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淫荡的人妻美妇系列_淫荡的人妻美妇系列第42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淫荡的人妻美妇系列

三色拼接的礼服裙,宛如蛇衣一般,从欣恬身上滑落,露出里面白色的蕾丝胸衣,滑美的香背,也让那一抹好似艺术家最杰出的艺术品一般的锁骨,变得更加清晰动人。  刘副总得意地看着这个坚韧的女人,自己的脱去身上的衣物——明明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自己干,却仍然露出着一种充满矜持,不甘,羞愤的样子——刘副总只觉自己的小腹处一阵火热,自己的老二都硬挺了起来。  这些年随着裘董,虽然一等一的女人没碰过太多,但是刘副总的见识也不少。  他知道大部分时候,只要一个女人被玩过几次,就算开始时再怎么贞洁,也都会逐渐认命。再怎么哭泣,到了后来,也会乖乖的分开双腿,让男人随便插入。  但是,这个欣恬却是绝对的例外中的例外。她被裘董玩弄许久,甚至被一群男人轮奸,被狗干,连乞丐和苦力都在她身上拱爬过不知多少回。但是每一次,除非给她用药,否则的话她都会倔强的试图反抗——至少在精神上,看的出有反抗得痕迹——眼中总是有那么一种眼神,那种充满不甘,不肯认命的神情。即便是乖乖听话,也只有在性欲被引起后,才会变得哭泣的任人欺凌,主动配合。  望着面前的欣恬,刘副总的呼吸不自觉得加快许多。他觉得裘董会在这个女人身上花那么多心思,可能正是被欣恬这种骄傲,坚强的性格所吸引。公司里耀眼的美女,才貌双全,聪明又会处事,谁能不喜欢呢?  可惜,这小骚货不知她越是这样,越是让男人不可能放过她。对男人来说,永远只有不能到手、不肯听话的女人,才有玩弄的价值。  身前处,欣恬已经弯下腰肢,要将衣裙从右腿上褪下——就如那日在那个私人会所里面,还有裘董的洗浴室里一样,虽然欣恬十分不甘,心中充满悲愤,不愿这样做。但是当她下定决心后,却可以比任何女人都快的接受一切。不是自甘堕落,而是面对现实,身体上所做的无奈的妥协。  David ,原谅我。  欣恬那对美白的乳房,随着身子朝前弯下,变为更有分量的垂坠的样子。堪称完美的奶子被小一号的胸围遮盖,垂坠在那里,就和她的心在颤抖一般,轻轻地颤动着——可怜欣恬因为最近的遭遇,现在出门的时候都会选小一号的胸围穿在身上,本是想掩饰自己一向骄傲的胸峰,却没想到此时一脱去外衣,反而更显她奶子得分量。雪白的乳肉从蕾丝边缘更加凸显的挤出,变得更加得诱人起来。  呜……  欣恬的奶子,随着她那俏立的双肩、双臂,向前探下的动作,就好像是被故意用手臂夹住一般,悬在胸前的下方。充满沉重的分量还有充实的沉甸甸的感觉,让刘副总看在眼里,只觉呼吸加速的更加厉害。当他看到欣恬抬起右腿,准备要脱下那只黑色的高跟鞋时,赶紧阻止道:「慢着,袜子和鞋就不用脱了。」  欣恬的身子在瞬间一僵,但是低垂着缳首的她并没有说什么,顺着这个男人的意思,修长的双腿交错着,将礼服裙从自己身上褪了下来。然后十分小心的将它叠好,用手抹去水箱上的灰尘,将它放在上面。然后,又用手臂轻掩着,解开了背部的胸围挂扣,脱去了自己的内裤。  在这一刻,没有人可以明白欣恬心中是多么的痛。面对着这个猥琐的男人的目光,欣恬觉得自己的心上就好像被一万把刀扎着一样。随着那白色的蕾丝内裤从双腿间褪下,那抹浓密黝黑的耻毛在双腿间清楚的露出。微微的凉风,从着失去衣服遮挡的双腿间处穿过,那阵的凉意,就好像是自己身在争荣广场上,在无数人面前脱光衣服,赤身裸体一般。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摆脱这些禽兽了吗?……呜……  隔壁,有些什么东西落入水中的声音响起。这里,欣恬的心里在滴着血。欣恬不知自己离开包间已经多久了,几分钟?还是已经快十分钟了?她知道自己必须赶紧结束这一切,赶紧回去——也就是说,自己只有赶紧让这个男人在自己身上发泄才可以。  这是多么悲哀的事啊!一个女人要被自己厌恶的男人强奸,却还要希望他可以快些强奸自己!  可怜的欣恬紧咬着芳唇,站直了自己的身体。她那完美的雪乳傲然地挺立在胸前,展露着熬人的曲线。丰满白皙的奶子上,两粒好似宝石一般的乳尖,不知道是因为心内的情绪,气愤,还是因为什么,已经有了一些微微翘起——虽然正如刘副总想的那样,现在的欣恬早已不是没经过人事,甚至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了。可是在这一刻,当她再次赤身裸体站在David 之外的男人面前时,她还是忍不住用自己的手臂,轻掩住自己美丽的乳房,修长的双腿也是夹错的并拢,想要掩住那一捋黝黑的牧草——但是她那美好的身材,又怎么是两条纤细的藕臂,纤长的十指,就掩住的呢?  狭小的隔间内,即便是身处很近,刘副总依然可以清楚的看到欣恬双腿缝隙间,那黝黑的耻毛是怎样一根一根蜷卷着,遮盖在欣恬的阴阜。  「现在,你满意了吧?」  在刘副总淫邪的目光下,欣恬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强忍着胸中的哀羞,倔强的抬起着自己的香下,瞧视着这个男人念道。  「妈的,装什么处女?」  刘副总轻轻的骂出一声。他盯着欣恬的身子,望着她那对大而丰满的奶子,真想立即就蹲下去品尝一下这对乳尖上的甜美味道,好好尝尝她下面的蜜汁,让这个看起来还像那么回事的小骚货在自己舌尖、手指下哀羞呻吟。但是,因为现在这个环境,却使得他根本施展不开,而且,似乎也真没有这个时间?  原本挺好的主意,在时才发觉有些不对。  「妈的!」  男人又是轻声骂了自己一句,把一双大手放在欣恬的双乳上,使劲的攥了起来。不得不说,欣恬的美乳真是一等一得手感,白皙而紧实的奶子在抓住之后,立即就好像有吸力一般,吸在了男人的手心里。在男人大力抓捏之下,好似牛奶一般的白嫩乳肉从黑了许多的男人手指缝隙间钻出,两粒鲜红的蓓蕾更是在指缝之间,被他夹的紧紧,甚至,被他用手指直接掐住,用指甲挤压着。  呜……眼看着自己的乳房在男人的手中不断变幻着形状,乳尖被对方的魔手抓住,伴随真真忍受不住的疼痛,还有一阵奇异的感觉随着被男人蹂躏自己的乳尖,从自己的乳头上升出,真是自己整个身子都有些控制不住的软了下来,希望可以更多的感受一下这种感觉……呜……David ……对不起……女人在无限哀羞之中,真是再次责怪起了自己的身体为什么这么敏感,使劲地咬紧了嘴唇。  「来,赶紧给我舔舔,记得要像你对David 那样!」  刘副总将一对大手在欣恬奶子上揉捏一阵后,停了下来,指了指自己已经高高顶起的裤裆——当刘副总的魔手终于离开自己的奶子后,欣恬心里真是稍稍松了口气。但是同时,那乳尖上脱离开手指的感觉,却又让她的心里仿佛少了什么一般。  泪水,再次从欣恬的眼角处落下。欣恬恨着自己身子的不争气,又要尽力忍着那已经让她的身子都躁动起来的情欲。她望了一眼这个男人——在那一刻,欣恬双眸中的神色是如此复杂,甚至让刘副总都猜测着,她是不是在想着想怎么杀死自己?或是再一次反抗?但是不管如何,这个娇滴滴的美人还是蹲下身来,用修长的手指,解开了自己腰间的皮带,拉开了裤子的拉链。  在内裤被拉开的一刻,怒挺的阳具立即从刘副总的双腿间弹出。但是这次,欣恬面对这丑恶的肉棒,却没有了什么惊恐的表情。她只是想不明白同样都是男人,刘副总他们和David 怎么会差那么远。  每一次,当自己要为David 口交的时候,David 都会先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甚至就连下面的小弟弟都会特意用沐浴液洗上一下,让那上面充满芳香,生怕委屈自己。但是这些男人……呜……  鼻芯处,清楚的嗅到刘副总的大鸡巴发出的腥臭味道,还有尿液的骚味儿。  欣恬强忍着泪花,吐出自己的丁香小舌。她按照刘副总的吩咐,轻轻地将自己湿润的香舌,舔在阴颈和阴囊连接的根处。先是轻轻一点,然后缓缓的上下滑去。  男人雄性的刺鼻气息,尿骚味儿,充满在欣恬的鼻子里面,让她感到一阵恶心。恍惚中,她甚至都不知为什么,想到昨天碰到的那个叫做Linda 的女人。刘副总是不是也让那个女人这么舔过呢?呜……一想到自己居然沦落到和那种小姐一样,欣恬心里就更觉无比得哀伤和痛苦。不,实际自己是比那种女人还不如的存在……在这些男人眼里,自己甚至比最下贱的妓女还不如……呜……  欣恬痛苦地想着,但是现实里,她却没有一点办法……她一下下地动着自己的头部,伸出自己的丁香小舌,舔着刘副总的臭鸡巴。淫靡的银色丝线开始止不住的,顺着她的舌尖、唇角,向下滴落,落到了她的香下,一直顺着,流淌到了她修长的脖颈上。  欣恬轻轻地将刘副总两个沉沉的卵蛋含在口中,用自己白皙的牙齿和着唾液,舔咬着那些褶皱的皱皮,将自己的香涏涂满了两个卵蛋上面。她心里感到一阵恶心,想要呕吐,但还是卖力的舔弄着,加上自己的手指,动着。因为她知道自己如果想要快些脱身,就必须让刘副总早早射出来才可以。一个男人射完精后,很难短时间在内在次勃起。而自己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  David ,对不起……欣恬在心中哀苦地念道。  「呜……真不错!」  身前,刘副总感到阵阵快感从自己鸡巴上传来,并一直延伸到自己的膝盖弯处。他的呼吸变得粗重,眼镜片后面的双眼都舒服的眯成了两条细缝,似乎根本就没察觉欣恬的意图。  呜……对不起……David ……  欣恬在心里念着,雪白的身子随着她头部的动作,不断做着上下起伏。因为卫生间的隔间过于狭小,迫使她必须一直维持分开双腿蹲着的姿势,让的她浑圆的香臀高高翘起。从上方看来,那优美的弧线,光滑的香背还有美臀,足以让大部分男人都忍不住扑过去,立即把自己的鸡巴插在这肉肉的臀肉的缝隙里,立即来上一发。  欣恬不断的用自己会的方法挑拨着刘副总的鸡巴,在舔舐了一会儿棒身后,开始将整根鸡巴都含在自己口中——因为现在的姿势得缘故,欣恬无法将刘副总的鸡巴全部吞进,但是在那曼妙地十指的帮助下,「呜呜……」,刘副总只觉自己的肉棒在欣恬湿滑的小嘴中,就好似是在女人的肉洞里面一样。欣恬不断用自己的指尖在刘副总的卵蛋上划过,抚摸着他的睾丸,还用那涂抹着淡淡的肉红色的指甲油的指尖,刺激着刘副总的肛门。  欣恬不断的让自己湿润地香舌在肉菇和包皮的缝隙处来回滑过,打着转,转着旋,甚至还不嫌脏的,用那小小的舌尖挑逗起他龟头上的马眼,竟然将那小小的香舌向里面轻轻捅了进去。  「唔……真,真是不错……」  男人的喘息声变得更加紊乱,不过,两人的这些接触似乎并没被隔壁的男人听到。因为恰恰就在这时,隔壁响起了清楚的冲水声,以及门扉开关的声音。  似乎,那人是真的没注意到这里声音……或者,只是不在意?  欣恬没法猜测到底是什么情况,只是希望那人是真的不知这边发生了什么,在听到那人离开后,她放心了下来——虽然此时的欣恬甚至恨不得一口咬断刘副总的命根子,但是现在的现实,却是她必须把自己所有的舌技都使出来,只为让这个男人早早射精,不要在纠缠自己。  淫靡的银色丝线不断从欣恬的嘴角,还有男人的肉棒来回的吞吐中,滑落滴下。男人的鸡巴上的马眼里,也渐渐流出了一些湿润黏性的液体。  刘副总摸着欣恬的秀发,强拉着她一面为自己口交,一面抬起头来看向自己。  从上方看去,只见欣恬噙满泪花的双眸,那动人的小脸因为含住自己的鸡巴而变形的样子,真是让男人的心里那种征服的感觉更加升起。而且,连她胸前那对大大的奶子,都因为她不断动着的颈部,而一下一下的晃着——只可惜,在现在的姿势下,自己根本没法玩到这对奶子,就连伸脚去触都难。  「呜……」  隔间里,男人继续忍不住的小声的喘息着,外面,似乎又有了新的入厕的人来到,不过听声音似乎只是来小便而已。  身下,欣恬继续卖力的吸允着,刘副总的鸡巴在她的小手底下,红唇舌香间,变得怒挺的更加厉害。口齿间,欣恬不断用自己的牙齿摩擦那敏感的龟头,不断紧缩着自己的香腮,和着自己的香舌一起,挤啜着刘副总臭乎乎的大肉棒。  因为现在的姿势,她无法让这个男人的鸡巴进到自己喉里再深一些,不过这样也已足以。因为在这卖力的啜吮中,欣恬清楚的感到自己的香舌碰触到了刘副总鸡巴下面那根厚厚的,只有在男人的鸡巴勃起到极限时才能感到的凸起。  快了,就快了!欣恬在心里喊着,嘴上的动作也更加卖力,脑袋像小鸡啄米一样来回动着。可是,就在她将要快让刘副总射出来,刘副总感觉那最大的快感已经用到自己龟头的时候。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