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淫荡的人妻美妇系列_淫荡的人妻美妇系列第34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淫荡的人妻美妇系列

,变成了好像扁平一样,挤压在窗户上。在她只能无力的哭喊、挣扎中,又用一只手攥起了自己的鸡巴,对准了她那两片肥美的爽臀之间,那深深的缝隙。在可怜的芊蓉的上半身被自己强压在窗户上,美丽的奶子紧紧的贴着玻璃,而丰满的下身,圆滚的臀部却使劲厥着,翘着,因为剧烈的挣扎而肉波盈盈,这么肉肉的动着的当下,他将自己的鸡巴挨在那两片粉臀之间,深深的肉缝中,在模模糊糊找到了那个小穴的位置后,使劲往里一顶!  「哇!」  可怜的芊蓉立即就发出了一声凄鸣的娇啼,原来在这匆忙中,也可以算是花丛老手的叶正顺竟然找错了地方,竟是没有对准芊蓉的小穴,而是朝着她那粉嫩的菊花刺了进去。  茫然中,只觉自己的肉棒被异常的箍紧,也管不得是不是找错了地方的叶正顺,立即又是狠命的动起了自己的腰臀。  「叶正顺你放手,放手啊……呜……」  「什么?又忘记做奴隶该说什么了?嗯?」  玻璃窗前,芊蓉凄惨的哀啼着,只觉这个世界都在这一瞬间毁灭了一般。在那菊穴根本没有经过事先准备,就被叶正顺的鸡巴刺进之下,只觉自己的整个身子都好像被撕裂开了的当下。她那白皙的柔荑,芊芊十指,使劲的拍击、按在玻璃上——但是相比这肉体上的疼痛,更让她没法承受的却是这精神上的打击。自己就这么贴在玻璃窗前,在这整座医院人人都能看到的地方,就这么赤裸的被人强奸。  完了,我真的完了……  可怜的芊蓉在那痛苦的绝望中,悲惨的哭泣着。大滴大滴的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止不住的向下落去。但是就是在这么一刻,她那美丽光洁的身子在叶正顺的压扯下,整个上半身都是被死死的压在窗户的玻璃上,而那纤细的腰肢、丰满的臀部,却因为挣扎,叶正顺为了方便故意的向后让开了一段距离,以至于她那修长的双腿都向两侧大大的分开,「呜……唔……呜……」  在叶正顺那一下下的抽刺下,娇嫩的肛肉几乎都已经快被叶正顺那大大的鸡巴带出,那真是痛的她感觉快要死了的情况下,那两只小小的玉足,纤细的足趾,都只能以一种将将着地的姿势,将将的挨着地面,支撑着自己全身的重量的时刻,她那扭曲的身子,哀啼,却又是更加刺激着男人的欲念。  「叶正顺,你快放手啊……呜……求求你了……唔……你说什么我都答应……呜……答应你……求求你……呜……求求你……」  可怜的芊蓉在此时此刻,无奈之下,只能对这个人面兽心的禽兽报以最后的期望,希望他可以赶紧将自己放下来,但是,「什么?听话?你刚才好像又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吧?嗯……」  在叶正顺一下下狠命的插刺着,自己那娇嫩的肛肉只觉都好似已经完全裂开,真是哭得梨花带雨,什么美丽的样子都没了的芊蓉,在这一刻,只能无奈的痛哭着,乞求着,「主人……呜……主人……唔……对不起……呜……主人……芊奴知道错了……呜……芊奴真的知道错了……」  恍惚中,可怜的当红女VJ似乎看到对面的门诊楼里的一处窗户处,正有人对着这里指指点店。  不要,不要看……呜……恍惚中,这个曾经十分高傲的才女,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在想到自己赤裸的样子被人看到,今天晚上可能就会传遍所有的大小报刊后,真是觉得还不如被一枪打死的好。  「……求你……呜呜……主人……呜……求你……」  「真的知道错了?嗯?」  只觉自己的肉棒被那热热的肛肠紧紧的包裹,在那难以想像的紧至,再加上现在这种姿势,自己的肉棒不能伸直,那微微弯曲之下,真是别样一番滋味,真是在这一刻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全都忘了的叶正顺一声声低沉的喊着,叫着,使劲的拽着芊蓉的头发,「来,那就先亲一个」,硬扯着哭泣的芊蓉,把自己的嘴唇压在了她的香唇上,伸出了自己的舌头,在下身那继续不断的抽刺,那美的快要飞起来的舒爽中,吮吸着她那小小的香舌,把她那小嘴里的每一粒玉齿都舔吮了个遍。  「呜……唔……呜……」  在芊蓉那真是完全绝望的哀啼、呻吟、哭泣声中,她的身子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只觉浑身的骨头都快散了。在那丰满的胸部、纤细的腰肢,甚至就连她腹部下处修剪的极为整洁的耻毛,都清楚的映出在了窗户上的同时。叶正顺只觉自己的鸡巴真是再也承受不住了,可怜的芊蓉在被这个男人强吻着之下,那带有烟味儿的唾液和着自己的香诞,一起混合在了一起,流进了她的喉中。她那美丽的玉足都为了支撑自己身体的体重,足背之处都紧紧的绷着,俏立着,几乎和双腿化成了一条直线。洁白的脚背处,那青色的筋脉都清楚的显露出来,美丽的足趾都绷紧到了极限,都深深的抓紧了足下的地毯上的一刻。  伴随着叶正顺最后的一阵猛力抽次,那一股几乎快要让她全身的骨头都散架了,疼的她真是觉得自己的身子都已经碎掉了的剧痛中,这个道貌岸然的男子终于把他那一蓬白浊的精液,全部浇灌在了当红女VJ娇嫩的肛肠之中。  「哇……」  那一瞬间,在那白浆的浇灌中,「呜……唔……」  可怜的当红女VJ真是都觉得这个世界已经再没有了任何一丝希望,真是在那绝望之中,只觉自己的腔肠里都被灌入了一阵要死一样的灼热,整个身子都在那最后的冲刺下,被叶正顺死死的压在了窗户的玻璃上。羞耻的,在背后那个男人的压迫下,在这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的玻璃窗户上,展露着自己赤露的胴体,美丽的双乳、迷人的耻丘,还有那修长的双腿。第07章  「……呼……呼……」  在那终于爆发出来,心满意足的舒爽之后,叶正顺满意的把自己的鸡巴从芊蓉的菊穴里拔了出来。娇嫩的粉红菊穴处,随着那软榻丑陋的鸡巴从温暖的嫩腔里褪出,一股混合了白色的浊液和少许褐色的东西的污秽,亦是同时的自可怜的芊蓉体内被带了出来。  「……呜……」  玻璃窗前,可怜的女VJ悲泣着,在那仅有的一丝理智中,那火热的白浊射进自己菊穴深处,深深的射入进了自己的深肠,那丑陋的鸡巴带着那折人的疼痛,终于从自己的身体里抽出,自己可怜的菊穴都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中,这个可怜的女人的身子,紧挨着那无色的玻璃,悲惨的,无力的,在她那嫩白得柔荑,纤细的十指,还有那丰满的奶子,翘起的乳尖,都和玻璃粘在一起的摩擦中,缓缓的,倒在了深红色的地毯上。  污秽的白浊和着那褐色的物体,顺着当红女VJ激烈交合过后,都没法合拢的娇嫩菊花的一张一吸的蠕动,沿着女VJ雪白大腿的内侧,缓缓的从里面流了出来。  「不错!真是紧啊!芊奴,你每天晚上都让彼得这么享受吗?」  猛烈的性交后,身子也是稍微有点疲累的男人,坐到了那张宽大的床上,甚至都没去管自己双腿间的那个玩意,慢条斯理的从自己衣服兜里拿出一盒香烟,一面继续打量着刚刚被自己射了一发的当红玉女主持人,一面悠哉游哉的抽起烟来。  玻璃窗边,可怜的芊蓉低垂着缳首,无力的哭泣着。她的理智告诉自己,要赶紧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如果刚才没有被人看到,或是没有被人拍下来的话……呜……但是在承受了那可怕的摧残,在光天化日下被这个自己曾经最信赖的男人菊奸内射,白色的浑浊精液至今还从自己体内缓缓流出——而且比这更甚的,是那心理不可能承受的摧残、羞辱之后…………呜……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此时,可怜的当红女VJ真是觉得这世界已经完全毁灭。她无力的哀啼着,光裸的身子上浸满了汗水,悲惨的躺在窗户边的地毯上。裸白的娇小身子在悲怯的哭泣中,一下下的哆嗦的颤抖着。她用那纤细的细小手指,轻轻的捂在自己脸上,遮着自己的双眸、嘴唇。但是即使如此,那一粒粒好似珍珠一般的泪水,还是不断的自她脸颊上落下,浸湿了身下的地毯。  可怜的当红女VJ无力的哭泣着,用着细白的贝齿紧咬着自己的芳唇——即使到了现在,她的那份倔强和高傲,似乎仍还是有一点点保留,以至于即使到了此时此刻,她还是在尽力的压抑着自己的哭声,心底的潜意识里强烈的希望着,希望可以证明,自己并不是被人看到的那么弱小。  但是现实往往是不由人的心意去决定,就好像那位给她带来如此痛苦,让她感觉这个世界都毁灭的经纪人,那个在大敞的玻璃窗前和当红女VJ来了一场的男人,到了现在都是一脸舒坦、享受的样子。  坐在床上的叶正顺眼看着悲怯的哭泣的芊蓉,看着这个俏丽的容颜被黑色的秀发遮盖,但是全裸的身子依然充满诱人的味道——不知是因为被阳光打到的缘故,还是因为那激情的滋润,此时芊蓉的身子白光光的一片,在那娇小的身子无力的蜷缩下,由于长期锻炼、练习瑜伽、跑步,锻炼出来的健美的修长双腿,那白白大大的臀部,还有那柔滑的美背、纤细的腰肢,一起组合成的蜷缩曲起柔美的线条,真是越发显得诱人。甚至就连她那美丽的小脚的脚心处,那一道道肉白的折痕,都是那么让人心动,让人生出想要捧起来好好舔舐一番的想法。  云雾中,男人一口口的吸着烟,只觉心内的欲火依旧没有平息。面对这样的美人,怎么可能是只来一发就可以完事?眼看着自己那依旧耷拉着的鸡巴,再看看这个小婊子的样子。心里估计不可能靠芊蓉的小嘴让它恢复过来,只能求助身上带的药的叶正顺,一面又摸向了衣兜,一面也没忘继续挖苦、嘲讽着芊蓉。  「芊奴,我这上面粘的是什么啊?不会是你的屎吧?你这样的美女也会拉屎吗?不可能吧?诶,看来下次真是得给你那里好好清洗一下才行了,不然实在是太脏了!」  窗前,光裸的美人依旧是无力躺在那里,悲怯的哭泣着。对于叶正顺说出的一切挖苦、讽刺的话语,她甚至连从心里去反驳的气力都没有。只是用自己的身子遮掩着自己饱受摧残的美乳,将那美丽的乳球压成就好像要爆开的半球的样子,继续无力的哭泣着。  「呜呜……」  正当叶正顺志得意满,想着赶紧再和当红女VJ来一发,把兜里的药都拿出来的时候,「Hi,Beauty?」,病房的门外,一阵略微的话声忽然想起。  房内,可怜的当红女VJ依旧哭泣着,没有任何反应。对于此时的芊蓉来说,似乎不管再发生什么都不可能比现在更糟。而叶正顺呢?面对着在那话语声响起同时,紧跟就来的一阵敲门声,他真是立即一惊。一瞬间,他想起了倪誉曾经说过,这几日要让芊蓉好好休息,调养身子,谁也不准碰她——叶正顺听的出门外说话的人是乔治,也许倪导并没和他一起来,但是要是万一来了?或者退一万步,如果被这两个鬼佬看到芊蓉现在这个样子,跟倪誉一说的话……  慌乱中,刚刚还意气风发的经纪人变的手足无措,一面看着赤裸的躺在那里的芊蓉,一面又望向VIP 病房的屋门,竟然连叫芊蓉把衣服穿起来都忘了,只是赶紧把自己的鸡巴塞回了裤子里,拉上裤链,系起腰带。  「我就说要钥匙卡有用吧?」  屋内,还不等叶正顺整理停当,病房的房门就已在一阵英文的声腔中,伴随着电子门锁「啪」的一声,被人推开了。  「哇哇哇!这是怎么回事?」  房门处,两个高大的洋马就如估计到的一样出现在了那里,而刚才还志得意满的经纪人,在此时完全变了样子,脸上的冷汗真是哗哗的,完全就是止不住的流出的样子。  两个洋马看着玻璃窗前,赤裸蜷缩的在那里哭泣的当红女VJ,还有这位狼狈的就像是被捉奸在床的经纪人。其中一人立即发出一声怪叫,而另一人也用着一口半洋不中的声调,一种质问的口气问道:「叶,这是怎么回事啊?倪导不是说过赵需要好好休息,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我们……」  慌乱的叶正顺眼见两个鬼佬居然连门都没关,就这么大敞又开的询问自己。说不准这个时候什么医护人员、病人从外面走过,芊蓉的样子就会被人看到,这屋里的证明人就又多了一个——实际上刚才叶正顺敢和芊蓉玩的那么疯,全是因为他从倪誉那里知道了这家医院的一些特殊之处,这种VIP病房里的窗户玻璃完全就是魔术镜子,从里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就和正常玻璃一样,但是如果不进行遥控的话,外面是绝对看不见里面的——慌乱中,叶正顺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主意,「我是来和芊蓉讨论剧本的!」  「剧本?」  乔治和丹尼的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个「你当我很二吗」的表情。这屋里有一个女人赤裸的躺在那里哭泣,而且,瞧,她屁股蛋的缝隙里流出的是什么?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