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北京情人_北京情人第33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北京情人

陈晨瓮声瓮气的的说道:“当花童挺好的,爸爸,你衣服留好了,我将来结婚穿。”  吴义诚笑不可支:“在这等着呢,儿子,好,我答应你。”  陈沫问小冉:“小冉,你喜欢当花童吗?”  “喜欢,可是我更喜欢当新娘。”小冉纯真的笑着,看着漂亮的沫妈妈。  “那我把婚纱留着,给你将来穿好不好?”  “好啊,好啊。”小冉满口答应。  三个大人会心的笑起来。  “你将来娶谁做新娘啊?”吴义诚热心的问儿子。  “当然是小冉,我喜欢她。”陈晨一挺胸,信誓旦旦。  小冉脸红红的,不好意思的笑起来,但似乎很开心。  “儿子,你给我记住了你的话,男子汉大丈夫一言出口驷马难追,二十年后,把小冉给我娶到家。”吴义诚又拍拍陈晨的肩膀。  “放心,爸爸,我说过的话,我就会做到,要不算什么男人。”  许逸欣慰的看着陈晨。  “你们啊,就这样给孩子做主了?小冉愿不愿意呢?”陈沫笑眯眯的问小冉。  “我愿意啊,沫妈妈,我喜欢和陈晨哥哥在一起。”  婚礼两年后的夏天,陈晨回美国念小学,吴义诚和陈沫的双胞胎儿子入幼儿园。吴义诚带着陈沫去爬北京附近的小五台,在山下看着绿草鲜花萦绕的层峦山峰,吴义诚深吸一口气,看一眼身边的妻子:“小沫,山在那边,我们一起去攀登。”遗传与那啥的天赋吴致扬小朋友一直以闹腾闻名于诸亲友间,巧稚林的女儿贝贝,他们的表姐曾经对破坏性极强的闹闹发表过这样的感慨:闹闹是小沫舅妈生的吗?我真怀疑我妈给弟弟们接生的时候闹闹让坏人掉包 了。这是在一次他们全家去巧稚林家闹闹出故事之后。那时闹闹不过三岁多点,看着表姐还是很高兴滴,结果和表姐没玩一会,他就蹲到地下,掀起表姐的裙子想看裙内风光,还摸表姐的大腿,把年轻的但是还念大学毕业的表姐弄的又羞又气,赶紧抱着闹闹送还吴总:“舅舅,闹闹不乖,我还是和乖乖玩会吧。”  吴总自然要问小儿子又有何故事,一问自己也瞠目,赶紧和外甥女道歉:“不好意思,这孩子,这孩子。怎么这样?”  吴总抱起闹闹:“儿子,男女授受不亲你知道吗?表姐是大姑娘了,你是男人,不能乱看乱摸女孩子。不像话,以后不许掀姐姐的裙子。”  闹闹瞪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爸爸,一声不吭,巧稚林替闹闹解围劝吴总::“别把孩子想的那么复杂,他现在天真无邪的,只是出于好奇罢了。”  吴总并不护儿子的短:“姐,你不知道,这孩子,在外面看见漂亮点的异性,尤其是年轻的女孩子,总是和人家笑眯眯的,小的时候留着口水向人家示好,现在有时还追着人家看,竟然越来越不像话了?我得说他。现在是好奇,养成习惯可不好,这是毛病,不能惯着。”  闹闹听明白了,敢情老爸在说他德行不好,超级没面子,立刻反驳:“不毛病,不毛病。”  吴总抱着闹闹走,送到不远处陈沫的怀里,陈沫早已遥知大概其。抱着孩子,盯着他的眼睛说:“你是男孩子,男孩子掀女孩子裙子是不礼貌,没教养的行为,姐姐,爸爸、妈妈、姑姑都不喜欢,以后再也不要这样了。否则妈妈会关你禁闭。听见没有?”闹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陈沫拿了其他的玩具给闹闹玩。  闹闹最近频出故事,前爸爸早上去卫生间洗漱准备上班,他非要跟进去,看着爸爸行动,吴总刮胡子之后,顺手把刮胡刀放到面盆旁边,一回身的功夫,闹闹就拿到自己手里,然后照着自己的小脸就是一下,口里道:“我刮胡儿。”  闹闹的小嫩脸立刻出了血道子,吴总当然立刻发现了:“天,儿子,疼吗?”  闹闹并不在意:“不疼。”  吴总赶紧抱着孩子去找创可贴,奶奶爷爷自然也发现了,奶奶一劲心疼埋怨儿子:“就这几分钟,你怎么看孩子的?”  “他手太快了,我一回身的功夫。”吴总苦笑。  “行了,别说儿子了,谁看这孩子能保证他没事。”爷爷发话了。  闹闹面不改色心不跳,其实挺疼的,可是祸是自己闯的,受着吧,哭算什么本事。他一直很好奇爸爸刮胡子的动作,今天总算有机会把器具拿到手了,没想到每天爸爸做的事这样不爽,没意思,还疼,下次可不动了。不好玩,没任何自己的玩具好玩。  闹闹三岁入园,有时家人接,顺嘴了难免叫声闹闹,结果被其他的小朋友听见,也叫他闹闹,闹闹不高兴了。对叫他闹闹的小朋友一本正经的说:“别叫我闹闹,我叫吴致扬,闹闹是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叫的小名,请以后叫我大名。你给我记住了啊。”  就在刮胡子事件不久前,闹闹有天从幼儿园回来看见陈沫和奶奶三姑都在喝蜂蜜,立刻对蜂蜜瓶发生兴趣,抢到手中,左看右看,大人看他似乎没什么恶意,过一会他在地下溜达。等陈沫出去再回来,觉得脚底下非常粘稠,原来闹闹趁看着他的三姑没注意,把蜂蜜倒了一地,陈沫又气又想笑,又不能笑。这样的事,最近频繁出现,比如闹闹趁大人不注意,转眼把一箱牛奶全扎漏了,还往批评他的爷爷水杯里偷撒洗衣粉。每次闹闹都会被关禁闭几分钟,往爷爷水杯里撒洗衣粉那次,闹闹不仅被关禁闭让小沫打了手心一下,为让他长记性,吴总回来听说了也气的要命,直说该打,太不像话。这事把吴总惹毛了。以前他不许打孩子的政策也都扔到一边去了,他心里想:谁教的他啊?知道坏人?幸亏老爷子看到水杯起泡泡没喝,要不,这成什么事了?事后闹闹被带到爷爷面前道歉,爷爷哈哈大笑:“臭小子,你比你爸爸小时候淘气多了,他小时候我管他,也没敢投洗衣粉给我。就是把酒精兑点到啤酒杯里让我喝,看来你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了。”吴总脸挂不住了?自己怎么记不得干过这事?原来闹闹这种天份有出处啊。  吴总在密云郊区有个四合院,装修的古朴典雅,夏天的时候带着孩子们去避暑,院子里栽了很多树和花草,那时双胞胎都快六岁了,陈晨也从美国回来过暑假,那天不知道为啥事,吴总说了闹闹几句,闹闹竟然知道带着手套把一支仙人掌折断,偷偷塞爸爸室内椅子垫底下,这时吴总带着乖乖从卫生间出来,刚才乖乖要大便,老爸带他去卫生间了。吴总一**坐在椅子上,然后吴义诚蹦起来:“谁干的?”他从椅垫下小心翼翼拿出那支仙人掌,闹闹指着乖乖:“不是我!反正不是我!!”乖乖也不争辩,看着老爸。吴总心知肚明是谁干出这样的事,他真的气了,走过去,一把抱起小儿子,大头冲下,抱着找陈沫去了,闹闹知道到妈妈那里没好事,虽然妈妈不打他也不骂他,可是会不停的说他十分钟,甚至把他关到除了自己没别人的小屋子禁闭,这很要命,有时甚至一天都不和他说话,也会让他很难过。  可是这天陈沫没有惩罚他,只是让丈夫离开,一个人看着闹闹掉了眼泪,眼泪一串串滚落,闹闹吓坏了,赶紧走过去抱着陈沫:“妈妈,我错了,我错了, 我再也不干坏事了。”  陈沫才开口到:“你爸爸非常爱你,闹闹,你小时候发烧,他就整夜不睡陪着你,给你换一贴凉,给你喂水喂药,爸爸不年轻了,快五十岁的人了,还要管理公司,你都快六岁了,爸爸说你两句,你就用仙人掌扎他?还诬赖是哥哥放的?你这样,妈妈伤心死了,爸爸也伤心,你。。。”陈沫说不下去了,闹闹第一次看见妈妈这样伤心,他淘气的事多了,故事也多,可是每次都是妈妈苦口婆心的劝,但是妈妈没当他的面掉过眼泪,这次,看来妈妈是真的对他的所作所为不高兴了,闹闹看着妈妈涕泪交流,不禁良心发现,悲从中来,自己也哭起来,他感觉到陈沫因为哭泣身体都在颤抖,他害怕了。他害怕妈妈爸爸再也不爱他,他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坏人了。  从仙人掌事件后,吴闹闹真的改变很多,他的淘气不再针对人,开始针对物了。正文完结以下为番外:☆、陈沫的告白:爱是彼此最真挚的给予爱是彼此最真挚的给予:爸爸爱好文学,藏书颇丰。从小我就沉浸在文学的世界,喜欢看文学名著和经典的大家之作,无论是小说、诗歌还是散文。刚上大学他向我推荐过一本书《董桥散文》。一个在大陆并不十分著名的旅英作家的作品。他说你好好看看其中的一篇《从相吸到相依》,文章的大致内容我摘录如下: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迈克?R?利波维奇的新论著叫做《爱情的神秘变化过程》。这本书里有一个观点非常浅白也非常重要。利波维奇说:“相吸跟相依是不同的。是爱的不同层面,相依是一种深厚温暖的感情,既能予人平静之感,又能教人萌欣慰之情。人类代代相传的先决条件是:第一,成年男女必会异性相吸,交成配偶,第二配偶的儿女必须受到保护,让他们度过无知的成长阶段而生存下去,相依之情不仅足以长时期维系母亲与婴儿的关系,也可以使父亲置身其间,连成一体。”可惜,我们大家都把相吸跟相依这两种“爱”混为一谈,弄的纠缠不清,彼此痛苦。两性从相吸发展到相依的过程是漫长的,在这个过程中,两性关系要保持“花前月下的柔情蜜意”并不容易,在感情升华为相依的过程中,情人应该有彼此容忍或迁就的涵养,这个时候,相吸时期的激情早该过去,这不是冷酷的现实而是自然的现象。况且,“相依”一点不冷淡,反而很温馨。利波维奇说:“在我们的文化意识形态里,我们要求男女之爱永远徘徊在花前月下。”这是人类婚姻生活痛苦的根源。亨利?戴维?索罗说:“爱情无可救药,唯一的良药就是越爱越深。”“深”字一点不深,“深厚温暖的感情”就是深。易言之 ,是“相依”。 易言之 ,不是“相吸”。看过这篇散文后,我和爸爸说:“爸爸,你和妈妈现在就是相依。”爸爸对我微笑不语。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