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黄蓉系列专辑_黄蓉系列专辑第24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黄蓉系列专辑

技Π停捌诉辍  一声坐了下去,随即上下抬动屁股,套弄起鸡巴来。且说那耶律燕自幼在男人堆中长大,性格豪爽奔放,再说蛮夷女子并未受到汉人贞节礼教的束缚,快乐着自己的快乐,与他人何干?  赵必鸡巴被耶律燕套弄,感觉不过瘾,于是,他把二女抱到墙壁处,要她俩并排趴在墙上,然后自己从她们后面抽插,左边插几下,右边插几下。赵必看着二女的后背,心想完颜萍娇弱苗条、楚楚动人,耶律燕却身材修长、体格健壮。  只听耶律燕呻吟着问道:“赵公子,这样一箭双雕,你行不行呀?”  赵必笑道:“上次在牢房里,你们不是领教过我的厉害了吗?”  耶律燕看着身旁的完颜萍,问道:“萍姐,修文的阳具比赵公子如何?”  完颜萍羞答答地答道:“赵公子强多了。”  耶律燕愤愤地说:“那么说他兄弟俩都不行,敦儒更是个脓包。”  原来武敦儒在一次修炼内功时走火,此后便阳痿了。只听耶律燕“扑哧”  一声笑了起来,说道:“不过公公却很厉害!”  完颜萍大为惊奇:“你怎么知道公公厉害?”  耶律燕说道:“婚后不久的一天晚上,敦儒没插几下就泄了,气得我一脚把他踹下床。不过敦儒却很疼我,他说要想办法找个男人让我快活。他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家丑不能外扬,所以选中了他爹爹。敦儒说如果直接告诉他爹的话,他爹一定不会同意。于是,我们想了一个办法。一天晚上,我们请公公来家里喝酒,把他灌得酩酊大醉,然后扒光他的衣服,把他放在我们床上。第二天早上公公醒来,发现我赤身裸体躺在他怀里,顿时惊呆了。啊……嗯,啊……”  原来赵必听见耶律燕旁若无人地讲自己的淫史,心想这个骚货无视我的存在,因此狠狠地操了她两下。耶律燕接着说道:“我哭哭啼啼说昨晚他发酒疯强奸了我。”  公公非常自责、懊悔,气得全身发抖,他突然大叫一声,晕了过去。我把他弄醒后,他突然发疯似的,抓住我的手,大声问我为什么要跟小白脸跑了,说既然我这么不要脸,就要操死我。他说完就把我反摁在床上,掏出鸡巴在我屁股上乱戳。我突然感觉肛门被一根坚硬如铁的肉棒撑得几乎要裂开了,顿时痛得晕了过去。等我醒来时,我发现屄眼正被公公狠狠地奸淫。公公在我屄眼里面射精之后,似乎清醒了过来。  他赶紧下床,跪在我面前,说都是烈酒乱性,对不起我和敦儒。这时,敦儒走了进来,扶起他爹,说爹爹的养育之恩,无论怎么报答都应该,并且告诉他爹说自己不举了,如果妻子因此偷野男人,会丢整个武家的脸,所以爹爹其实是帮了他的忙,并且请爹爹以后一直帮这个忙。公公终于被说服了!后来公公经常爬上我们的床,当着敦儒的面,把我操得皮开肉绽、屁股开花,敦儒则在一旁端茶递水,伺候我和他爹爹。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小燕到底是武敦儒的种,还是公公的种。且说有一天早上赵必路过萍燕楼,在门口遇到正在玩耍的武小文。赵必招手叫他过来,对他说:“小文,回去叫你妈妈洗干净屁股,就说赵叔叔下午会去操她的屄。”  武小文应了一声后,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赵必手上拎着的东西,问道:“赵叔叔,你拎着的是什么?”  赵必笑着说:“这是旺旺雪饼,小文想吃吗?。”  小文问道:“好吃吗?”  赵必笑道:“好吃,很补的,吃了旺旺雪饼,小文身体旺旺,叔叔精力旺旺,操得你妈淫水汪汪。”  那天下午,赵必刚进萍燕楼,就遇到武小文,小文告诉他说爸爸来了。赵必轻轻走进完颜萍的房间,看见完颜萍正和一个年纪大约三十来岁的男子正在操屄。  赵必心想,人家夫妻正在操屄,也不好意思强夺人妻。于是,赵必右拐朝耶律燕的房间走去。还在门外,就听见耶律燕大声叫骂:“说了把你爸爸叫过来,你怎么不听呢?”  赵必以为耶律燕在训斥小燕,就推门走了进去。只见耶律燕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赤身裸体地坐在床上,耶律燕训斥的正是这个男人。原来武敦儒和弟弟约好今天一起看望妻子,和耶律燕见面寒暄后,便行夫妻之事。武敦儒原本阳具火力很弱,加上和妻子久别重逢后过于激动,所以没有抽插几下便泄了,气得欲火焚身的耶律燕破口大骂。且说赵必看见此景,有点尴尬,赶紧赔笑着说:“武大嫂,不好意思打扰了。”  说完转身想出去。只听见耶律燕大喊道:“赵公子,你别走。”  耶律燕起身下床追了出来。耶律燕双手搂住赵必的头,吻了下来。赵必扭头避开,轻声说:“武大哥就在这里,这样不好吧。”  耶律燕嘟囔了一声:“别管那个废物!”  说完蹲下身子,掀起赵必长袍,掏出赵必的鸡巴,便伸嘴过去便吸吮起来。赵必望着床上的武敦儒,只见他目光呆滞,声色木然。  耶律燕见赵必的鸡巴硬了,便站起身来,帮赵必脱掉衣服。耶律燕说道:“赵公子,咱们过去床边。”  耶律燕扶着床沿,屁股向后翘起,不停地扭动,催促赵必说:“赵公子,快点来呀,从屁股后面操我吧。”  赵必心想当面奸淫人家老婆总是不好,可耶律燕催得实在太急,赵必没办法,只得对着武敦儒说:“武大哥,对不起了,并不是我想操武大嫂,实在是她自己想要。”  说完挺起鸡巴狠操耶律燕的屁股。耶律燕也不管丈夫就在身旁,大声“嘤嘤哼哼”  呻吟起来,还不时说道:“赵公子,好爽,你比我丈夫厉害多了。”  没过多久,耶律燕喷出阴精便瘫在地上。  这下可害惨赵必了,硬邦邦的鸡巴又急又胀,欲火烈焰熊熊。突然间,他想起了完颜萍。赵必快步奔向完颜萍房间,只见武修文把完颜萍顶在墙壁,在妻子屁股后面大力抽插。这时赵必什么也不顾了,上前一把拉开武修文,挺着自己的鸡巴,往完颜萍的小穴戳了进去。由于屄洞里有水了,所以插入时非常顺利。赵必操着完颜萍屄洞,对武修文说道:“武二哥,不好意思,借用一下你老婆,我的鸡巴实在太急了。”  武修文看着自己硬邦邦的鸡巴,心里骂道,他妈的狗鞑子,你急我就不急了吗?我自己的老婆,我没得操,却要被你操。转念一想,唉,都是阶下囚了,还有什么资格去跟他争呢?且说完颜萍觉得屄眼的前后两根鸡巴,真是鸟枪换炮,忍不住扭动屁股,比丈夫操自己的时候更加热烈配合。赵必觉得自己横屌夺屄,有点过分,于是说道:“武二嫂,武二哥一定也很急,你过去给他口交吧。”  说完抱着完颜萍的腰肢,让她掉了一个头。完颜萍弯着腰,屁股里面夹着赵必的鸡巴,一小步一小步地向丈夫走过去。赵必边操边走,直到看见完颜萍叼住了丈夫的鸡巴。赵必看见武修文接受了妻子的口交,笑道:“武二哥,二嫂她好贤惠呀,小弟真是羡慕武二哥,你看,二嫂阴道现在还是这么窄,生小孩以前,肯定更紧、更滑嫩。”  且说完颜萍第一次遇到两根肉棒插在身体里面的情形,很是兴奋,只是头被顶在丈夫的胯下,动弹不得,很不舒服,只能靠舌头搅动,舔舔丈夫的鸡巴。原来,完颜萍弯着腰,前半身没有着力的地方,只靠双手牢牢扶住丈夫的腰杆。武修文看见自己的腰杆被固定了,没法挺动,没法在妻子嘴巴中抽插鸡巴,而妻子的头也没法伸缩,嘴巴没法套弄鸡巴,有种痒了却挠不着的感觉,觉得甚是难受。武修文终于忍不住,结结巴巴地说:“赵,赵公子,请你操得重一点儿,幅度大一点。”  赵必明白其中的道理,笑道:“武二哥吩咐,小弟怎敢不从?”  说完鸡巴大力巴长抽长插起来,拉着完颜萍的身子一前一后地来回移动。完颜萍听见武修文的话,羞得红霞满颊,心里嗔到:“修文也真是,哪里有人叫别的男人操自己的老婆,要操得重一点儿的?”  赵必又笑着说道:“武二哥,这样你爽一点儿了吧?”  赵必缓了缓,又说道:“武二哥,虽然二嫂是你老婆,你操了那么多年,但是,你未必有我那么快,能把她操爽。”  赵必也不管武修文是否搭理,自娱自乐地介绍起自己的心得来:“像二嫂子宫这么深的女人,鸡巴在抽插时要尽量往上提,这样才能顶到子宫口的内颈,二嫂的高潮才会来得快。不相信现在你看着。”  说完快速抽插起来。果然没有几下,只听见完颜萍啊哼急促呻吟起来。  【完】黄蓉短篇集 25、黄蓉与杨过之荒岛的秘密  话说,郭靖与黄蓉夫妻受穆念慈临终托孤。于是便将杨过和武修文,武敦儒兄弟一起带回桃花岛。  郭靖虽一心想将杨过教养成才,以不负与杨康结义兄弟之义,穆念慈临终托孤之情。但是黄蓉却无法将杨康的所作所为和杨过划分开来,对杨过总存戒备之心,便不许郭靖教授武学给杨过,反要杨过跟她学习四书五经,似乎要将杨过教养成个知书达礼的通儒。  只是杨过自幼便自立更生,穆念慈久病之躯,又无法给杨过应有的管束,可以说杨过是个自由惯了的野孩子,根本无法以书文教之。  而且杨过好武,每每见郭芙及武氏兄弟跟随郭靖学习上乘武艺,而自己只能独自随郭伯母念一些子曰如何,子曰如何的,不禁心生怨怼,自认受到歧视。  想起自幼因母亲病弱,受尽周遭众人的白眼欺凌,没想到郭靖和黄蓉一个自称是父亲的义兄,一个是母亲的挚友,竟也如此对待,一股怒气充塞于胸,开始想念起以前的生活,纵是孤苦无依,却也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每一思及,便对黄蓉更加不满,对黄蓉的教诲直当是马耳东风不理不睬,顽劣异常,让自许聪慧不做第二人想的黄蓉也头痛不已,不知如何管教才好。  一晃数年,杨过已是14岁的少年,大武13岁,小武11岁,郭芙也已经10岁了。  杨过对黄蓉已是积怨深重,但还好杨过尚能感受到郭靖确是真心对待,所以对郭靖的言语倒也还算听从,与黄蓉勉强维持了个相安无事。  这一日也是合该有事,郭靖应全真七子之邀,前往终南山与众师弟讲武,杨过去了管束,根本不想读书,黄蓉气得罚他前往后山检柴薪。以他飞扬跳脱的性子,要他静静的坐在书桌前读书,他倒宁愿到后山检柴,还乐的轻松愉快。  桃花岛景色怡人,风光明媚,杨过信步而行,倒也怡然自得,好不快乐。行至一处桃林,突然听到有人喃喃自语声,杨过心念一动,静静的欺身过去,黄蓉虽不教他上乘的武学,但一般的轻功倒是不禁他学,因为合他心性,所以他练的甚勤,也因此他的轻功造诣颇高,不输一般武林高手。  只是他却不知道,黄蓉见他练武天份那么高,不过随便教教,就有如此成就,这反而对他的猜忌加深,更不愿将上乘武学教给他。  入得林内,却见大武一人在桃花林中,手持一支桃花,喃喃念道:“她喜欢我……她喜欢小武……她喜欢我……她喜欢小武……”每问一句,便拔下一片桃瓣,原来是在做那爱情占卜。  杨过一听便知,大武必是喜欢郭芙,却不知郭芙是喜欢他,还是喜欢小武,心中不安,故而在此问那桃花卦。  杨过自幼与大武小武兄弟及郭芙一起长大,虽说他们因黄蓉的态度关系,与杨过相处并不和睦。大武小武兄弟常在郭芙挑弄之下,仗着武功高于杨过而欺负他,但杨过久经阵仗,岂是易与之辈,大武小武兄弟总在事后被杨过整的七荤八素的,渐渐的由惧而怕,轻易不敢惹他。  杨过见状,心生顽念,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哈哈大笑的走近大武道:“想知道芙妹喜欢谁,问桃花能问出来什么来?还不如来问我。”  大武突然见到杨过走来,吃了一惊,知道被他撞见秘密后,不由得满脸涨的通红起来,只是听他的言语,似乎有办法解决他的难题,心中又是一喜,但这些年来吃他的苦头多了,怕他信口开河,戏弄自己,不由直接反应道:“你又知道我问的是芙妹了?”  话刚说完便觉得不对,果然杨过大笑道:“不是芙妹,那莫非是师母吗?你可真有眼光啊!”  大武一急,连忙掩住杨过的嘴,紧张道:“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敢胡说,别瞎闹。”  杨过虽被掩住嘴巴,但听到大武的讲话,心中不服,暗忖道:“这有什么大逆不道的?郭伯母可比芙妹漂亮多了,身材也好,喜欢郭伯母有什么不对?”  突然心中一颤,一种难以言谕的感觉袭上心头。自己怎么会觉得郭伯母美呢?数年来自己一直在怨恨郭伯母,一见到郭伯母就心中有气,怎样也不肯给她好脸色看,原来自己一直觉得郭伯母好看?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