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诱惑与欲望_诱惑与欲望第9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诱惑与欲望

后全帮灭绝的消息。这一来,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们‘花帮’出言必践的信诺,以便为我们以后的扩张打下一个良好基础。这二来嘛……”言到此处龙毅露出亦得意亦诡异地笑容接着道:“嘿嘿!我还是喜欢那些帮派不归顺的好,说真的小月,连我都没有想到那六家道上港口的黑钱财富居然总价值超过了七个亿!若不是因为此次有些帮派对我们‘花帮’以后的发展有很大用处的话,我根本就不会派帮会管理人员过去。妈的,一想到这些我就非常不爽,那些可都是满屋子的钞票啊!”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夏月好似又看到了那个刚刚出道、满嘴脏话的龙毅,不由抿嘴一笑。同时,心底亦是一叹,虽然现在他大部分时间给她的感觉还和以前没有多大改变,但事实终归是事实,经过这一年来的磨练,恶魔和天神的血液已经变得更加融合,他再也不是那个曾被几十万元就能气到的发飙的小混混了。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沉稳内敛、平和里带着可怕、却又让人打心底里崇敬、想要去靠近他、但又惧怕他无形威严和雄霸天下气势的傲世王者。  第三十四章疯狂扩张(五)大战前夕月舞心决  几乎都没到第二天,道上所有人的嘴巴里就流转着一个消息:“花帮”昨夜遭受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打击,旗下包括大型夜总会在内的二十二家场子被砸,人员死伤无数。而与此同时,“反花联盟”也放出消息称,若是有帮派胆敢归顺“花帮”的话,他们也会执行“花帮”那条全帮灭绝的残酷政策。搞得现在“富甲三市”里摇摆不定的帮派人心惶惶,一头是好称拥有十万报复大军的“反花联盟”,一头则是到现在为止都没见一点动作,可手里却有着最为恐怖队伍“沉默”的花帮,该何去何从呢?  同样是在这天早上,得到夏月最后统计数字的龙毅秘密朝“沉默”第十七小队发布了一条命令。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反花联盟”正在大玩心理战术。昨夜的攻击对于早有防备的“花帮”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损失的只是一些搬不走的笨重物品,人员早就撤走了。至于他们口中所说的人员死亡无数,难道是指那个转移时不小心撇到大脚趾的花帮小弟吗?  中午时分,如龙毅预料的一模一样,呆着总堂就等“贵客上门”的夏月接到了“反花联盟”的挑战书。内容很简单,约定两天后在市郊的平原和龙毅来一场公平的对绝,反之他们将不再顾忌道上的规矩全力攻击“花帮”。  胸有成竹的夏月自然毫不犹豫接下了这挑战书,而且还异常和气的亲自大请这些前来“传话”的几个傲慢小弟在花帮色情场所大肆放纵了一翻,服务态度之卑微,说话口气之献媚,简直没让所有听到此消息的花帮成员们气炸了肺。  当然,这里发生的一切也一字不露地传到了道上每一个人的耳朵里。于是紧接着花帮遭受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打击在前,花帮二当家和大当家意见不合,有投靠“反花联盟”倾向的流言在后,几乎所有人都开始认为龙毅现在已经是孤军奋战,更有一部分摇摆不定的中小型帮派掉转阵营向“反花联盟”示好。  晚上,也就是龙毅发出秘密命令的前一天,青龙帮于海在秘室里拨通一个电话。  电话里传出两道“嘟……嘟……”的声音后,一个非常好听的女性声音传了出来:“什么事儿鬼龙!”  于海“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肃容道:“魁首命令!”  电话那头的声音也立时变的恭敬无比:“粉色在!”  “命你马上执行三号计划!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粉色……”声音犹豫了一下,但马上跟着道:“粉色接令!请你转告魁首,就说粉色绝对不辱使命,请他老人加放心!”  “恩……我会的。”说完,嘴角飘过一抹恶魔笑容的于海挂掉电话并接通了那头已经布置好一切的鬼头强电话道:“阿强!通知‘清风社’以及‘龙虎门’在内的五家同盟按原定计划行动!你那边在得到‘粉色’开始行动的信号后马上撤退!”  “是,属下马上……”  “阿强等一下!”  “老大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恩……也不是什么指示,只是忽然感觉有些不妥!这样吧,在得到‘粉色’的信号后,你马上带领咱们的‘血刃’和‘清风社’的‘无风’部队到A3号地区集结,如果‘粉色’没有按照计划实施任务的话,马上执行格杀令消灭他们!”  “是老大!我这就去办!”  “恩!”挂掉电话的于海脸上再次飘过一抹阴森诡秘的笑容,望着远处墙壁上贴着的龙毅相片,蓦地抬手一甩,寒光倏地射出,一把小刀正插在龙毅相片的眉心正中。  看到这一切,于海好象很满意自己功夫,得意地笑道:“嘿嘿,龙老弟!好戏就要开演了哦。”  暴风雨来临前的短暂宁静,虽然当夜并没有发生什么,但是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郊外平原的四周就已经站满了前来观战的道上人员。当然“条子”也早已经收到这个消息,不过事先已经有人‘打点’过他们,他们的任务只是坐山观虎斗,在两帮火拼结束以后去收拾战败的那一帮。  夏月今天也起的特别早,因为龙毅昨夜忽然改变主意不让她参加今天的对决,而且更加奇怪的是,昨夜四点多的时候龙毅再次把她叫了过去。  夏月静静地站在龙毅的门口,身后是五个完全陌生的“沉默”队员,实力居然都在十席以内。这些人也是昨夜龙毅第二次叫她过去所见的人。  过了一会儿,随着门被打开,龙毅居然穿着一身非常随意的黑色运动服走了出来。在看到夏月后,龙毅先是一愣,跟着伸出手在夏月的粉脸上轻轻摸着,语气带着一丝怜惜的埋怨道:“你这个小丫头,昨夜又没睡好吧!看你这满脸的困意,快回去休息一会儿吧!”  “恩,我没事儿的!”小脸赧红的夏月这一次并没有躲闪龙毅那带着温热的大手。她静静看着这个唯一让她心动的男人,从脖子上摘下一条美丽的蝴蝶项链,双手捧着对龙毅说道:“毅哥,把这个戴上吧,这是我以前在寺庙祈福过的护身符,这些年来从不离身,很灵验的。”  龙毅没有伸出去接,迷一样的动人眼神瞬也不瞬地注视着夏月道:“如果把这个给了我,那你呢?”说到这里,龙毅淡淡一笑,抓着夏月的小手又把项链戴回到她的脖子上道:“小月,放心吧!你龙哥我福大命大,况且这一次又不是什么生死之战,只是练练兵而已。我真正担心的反而是你,因为昨夜那是我第一次产生出非常危险的畏惧感觉,而你则是我留下的最后一张王牌。”  “可是龙哥,就算你非常相信你的直觉,但你有必要给我留下一半的队伍,还有……他们吗?”夏月不解的目光投向了身后的五个沉默队员。对于龙毅来说,这五个人其实就是整个“沉默”团队的精英,一直被派在外面训练新人,昨夜才被秘密地召回来。  “那你相信你刚才要给我的这条项链吗?”龙毅忽然问道。  夏月一愣,刚想回答,龙毅却在这时又探过身子,爱怜地捏了捏她的粉脸道:“好了啊小家伙!别胡思乱想了。我和你一样,虽然我也不相信命运这东西,但有时还是宁愿信其有比较好。”说完,龙毅站直身体,肃容道:“01、03、04、07、09!”  “属下在!”五名“沉默”队员恭身道。  “现在我命令……”说到这里,龙毅蓦地一顿,因为他接下来的话将违背他亲自给“沉默”队员定下的规矩。但是不管怎么说,在看到夏月那双写满担忧情绪的美目后,再多的迟疑也变成了坚定!他,绝对不允许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龙毅深邃的黑眸逐一扫过眼前的“沉默”队员,朗声道:“我命令!在我走后你们要和对待我一样听从二当家的命令!并……不惜一切代价也保护好她!包括是用你们的生命!”  “沉默”队员听到这样的命令,猛地抬手望着面无表情的龙毅。而龙毅看到他们不吭声,再加上夏月也用不解的目光看着他,不由冷哼一声,一字一字地道:“怎么!难不成你们想抗命吗?!”随着龙毅的话,众人感觉周围的温度似乎一下子变冷了。  “沉默”队员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从龙毅发现他们到训练他们有所作为的那一刻起,他们在心底就早已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这个唯一值得他们崇敬的男人,又怎么会抗命呢?充其量只是忽然被老大违背自己定下规矩的举动给搞得略微一愣而已。  “沉默”队员立时垂首,恭身按照以前的方式朝龙毅回答道:“是!坚决完成老大的任务!用生命捍卫二当家的安全!”说完,“沉默”队员马上分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把夏月围在中心,从这一刻起,他们就已经开始执行龙毅的命令。  “那好!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小月二当家,您显示能否容许我这个老大去吃饭和去对阵今天的决战了呢?呵呵,走了啊!”龙毅笑眯眯地说完,又变成了以往那个没正形的老大。  夏月娇躯一震,这才回过神来,看来龙毅始终是要走的,而她也在龙毅发出那奇怪命令的那一刻明白了她在他的心里占着多么重要的位置。夏月心底不由升起一股暖暖的甜意,这个坏家伙,就是死鸭子嘴硬,为什么不早点和他表明心迹呢?  蓦地,觉察到龙毅已经转身离去,夏月赶紧叫住龙毅,带着羞涩和关切想结合的语气道:“毅哥……我……等你回来……回来以后我答应用真面目和你说话……并……并且愿意让你叫我……月儿……”  龙毅脚步一顿,但并没有回头,只是传来一阵愉悦的口哨声,然后快步离去。  第三十五章 疯狂扩张(六)大战(一)收服  市区郊外宽阔的平原上零零落落竖立着几座未修完的建筑,这里曾是一家跨国公司准备修建娱乐公园的地方,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停建。久而久之,这里就变了流浪者和单身汉遮风挡雨的地方,同时也是道上公开火拼时最愿意来的场所。  理由很简单,在这个早已经分不清黑与白的腐败社会里,白道的“条子”俨然成了黑道帮派火拼后的“清道夫”。只要事先交了钱,那么火拼以后对决两方只要收回还喘着气的活人,剩下的则留给装腔作势的条子们布置现场,稍后就会赶来一帮记者进行拍照,最后收尸、处理。第二天新闻和报纸上肯定会出现一条“警方又一次宝剑出鞘,搀平某某重大黑帮团伙”的垃圾新闻。充其量也就是骗骗无知的大众而已,反正不管怎么铲除黑帮还是越来越多,色情和毒品生意依旧是越来越红火。  上午九时整,“反花联盟”号称十万大军的先头部队两万人在“鬼门”门主萧飞的带领下浩浩荡荡来到了郊外平原,其壮观场景绝不亚于集团军的集结。  这时,站在平原外围小树林里拿着望远镜观战的小弟甲问比他入行要早一年的小弟乙道:“喂!波哥!问你个问题可以吗?”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