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黄蓉系列专辑_黄蓉系列专辑第40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黄蓉系列专辑

桥εざ硖澹徽罂旄谐迳夏院!  “啊!”黄蓉的屁股忍不住更用力扭动,身体不住地上下起伏,一对丰满坚挺的乳房在她摇晃着身体的时候随之一晃一晃的。她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两个奶子毫不保留的暴露了出来,只知道让阳具更深入她的阴部了,她舒服的身体向後倒去,急忙用两手撑着郭靖的脚,以使自己的身体不至於失去支撑,屁股更疯狂似的抖动,任由胸前的两个大奶子上下左右的摇晃着。  郭靖在黄蓉的鼓励之下,也渐渐地开始随着她扭动屁股的速率而向上顶了几下,这更使黄蓉的快感加剧,她全身的血好像都要迸发出来,浑身不住地颤抖,已经有点进入失神状态,口水竟然从嘴角流了下来。黄蓉呼吸越来越急促,意想不到的强烈刺激,冲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肉体敲击声与两人的欢叫声不时的在小船上传出。  黄蓉感到子宫不停的收缩,阴茎不停的侵入她的子宫,每一次都顶到她的灵魂深处。她不由自主开始更大声的呻吟起来∶“嗯……好舒服……”  黄蓉开始了浪叫∶“……啊……快……我的靖哥哥……哦……天啊……我要来了……嗯……啊……我要升天了……天啊!快救我……我快死了……啊……”  一阵高潮,黄蓉喷出她第一次的阴精……  她的身体向下瘫软下去,她躺倒在郭靖的脚上,大口地喘息着。郭靖的阴茎仍然在她体内,她休息片刻,又用力的坐了起来,用她的阴部紧紧地卡着肉棒,屁股却仍不断地扭动着,开始了第二波冲击。她的阴户紧紧地箝住肉棒,一只手刺激着阴核,一只手用力地揉着自己的乳房。  看到她一副完全沉醉在性爱欢愉中的样子,郭靖也忍不住伸手握住她丰满的双乳,使劲地揉搓,并直起上身,紧紧抱住黄蓉的身体,使两人的肌肤紧紧贴在一起,用身体相互摩擦着。同时,他们的嘴唇再一次吻在一起,疯狂地吸吮着。  在这强烈的刺激下,黄蓉又疯狂的扭了几下屁股,郭靖终於忍不住的抖了一下,猛虎般地叫了一声,精液像喷射般地一滴也不漏的射在黄蓉的子宫里。她彷佛也感受到肉棒在她的阴道里不断地胀大与抽搐,并且有液体像水柱般地喷在她的子宫壁上,她嘴里仍不断地叫着∶“不要停……我还要……再给我……”  两人更紧地互抱住对方,直到郭靖的阴茎软了下来,又悄悄地滑出黄蓉的阴道,才相拥着倒在船仓内。  黄蓉与郭靖初试云雨之欢,少年人不由得意气风发,每日守在一起,再也不肯分开,少不得日日交欢,彼此将对方的身体都熟悉的连一根寒毛的长短都了如指掌。  一天,两人正行路间,忽听得一排大树後水声淙淙。黄蓉纵马绕过大树,突然欢声大叫,郭靖跟着过去,原来是一条清可见底的深溪,溪底是绿色、白色、红色、紫色的小圆卵石子,溪旁两岸都是垂柳,枝条拂水,溪中游鱼可数。黄蓉脱下外衣,“扑通”一声,跳下水去。叫道∶“靖哥哥,下来游水。”  郭靖生长大漠,不识水性,笑着摇头。黄蓉道∶“下来,我教你。”  郭靖见她在水里玩得有趣,於是脱下外衣,一步步踏入水中。黄蓉在他脚上一拉,他站立不稳,跌入水中,心慌意乱之下,登时喝了几口水。黄蓉笑着将他扶起,教他换气水的法门。游泳之道,要旨在能控制呼吸,郭靖於内功习练有素,精通换气吐纳的功夫,练了半日,已略识门径。当晚两人便在溪畔露宿,次日一早又是一个教、一个学。  黄蓉生长在海岛,自幼便熟习水性。郭靖在黄蓉指点下,每日在溪水中浸得四、五个时辰,七、八日後已能在清溪中上下来去,浮沉自如。  这一日,两人游了半天,兴犹未尽,溯溪而上,游出数里,只见四下寂静无人,只有水中游鱼自在的游玩,那黄蓉被眼前的意境感动,不禁又激起了内心的情欲,只见她顽皮地钻入水中,半晌不见踪影,郭靖正在张望寻找,突然觉得腰带一松,裤子滑落水中,接着自己的鸡巴被一只小巧的嫩手握住,郭靖急忙叫∶“蓉儿,别胡闹,这是在水里。”但黄蓉哪里听的到,在水中把玩着阴茎。  郭靖看见水中朦朦胧胧有黄蓉的影子,也玩心大起,钻入水中去脱黄蓉的衣服。黄蓉急忙游开,两人在水中互相追逐,不一会儿,郭靖的衣服便全被黄蓉剥光了,古铜色的裸体在水中显得更为健壮。而郭靖的水性远比不上黄蓉,正自着急,黄蓉忽然慢下来身形,让郭靖捉到她。  郭靖心知黄蓉是有意的,於是将黄蓉的衣服脱了个精光,只见黄蓉白白的身体在水中如一条美人鱼般灵巧的围着郭靖穿梭,看得郭靖眼花缭乱,只觉得她的手在自己身体上到处地摸着,刺激的郭靖胯下的阴茎硬硬的挺立着。这更方便了黄蓉的袭击,她一会儿摸他的脊背、一会儿摸他的大腿,一会儿套弄他的阴茎、一会儿又摸住他的两个卵蛋不放,忽然郭靖觉得黄蓉在水中竟将他的阴茎用嘴含住,他忍不住将阴茎抽动起来。  良久,黄蓉才浮出水面,拥着郭靖的身体亲吻着,郭靖这才有机会用手去抚摩黄蓉那湿湿的身体,两人吻了片刻,黄蓉推开郭靖,向一旁游去。在离开郭靖不远的地方,黄蓉停下身子,平平的躺在水面上,她那美丽的身体漂浮在水面,黄蓉的脸蛋儿红扑扑的,美丽的双目紧闭,瀑布般漂亮的黑发披散在水面和脸庞上,赤裸的胴体上发出梦幻般的美丽光泽,坚挺柔嫩丰满的乳峰高高耸立着,晶莹剔透的玉嫩肌肤上水滴淋漓、肌肤腴润,衬着少女那白嫩身体的美丽的曲线更显迷人。两条雪白的大腿自然的伸直,浑圆雪白的臀部,那最纯洁隐秘的部位上神秘的三角花园,在馀晖之下一览无遗。  突然,郭靖看到黄蓉对着自己将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大大的分开,整个阴户一览无遗,被水打湿的茂盛的阴毛柔软如丝绸般帖服在雪白肌肤上。郭靖咽了一口唾沫,一个猛子扎下去,然後在黄蓉两腿之间钻出来,伸手握住了黄蓉那两个丰盈可握的玉乳,用大拇指在黄蓉那娇嫩的乳沟间滑动着,两根手指夹住了黄蓉的粉红乳头使劲的夹弄着,黄蓉只觉得自己那勃起的乳头上又是痒又是酸,不禁“啊”的叫出声来。  黄蓉将美丽的阴部凑到他面前,两条雪白的大腿自然的缠上了郭靖的身体,那最纯洁隐秘的部位紧紧的贴在了郭靖的脸。她那丰满的肉户完全暴露出,莲瓣微张,如晨花带露,肉缝内外尽是乳白的淫液,但随即便被水冲淡了。  她的玉腿环抱郭靖的背脊,郭靖低下头轻吻她的肉缝上方开端处,即将舌伸入缝,黄蓉的肉缝已相当湿润,郭靖上下舔弄。她的呼吸开始加快,郭靖再继续舐吮。过了片刻,黄蓉已经完全的陶醉了,她将腿向外分移,以便郭靖可舔舐整个阴户。  郭靖将头半埋入她的大腿间,舌头移向肉缝下方,用手分开肥嫩的肉瓣,舔舐黄蓉体内流出的爱液。爱液中发出特殊的少女芬芳气息,淡甜稍带咸味,十分可口。他的舌头在肉缝中找到她的阴蒂,用舌拨弄几次,便用嘴唇含住这颗小珍珠,用舌尖顶住,快速来回拨弄。黄蓉不停的耸起玉臀,将阴部凑上来,让他舐吮。  黄蓉轻声地呻吟着,不禁性欲大张,忽忽地喘着粗气,直起身形,将郭靖抱住,沉入水中。在水中,将自己的身体缠绕在郭靖的身上,找到郭靖那挺直的阴茎,深深地插入自己的阴道,两人搂抱着重新浮出水面,身体协调着在水面上翻滚着、抽插着,黄蓉欢叫着,体内流出的淫液和郭靖射出的精液漂浮在水面。  就这样,两人在水中尽情地交欢,黄蓉一次一次地达到高潮,郭靖也射了好几次。两人直到玩得尽兴,这才搂抱着一起向岸边游去,一路上,郭靖的阴茎始终没有从黄蓉体内拔出。  小睡片刻,天边渐白,江边农家小屋中一只公鸡振吭长鸣。黄蓉打了个呵欠醒来,说道∶“好饿!”便发足往小屋奔去,不一刻腋下已夹了一只肥大公鸡回来,笑道∶“咱们走远些,别让主人瞧见。”  两人向东行了里许,小红马乖乖的自後跟来。黄蓉用峨嵋钢刺剖开了公鸡肚子,将内脏洗剥乾净,却不拔毛,用水和了一团泥裹住鸡外,生火烤了起来。烤得一会,泥中透出甜香,待得湿泥乾透,剥去乾泥,鸡毛随泥而落,鸡肉白嫩,浓香扑鼻。  黄蓉正要将鸡撕开,身後忽然有人说道∶“撕作三份,鸡屁股给我。”  两人都吃了一惊,怎地背後有人掩来,竟然毫无知觉,急忙回头,只见说话的是个中年乞丐。这人一张长方脸,下微须,粗手大脚,身上衣服东一块西一块的打满了补钉,却洗得乾乾净净,手里拿着一根绿竹杖,莹碧如玉,背上负着个朱红漆的大葫芦,脸上一副馋涎欲滴的模样,神情猴急,似乎若不将鸡屁股给他,就要伸手抢夺了。  郭、黄两人尚未回答,他已大马金刀的坐在对面,取过背上的葫芦,拔开塞子,酒香四溢。他“骨嘟骨嘟”的喝了几口,把葫芦递给郭靖,道∶“娃娃,你喝。”  郭靖心想∶此人好生无礼,但见他行动奇特,心知有异,不敢怠慢,说道∶“我不喝酒,您老人家喝罢。”言下甚是恭谨。  那乞丐向黄蓉道∶“女娃娃,你喝不喝?”  黄蓉摇了摇头,突然看见他握住葫芦的右手只有四根手指,一根食指齐掌而缺,心中一凛,想起了当日在客店窗外听丘处机、王处一所说的九指神丐之事,心想∶“难道今日机缘巧合,逢上了前辈高人?且探探他口风再说。”  见他望着自己手中的肥鸡,喉头一动一动,口吞馋诞,心里暗笑,当下撕下半只,果然连着鸡屁股一起给了他。原来这便是丐帮帮主洪七公,武林中人人仰慕的北丐。  黄蓉聪明伶俐,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便用好吃的骗住洪七公,让他教郭靖武艺。洪七公生平好吃,便答应教郭靖练几招他的绝学降龙十八掌。黄蓉使出浑身解数,为洪七公做各种好吃的,洪七公教了郭靖几招。他本想只传两三招掌法给郭靖,已然足可保身,哪知黄蓉烹调的功夫实在高明,奇珍妙味,每日里层出不穷,使他无法舍之而去,日复一日,竟然传授了十招之多。  这日洪七公吃了早点,叹道∶“两个娃娃,咱三人已相聚了一个多月,这就该分手啦。”  黄蓉心中着急,转念头要使个甚麽计策,让他把馀下三招教全了郭靖,哪知洪七公负起葫芦,再不说第二句话,竟自扬长而去。  黄蓉急忙追上去,只见松林边人影一晃,洪七公走了过来,骂道∶“你们两个臭娃娃,尽缠着我干甚麽?要想我再教,那是难上加难。”  黄蓉叹道∶“七公,你待我们这样好,现下又要分别了。我本想将来会见到你,再烧小菜请你吃,只怕……只怕……唉,这件事未必能够如。”  洪七公问道∶“为甚麽?”  黄蓉道∶“我听爹爹说起过您的降龙十八掌是天下最刚猛的拳,练此功的人必然是阳刚之气凝聚,因而是天下至阳,一般女子是难以承受的,七公老人家就是因此将自己的情侣活活给操死的,所以你老人家发誓不再娶妻。现在靖哥哥学到了降龙十八掌,只怕蓉儿没几天就要离开人世了。”  洪七公一听,也是一凛∶“我倒是忘记了,靖儿的功力虽未到火候,但你这小丫头已经难以承受了,但你这丫头不用找我,只需找你爹,他自会教你更高明的招数对付这小子的。我老叫化从不收女弟子的。”  黄蓉说∶“你骗人,你收过女弟子,穆念慈姐姐就是你教的武功。我知道你老人家也是喜欢女人的,孔夫子说∶食色,性也。你如此好吃,实际上是在掩饰你的色心,只是见到穆姐姐那样的绝色女子,你就会动心,便骗她说,可以增长功力,实际是在满足自己的性欲。是不是?”  洪七公无奈地说∶“就算是这样,又怎麽样?”  黄蓉说∶“七公,今天我就让你老人家再满足几日,蓉儿意以身体侍奉你老人家,只求你将降龙十八掌教给靖哥哥,蓉儿就算被你老操死,也是心甘情的。”  洪七公说∶“好丫头,七公的心底就这麽点秘密,全让你看穿了。不过我确实可以用性交来提高女人的功力,我自创了一套武功叫逍遥拳,练此拳的只能是女子,练後可以提高功力,那念慈如果不是先练了这套拳,她根本不能抵挡住我老人家的一次操。但她的根基不成,所以只三天就不行了。想想也是一件憾事,那丫头可真是个性感的美人,在床上浪的很哪。”  黄蓉说∶“七公,你看蓉儿比她怎样?”  洪七公笑道∶“你比她可强得多了,特别是你的体质,我看,即使不炼我的拳,你也可以抵挡我三五天,真不知黄老邪怎麽调养你的,我第一次看你就动心了。”  黄蓉说∶“那就开始吧!”  洪七公说∶“你可是自的,别回头对你爹说我强奸你。”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