David 、David ……  男人粗糙的手指,忽然进入自己耻腔的冰凉空气,让欣恬屁眼里面露出的粉嫩雏红都是一阵微动。……不,我怎么会这么淫荡,不知羞耻……不是……不是这样的……David 、David ……  欣恬的身子因为羞耻而哆嗦、颤抖着,两个大大的乳房就好似奶牛的奶子一样悬挂在那里,被针扎过乳尖亦是肿胀的同时微颤。高大的胖子立在欣恬身后,却并没有把自己的鸡巴立即插进欣恬的屁眼里,而是弯下身子,伸出长长的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  唔……  湿润的舌头,滑过括约肌,还有那粉嫩的肉环里面,那充满触觉敏感的肉膜……唔……那一瞬的感觉,简直让欣恬感觉好像被狼舔了一口一样,整个身子都是一颤……David 、David ……赤裸的未婚人妻在心里想着一切都是David 所为,麻醉自己,但是她的身子,在超过一个月的肛交,自己敏感的身子已经适应了这种耻辱的做爱方式,蜜穴里面,甚至都因为赵强的舌头做出反应,似乎又流出爱液,胸前本就肿胀的奶子都似乎更加肿胀,燃烧起来。  哦,David ……哦,David ……呜呜……欣恬只能继续羞耻的,用David 的名字麻木自己。闭上眼睛,想象着现在在后面,用湿湿的舌头舔着自己菊穴,掰开自己菊花的不是赵强,而是自己深爱的未婚夫。等待着他舔完之后,把鸡巴插进自己菊穴里面。  在那一刻,欣恬忽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可以坦然接受这些人对自己做的一切。包括他们马上就要做的——没有思想意识的潜意识里,欣恬真是恨着自己这样不知羞耻的样子,这样的自己。  多好的屁眼啊!可惜,现在是要教他们怎么使用肉便器……胖子强忍着想要继续亲舐欣恬屁眼里面嫩肉的冲动,或是等到鸡巴插进欣恬屁眼后,立即用力猛肏的想法,重新站直身子。「诸位,看好了,给女人身体里灌尿,最难的是你能不能尿出来!一般来说,男人鸡巴勃起的时会压住输尿管,基本是尿不出来的。再加上被女人的屄夹着,所以也需要些技巧。」  胖大的男人用两只手指继续扒开着欣恬的屁眼,将自己埋了珠子的鸡巴龟头,顶在那肉红的嫩膜上。粗大的龟头,深深的紫红色色泽,简直就好像马屌一样。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