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诱惑与欲望_诱惑与欲望第10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诱惑与欲望

冒逊胬牡独辞幸参幢刈龅牡健  这时,“龙哥!“密室里的夏月蓦地美目一亮,但又有些吃不准,所以赶忙通过通讯器和沉默队员联络道:“01……01……你们刚才有听见龙哥的声音吗?”  “是的二当家,我们听到了!”01平静的声音里掩藏不住内心的激动,接着说道:“二当家!01代表剩下四名队员向您请命,请您批准我们其中的三个去接应一下老大。”  夏月立时肃声道:“不行!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外面到处是毒烟,我不能让你们去冒那个险。”  “可是……”  夏月冷然打断道:“没有什么可是的!严守你们的岗位,等待龙哥来援!”这一刻,这位不夜楼的女当家再次恢复成了那位冷静聪绝的女强人,因为她的爱人回来了,只要有他在,她什么都不怕!  “残忍”这边,即便他们都是群冷血无情的杀手,可是面对此时“恶魔”单方面的屠杀,到处是鲜血,到处是残肢断臂,没有一个人可以在他的手下走过一回合,甚至和秋天收割小麦一样,死神的镰刀成片成片地夺去了活人的生命。从外围到大堂,从大堂再到内院,只要是那黑色的疾风所过之处,空间必会被那狂喷的鲜血所覆盖。到最后,一切回归平静,只有那个黑色影子踩着鲜血的路面一步一步地朝着深处走去。  “总部!总部!‘残忍’请求支援!‘残忍’请求支援!”花帮外围的另一个隐蔽处,满脸是血的“残忍”副队长双手颤抖着拿着话筒,嘶声竭力的大叫着,但是话筒里只有“沙……沙……”的电磁音。  “粉色!你那边准备好了吗?”青龙帮的密室里,于海端坐于巨大的虎皮椅上,对面是一个巨大的屏幕。  既然身份已经揭开,舞月自己也就再没有伪装的必要,冷冷地扫了于海一眼道:“鬼龙!我想你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吧!我和你是平级,麻烦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总摆出一副上司的恶心嘴脸!而你刚才的问题如果不是魁首要问的话,我没有义务也完全可以不回答你。”  “哦!我怎么听着你的话里带刺儿啊!该不会是因为我忽然让你背叛你的弄月大姐而和我赌气吧!”  “就凭你也配?!”  “不配不配!我敢说我配吗?”于海笑眯眯看着舞月那张冰寒的俏脸,虽说还是笑着,但语气却已经转冷道:“粉色!看来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声,这次的总指挥好象是我吧,而我刚才问的问题也应该相当于是代表魁首在问吧!”  舞月神情蓦地一僵,看来于海捏住了她的软肋,不由冷“哼”一声道:“但愿你鬼龙永远能坐着总指挥这个位置!属下粉色报告!化装为‘残忍’的‘闪灵’队员已经全部到达指定位置并成功拦截下龙毅的增援部队。现属下请示总指挥您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有计划我会随时通知你的。你现在的任务只是阻挡‘沉默’援军回去支援就好和……恩……你先等一下!”说到这里,于海的表情蓦地转肃并恭身站了起来,因为刚才通讯器报警,特殊渠道有信息过来。  于海接到了通讯器,显示屏里立时出现了一个和上次那特使一样的蒙面男人,但是从身高来看,两人不是同一个人。  “鬼龙!传达魁首新的命令!”  “是!鬼龙听令!”  “立刻取消此次计划,全体参战人员均计大功一次,赐圣水一瓶,龙卫以上干部赐极道金丹一粒。”  “是!属下接令!”  “执行吧!”说完,特使中断通信。而在一个“红帮”总堂的密室里,摘掉蒙面露出真面目的‘青风社’赵长风恭立于一旁,前面靠左的位置坐着金爷,右边也是一位老人,居中的位置背坐着一位同样蒙面的男人。  这时,金爷开口问道:“战将!为什么要忽然改变我们原先制定好的计划呢?”  被叫战将的神秘男人没有转身,只是收手抽了口雪茄,语气淡淡地道:“你问我,我去问谁!我也是执行魁首的最新命令!”  “那他老人家当时还说了什么话吗?”金爷又问道。  “他老人家……”神秘男人好似在回忆,缓缓地说道:“我也不明白魁首话里的意思,只知道他老人家当时心情很好,居然笑着和我说,呵呵,我说那小子的能力也不会如此差劲,怎么样,这次让我给逼出来的吧!战将,执行七号计划,可能的话多给他制造一些机遇,我对那小子的前景是越来越感兴趣了。”说完,不待其它人说话,战将又接着说道:“好了!我传达命令的任务也完成了,是该回到魁首身边的时间了。”说着,战将按到椅子上的按扭,一道隐藏在墙壁上暗门升了起来。  “恭送战将!”包括金爷在内的三人立时恭身站起,目送战将离去。  待暗门再次降下后,一旁的赵长风这才敢迈步走到金爷的身边,提醒道:“师傅,您老人家的进餐时间到了。”  “哦!”金爷黑色的眼眸忽地闪过一道金黄色绝对非人的异芒,转头问道:“几等品?”  “二等!”  “怎么又是二等!”紧爷微怒道。  “回师傅的话!因为最近为了龙毅的事情,帮派大部分人员都撤回了总部,所以……”  “好了好了!以后注意就是了。”金爷不耐烦地打断了赵长风的话,扭头看向一旁又一次坐下好似在闭目养神的老人道:“老李,要不咱们两个一起用?”  被叫老李的老人连眼睛都没睁,只是冷冷“哼”了一声道:“还是你自己享用吧!我又不是你,饿急了连垃圾食品都要!”  “那随便你!”金爷也不推让,给赵长风打了个眼色,朝右边的房门走了去。  同时,一个全身赤裸昏迷的美女被两个大汉抬进了金爷的房间,等把她放到床上后,一个大汉立即给这美女服用的解药。估计两分钟钟,见这美女的眼皮稍微动了动,两名大汉这才转身离开。守在房门的两边。  又过了一会儿,金爷脖子上围着餐巾走进了房间,里面立刻就传出美女惊恐的尖叫声:“呀……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不要……”但蓦地尖叫声消失了。伴随着一道让人不寒而栗的阴笑声,房内诡异地传出美女妩媚至极的呻吟:“来吧……恩……金爷……要了我吧……我的一切都自愿交给您……恩……咳……咳……”  几分钟后:“来人,把她抬出去吧!”  门口站着两名大汉闻声急忙推门进去,接着,一个瘦的只剩下一层薄皮包裹着骨头的女人尸体被抬了出来,隐隐中,她脖子的位置好象有两个已经流干血液的圆形伤口。  “嘶!”最后一名“残忍”被刀不见血的割断了咽喉,那名动手的沉默队员立时上前和拖死狗一样把这具尸体拖到了外面。自此,来袭花帮的“残忍”被全灭。稍后,训练有素的“沉默”队员马上开始对总堂进行清理工作,包括埋尸,救治伤员和对密室走廊的清毒。而与此同时,不想让夏月看到他全身血腥的样子,在浴室洗澡的龙毅利用这段空暇思考着这次意外事件里的几个重大疑问:第一,为什么花帮成员所中之毒只是一般的迷药,按照常理来说,既然舞月已经成为敌对,那她为什么不用致命的毒药呢?难道她不清楚那些“沉默”队员的可怕实力吗?第二,为什么阻拦“沉默”队员的第三批神秘阻拦者会忽然撤退?如果他们不这样做,那么龙毅敢说,他不会这样快就能摆平这次暗袭。第三,不夜楼包括舞月在内的人为什么会叛变,为什么还要偏偏选在这个时候叛变呢?难道只是巧合吗?况且说,到底是什么能让已经站在权利顶峰的舞月动心?难道是金钱?不可能!权利?也不太可能!那又是什么呢?总不可能是帅哥吧!第四,这次出现的“笑天盟”到底是什么来头?只凭轻易就能让不夜楼全体叛变的这一点来看,这个组织绝对非同一般,很有可能就是道上“金字塔”内某集权人物旗下的帮会。第五……哎……  越想越感觉脑袋里混乱如麻的龙毅不由长叹一声,没有任何线索的猜想不如不去想!一切等一会儿看完耀月再说,也许从她的口中还能得到些意想不到的消息。  出于对萧飞“鬼厉”部队刚参加完作战,且实力不足等各方面原因的考虑,龙毅婉言拒绝了萧飞要留下来一起保卫总堂的要求。当天下午就秘密护送他们到达“沉默”新建立的训练基地,给他和他的部队三天时间休整。五天后,“鬼厉”正式转入成为“鬼默”战队的强化训练。  耀月一直昏迷到午夜才悠悠地转醒,但脸色依然很差,只能在已经恢复弄月身份的夏月帮助下勉强喝了点水,跟着又再次昏迷过去。  “耀月……耀月……”  “姐……姐……”  “耀月……”这已经是耀月今晚第四次昏迷了,而且每次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昏迷却越来越长。根据医生的诊断,耀月很可能是中了一种慢性毒药,但是现在没有解药。如果拿血液样本去化验并配出解毒血清的话,最快也需要四十八个小时。可是耀月现在的身体状况……  所有人都知道,他坚持不过十二个小时。  “龙哥!”弄月小脸写满了担忧,充满希望的眼神全部投向身边这个唯一值得她相信的男人。  床边,眼神复杂的龙毅静静握着弄月那控制不住微微颤抖的冰凉小手。在这一刻,他依然无法说服自己去救耀月,因为自从他确定这辈子的爱人就是弄月后,他这个人花心却不花的花帮老大就暗中发誓不再去触碰第二个女人的身体,包括眼前这个美丽绝对和弄月有得一拼的精灵仙子。  “龙哥!”弄月又一次深深凝望着龙毅。耀月又一次昏迷了,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弱。  龙毅心神一颤,爱人的伤心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可是现在……  “月儿!理由我刚才已经和你说了,我真的无法说服自己去……”龙毅俊脸同样写满了为难。  “可是我并不介意!有龙哥你这份心月儿就知足了。”  “但是……”  “龙哥!”弄月现在的表情认真的可怕,美目瞬也不瞬地盯着龙毅故意躲闪的黑眸,一字一字地道:“龙哥!我知道你是担心耀月曾在整个道上发过誓言,说无论哪个男人只要有本事看到她的身体,她就会一辈子跟随那个男人!可是龙哥!现在请你听月儿一句话!月儿我真得不介意,何况她还是我最亲密的小妹儿。但是如果龙哥你这次能救小耀而不去救她的话,月儿将为此事一辈子内疚,一辈子也再不会高兴起来。”  “月儿你别逼我!”  “龙哥!我别无选择!”  “姐……姐姐……”  “耀月……”两人的注意力马上集中到了又一次清醒的耀月身上。  “恩,小耀你说,姐姐在这里!”  “姐姐……我……我感觉身体……好……好冷……”  “那姐姐给你多盖些被子!”弄月赶忙伸手去拿,却发现已经盖了三层被子耀月旁边已经别无它物。情急之下,再一次忍不住泪落香腮的弄月一下子扑到耀月身上紧紧抱着她,用自己的体温给她取暖。  “现在怎么了样了?”  “姐……姐姐……我依然很冷……再……再抱紧我一点好吗……”耀月牙关打结,缩着身体,气息越来越微弱。  “龙哥!”弄月忽然扭过头来看向龙毅。而在这一刻,身心皆是巨震的龙毅看到了爱人眼中的恨意。  不!他不要!他绝不能让爱人恨他!龙毅心中大叫着,本已经出现裂痕的心灵城堡也在这一刻轰然倒塌。  人,谁能无情!何况面对的还是这个曾经帮助过他的小耀月。于是在下一秒,可算是在发泄他心中压抑太久的复杂情绪,龙毅双手紧握成拳猛地扭头对着房门大吼道:“来人!拿我的银针来!”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