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北京情人_北京情人第32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北京情人

这段话,说的吴总当时顺手掐了陈沫脸一把:“小刺猬,你三天两头的讽刺挖苦我,小心我告你诽谤罪。”  陈沫一脸惊异:“我诽谤吴总了吗?你自己说你们开奔驰的人是不是具有我说的共性?”  “是,是,是。”吴总挂免战旗:“小的以后一定注意,不给小刺猬丢脸,一定让你有机会欣赏本大王开车时的道貌岸然。”  诚恳的说,一般情况下吴总是个显得比较有教养的男人,他的粗话基本就局限在这句著名的京骂上和一句国骂上,可是和陈沫在一起因为这句话被诟病,然后上升到一定高度和素质问题,他不免要替自己辩护:“你知道我当过兵,比较粗。”遭到陈沫一个大大的白眼,倒把吴总逗笑了,“小沫,我有个老妈,现在有你这个小妈,也管我是不是?”  结果挨了陈沫的粉拳轻轻一下。吴总回忆起过去的两个人的趣事,不禁莞尔。坐在他身边的陈沫注意到他脸上的表情变化:“诚,你想什么呢?”  吴总还是认真的开车,一边道:“小沫,我想起去七、八年前你就为这句话点我,现在有儿子了,我的地位就更低了。哎,命苦不能怨政府啊。”  陈晨没等妈妈说话,自己先说道:“爸爸,你放心,我不告诉爷爷,妈妈你也别告诉爷爷,我知道爸爸好久好久不说这话了。”  吴总深感欣慰:“好孩子,爸爸的确不是故意的,不告诉爷爷好,要不我该被罚站了。”  陈沫也笑起来:“陈晨,你不应该没原则啊。”  “妈妈,爷爷说过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浪子回头金不换。”  “爷爷什么时候说的这话?”吴总顿时好奇起来,“他说谁是浪子?这都哪跟哪啊?”  “爸爸,爷爷和我说过,你小时候可淘气了,他没少操心,但是浪子回头金不换。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是他念一本书告诉我的。我给用到一起了,难道不对吗爸爸?”  吴总有点囧,暗暗想:“我老子算没辙,哪天我必须和他谈谈,和我儿子瞎说什么呀,不帮我树立孩子应有的正确的对父亲的尊敬的观念。”  好不容易,吴总的车终于驶进酒店的停车场,还好,没迟到,他下车后,竟然发现那台别他一下的车也跟进来,而且并排停下,一个戴墨镜的男人下车,摘下眼镜,冲他热情的打招呼:“小诚,你怎么一点反应没有,我换车你就不认识我了?”  吴总惊异的发现这个男人他认识,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和许逸也是哥们,显然也是应邀参加许冉的生日宴请的,叫李京生,自然也带着夫人和儿子共同出席。  “你小子总换车,和换衣服似的,我记得住你的车吗?”吴总打趣道。  “我一看你的车在前面,就追你,故意别你一下,你倒好脾气。”李京生笑眯眯的,“有涵养,夫人栽培的好。”  吴总也不生气:“你小子,占便宜还卖乖,我要不是老婆儿子都在车上,倒退二十年,你那么开车纯属找抽。”陈沫只在旁边笑而不语。  李京生的夫人也下车了,看着丈夫和吴总贫,对陈沫道:“小沫,在车上他就说前面是小诚的车,我气气他,我还劝他别真蹭上多不好。也不听,过四十的人了,还这样。”  “我们进去吧,不用管他们。”陈沫不以为意,拉着李京生的夫人,她认识他们夫妻二人。“我们早点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许逸做的,你们也来这样早?”  “可不是,他说小冉的生日一定要捧场,早点来。”  两家人进到酒店里上楼,西餐厅门口迎宾的服务员引他们找到许逸,小冉穿了一身粉色的公主裙,手被爸爸牵着,乖巧极了。看见客人,一一礼貌的打招呼。之后拉着陈沫的手悄悄说:“沫妈妈,你看我的衣服好看吗?”  陈沫真心的赞美:“好看,真好看,小冉是个美丽的小公主。”小冉甜甜的笑起来,陈沫拿出一个礼盒,取出里面的一个镶钻的公主花冠:“这是小诚叔叔和我送你的生日礼物,给你带上好吗?”  许逸对陈沫道:“小沫,小诚,你们干嘛又破费,别告诉我这是假钻。”  “你什么都不让买,说蛋糕有了,花篮有了,你说我们买什么,衣服鞋?”吴总接过去话茬:“小沫说买个花冠吧,我定做的,就算一点小小的聘礼总行吧,将来还是我家的。”  李京生不高兴了:“哎,我说小逸,我可早和你订下小冉做儿媳妇了,小诚你这算什么?”  陈晨和小冉还是不太明白大人的话,李京生十三岁的儿子却开腔了:“爸,我有女朋友了,您老歇着吧。”  吴总许逸大笑起来,齐声道:“好孩子,这真像你爸的风格。”  李京生的妻子说:“你们这些当爹的没正事,拿孩子逗贫,孩子们,我们进里面坐着去。小沫,我们走。”  剩下三个大男人站着,李京生脸都有点绿 了:“他有女朋友了?他才十三岁?我可没打算这么早抱孙子。”  “谁十三岁给同桌写小纸条来着?”许逸毫不客气,“家风遗传如此。”  “那小诚呢,你呢,你们当年比我好是吧?”李京生还是和他们贫着,“小诚现在就下那么大的血本,这也太明显了吧。”  “一家女,百家求,你也参加竞争好了。”吴总好久没见这个发小,“刘向还说要小冉做儿媳妇呢。”  “现在是男多女少,是应该早定下。”李京生一本正经,“我看还是陈晨有希望,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小冉在小诚家得三百天,小诚你把泡妞的功夫都教儿子了?”  “你儿子不用教,天生的本事多好,你小心那小子哪天给你抱回家个孙子。”吴总似乎有点幸灾乐祸。  “抱回来我就认,我愿意。”  “行了,进去吧。”许逸说道。李京生顺手从兜里拿出张卡,“给小冉的,我也不知道买什么好,孩子喜欢什么让她自己挑。”许逸言谢收下了。  陈晨和小冉在一起,不知道聊着什么。吴总坐到小沫身边:“小沫,等陈晨明年过生日的时候,咱们也请请哥们朋友吧?”  “你看着办吧,我没意见。”陈沫淡淡的一笑,“在美国,孩子的生日家长是极其重视的,去年孩子身体不好。我们没给他正式过生日。”  宴会过后,还是吴总开车载着妻儿回家。长安街两侧已经亮起了路灯,夜色迷人,吴总闲不住:“京生估计头都大了,儿子现在都有女朋友了。”  陈沫回答到:“不奇怪,现在孩子发育的早,社会大环境也开放,网络发达,信息不再闭塞,我听京生爱人说很多初中生都谈恋爱,她就是初中老师,哎你说初中的孩子他们懂什么,真的能懂爱情吗?”  “不过,罗密欧和朱丽叶也就是十几岁谈恋爱嘛,林黛玉贾宝玉也不大,是不是?可能这时的感情更纯粹?”  陈沫这次没有立刻反驳他,似乎在思索:“这都成社会普遍现象了,只能正视,一味反对也没有用,还是需要家长引导教育吧,女孩子相对更让家长操心,听说有初中女生生小孩子的。”  陈晨对父母的交流似乎没听进去,一个人看着窗外的景色道:“爸爸,小冉好可怜,只有爸爸没有妈妈。”  吴总和陈沫沉默了一会,陈沫道:“的确小冉有点孤单,你是哥哥,以后要多疼妹妹。”  陈晨脸色凝重:“放心妈妈,我记住了,我会做到的。”他将来能当和尚吗?两个孩子周岁那天正好赶上是周六,许逸和许冉自然过来了,为了让抓周仪式既热烈有隆重,爷爷事先摆好了近百件小物品放到育婴室的大床上。陈沫负责录像,许逸负责照相。  吴义诚把闹闹先放到床上:“儿子,喜欢什么就去拿什么吧。”  众目睽睽之下,吴闹闹小朋友很深沉,他坐的很稳,认真的看自己四周的小物件,太多了,简直眼花缭乱啊,爷爷奶奶爸爸他们殷切的看着他,他伸出自己的小手,从物品里拿出一张钞票,是一张粉红色的百元人民币,送到自己眼前翻过来看看,然后抓着那张钞票不撒手,他眼前一亮,看到一个美貌无比的金发芭比娃娃,抓出来,拎着娃娃的胳膊仔细看美女,用流着口水的小嘴亲一下芭比娃娃的脸。全家人都笑起来,闹闹自己抓着这两样东西站起来,走到床边叫:“爸爸。”  吴义诚抱起来闹闹:“儿子,你不要别的的东西了?”  “抱抱。”闹闹似乎对别的东西没感觉了。  乖乖抓周和闹闹很相似,他也是只抓了两样物品,是一本书和一个玩具听诊器,吴义诚心里想:难道这孩子将来当教授或者当医生?也好,教书育人、悬壶济世都不错。对抓周结果大家都一笑置之,没人评论什么。但是全程有影像资料记录存留。晚上,许逸没走,和老爷子、吴义诚在客厅聊天。他看着吴义诚一脸坏笑的问:“小诚,你说,闹闹将来能干什么?”  吴义诚知道他没安好心:“我才不管他,他怎么发展是自己的事。”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