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黄蓉系列专辑_黄蓉系列专辑第41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黄蓉系列专辑

陌菏顾芩忱亟鲆醯溃艚舻拇ε囊醯朗顾墓晖纺苡胍醯辣诔浞帜Σ粒锤缌业目旄小K孀潘幌孪碌某宀澹桃Yさ乃樵谛厍吧舷禄味盟有朔堋  抽插片刻,他又将程遥伽的身体翻过来,让她臀部向上,而他则从身後进入她的阴道之中,双手握住她胸前的双乳,继续对她进行一次肉体的交融。这种姿势更能体现出男人对女人的占有,并带来更强烈的快感。  程遥伽被操得一次一次达到高潮,淫水顺着雪白的大腿流到地上,湿了一大片。  终於,一阵兴奋从下身传来,伴随欧阳克身体一下下地抽动,一股股的精液直射入程遥伽的阴道深处,喷射在她的子宫之中。  当他将阴茎从程遥伽的身体里抽出的时候,带着处女血丝的白色液体从她的阴道中流了出来。程遥伽喘着粗气瘫软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了。  【完】黄蓉短篇集 30、更年期的黄蓉(上)  郭襄、郭破虏这对双胞胎姐弟,已经十二岁了,他俩调皮捣蛋,活泼好动,郭靖、黄蓉公事繁忙,实是无暇照应,便央请黄药师带姐弟俩至桃花岛暂住。  不久蒙古大军后撤,襄阳城军情為之舒缓,郭靖见大小武兄弟,长年带兵打仗疏於练武,功力大為退步,便要二人暂时退出军旅,以专心习艺。  少了两个小捣蛋,黄蓉大為轻鬆,因此授徒的事情就由其一手包办。黄蓉机变灵巧,循循善诱,武氏兄弟的功夫大有进境。郭靖见状狠是欣慰,便将自个全副心力,投住於改善襄阳防务之上。  这日大小武练功之餘,返回军营探视旧日袍泽,眾兵士不免备齐酒肉,热情招待。酒酣耳热之下,大伙便天南地北的閒聊了起来。  当兵的还能有什麼好话题?不是打仗,就是女人;因此说着说着,便扯上了黄蓉。  郭靖、黄蓉二人,在襄阳军民心目中的地位简直有如天神;尤其是黄蓉,既美貌又足智多谋,军民简直当她是九天仙女下凡。  但黄蓉终究是个漂亮的女人,兵丁们虽对她尊敬万分,但内心深处,却仍不免对她怀有一种曖昧的幻想。酒精起了催化作用,他们内心压抑的情慾,不由得渐渐释放了出来。  张管带首先忍不住嚷了起来:“你们倒说说看,咱们襄阳城有那个闺女比得上郭夫人?”  “呸!什麼襄阳城?就是整个大江南北,也找不出比她俊俏的娘们。唉!两位小将军有福气啊!整天都能伴着大美人,要是我有这机会,嘿嘿……”  “他妈的!李游击,你说话怎麼老说一半?你要是有这个机会,你待要怎麼着?”  那李游击曖昧的瞧了瞧武氏兄弟一眼,猥褻的道:“我还能怎麼着?了不起偷着瞧瞧郭夫人,打个手悖樟耍」蛉宋湟崭咔浚钦嫔希夷慕闷鹚酵纫患邪。   他说罢一阵嘻嘻淫笑,眾人脑际也不禁浮现,黄蓉赤着双腿的淫秽模样。  大伙七嘴八舌地,越说越不像话,大小武和兵丁熟悉,知道眾人纯属酒后醉言,并无恶意。但听到紧要处,也不禁心头狂跳,心猿意马起来。两人自幼随黄蓉习武,黄蓉举手投足的曼妙风姿,婀娜动人的嫵媚体态,实已深映二人心中。如今听了淫秽话语,不禁暗想,师娘确实是成熟嫵媚,风韵撩人啊!  “郭大侠没日没夜的操劳军务,哪有时间去陪伴郭夫人?郭夫人正是狼虎之年,又怎麼能耐得住?嘿嘿!有事弟子服其劳,两位小将军有没有偷着孝顺师娘啊?”  “呸!什麼话?就算是孝顺师娘,也不能嚷嚷啊!你没见过两位小将军的棒槌吧?嘿嘿!郭夫人还不知有多疼他俩呢!”  “两位小将军的棒槌怎麼了?这跟郭夫人疼不疼有何关係?”  “他奶奶的!你懂个屁啊!咱们老六营的都知道,两位小将军都养了好大的鸟,又粗又长,娘们最爱了。郭夫人要是尝过他俩的大鸟,一定舒服的捨不得,怎麼会不疼他俩?”  “我说两位小将军,咱们也算是同生共死的好兄弟,说来听听嘛,师娘怎麼样疼你俩?也让咱们解解馋嘛!”  大小武双手连摇,忙道:“各位千万可别乱说,我师娘一向行事规矩,端庄贞节。平日教我俩练武,也是一板一眼,不茍言笑;我俩见了她,就像老鼠见了猫,哪还敢胡思乱想?”  两人越解释,眾人就越不信,到后来乾脆就认定,他俩已和黄蓉有了曖昧关係,直接就问起黄蓉的身体特徵。  “人说嘴小,那儿也小。郭夫人的嘴儿就像樱桃一般,那儿肯定又紧又小。他奶奶的!两位小将军将大鸟放进去捅时,郭夫人还不知叫得多舒服呢?”  “郭夫人的年纪总有四十好几了吧?怎地看起来还是这般惹火?他娘的!难道她会采阳补阴?两位小将军服侍师娘,是轮流来,还是一块上……”  大小武见实在闹得不像话,便告个罪先行离席,二人回到郭府,已是午夜时分。  其时刚入叁伏,天气炎热,虽已入夜仍是暑气逼人,二人酒意上涌,更觉浑身发燥;当下打着赤膊,便跳上院中大树上纳凉。  二人居高临下,只见隔墙院落黄蓉居处仍是灯火明亮,不禁心感诧异。他俩心想,师父宿於大营,师娘孤身一人,為何深夜未眠?  两人心意相通,有志一同,相互对望一眼,便下树越墙,潜行至黄蓉窗下,趴伏偷窥。二人平日知书达礼,行事规矩,原本不会行此无礼之事。  但一来在酒精驱使下,不免胆大妄為;二来方才兵士污言秽语,也撩起二人遐思。两人透窗望去,不禁血行加速,綺念横生。原来黄蓉仰靠着椅背,两脚翘在书桌上,正盯着墙上的襄阳防卫图发呆。  由於天热,又已是更深人静,因此黄蓉身上仅着一黄色肚兜,及一条白色纺绸的小褻裤。她白嫩丰盈的酥胸,大半裸露在外;一双修长浑圆的玉腿,更是直露到大腿根。武氏兄弟一见,顿时慾火陡升,下体也硬梆梆的直翘了起来。要知其时,礼教甚严,平日女子在外,顶多只能见及面庞双手,如今竟能看到美艷师娘,大半截赤裸的娇躯,怎不叫二人慾火如焚?  黄蓉近日老觉得面红耳赤,心情浮躁,身体也觉得有些不适;说有病吗,又不像;说没病吗,又总是感到不舒服。尤其使她难以啟齿的是,她对房事突然產生了高昂的兴趣;对於这些转变,她不瞭解原因;限於身份地位,也无法找人倾诉。在这种情形下,自己悄悄的手淫,成為她宣洩的唯一管道。  手淫带给黄蓉狠大的罪恶感,因為伴随手淫而来的,是千奇百怪的幻想;在这些幻想裡,她背叛了郭靖,违反了伦常,甚至还极端的变态邪恶。  虽然那只是幻想,但对黄蓉而言,那种销魂的快感,简直就跟真作,没什麼两样。手淫、幻想疏解了她的压力,宣洩了她高亢的情慾;黄蓉一开始作,立刻就上了癮,几次之后,她已经是乐此不疲了。  黄蓉眼睛盯着墙上的防卫图,脑中却幻想着自己光着身体,在城楼上指挥作战。而不论敌我,那千千万万炽烈的目光,均聚集在她赤裸丰腴的身体上。  那些目光,就像不规矩的男人,轻柔的抚摸着她,放肆的亲吻着她……想到这,她觉得体内涌起一股热潮,内心的慾望也愈发的强烈,她不由自主的调整了姿势,将下体紧抵在桌脚处。  面色緋红的黄蓉,贝齿轻咬下唇,显现出情慾难耐的神态;她叉开双腿仰靠在椅上,紧贴着桌角的下体,也缓缓蠕动磨蹭了起来。  大小武此时已年近叁十,并分别娶了耶律燕、完顏萍為妻,对於男女之事并不陌生。如今乍见天仙般的师娘情慾勃发、骚痒难耐的媚态,不禁忍无可忍,纷纷掏出阳具,在窗外对着师娘手淫了起来。  二人一面手淫,一面欣赏着黄蓉的曼妙风姿,心中也不免将师娘与妻子作了一番比较。兄弟俩越看,就越觉得自己的妻子,远远比不上师娘。无论是容貌、身材、气质,乃至於肉慾风情,妻子都远不如师娘这般的撩人遐思。  二人酒力上涌,愈加兴奋,动作喘息不免益发粗重。这要是在平日,早已便被机灵的黄蓉察觉,但此时黄蓉也正逢紧要关头,因此窗裡窗外叁人各自销魂,彼此竟自相安无事。  黄蓉脑中此时遐想,自己正裸身大战蒙古韃子。数以百计的蒙古大汉,均未着衣裤赤裸纠缠。  那些个蒙古大汉,胯下肉棒又粗又大,纷纷挺立直竖,直指向她。她心中惶恐,欲寻空档趁隙脱困,但為数百计的肉棒,忽地同时射出浓浓的精液,準确的击中她的下体及乳房。  在灼热的阳精喷击下,她不由得惊慌失措;此时下体热浪滚滚,竟是说不出的舒服畅快。瞬间,黄蓉全身一阵颤慄,达到了从所未有的绝顶高潮。  窗外的武氏兄弟,目睹黄蓉欲仙欲死的销魂模样,禁不住也是狂喷而出,一洩如注。两人在极端兴奋之下,呼吸愈加粗重。  逐渐回过神的黄蓉,也因而发现窗外有人窥视。她刚经宣洩,仍荡漾於快感餘韵中,因此一时也懒得起身。  她由呼吸判断,窗外应伏有两人,而时下战事和缓,应无强敌窥探,那麼……她脑中电闪之下,已然猜测出窗外大概是什麼人。  风韵犹存的黄蓉,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会有下面这些举动。她竟然脱下了肚兜,褪去了湿漉漉的褻裤,全身赤裸裸的练了一趟易经锻骨操。  这易经锻骨操是基础功夫,主要在於舒活筋骨,动作多属弯腰、抬腿等缓慢的伸展姿势。她面对着传来呼吸声的窗户,因此窗外如有人窥视,黄蓉身体的任何部位,均将毫无保留的,尽数落入窥探者的眼中。  武氏兄弟不知黄蓉有意如此,二人目不转睛的随着黄蓉的动作而摇头晃脑,简直就像是牵了线的木偶一般。  黄蓉细嫩柔滑的肌肤、圆润修长的玉腿、浑圆挺耸的丰臀、饱满坚挺的双乳、鲜美如蜜桃般的嫩穴,纤毫毕露的完全呈现在二人眼前。  在烈酒强大后劲下,两人其实已然酒醉,但意识虽然逐渐模糊,慾火却是加倍的炽烈。  在黄蓉惊心动魄的成熟风韵之下,两人澈底迷失了自我。  他俩紧盯着黄蓉的妙处,终究压制不住奔腾的兽慾,推窗衝了进去。  黄蓉一面练功,一面注意窗外的动静;由两人浊重喘息的微细特徵,她已经确定窗外偷窥者,就是武氏兄弟俩。  黄蓉的心裡涌起一股怪异的感觉,这种感觉混杂着欣喜、得意、羞怯、惭愧,以及一些她无法言喻的情绪。  年华渐逝,却仍拥有傲人的身材,使她感到得意;爱徒贪婪的偷窥,使她產生莫名的欣喜;首度曝露赤裸身躯,在郭靖以外的男人眼中,她感到羞怯;明知一手带大的爱徒在偷窥,却故作不知,她觉得惭愧。  复杂的情绪纠缠縈绕,反而增强了她裸露的快感,她心中一荡,欲情又起,只觉得全身火辣辣的发热,下体又已湿漉漉的渗出了大量的淫水。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